啪!

    魔帅重如山岳般的铁拳,被林沙手掌轻轻一拍,不自然转变了攻击方向,轰的一声砸在魔君的肩胛骨上。

    咔嚓!

    魔君的肩胛骨顿时塌陷,血肉飞溅骨头粉碎,张嘴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嘿嘿,魔君老鬼你也有今日?”

    尽管没能一拳将魔君轰爆心中不爽,可在林沙面前魔帅真提不起多少反抗勇气,他这才发觉两人根本就不是同一级数角色。

    “啊啊啊,哈哈哈,魔帅你能杀我又如何,不过从老子的一条狗,变成纣王的一条狗罢了!”

    魔君惨叫连连,突然神色一变满脸狰狞疯狂大笑,看向魔帅的目光之中满是森冷杀机,张口所言难听之极。

    魔帅一张刚毅大脸漆黑如墨,浑身魔气缭绕周围气流嗡嗡激荡,身上气势一升再升显然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好了,你给我闭嘴吧,都成阶下之囚了还这么多嘴,真是个贱骨头!”

    不用纣王示意,林沙飞起一脚,如泰山压顶重重踢在疯狂叫嚣的魔君脑袋之上,砰的一声闷响过后整个世界清净了。

    “魔帅,还不速速拜见大王!”

    一脚将魔君踢晕,林沙目光如炬闪了闪,声音低沉冲着愣神的魔帅提醒道。

    “见过大王!”

    魔帅身形一震,在林沙一双利目的盯视下,满脸恭敬朝纣王见礼。

    “好好好,你做得很好,本王定不吝啬奖赏!”

    纣王哈哈大笑志得意满,看向昏迷的魔君眼中一片火热,大手一挥吩咐道:“速速回返营地,免得出了意外节外生枝!”

    林沙也不多说,直接动手御掉魔君的手脚关节,掌劲暗吐将他的几条主要经脉截断,提起一摊软泥般的一代枭雄,跟着纣王一同返回临时营地。

    “林沙,魔帅听令!”

    商军大胜,临时营地中一片欢声雷动。

    纣王难掩心中兴奋之情,回到临时行宫过了好半晌,才逐渐平息了心中的激动,第一时间召来擒拿魔君的首功之臣魔帅,已经眼下他手下最强将领林沙。

    “末将在!”

    “现命你二人率军长驱直入,给本王灭了白狄魔族!”

    纣王深深望了魔帅一眼,语气森然杀气腾腾道。

    “遵命!”

    林沙和魔帅领命出发,同帅十万大军直扑白狄魔族老巢而去。

    有魔帅这个‘带路党’,十万商军自是以最快速度奔赴魔族老巢,中间没有浪费丝毫功夫。

    看得出来,魔帅为了取信纣王,算是将他的本族卖了个干净??此且涣成逼谔诘拿?,显然做好了大开杀戒的准备。

    “林将军,抓住的白狄魔族之人如何处置?”

    魔帅十分忌惮林沙的武力,同时林沙随行又有监视之意,所以这厮表现得极其恭敬顺服。

    “先俘虏着吧!”

    “将军,白狄魔族之人十分桀骜不逊,我怕羁押俘虏的话,会闹出乱子,不如干脆杀个干净一了百了!”

    魔帅一愣,没想到林沙竟然还有这等好心?

    “呵呵,魔帅用不着如此!”

    淡淡扫了这厮一眼,林沙摇头轻笑道:“大商用人之处甚多,矿厂已经各地修路铺桥,都需要大量青壮人手。我倒是不嫌俘虏的魔族之人桀骜不逊,他们越是有精力折腾,以后能给大商创造的财富就越多!”

    说着,笑吟吟扫了魔帅一眼,淡然道:“魔帅杀气不要那么重,不说那些都是你的族人,单单数十万条人命的怨念,可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将军说的是,是我糊涂了!”

    魔帅心头凛然,被林沙那轻飘飘的一眼看得毛枯悚然,同时心中很有些尴尬,笑道:“既然将军早有想法,我全力配合就是!”

    “那就好!”

    有魔帅这个带路党,还有手下剩余三大先锋冲锋陷阵,林沙率领十万商军长驱直入,轻松简单就击溃了白狄魔族匆匆组织的防线,直扑魔族老巢而去。

    林沙确实没有虚言唬人,除了反抗特别激烈不老实的家伙消灭之外,其余白狄魔族族人只是俘虏了事。

    倒是魔帅尽显凶残本色,尽管有林沙的一再叮嘱,这厮在遇到激烈反抗以及让人心火旺盛的言语讥讽时,依旧忍不住大开杀戒,其所部一路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不要说白狄魔族族人被杀得心惊胆战,就是配合作战的商军将士,都看得有些不太落忍。

    林沙倒也没有阻拦,魔帅如此表现也是做给他看的,算是一种变相的投名状,以后他再想背叛商朝代价可就太大了。

    等到林沙率十万商军兵临白狄魔族老巢之时,一路上被魔帅所部屠杀的魔族族人,没有八万也有七万,这还是在他没有扩大屠杀范围的情况下,可见这厮心性之凶残。

    白狄魔族老巢,是一处占地范围广阔,身处密林深处的木寨式堡垒建筑,白狄魔族最后的精华力量全都龟缩于此。

    恩,情况有些不对啊。

    到了地方,立下营盘,林沙找了处高地观望魔族老巢的气息变化,立时发现了不对劲之处,脸上不自觉露出玩味笑容。

    “怎么了,林将军?”

    魔帅心头一个咯噔,莫名的涌起一丝不妙情绪。

    和林沙接触得越久,他越发感觉到林沙身上的神秘,以及让他感觉深不可测的强悍实力。

    别的不说,单单林沙独有的观气之能,就让魔帅羡慕得直流口水。

    可惜,他的武功路数跟林沙完全是两码事,也开不了口向林沙求教,生怕被拒绝伤了颜面。

    其实林沙倒没这么小气,区区观气之法算不得什么,魔帅真要真心求教的话,他也不会吝啬教导一番。

    说起来,所谓的魔功其实跟林沙的武学路数很是相似,都是主修肉身和精神,以强健自身身体素质为要。

    至于所谓的观气之术,不过是精神力达到了一定境界,自然而来生出的一种感知能力,确实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武功。

    以魔帅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观望百丈区域气息的能力。

    只不过,魔帅所修魔功,太过注重**之术,对天地自然和自身身体的气息的感悟难免差上许多,这才导致了魔帅没有观望气息之能。

    不过是对精神力的不同用法而已,孰高孰低全看各人运用,说不上谁的手段更加高明或者低劣。

    “里头,只有区区上千人马,而且实力最强的,也不过军中小校级别而已!”

    林沙没有隐瞒,淡然开口一脸轻松。

    “什么?”

    魔帅先是一惊,而后摇头冷笑道:“看来,魔后那娘们跟着几大魔帅,还有几位长老以及军师都跑了!”

    “吩咐下去,让魔巢之中的魔族族人老实投降,不然玉石俱焚寸草不留!”

    白狄魔族最后的老巢竟然是这么副鸟样,林沙也失去了亲自动手的心思,直接吩咐手下将校便静静观望事态发展。

    “哼,连魔后他们都跑了,留下的人还有斗志才怪了!”

    魔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空荡荡的魔巢冷笑连连,眼中闪过道道复杂神色,一闪而没最后全变成了坚定。

    果然没出林沙和魔帅所料,留守魔巢的一千魔族将士,根本就没有丝毫斗志,在商军劝降的第一时间便打开城门跪地投降。

    不得不说,魔后等人走得干脆,也走得隐秘,林沙一连提审了好几位最后的留守魔族将士,他们都一脸茫然不知所以,根本就不清楚魔后他们跑去了哪里,只知道最后一批人马撤离的时候,距离商军兵临城下不过时隔数个时辰。

    “给我找,所谓雁过留声人过留痕,数万人马的行踪怎么可能完全隐瞒得了?”林沙嘿嘿冷笑,挥手叫手下斥候分散搜寻,果然不久便有斥候来报,更深处的密林方向有大量人马经过的痕迹。

    “将军,再深入密林的话地形着实复杂,根本不适合大军行动!”

    魔帅听闻消息后,急匆匆赶了过来提醒道:“就是魔族本身,也很少有人涉足更深的密林地界!”

    林沙轻轻点头,还是派出手下最精锐的斥候人马探索一番,数个时辰后回报果然如同魔帅所言那般,密林深处地形复杂多变,他们走了好几个时辰,也不过前行了不足二十里,路上所遇毒虫猛兽比之前要多上好几倍。

    “就地扎营,收拢魔族俘虏,将这里的情报向大王通报,等候大王的近一步指示!”

    轻轻一笑,林沙没有蛮干的意思,白狄魔族最后能够逃出去的人马不足十万,整个白狄魔族算是彻底废了,没个几十年别想恢复过来。

    他没有让手下弟兄跋涉送死的想法,干脆把决定权交由纣王,他安心收拢弹压突然多出来的近七十万魔族俘虏。

    纣王显然想毕其功于一役,不想放过任何一股势力稍微强大些的魔族余孽。

    不久后他亲自赶赴魔巢,顺着魔族余孽逃走的方向直追了数百里,直到一处地形极端复杂的死火山才遭遇魔族高手的全力抵抗,杀了几个不顺眼的家伙后便退了回来。

    “不用再追杀了,咱们班师回朝!”

    感觉想要彻底将魔族余孽消灭干净不怎么现实,纣王也就懒得继续追着不放,大手一挥确定了此次魔劫之战终结,以商军大胜白狄魔族几近灭族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