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军大惊!

    来不及反应便觉脑袋一头,头顶已挨了一记重锤。

    整个脑子乱成一锅糨糊,纣王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手中残缺不全的金刀一扔,揉身而上拳脚相加,打得魔君惨嚎连连喷血不止。

    “休伤我主!”

    几大魔将见状大惊,顾不得双方之间实力的巨大差距,纷纷飞身而起前来救援,人来未至凌厉的劲风已呼啸而至。

    “都给我滚!”

    林沙凌空虚立一掌挥出,劲风呼啸龙卷升腾,狂暴大风混合汹涌掌劲,直接将飞射而至的几大魔将震飞吐血。

    恐怖,林沙的实力太过恐怖了,这是几大魔将心中唯一的想法。

    另一边,魔君一招失手连遭重击,口中鲜血狂喷身上的衣服甲胄早就破烂不堪,纣王浑身魔气缭绕威风凛凛连环攻击,打得魔君惨叫连连几无还手之力。

    “可恶,可恶啊,该死的商狗!”

    一个不察,又被纣王一拳轰在胸膛之上,胸骨发出劈啪的骨裂之音,身子不受控制一头载倒在地砸出一道深坑,浑身上下无处不痛,刺激得魔君突然魔性大发。

    烘烘烘……

    突然他身上黑煞魔焰熊熊升腾,直如冲天火焰声势惊人,纣王受激手上动作一慢,魔君所到大坑猛的剧烈爆炸尘土飞扬烟尘弥漫,一条高大凶猛的身影突然飞出,一脚将纣王磕飞。

    正欲趁胜追击给纣王一个深刻教训,林沙突然闪身上前一拳将他轰飞,魔君心头凛然目光如电扫视了林沙一眼,突然哈哈大笑顺势倒飞纵掠回到军阵之中,声音森冷蕴含无限煞气:“好好好,今日之辱它日一定奉还,吹号收兵!”

    在呜呜呜的苍凉牛角号声中,数万魔族大军缓缓后撤。

    “想要撤离,哪那么简单?”

    纣王冷笑,大手一挥顿时战鼓轰鸣,十数万精锐商军踏着整齐步伐,气势汹汹跟在缓缓后撤的魔族大军身后,给予魔族大军足够的压力。

    如此一退一进,晃眼便是十来里山路。

    “可恶可恶啊,要不是本尊受了伤,定要那纣王好看!”

    商军逼得太紧,魔君不得不拖着受伤的身体亲自指挥调度,身上伤势不仅没有丝毫好转迹象,反而还更加严重了几分,一时心中气闷难言。

    “林将军,魔帅跟你说清楚没,他到底什么时候动手?”

    商军这边情况也不是很好,毕竟山林行军不是开玩笑的,那些毒虫毒蛇之类的玩意多不胜数,商军方面时刻都有非战斗减员出现,纣王也有些着急。

    “放心吧大王,最多就这一两个时辰,魔帅必至!”

    林沙跟在纣王身边,满脸轻松安慰道。

    “如果魔帅不来呢?”

    纣王心中也不是没有担心,此时的魔帅可不是后来他的心腹爪牙。

    “如果他有胆子撕毁协议的话,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他抓住直接干掉!”林沙冷酷一笑,毫不犹豫说道。

    那森冷的杀气,以及冰寒之极的语气,就是纣王都不禁感觉身心发冷,悄悄跟林沙拉开了一点距离。

    突然,魔族大军后方传来一阵悠扬的号角声,同时数万军士齐动时的浩大声势传了过来。

    “怎么回事?”

    听出了熟悉的牛角号声,可魔君不知为何心中却隐有不安之感。

    “回禀魔君,是魔帅支援的人马到了!”

    立即有斥候前去问信,而后喜气洋洋跑来汇报道。

    “是魔帅啊,叫他过来见本尊!”

    魔君眼神微微眯缝,目光之中精光闪烁,脸上沉吟无喜无悲突然开口。

    “莫非魔君老鬼怀疑了不成?”

    接到魔君方面传来的命令,魔帅吃了一惊不明所以。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冷笑道:“传我命令,立即动手,不管魔君老鬼是何想法,这次我一定叫你后悔当日所为!”

    杀杀杀……

    突然的喊杀声,一下子让井然有序缓慢后撤的魔族大军惊住了,面对同族之人突然挥来的刀剑,一时姜黄失措不明所以。

    “可恶,魔帅这混蛋竟敢背叛本尊?”

    魔君第一时间发觉不对,张嘴发出一声慑人心魄的长啸,急忙指挥后队人马转调方向顶住魔帅叛军的攻击。

    “哈哈哈,魔帅动手了,咱们也不能落后哇!”

    眼见之前井然有序的魔族大军突然大乱,加上魔帅和林沙约好的暗号施放,纣王顿时大喜过望急忙吆喝出声。

    轰隆隆……

    激烈的战鼓突然轰隆炸响,军旗招展士气鼎沸,十来万精锐商军在战鼓的催促中发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漫山遍野狂呼乱啸直扑不远处乱作一团的魔族大军杀了过去。

    “魔帅,你竟敢背叛本尊,难道不怕蛊毒之祸么?”

    这时,魔君已经顾不得指挥作战了,他此时被早就揪准时机的魔帅,率领手下七大先锋围住了。

    “好叫你个老鬼死得明白,蛊毒已经在前几日被逼出来啦!”

    魔帅满脸狰狞,双手用力一合,一道脸盆大小黑光魔球出现,下一刻电射而出直奔魔君而去。

    “混蛋,这怎么可能?”

    魔君一脸不敢相信,随手一挥就将飞来黑光魔球拍飞。身形如电疾射而出,飞起一脚将魔帅踹了个屁股墩。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

    暗暗心惊于魔君的实力,魔帅咬牙切齿从地上一纵而起,拳脚幻化出片片残影,带着轰隆隆的剧烈气爆之音,联合七大先锋围攻魔君。

    这边战得热火朝天惊心动魄,另一边林沙和纣王亲自指挥大军,将已经乱了阵脚的魔族大军分割包围,以优势兵力一点点迅速消化吞食。

    “杀杀杀,杀出去,快快杀出去!”

    几位魔将惊得魂飞魄散,在商军如潮般的军士猛扑而来后,第一时间做出了杀出重围的决定,当机立断放弃手下大部,只带着亲卫迅若雷霆杀出一条血路,头也不回直接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中。

    “将军,追不追?”

    一下子让魔族大将全部跑了,顿时便有将领前来寻找林沙问计。

    “追个屁啊,先把这支魔族大军解决了再说!”

    林沙没好气说道:“没了大军在手他们就是光杆司令,以后再也掀不起多少风浪,要分清楚主次!”

    “遵命!”

    魔帅所部与商军前后夹击,数万魔族大军尽管奋勇相争,可形势比人强根本无力回天,被潮水般的商军分割成数十股之后,已经彻底失去了与商军抗衡的本钱。

    突然的围歼战从开始到结束,不过只用去了区区半天时间。

    等到山林中的喊杀声渐歇,地上已躺满魔族军士的尸体,整个山林被浓浓的血腥味包围。

    或许是军气威慑的缘故,竟是没有多少山林猛兽过来寻食。

    足足六万精锐白狄魔族大军,在魔帅所部魔族叛军,以及十来万商军精锐的连手夹击之下,彻底灰飞湮灭。

    魔族战士不愧血勇之名,此战战死魔族战士便足有四万出头,受伤的也有一万近两万,完好无损被俘虏的魔族战时不足三千。

    而商军方面的损失也不小,尽管商军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但不得不说魔族战士的个人武力,确实要比商军普通将士要强,在拼死搏斗过程中自然也拉了不少商军将士一起下地狱。

    善后统计伤亡事宜,自然用不着林沙这样的高级将领亲自出面。

    就连纣王此时也不在商军的保卫圈中,他和林沙早在魔族大军彻底崩盘之时,便已经主动抽身直接赶赴魔帅和七大先锋围剿魔君的战场。

    魔君的黑煞魔功当真凶猛之极,以一敌八又是有伤在身的情况,竟然还能战个不分胜负,甚至七大先锋被压制得几乎抬不起头,也只有魔帅的凌厉攻击,才能台给他造成巨大伤害。

    “哈哈哈,魔帅你个叛徒就这点本事么,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顺手将烦人的先锋魔将拍飞,魔君后背挨了魔帅一记重拳,猛的喷出一口鲜血体内真气鼓荡,护体劲气勃发直接将魔帅震开,闪电般一脚直接踹在魔帅厚实甲胄覆盖的胸膛上。

    精钢打造的甲胄胸口位置纷纷碎裂,魔帅猛的喷出一口鲜血,手上不知何时已凝聚了两颗魔球,顺手抛出直直砸在魔君的脸上和身上。

    魔君发出一声凄厉惨嚎,身子倒飞出去的同时,顺手凌厉的魔气黑光电闪而出,瞬间将魔帅和七大先锋笼罩。

    啊啊啊……

    谁也没料到魔君还有如此一招,魔帅首当其冲身上甲胄碎片飞溅,一道道血泉四下飚射,而七大先锋直接在凌厉的魔芒攻击中永远躺下四位。

    而魔君,发出了一记大招后似乎也精疲力尽,软绵绵躺倒在地只有喘气的份。

    “嘿嘿魔君老鬼,你现在没了还手之力,等着去死吧!”

    魔帅摇摇晃晃起身,满脸狰狞一步一步向魔君逼进。

    “纣王,老子知道九天冰蝉的下落,你敢让我死吗?”

    魔君看都懒得看魔帅一眼,一双厉目冷冷直视纣王和林沙,说出一番让纣王色变的话。

    “住手,留他一命·”

    来不及多想,纣王急忙开口喝止,与此同时魔帅已是一拳狠狠砸下,林沙不期然悄悄飘身上前右手闪电般探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