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军主将林沙?”

    营帐之中的靡靡之音突然消散,大祭司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到了林沙和魔帅耳中,带着一种震人心魄的力量。

    “你不在中军主持大局,深更半夜跑来后军干什么?”

    说话颇不客气,大祭司‘衣冠楚楚’从营帐走了出来,一眼见到跟在林沙身边魔气缭绕,给他以深深危险气息的魔帅,脸色微变冷然道:“这是何人?”

    飘身而退,身上ling li气势暴涨,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

    “白狄魔族,魔帅!”

    林沙轻轻吐出几个字眼,顿时惊得大祭司差点转身就逃。

    “林沙,你竟然bèi pàn大王?”

    大祭司又惊又怒,一脸狰狞狂怒出声。

    “大祭司你老眼昏花了吧,你凭什么胡乱说我bèi pàn了大商?”

    林沙不屑嗤笑,看大祭司那副小心翼翼深怀戒备,却又不敢声张的摸样,就知道这老东西怕死得紧,生怕弄出了大动静引来他和魔帅联手围攻。

    “没有bèi pàn大王,那你跟魔帅凑在一起干什么?”

    大祭司稍稍稳住心神,这才发觉林沙和魔帅两人身上一点杀气都无,只是看向他的目光很是诡异。

    “我带这位过来,自然有我的道理!”

    林沙懒得跟着位倚老卖老的家伙罗嗦,简单将魔帅意欲投奔大商,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替其解除身上蛊毒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最后才冲着满脸尴尬的大祭司淡笑道:“事情就是如此,大祭司看着办吧!”

    “还请大祭司出手,帮我解决了后顾之忧!”

    魔帅倒也机灵,适时站出低眉顺眼冲大祭司恳求道。

    “好吧,看在大王的份上,我可以出手试试,不过能不能成我却不敢保证!”

    大祭司也是狡猾,还没开始了解情况,就事先把自己给摘了出来。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林沙和魔帅进了大祭司的营帐,扫了眼慌慌张张离开的美女,整理了一下便开始解决魔帅身上的麻烦。

    大祭司果然有些手段,百五岁数不是白活的,见识之丰富手段之诡异就是林沙都暗暗称奇不已。

    只见大祭司手上黑光闪耀,一张苍劲有力又如老树皮般的大手,很是让人感觉恶心的在魔帅强壮有力的身躯上摸索了几把,不要说魔帅本人,就是见惯了兔儿爷的林沙都感觉很是别扭。

    可是当大祭司的手掌,轻轻抚过魔帅的头颅,手上的黑光突然一阵剧烈波动,竟然在额头位置形成了一个恶心的虫子时,林沙顿时看呆了。

    还能这样看???

    魔帅显然发现了他的异常,林沙也没客气,直接凝聚了一块坚冰在手心,让魔帅好好见识一番自己脑子里的恶心虫子。

    果然,魔帅的脸色瞬间变得漆黑阴沉,林沙还从他的眼底深处,看到了丝丝惊恐jué àng 之意,任谁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心情都难以愉快得起来。

    “你身上的蛊毒,说老实话……”

    过了许久,大祭司这才罢手一脸疲惫,看了满脸期待的魔帅沉吟着说道:“盘旋在脑海中,确实十分古怪,我只能说试一试,至于有没有效果就不得而知了!”

    “还请大祭司出手一试!”

    尽管魔帅心中十分忐忑,但他还是尽量表现得诚恳说道。

    “那好,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开始吧!”

    大祭司说着,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凝视着林沙不动。

    “我替你们护法!”

    林沙怎么可能离开,他还没见识过这个世界的治疗手段呢。

    “就让林将军留下吧!”

    魔帅显然对林沙的认可,比大祭司要高得多,见大祭司有赶走林沙的意思,急忙开口挽留道。

    “也罢,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就懒得多说了!”

    接下来一天一夜时间,大祭司都待在自己的帐篷,就是后军将领前来请安都被他拒绝,一心一意替魔帅排除脑袋中的蛊毒。

    开眼界了,真真是开眼界了。

    大祭司的手段,分明就跟他历经几个世界的巫医十分相似。

    跳大神,鬼画符,牵引天地之间某种神秘力量,同时熬制古怪黑色汤药,黑色之中冒出粉色雾气,看着就觉得恶心。

    与此同时,大祭司还使出明显的精神催眠之术,在魔帅主动放松的同时将其催眠,以某种古怪手段将其脑袋里的蛊虫弄醒并催眠,以十分精妙复杂的手法引导蛊虫慢慢从魔帅的脑子里下去。

    呼!

    一天一夜的操劳,大祭司除了额头合身上多了一些汗水之外,依旧精神熠熠神采飞扬。

    反倒是魔帅,像是经历了一场苦难折磨,浑身汗出如浆,一副精气神大败亏输的架势,精神萎靡差点就要坚持不住了。

    “坚持住,还有最后一步,将蛊毒逼出体外就大功告成了!”

    长长吐出胸中一口浊气,大祭司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郑重告戒了魔帅一句,而后浑身黑光缭绕一掌拍在魔帅胸口。

    噗!

    魔帅应声喷出一口黑血,黑血之中一条还在不停蠕动的恶心虫子来回晃动,林沙揪了眼一掌拍出,一道熊熊烈焰****,瞬间将黑血和虫子淹没。

    营帐之中,突然升起一股难闻的恶臭,正是蛊虫被毁尸灭迹的明证。

    “呼,好了,幸不辱命!”

    刚才那一掌,好象耗去了大祭司不少元气,此时他也一脸疲惫笑看着魔帅,脸上满满都是难以掩饰的自得。

    “真的,好了!”

    魔帅一脸激动,看着化成了灰烬的蛊虫痕迹,脸上突然露出杀气腾腾的狰狞之色,怒吼道:“魔君老鬼,这次老子要你永世不得翻身!”

    接下来,大祭司和魔帅都花费了一点时间恢复,然后三人又凑在一起商议了一阵,确定了行动计划之后这才悄然分散。

    “将军,大王急令!”

    林沙刚刚返回中军主营,便接到了来自前军纣王的命令:立即前往前军听命,不得有误!

    他并没有被纣王口气严厉的催促命令吓住,而是先问了问前线的战事。

    在他离开的一天一夜时间里,纣王又跟白狄魔君硬干了两架,尤其第二架还吃了点小亏,脸上挨了一记黑煞魔刀,一片血肉被腐蚀干净。

    估计,这也就是纣王顾不得颜面,急召林沙前去支援的主要原因。

    不仅如此,妖妃妲己和魔后也出场大战,两位天母门的高足让一干赳赳男儿,好好见识了一番女人的厉害,还是拥有绝世身手的美女。

    也不知道,是不是美女撕比引发纣王的兴致,这厮竟是不顾脸上伤势,要跟魔族大军决一胜负。

    “吩咐下去,让中军留守人员看好营盘,有事的话第一时间汇报!”

    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林沙也不拖延,亲率三千亲卫直奔前线战场。

    “见过大王!”

    前军营地,临时行宫,林沙一脸风尘仆仆见过纣王。

    “林将军来得正好,等会和本王一同出手杀敌!”

    纣王脸上包着纱巾,见到林沙十分兴奋,忍不住一阵哈哈大笑。

    “其实用不着末将出手,魔君那老家伙也混不长久了!”

    林沙微微一笑,便将魔帅暗地里投靠,大祭司替起驱除身上隐患,魔帅愿意跟商军配合里应外合一同对付魔君的事情说了一遍。

    “哈哈哈,好好好,林将军和大祭司做得不错,没想到不声不响魔族已经内部分裂了,真是爽快??!”

    纣王闻言满脸欢喜哈哈大笑,一点都没有追究责怪林沙和大祭司擅自做主的行为。

    “大王,咱们只需将魔君逼退就好,后面的事情自然有魔帅亲自料理!”

    林沙微微一笑,提议道:“怎么说魔君的黑煞魔功厉害非常,咱们也得避免这厮狗急跳墙拉人垫背!”

    纣王闻言一凛,觉得林沙所言甚是,只是沉吟片刻便答应了林沙的建议。

    “魔君,有胆跟本王再战一场否?”

    两军阵前战鼓轰鸣军旗招展,纣王顶盔贯甲气势雄猛,手中金环大刀哗啦啦清脆作响,策马直奔阵中大声吆喝。

    “哈哈,手下败将有何面目跟我呲牙?”

    魔族大军方向,一股冲天魔气滚滚而至,魔军高大雄健的身影如风飘闪而来,一双厉目看傻子一样看着纣王,突然身如闪电一掌直拍纣王脑门。

    “该死的魔君,你竟敢偷袭!”

    纣王勃然大怒,手上金环大刀一扬叮当作响,一道黑光刀劲电射而出,周遭空气就像劈波斩浪般向两旁闪逼,劲风呼啸威力惊人。

    同时飞身而起,座下骏马扬蹄奔腾,卷起一道烟尘冲回商军军阵。

    轰轰轰……

    两大魔气惊天的绝顶高手,于两军阵前大打出手,一时风起云涌飞沙走石,昏天黑地气氛压抑之极,好似末世降临一般恐怖。

    不得不说,纣王此时的功力还比不得魔君,加上脸上伤势并未痊愈,不过斗了三五十个回合便被魔君压着打。

    “纣王你就这点本事么,识相的话乖乖让出成汤江山,否则本尊定将你挫骨扬灰不得好死!”

    魔君哈哈大笑,看着眼前被自己彻底压制的纣王,心中生起一股满足的快意。

    “是么,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突然,一道平静之极,不属于纣王的身影涌入魔君耳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