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流逝,前线的形势越发严峻。

    之前那几位在林沙手头,吃足了苦头差点没被弄死的魔将,恢复过来后一个个耀武扬威又杀了回来,在与商军前锋的交手过程中占足了便宜。

    一时白狄魔族大军士气高昂,反观商军前锋却是士气低落兵无战心。

    这情况,可不是纣王和一干商军重臣,想要看到的结果。

    于是,商军频繁调派武功高强的将领前往前军效力,希望能借助他们的武力扭转局势。

    商军之中的高手数量还是不少的,尽管顶尖高手没有多少,但是一流水准的高手却着实不少。

    起码,拿出十几个跟白狄魔族几大魔将实力不分上下的将领,还是不成问题的。关键还是高手数量,一流以上的好手,就不是军中可以批量生产的。

    几位老将的实力不错,能跟魔族几位长老抗衡一二,可他们的精力和持久能力却是不行,跟魔族长老战个一两次还成,次数一多他们也吃不消。

    魔族大军的气焰,在一次次的高手对决胜利中,迅速走出低谷,一个个魔族大将和高手,仿佛忘记了当初被林沙一人压得喘不过气的事实,一个个尽显嚣张本色狂妄到没变。

    眼见局势有糜烂迹象,纣王气得差点吐血,不顾手下群臣反对执意亲赴前线,将中军留守位置交给了一直在军事会议上装雕塑的林沙,从这也可以看出其心中对林沙的看重之意。

    纣王果然不愧武勇过人的称呼,出手便不凡,一连斩杀数位魔族长老,一挫魔族大军的嚣张气焰,提振商军的低迷士气。

    “大王威武!”

    一时战鼓轰鸣,欢呼雀跃之声惊天动地。

    “魔族的蛮子们,识相的话就老实投降,否则商军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纣王耀武扬威好不得意,浑身霸气凌然魔焰滔滔,一喝惊退数万魔族大军。

    “好威风好霸气??!”

    魔君跟魔后听闻后,顿时冷笑连连杀机暴闪,对着前来报信的雷将冷笑道:“既然纣王这么想找死,那本王就成全他,正好趁机将纣王干掉,逼得商朝自己乱起来,咱们入主中原的把握更大几分!”

    “魔君所言甚是!”

    前来报信的手下小弟,急忙出言奉承道。

    “哈哈哈,还得先将纣王这厮打发了再说!”

    魔君哈哈大笑,浑身魔焰滔滔终于肯移动大驾,浩浩荡荡声势弄得不小,直奔前线而去。

    “怎么回事,魔族那边出了什么事故?”

    魔军大驾赶至,这么大动静商军方面第一时间便发觉,纣王正在兴头上急忙催问,以他的脑子也察觉了魔族大军可能有高手来援了。

    果然,只听斥候统领来报:“回禀大王,是白狄魔族的魔君到了,才弄出了之前那般巨大的动静,大王您看咱们要不要也动上一动,给白狄魔君一个见面礼?”

    “给白狄魔君一个见面礼?”

    纣王呵呵狂笑,浑身魔气升腾气势惊心动魄,连连点头道:“好好好,本大王正要见识见识,白狄魔君有什么资格,胆敢觊觎我大商江山!”

    于是,两大浑身魔焰熊熊的王者,就在两军阵前正式对上。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纣王和白狄魔君一点都没有惺惺相吸的摸样,反而两看相厌恨不得对方去死,说了没两句客套话便激起心中熊熊火气,挥拳迅若流星声势惊人直接开打。

    这一打当真惊天动地,两大王者周身魔焰滔滔气势惊人,一举一动无不蕴含极大威势,震耳欲聋的气爆轰鸣连绵不绝,惊得两方数十万将士瞪大了眼睛不敢有丝毫大意。

    一番激烈交手,两位修炼了绝世魔功的王者,竟然以平分秋分结尾。

    纣王的天魔功,魔君的黑煞魔功,都是当世一等一的魔门绝学,两人又都是精研魔功多年的老鸟,功力深厚实力非凡,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战成了一个平手,真实让人大感意外,两位王者自是十分不满。

    不说前线打得惊天动地火星四溅,林沙坐镇中军将中军大营调理得井井有条,稳定而又源源不断向前军输送足量军事物资。

    随便施展一点小手段,便让一干和他同样坐镇中军的老将敬佩不已,心中疑虑尽去很是后悔,当初附和将林沙从前军主将位置拿下的提议。

    林沙倒是不以为意,心态平和每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都没有因为前线战事紧张,又或者一干老将突然态度大好,而出什么手忙脚乱的乱子。

    这日,正是白狄魔君亲临前线,与纣王两大魔头大战部分胜负之时。

    忙完了白天的事务,晚上安排好了巡逻值夜任务,林沙便端坐于中军主帐,默默运功调息,全面放开一日强似一日,如今已能将精神力覆盖数十丈方圆,还能隐隐察觉数百丈范围强悍气息的精神感知能力。

    整个天地,在这一刻似乎都变成了纯粹的能量构造。

    五颜六色的天地灵气充盈整个天地,十分活跃的在他周身上下飞舞跳跃,从天地之桥以及已经锻炼到位的窍门之中涌入身体,顺着经脉一遍又一遍做着无聊且规律的运动。

    同时数千上万朵异于天地灵气的‘火苗’,在整个营地闪烁着或强或弱的光芒,显示着一个个或强或弱的生命气息。

    强的有如正午骄阳光芒耀眼,分布在中军主帐周围,都是一帮实力强悍的老将军们,他们的气息十分强悍一点都没有衰落的迹象。

    整个中军营地,都陷入一种诡异的静谧氛围之中,同时也在林沙的精神感知之下,带着一股军营特有的肃杀之气,竟然隐隐有点安详氛围。

    突然,一股淡淡魔气如电疾闪,在密密麻麻的巡逻队伍之中自如穿梭,速度快到极致直奔中军主帐而来。

    怎么回事,这股淡淡魔气,很有点熟悉的感觉??!

    当魔帅悄无声息进入中军主帐之时,正好对上林沙那一对黝黑深邃的眸子。

    “魔帅原来是你啊,果然好胆色!”

    林沙淡然轻笑,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右手一伸示意魔帅坐下说话。这厮身上除了让人讨厌的魔气之外,倒是不含丝毫肃杀之意,显然并没有带着杀念。

    “能够这么快就发觉本帅的存在,将军才是好本事!”

    魔帅心中震惊脸上不动声色,大摸大样找了个位置一屁股坐下,一双目光炯炯眼神凌厉之极,暗暗打定了主意也没废话,冲着林沙直接开口:“林将军,你能做主否?”

    “只要在这中军营盘,我说的话还是挺管用的!”

    林沙脑子电转灵光一闪,瞬间清楚了魔帅的来意,心中一定笑吟吟说道:“当然,如果魔帅想要投诚的话,必须得到大王的亲自准许才成!”

    “你,你是如何知晓……”

    魔帅闻言大惊,腾的一下从地上冲起,目光警惕直视笑吟吟一脸平静的林沙,眼神森冷阴森森道:“不知将军,此言何意?”

    林沙但笑不语,这家伙越是想要蒙混过关,越是表明了他心中‘投诚’的急切,他用不着多说什么废话。

    “好吧,我承认有与商军合作的想法!”

    魔帅苦笑,心中懊恼自己太承不住气,竟然被林沙轻飘飘一句便诈出了来意,一下子陷入十分尴尬不利的情状,郁闷得差点吐血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和笑眯眯一副尽在掌握中的林沙周旋。

    林沙不以为意,静侯魔帅提出条件,世上又哪有什么白吃的午餐?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果然,魔帅见此也没藏着掩着,直接道明了心中想法:“我中了一种厉害蛊毒,每年必须吃药才能控制,否则蛊毒爆发蛊虫本帅将噬脑而亡,你们必须替我解决这一隐患!”

    其实不用魔帅解释,林沙仔细感应一番,同样清晰感应到了,魔帅脑中隐藏着一股,不同于脑波的异常波动,显然就是蛊虫的存在了。

    “这个……”

    林沙淡然轻笑,开口引得魔帅紧张关注,这才缓声说道:“我是没什么办法,不过后军的大祭司估计能够解决你的问题!”

    他不是不能解决,只是不想太过出风头而已,同时他也想见识一番,这个世界的解毒排毒手段,看跟正常的施针用药有何不同之处。

    纣王对这次的南征,显然足够重视,就连早早被他搁置在灵山,专门侍侯震国灵兽龙龟的大祭司也请了过来,坐镇后军沟通与诸侯国南楚方面的联系。

    “商国的大祭司?”

    魔帅闻言心头震动,眼中闪过一丝激动,还有期盼,迫不及待开口催促道:“还请将军速速传信,魔君那老鬼此时对我防备最为松懈,错过了此等大好良机,再要联手不是不可,想要联手拿下魔君那老鬼就不容易了!”

    “放心就是,我自有分寸!”

    林沙雷厉风行也不怠慢,当即起身跟手下一干老将随便找了个理由唐塞,便带着隐身暗中的魔帅,趁夜直奔后军大祭司所在营盘而去,两人都是绝顶高手,轻功之高自然不用多作解释,数十里山路不过半刻功夫便至。

    “大祭司在么,中军主将林沙前来拜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