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王搞什么飞机?

    林沙心头一股火气升腾,没好气起身出了临时营帐。

    “什么事,这么急?”

    “将军,临时行宫紧急召唤,好象有要事请将军尽快过去!”

    听出了林沙语气中的不爽,亲卫统领暗暗咽了口唾沫,脸上笑容僵硬说道。

    “这才空闲了几天时间,怎么又找我过去?”

    林沙一头雾水,心头火气慢慢消散,怎么说他的实力境界都摆在那儿,心情一时烦躁还不至于真的影响到理智判断。

    “……”

    亲卫统领无言以对,这样的事情他一小小统领怎么可能知晓?

    林沙懒得多说废话,直接出了临时营地,直奔临时行宫而去。

    “将军,请!”

    也不知纣王弄什么鬼,早早就派了内侍迎侯,将林沙请入临时行宫正殿。

    “咦不对,里头的气息,是妲己!”

    本只脚踏过宫门,林沙瞬间发觉了不对,临时行宫中确实有一股强悍气息存在,却不是纣王而是妖妃妲己。

    “等等,里头等候的是大王吗?”

    林沙身形一顿,脑中瞬间闪过林冲夜闯白虎堂的戏码,脸上露出古怪笑容冲着内侍轻声问道。

    内侍没想到林沙如此警觉,含含糊糊想要应付过去。

    “说清楚!”

    林沙一脸冷肃,转身挺立在临时行宫宫门一侧,目光不冷不热盯着内侍,也不催促就这么静静站着。

    “将,将军,里,里头是王,王妃!”

    不过片刻,内侍已是满头滚滚热汗,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结结巴巴解释道,还不忘小心偷瞥林沙的脸色。

    “那请转告一声,本将军有事告辞!”

    林沙二话不说,转身就准备离开。

    “林将军,你就这么不待见本王后么?”

    妖妃妲己妖媚入骨的悦耳声音,突然从临时行宫深处幽幽传来。

    “不敢!”

    林沙轻笑出声,冲着行宫内殿方向一拱手,沉声道:“只不知王妃召末将相见,有何要事?”

    “自是有要事相商,林将军还请入内一叙!”

    妲己轻声娇声,声音柔媚入骨带着满满的勾引之意,听得旁边的行宫侍卫骨头都软了几分,一脸的色予魂授。就连旁边的内侍,脸上都露出一丝不正常的潮红之色。

    好厉害的媚功!

    林沙心中暗叹,难怪纣王这混球被迷得五迷三道,但凡喜好女色之辈遇到这么个尤物,都会惊得腿脚发软移不开目光的。

    他可是活了差不多数百岁的老怪物,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还当过两回皇帝两回霸主级别的人物,岂会被这么点小手段惑住心神?

    轻笑出声,声音晴朗带着一丝清正之意,犹如暮鼓趁钟在一干护卫和内侍耳中炸响,瞬间就将他们从某种奇妙的躁动情绪中惊醒。

    他听得十分清楚,行宫正殿传来一声极轻的闷哼,嘴角挂上一丝莫名笑意,朗声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况且末将此时身上已无要务在身,王后有话吩咐就是,末将无有不从!”

    身子挺得笔直,就像是立地生根了般,根本就没有移动的意思。

    正殿,妲己轻轻擦拭嘴角溢出的血迹,一双妙目煞气隐隐杀机森然,狠狠瞪了空无一物的正殿一眼,冷声道:“既是如此,那林将军请回吧!”

    她实在没想到,林沙这厮如此不给面子,竟然连临时行宫的正殿都不愿踏入,她就是有千般手段也无可奈何。

    心中又爱又恨,林沙一身正气,跟纣王完全是两种不同风格的久久雄男。

    纣王一身暴虐,要不是身上有大王这层光环,跟他待久了绝对受不了。

    林沙却是一副正气凛然儒雅端方的摸样,实在很受成熟女人的喜欢,妲己自然也不例外。特别是当她知晓林沙的武功不在纣王之下时,心中的喜欢情绪更甚数分。

    同时她又很是畏惧林沙那身正气,一身传至天母门的九天圣女功,好似十分惧怕林沙身上的正气,稍有接触便会引发体内真气一阵混乱。

    刚才就是最好例证,林沙只是将正气蕴涵在声音之中,正施展九天圣女功的她便不幸中招,体内真气差点走火入魔受了轻伤。

    嘴里含的着甜腥味道,让她瞬间失去了调戏的心思,心中对林沙又多了几分忌惮,甚至生出了几许浅浅杀意。

    “末将告辞!”

    林沙轻轻一笑,脸上神色无喜无悲,冲着行宫正殿轻轻一拱手,告了声辞便头也没回转身就走。

    妖妃妲己,算个屁??!

    高兴了喊一声娘娘,不高兴理都懒得理会。

    这女人实在让人尊敬不起来,一身媚功除了纣王这类的酒色之徒,能够喜欢的实在不多。

    虽然其进宫时间还不是很长,还没引导纣王做出那一番人神共愤之事,但一代妖妃的气质已是显露无遗。

    除非必要,这样危险的女人,还是避得远远的好。

    他没有急着返回自家营地,而是在中军大营四处溜达,跟一干关系不错的同僚见个面聊个天,同时关心关心前线的战事。

    果然没出他和一干将领所料,换了主将之后前军的行进速度大减,同时还被魔族大军阻拦在老巢百里开外动弹不得。

    白狄魔族这次出动了两位长老,都是那种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实力绝对强悍的角色。

    前军少了林沙这样的顶梁柱坐镇,遇到魔族高手真心没辙。

    新任前军主将倒是想露一露脸,结果初一出战便被打脸,要不是手下一干将校救援及时,他几乎没能从魔族两大长老高手手里逃脱。

    吃了这一吓后,这厮的胆气似乎都吓没了,缩在中军再也不肯出头,魔族大军堵在门口挑衅也不应战,实在挨不过去就随意点了一位前军将校应付,结果短短数日时间,前军一改之前咄咄逼人的进军为防御态势不说,随军中高层将校的损失从无到有极为惨重,搞得军中怨声载道热闹得紧。

    纣王气得暴跳如雷,要不是群臣劝阻,他都想亲自赶赴前线厮杀一通。

    这情景,实在很有打脸之嫌。

    才刚刚拿下林沙的前军主将之位,前军就一改之前锐气变得迟疑不前,这不明晃晃嘲讽纣王决断有误么?

    听着关系不错同僚嘴里的怪话,没有理会他们有意无意的挑拨,轻轻一笑告辞离开,他才没兴趣继续往前线凑,爱谁是谁大爷不侍侯。

    在中军大营溜达一圈,听了一耳朵八卦小道消息,他这才心满意足返回自家小小营地,继续之前被突然中断的闭关之旅。

    另一边,得到消息后,纣王满脸高兴哈哈大笑踏入行宫正殿:“哈哈哈,爱妃如何,林将军不好对付吧?”

    “岂止不好对付,简直就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妲己哼得咬牙切齿,偏偏脸上还得挤出妩媚笑容,别提有多窝心了。

    “算了爱妃,林将军算是商军难得的大将之才,还是不要折腾他了!”

    纣王轻笑着一把抱住妲己,嘿嘿荡笑性致勃勃,一边吩咐歌舞助兴一边开始宽衣解带,嘴里也不??砦康溃骸傲纸歉龉秩?,好象对功名利禄并不如何上心,爱妃咱们先共渡*再说其他!”

    不久之后,在临时行宫一片靡靡之音中,正殿传来一阵若有若无,让人耳红心跳的娇喘之音,听得守在门口的护卫浮想联翩心头激荡。

    之后本个来月时间,林沙也没空闲继续潜心闭关,纣王频繁派人来请,时不时就被打断了平静的心绪,跑去参与一次御前军事会议,弄得心情不爽而回,一次两次他干脆就放弃了继续闭关的打算。

    前线的形势,在林沙离去之后突然就变得糟糕起来。新任前军主将根本就担不起事,不仅要武功没武功要能力没能力,就连军中的威望也在一次次的憋闷中损失怠尽。

    纣王自是不爽得紧,一连换了好几位前军主将,想要一挽前军颓势,再显林沙当前军主将之时的咄咄之势,可惜事与愿违,情况反而继续恶化。

    第二任前军主将为了表现,自持武勇接受了魔族高手的挑战,结果竟然可耻的被当场斩杀。

    要不是前军将校早有准备,一见情况不对立刻收拢兵马缓缓后撤,又有精良军械帮忙抵挡魔族大军的试探性攻击,将魔族大军的冲锋打退了好几波,才勉强挽回主将突然被杀的不利局面。

    之后两任前军主将老实多了,秉承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死守营盘来个老鼠不出洞,正士气高昂的魔族大军也拿他们无可奈何。

    如此情势,自然不是纣王愿意看到的。

    “废物废物,统统都是废物!”

    以纣王的爆脾气,忍了一两回就不愿继续忍耐下去,在频繁的军务会议上破口大骂,弄得一干随军大将好不尴尬。

    林沙则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丝毫表情变化,任由纣王在上头弄出狂风暴雨,他自岿然不动。

    不管如何,纣王的火气都发泄不到他头上,他只要不蹦达出来碍眼就成,他自是乐得轻松不愿多理会这些破事。

    之前功劳已经捞得足够,再捞下去的话就‘功高震主’了,他还想借助大商的气运修炼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