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将军辛苦了!”

    中军临时行宫,纣王正热情接见从前线赶回的林沙。

    “不算辛苦!”

    林沙轻轻一笑也不多说,静静凝立等候纣王的下文。

    果然,只听纣王笑道:“突然将林将军叫回,将军心中可不要有怨气才好!”

    话虽然说得轻松,可纣王眼中的探询,以及眼底深处的凛冽杀机,表明了他的心情,并不像表面这般平静。

    前几日,当林沙所率先锋人马再立大功,重创了白狄魔族魔帅的消息传回后,纣王先喜后惊。

    喜的自然是商军行进顺利,一路虽有小小阻碍,却没能阻挡商军的兵锋。

    惊的是林沙的实力之强,就算他整日里沉迷酒色,也听闻过白狄魔族魔帅之名。这位在十年前还是白狄魔族的魔君,一身魔功之强骇人听闻,就是纣王自负天魔四蚀已修炼到了蚀骨颠峰,再进一步便是更高一层的蚀经,却也不一定能拿得下魔帅。

    可林沙却是三两下轻松将魔帅解决,怎能不让纣王心生忌惮。

    恰巧这时又有随军将领建言,一说林沙履经大战已经很是疲惫,合芥调回中军或者后军修养恢复;一说林沙功劳太大,如果率军直破白狄魔族老巢的话,朝廷将赏无可赏,难不成异姓封王不成?

    纣王一听这还了得,二话不说也不理会一干忠心臣子的反对,直接发去一钓调令,直接把林沙调到中军闲置。

    甚至,暗中还派出暗卫监视林沙和前军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林沙抗令不尊立即拿下,纣王不介意亲手杀了这位危及社稷江山的‘功臣’。

    还好林沙没有让他失望,接到调令后,没有理会手下一干将校的反对,第一时间在亲卫营的护卫下返回中军。

    碰到个这么老实听话的将领也不容易,纣王高兴之下便打算亲自接见林沙,好好宽慰宽慰,以表自己这个大王的重视。

    林沙虽然不清楚纣王的心思,却也知晓眼前这位商朝最后一位帝王,可不是简单角色。

    无论是在真实历史上,还是神话封神榜的世界,又或者在天子传奇的世界,这位都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

    不过林沙从来都没想过跟纣王作对,除非纣王自己寻死找茬,否则如今的天下正统商朝,他还是愿意混上一混沾点好处的。

    到了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他也发现了气运之道的一桩好处。

    如今商王朝的气运不说如日中天,也算得上皇道正统。林沙身为商朝大将,身上自有王朝气运临身,无论是感悟这个世界的特殊规则,还是尽快融入这个世界,对林沙而言都有不小帮助。

    至于内功修为上的加速,对他来说就算不得什么了。以他所会绝世内功,在这个灵气浓郁能够轻松诞生天人和神兽的环境,他的内功修炼进度慢得下来才怪了。

    前文就说了,天子传奇的世界有其独特之处,尤其是武功方面。

    这里的招式十分简陋无虚多说,很有一种原始搏杀的野性,全靠各自的战斗本能和战斗经验,具体的套路招式十分少见。

    像是西歧姬氏一族的祖传神功先天乾坤功,就是有具体的招式套路,先不说其修炼内功的便捷快速,单单乾坤功的七式套路放在这个世界,都算得上极其精妙的手段就可见一斑。

    这个世界的内功很有特点,竟然有人能够运用雷电之力伤人。

    而且他所遇的魔族高手,一个个魔气外放之时,都有自己独特的劲力施展之术,那种不同魔气属性能量凝聚释放出的威能,还有大自然才有的雷电力量,实在让他惊讶得紧。

    连续跟魔族几位魔将,还有魔帅大战,让林沙心中有了几许猜测,如今回调中军伴驾,正好趁机梳理梳理心中所想,看看是不是如此,心中隐有明悟,或许他将揭开部分世界隐秘。

    所以,纣王的些许小心思和试探,根本就用错了地方。

    见林沙一脸坦然,神色平静并无丝毫怨恨之色,纣王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很有些失落,不知为何会有如此复杂心绪。

    “退下吧!”

    一时失了继续说话的心情,纣王很是不耐挥手赶人,寻思着回去找妲己好好乐上一乐,顺便排解一下心头突然涌起的郁闷。

    “末将告辞!”

    林沙微微一笑,纣王没有安排其它军务给他,正中他的下怀,脸色平静告辞离开,心思早就转到了琢磨武功上头了。

    而纣王则回到行宫后殿,找到正在享受歌舞的妖妃妲己,二话不说翻身上马,一番**过后妲己满脸娇艳从纣王口中问明详情,眼睛一亮娇笑着说道:“要不,由臣妾出手教训教训这位林将军?”

    “这样不太好吧?”

    经过一番发泄,纣王此时的心态已经恢复平静,脸上有些迟疑说道。

    说起来,他对林沙的观感很好。关键林沙从来都没有劝柬他要如何如何,但凡他想要寻什么乐子,只要吩咐下去林沙都能办得妥妥当当。

    别以为纣王不知道,林沙头上那顶‘奸臣’的帽子,可是让纣王恼火了好一阵子。林沙是奸臣,而重视奸臣的他,不就是昏君了么?

    真是岂有此理!

    之前一时被冲动迷昏了头脑,此时清醒过来又隐隐有些后悔。

    怎么说,林沙在前军做得不错,不说换了一位前军统帅,还能不能像他这般长驱直入所向披靡,单单莫名其妙拿下林沙的前军统帅之职,对军心的稳定可不是什么好事。

    此时,听地妲己想出手替自己出气,第一反应自然是不同意了。

    “怎么了大王,难道还怕臣妾吃亏不成?”

    妲己美目流转顾盼生辉,笑吟吟开口艳光四射。

    纣王还真有这个担心。

    妲己的实力很强,算是商王朝实力排在前列的绝顶高手,天母圣姬高足的名头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林沙的实力,纣王根本摸不准。

    魔帅如此厉害角色,说败就败了,妲己对上魔帅能有几分胜算?

    可林沙跟魔族几位魔将大战之时,表现出来的实力又只是普通的绝顶,还算不上超级高手,实在让人难以轻易推测。

    “大王好不好嘛,就让臣妾好好试一试嘛!”

    说话语气娇媚无双,还不是拿胸前柔软摩擦纣王手臂,顿时引得纣王银心大发,嘿嘿荡笑着连连说好一把扑将过去,又是一番旖旎风景。

    林沙还不知晓,自己已经被妖妃妲己给盯上了。

    神态轻松回到属于自己的营地,小小营地五脏俱全,三千亲卫将营地守得铁桶一般,足以让他安静的潜心琢磨自身武功。

    “好好守住营盘,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放进来,知道么?”

    找来亲卫统领,林沙满脸严肃交代道。

    “遵命!”

    林沙满意点头,神色放缓轻笑着说道:“好好做事,以后少不得你们的好处,现在我要闭关潜修一段时间,你们好好守住营盘就成!”

    说着,挥了挥手直接返回主帐,盘膝而坐陷入沉吟之中。

    他当然不会这时候闭关苦修,把自己的安全放到亲卫的尽职尽责之上,他还没有那么大方好不。

    只是先理清思路,然后再慢慢顺着思路琢磨,以后得空了再找机会慢慢试验,说不定还能整理出几门绝世神功来。

    他跟魔族的雷将和火将都交过手,这两位确实能使出简单的雷霆攻击,和火焰伤害攻击,至于电将此时还是无名小卒,根本就没资格跟林沙单打独斗,也没这个实力跟他开票。

    要说雷将和火将的体内真气,真的就是雷霆属性真气和火属性真气,林沙第一个就不相信。这两位的身体素质虽然不错,林沙却是看出只是外表强悍一些罢了,内里依旧和寻常人一样脆弱。

    林沙跟他们交过手,感觉他们的内力并没有雷霆的狂暴,还有火焰的灼烧之力,与寻常的真气也就是心法不同的差异罢了。

    要问他为何知道得这么清楚,这不废话么,以他对真气的细微掌控力度,还有对真气的了解程度,还有他的武学境界,除非超出他认识的真气属性,否则只要跟他交手,便难逃他的火眼金睛。

    可为什么,雷将和火将的真气或者说劲力离体之后,便能引发雷霆之力和火焰之力灼烧伤害?

    问题,肯定就出在他们的真气离体后瞬间,所发生的奇妙变化。

    可惜的是,雷将和火将都不在身边,林沙也不清楚这两位的内功心法运行路线,摸不准到底是他们的真气独特,还是内功心法另有奥妙之处?

    要说真气离体如雷霆轰鸣,他见识过的也就是风云世界中,天门帝释天的独门绝学五极化雷手了。

    至于道门的掌心雷,那就是道术的一种了,不是武功不予评述。

    如果不是真气特性的话,那就是内功心法的奥妙了。

    这世上,又有什么内功心法能在真气或劲力外放后,形成雷电之力和灼热火焰呢?

    林沙百思不得其解,总感觉自己好象遗漏了什么一般,可就是想不起来,脑子里来来回回就这些模糊概念,再多就不是短时间内可以琢磨得透的。

    也就在他心烦气燥之时,帐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亲卫统领焦急的呼唤:“将军,临时行宫紧急传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