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盆大小黑光魔球,撞上黑白太极图,顿时黏住不动,忽而太极图凌空一卷,黑光魔球体表魔光缭绕突然电射而回。

    轰??!

    魔帅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电射而至的黑光魔球轰中。

    两军阵前,顿时升起一朵惊人的小蘑菇云,烟尘弥漫山摇地动声势骇人,魔帅凄厉的惨叫声惊天动地震人耳膜,如一只破麻袋般倒飞出去。

    “大帅大帅,你没事吧!”

    “商军的混蛋你们等着,要是大帅有个好歹要你们的命!”

    “撤撤撤,先送大帅回去疗伤!”

    “……”

    几位魔族先锋大将疾射而出,数人联手勉强接住浑身乌黑气息微弱的魔帅,怒气冲冲朝商军阵营放了几句狠话,便急匆匆飞退而回。

    很快,急促的牛角号声响起,魔族两万大军秩序井然缓缓后撤。

    “这位魔族大帅,还真是治军有方!”

    商军一干将校目瞪口呆看着魔族大军安然撤离,林沙悠然的声音在众将耳边响起,齐齐惊喜望去,林沙不知何时已经返回了军阵之中。

    “将军你没事吧?”

    “将军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闹出这么大动静?”

    “那位魔帅怎么样了,难道挨了这么重的打击还没事么?”

    “……”

    一干商军将校心情十分激动,七嘴八舌问个没完。

    “好了好了,咱们回去再说!”

    林沙耳中全是嗡鸣之音,根本听不清楚手下小弟说些什么,只看到他们嘴巴张合一脸激动,急忙伸手大声说道。

    待到大军回营,自然又是好一番热闹。

    而商军一干将校,在处理完手头军务后,凡是有空闲的都跑来林沙的帅帐听故意。

    不是他们孤陋寡闻,而是今天的战斗场面太过惊人。

    魔帅的实力之强骇人听闻,在场数十将校没一个是其十合之敌。要不是有林沙这位实力强悍的主将在,今天倒霉的就轮到他们了。

    将军们不给力,后头的军士数量再多,也只够给高手屠戮之用,根本就不顶事好吧。

    这些将校很想知道,魔帅挨了那一记威力强猛的黑光魔球,还有没有可能活下来?

    不是关心魔帅的生死,他们巴不得魔帅早点挂掉才好,就算知晓这位以后是商军唯二的两位元帅也会如此,毕竟他们现在都敌对关系。

    他们担心的是魔帅要是在这样的重创下没死,那他们以后遇上了魔帅的话,就只能有多远跑多远了。

    林沙了解手下将校的心思,倒也没卖关子直言道:“魔帅这次伤得绝对不轻,如果他没有疗伤秘法的话,起码得在床上躺足三个月!”

    闻言,众将齐齐松了口气,又随便闲聊一阵便各自散去。

    林沙微微一笑,他没有说的是,如果他当时拼着受点小伤再给魔帅一记的话,估计这位连骨头都炸出来的魔族大帅就得直接挂掉,不过他却没有这么做。

    记得天子传奇的剧情,这位之所以被封位商王朝两大元帅,与妖帅作为纣王的护卫统领不同,魔帅可真是靠着赫赫战功硬顶上去的。

    林沙没心思参与纣王时期众多的平叛战争,还是交有心性凶残性喜杀戮的魔帅去办最好,他还得琢磨提升自我的事情,哪偶闲功夫老是征战在外?

    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相信魔帅以后就是投奔了大商位居高位,在没有把握干掉自己之前,魔帅却是不敢轻易招惹自己的,有这点已经足够。

    在武功方面,他从来都不畏惧比拼成长速度的。

    另一边魔帅所部营地一片愁云惨淡,帅帐更是药味浓郁几近呛鼻。

    魔帅幽幽醒转,正好见到手下七大先锋一脸忧虑围在床前。

    “怎么了?”

    声音说不出的沙哑,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太难听了。

    “大帅醒过来了!”

    “太好了,大帅终于醒过来了!”

    “大帅,您已经昏迷了大半天,现在终于醒过来了!”

    “……”

    一干先锋喜极而泣,他们一身荣辱可都系在魔帅身上,要是魔帅倒下了,他们准被好果子吃。

    “老子还没死呢,你们哭丧个什么劲?”

    魔帅心头怒火汹涌,猛的挺直了身子怒吼出声,不小心扯动了身上伤势,道道剧痛汹涌猛的一口鲜血喷出,脸色瞬间灰败吓得一干先锋手忙脚乱。

    “马的,这次可倒了大霉啦!”

    好不容易稳住伤势,魔帅也暗暗心惊不已,忍不住破口大骂出声:“这次的仇老子记下了,以后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报回来!”

    一干先锋面面相觑,心中却是对魔帅的报仇之念不甚看好,对面的那位商军先锋大将实力明显高过魔帅一筹,魔帅想要找回场子可不那么容易。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向魔君那老鬼汇报,老子受了重伤不堪再战,叫他另请贤明过来顶替老子!”

    手下小弟那不以为然的神色,让魔帅感觉份外难堪,找了个由头怒吼出声:“没见老子都成这副鸟样了么,真是一帮没眼色的家伙!”

    同时暗自心惊于商将林沙的实力,同时也暗暗做出了某个决定。

    “什么,魔帅重伤不能再战?”

    魔族老巢帝君宫,魔君听闻消息勃然色变,急忙招来心腹暗探统领,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从魔帅为求活命,主动服下蛊毒,确定不会背叛后,魔君便逐渐对魔帅放松了警惕。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派遣魔帅出动,最后竟然得了个重伤的下场。

    “回禀圣君,魔帅确实在与商军先锋大将大战中被重创,一时半会连下地都困难!”

    负责替魔君收集情报的情报统领,匆匆赶来给了魔君这个不知道是该喜,还是应该怒的消息。

    “商军前锋大将林沙,真的就这么厉害?”

    魔君脸上神色变化不定,最后面无表情冷冷发问。

    “回禀圣君,商军先锋大将林沙的实力,确实十分强悍!”

    情报统领深深低下头颅,老老实实回答道。

    “是么,本尊都有兴趣亲自出手,试一试这位屡伤我魔族大将的商军高手了!”魔君眼神闪烁,浑身黑煞魔气缭绕,一股滔天魔焰升腾而起,威势惊人直接震得情报统领向后平飞出去近十丈。

    “圣君万万不可!”

    情报统领心下骇然,深深震惊于魔君魔功之强,同时脸色狂变大声劝阻:“圣君乃我族之主,如今面对区区商军一先锋大将,就得圣君亲自出手,我白狄魔族还有何前途可言?”

    “恩,你说的倒是不错!”

    魔君眼中厉光逐渐消散,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叹气道:“可是商军先锋大将着实猖狂,不将他的嚣张气焰打压下去,我魔族声势将一落千丈,如之奈何?”

    “魔君无需担忧,用不着咱们出手,商朝内部自然会有人对林沙动手!”

    情报统领一脸自信,目露精光言之凿凿道。

    “哦,这里头又有什么门道,说来听听?”

    魔君闻言脸上露出大喜之色,目露好奇沉声道:“你可不要拿虚言诓我,否则下场你是知晓的!”

    说着大掌一挥,一道黑光魔刀电闪而出,轰隆一声碎石飞溅,硬是在坚固的青石地面上炸出一个半丈方圆大坑。

    “属下不敢!”

    ……

    “调我回去伴驾?”

    林沙身姿笔挺,端坐在案桌之后,来回翻看手中柔软兽皮,以及兽皮上的文字内容,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冷冽轻笑。

    “将军万万不可,眼下进军形势一片大好,此时伴驾岂不是前功尽弃?”

    “可是大王已经正式下令,如果不遵从的话后果难料??!”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咱们只言军情紧急躺塞过去即可,等到灭了白狄魔族,有此大功在手大王也不好随意发落!”

    “……”

    看着手下将校,为手上这道王命吵得不可开交,林沙突然右手前伸向下压了压,帅帐内的吵闹声顿时消散。

    “都不用争了,我等奉王命行事便可!”

    轻轻一笑,没有理会手下将校震惊的神色,自顾自缓缓起身慢悠悠道:“亲卫营三千将士随我一同返回中军,其余人等就地扎营,等候新的先锋大将到来!”

    “遵命!”

    林沙在前军中的威信不是开玩笑的,他既然做出了决定,不管手下将校心中是何想法,眼下都只有老实听令的份。

    “真以为老子喜欢在前线待着啊,现在终于可以解脱了,不用整天琢磨着如何用兵,如何防备魔族那帮家伙希奇古怪的手段了!”

    林沙浑身轻松,脸上带着莫名笑容,一点都没有被抢夺功劳的气愤。

    这些日子,跟魔族高手连番大战,心中积累了不少疑惑,需要找个安静地头好好思索一番,如今回调伴驾正当其时,要是在率军深入,估计就要跟白狄魔族的老大魔君对上了,他虽然一点不惧却也没半丝出风头的想法。

    而他如此态度,却让军中一干想看笑话的家伙失望了,甚至心中还生出些许怅然,老实说跟着林沙混,行军打仗真的十分轻松简单,谁知道换了一员主将还会不会如此顺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