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以一记天外飞仙般的利矢攒射,好好给了魔帅一个‘惊喜’的见面礼。

    “商军先锋大将林沙,不能小看??!”

    重新找了处帐篷立为临时帅帐,魔帅脸色沉重冲几位先锋叮嘱道。

    此时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努力的收敛身上滔天魔气,可惜功夫不到家凛冽的魔气在天空若隐若现,对林沙来说就是一个极为显眼的大灯泡,想什么时候找他麻烦轻松得很。

    “是啊大帅,没想到商军先锋大将竟然还是个厉害角色!”

    “难怪能将雷将他们整得那么惨,原来是真有本事??!”

    “雷将他们几个能逃得性命,还是他们命大??!”

    “……”

    几大先锋一个个心有余悸纷纷开口,对商军先锋大将林沙的实力,纷纷在心中提高了几个等级。

    “明日跟商军对峙之时,诸位都要小心一些了!”

    魔帅轻声提点,一张刚硬冷厉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中原地区,果然人才辈出啊。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抢了他魔君宝座的现任魔君,不也是在中原走了一圈,突然实力暴涨才有了压制他的实力么?

    心中猛的一动,一个大胆想法突然涌上心头。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好好掂量掂量商军先锋大将林沙的斤两。

    第二日,魔帅带领手下先锋赶至两军阵前,邀请约见商军先锋大将,

    林沙微微一笑,没想到魔帅还颇有气度,他自然也不会表现得太过小气,率领手下一干将校迎了上去。

    “你就是商军先锋大将林沙?”

    魔帅看到林沙之时,被他的年轻惊了一跳。

    “如假包换!”

    林沙淡然轻笑,目光悠然看向魔帅,眼神中带着点点调侃之意,同时也在审视眼前这位商军日后的元帅。

    身躯雄壮如牛,面容刚毅目光深沉,浑身魔气缭绕给人巨大的压迫之感。同时上位者的威势,以及杀戮带来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是个难缠的角色!

    林沙仔细打量感应魔帅之时,魔帅也在细细琢磨打量他。

    身躯高大雄伟又不显笨拙,面容俊逸充满了不确定的气质,浑身上下没有丝毫气息外露,根本就看不出功力深浅。

    高手,绝对是个高手,起码在气息控制上比他要强!

    魔帅心头凛然,一双深沉目光射出两道骇然杀机,冷然道:“既然是你,那咱们便手上见真章吧!”

    说着,飞身而起如风般瞬间掠至两军阵前,浑身魔气缭绕升腾,猛然化作黑光魔焰,一道狂风席卷升腾沙石飞扬,周遭气流激荡草木欲折气势好不惊人。

    “够爽快!”

    林沙哈哈一笑,没有理会周围将校阻止的眼神,飞身纵跃突然来到魔帅身前,目光森冷不带丝毫感情,嘴角挂上丝丝冷酷轻笑:“我就欣赏像你这样的利索角色!”

    “大言不惭,那就看看你有这个资格没有?”

    魔帅厉眼一瞪,眼中射出两道森森冷芒,右拳包裹在黑色光焰之中,带着万均之势迅猛挥出。

    “来得好!”

    林沙轻笑出声,左手大张一把拿住魔帅挥来铁拳,拳头上的黑色光焰像是有生命般,顺着林沙的手掌蔓延而上,带着说不出的阴冷腐蚀之力。

    咦,竟然能够侵蚀内功!

    眼睛微微一眯,林沙不急着出手,反而静静凝立仔细体味魔帅的神奇手段,感受着手掌经脉中的真气遇到黑色光焰后,慢慢消散的过程,一点都不肯遗漏分毫。

    “不错不错,消融真气腐蚀血肉,你这黑魔光焰确实厉害!”

    林沙嘴角一撇,目光如电扫了魔帅一眼,掌心内劲暗吐,砰的一声便将魔帅震得连连后退,每后退一步都在地上蹬出一个尺许小坑。

    “混蛋,你敢瞧不起我?”

    魔帅又惊又怒,没想到自己的黑光魔焰,竟然对林沙起不到多少作用。怒吼出声飞起一脚,势大力沉欲将林沙踹飞出去。

    “跟我玩贴身肉搏,只能说你找错了对象!”

    飞起一脚后发先至,不偏不倚正好踢在魔帅的后脚跟上,强大的力量将魔帅踢得凌空倒飞,林沙飞身前跃一拳轰出。

    砰的一声直中魔帅胸膛,隐隐听到了骨裂声响,拳面明劲爆发犹如火山喷涌,连反抗的余地都无魔帅惨嚎一声倒飞出去。

    双脚抓地一弯一直,身如利矢疾射而出,林沙满脸狰狞出现在倒飞的魔帅身前,没理会其惊恐的目光一把抓住倒竖的脚裸,凌空翻转狠狠甩了出去。

    轰隆一声巨响,魔帅狠狠砸落地面,砸起一片烟尘断枝,待烟尘消散露出地面一个丈许大坑。

    “咳咳咳,商军先锋大将实力果然非凡!”

    魔帅受此重击,却是若无其事从坑中一跃而起,一双厉目死死盯住林沙,眼中射出两道冷厉凶光,周身魔气缭绕黑光大盛,气势一时凌厉无双,身如流星飞射而至,人还未至汹涌的煞气便扑面而来。

    “呵呵,使了全力么?”

    林沙丝毫不惧,一点都没顾忌那熊熊魔焰的腐蚀之力,拳脚相加劲力澎湃,与那魔帅大打出手,劲道凶猛攻势暴烈从交手开始便占据上风。

    轰隆隆的气爆轰鸣之音不绝,两军阵前一片烟尘弥漫,两道矫健身影时隐时现势若惊雷,两股惊人气势一道强过一道互不相让惊人之极。

    “咝,这商军先锋大将好生厉害,竟然能和大帅占个不分上下!”

    “是啊,商军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一位强手?”

    “大家都盯紧了,一旦情况不妙立即出手!”

    “……”

    魔帅所部中军,几大先锋脸色凝重到了极点,虽然口中说得好听,可他们都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林沙大占上风的实力。

    个个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忍不住头皮发麻手脚发软,一点不希望和商军先锋大将对上。

    “哈哈,这帮魔族蛮子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将军威武,干掉魔帅这个混蛋!”

    “跟着将军混,这仗打得太轻松了!”

    “……”

    商军阵前一干将校嘻嘻哈哈,一点都没有临战时的紧张凝重之感。

    两方数万将士却是看不清到底谁更厉害,呐喊助威声惊天动地,不住给自家大帅和将军鼓劲,气氛一时火暴热烈到了极点。

    “魔帅你就这点本事么,实在让人失望??!”

    两军阵前烟尘弥漫,一道龙卷风冲天而起,劲风四溢刮得松软泥地泥石飞溅漫天飞舞,周遭的草木几欲倒折声势好不惊人。

    林沙和魔帅两人在龙卷狂风核心区域若隐若现,一会打到天上一会有在地上激烈交手,拳脚犀利劲风凌厉惊人得紧。

    林沙哈哈大笑,拳似流星腿若狂鞭,拳影翻飞腿劲凌厉,好似狂风暴雨几乎压得魔帅抬不起头,时不时调侃几句扰乱魔帅心神,气得这厮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

    稍一晃神脸上连挨数拳,那层层劲道连环轰击的滋味,就是以精神刚毅著称的魔帅,都忍不住发出声声凄厉惨嚎。

    战不多时,魔帅的铜盔早已被林沙轰成碎渣,头上脸上青紫片片触目惊心,嘴角溢血钢牙松动,胸骨疼痛欲裂每动一下都是刺骨的痛,腿上手上也多有青紫伤痕,简直惨不忍睹糟糕之极。

    魔帅不是没有发动反击,他的魔功腐蚀之力强劲,林沙又跟他贴身肉搏,时刻都处于他的魔功腐蚀黑光之中,要是换作旁人跟他接触如此之久,一身功力早被腐蚀得七七八八任其宰割了,可林沙偏偏没有让他如愿,不仅没有丝毫后继无力的迹象,反而越战越勇打得他苦不堪言。

    又有呼啸魔音扰人心神,甚至能够逐渐瓦解笑容强敌意志,他以前没少仗着自身魔功的特性杀敌制敌,没想到在眼前强敌身上,不仅没有丝毫效果,反而还有一股隐隐克制,让他心惊胆战的气息。

    真是一个实力强悍的劲敌啊,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除非拿出多年苦练的压箱底手段,否则绝无幸免之理。

    可那是他留着对付魔君那混蛋的,自然不可能在外人跟前,早早就露了马脚,也罢这次只能老实认输了。

    头上,脸上,胸前,后背,还有手脚上的剧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战斗再继续下去的话,估计可能会出意外。

    呵!

    心中做了决断,当机立断轻呵出声,硬生生挨了林沙一腿,胸膛气血翻涌喉咙一甜,硬憋着不喷血一双大手猛然相合,魔气缭绕黑光闪烁气势升腾,瞬间以双手为圆心一道黑亮圆球出现,直径以肉眼可见速度增大,,黑球表面魔气森森雷霆轰鸣炸响,一股恐怖的毁灭气息从中散逸而出。

    “林沙你个混蛋,给本帅去死吧!”

    魔帅嘴角溢血满脸狰狞,冲着脸色凝重的林沙虎吼出声,双手化掌猛然前推,手中毁灭气息浓郁的脸盆大小黑光魔球电射而出,直飞近在咫尺的林沙胸膛。

    “呵呵,跟我玩真气互轰?”

    林沙眼神冰冷,嘴角挂着冷冽轻笑,一脸不屑怒喝出声:“魔帅你还嫩了点!”

    说话的功夫,他双手一上一下做太极阴阳式,一股太极劲道喷涌而出,在深浅形成一黑一白一个巨大的太极圆环,顺着手式缓缓转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