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帅大营,帅帐

    “什么,魔君要我去对付区区一商军先锋大将?”

    魔帅怒气勃发,高大雄伟的身躯魔气缭绕,怒声咆哮震动四野。

    “大帅息怒,咱们还是按圣君的命令行事吧,形势比人强??!”

    帅帐之中,心腹七大先锋齐聚,悍气缭绕惊人之极,其中一位开口劝说道。

    “可恶啊,迟早有一日,我定叫魔君那老东西好看!”

    魔帅一脸难看,沉吟片刻大手一挥做出决断:“走,咱们立即出发,去看看那位商军大将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惊动魔君那老鬼!”

    七大先锋齐齐松了口气,在魔帅身上的蛊毒没被排出之前,他们是万万不敢跟魔君翻脸的,不然下场绝对凄凉。

    “好,咱们便随大帅一起,见识见识商军大将的厉害!”

    “希望这位商军先锋大将不要让咱们失望啊,不然计划又得改变!”

    “看情况再说吧,没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咱们还是不要轻易妄动的好!”

    “……”

    魔帅将七大先锋隐晦的声音听入耳中,心中却是憋气得很,恨不得找那高高在上的魔君拼命。

    不过阴冷的性子迫使他强自忍耐,他可是惜命得紧,不仅要干翻魔君那老鬼,还要重新把魔后那风骚娘们抢过来,敢背叛他就得付出足够代价。

    眼中闪烁慑人精芒,魔帅亲率两万心腹精锐,摆下阵形拦在商军林沙所部先锋人马的前进路途之上。

    “报!”

    前锋斥候拍马来到中军将旗处,拱手大声禀告:“前方二十里处,有魔族两万大军拦路!”

    “看清了他们的将旗没有,是谁领兵?”

    林沙端坐马上纹丝不动,淡淡扫了时候一眼冷声发问。

    跟白狄魔族交手几回,又俘虏了数千人马,自然对白狄魔族有了一些了解和认识。

    白狄魔族一君一后为尊,下面还有一位地位特殊的魔帅,以及数量不等实力强悍的长老,再下一层就是雷将等魔族大将,金字塔权力结构十分明晰。

    才刚刚放水了三大魔将跟一位魔族长老,想来魔族该有更高级别的强者前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回禀将军,魔族军旗上显示的是魔帅的旗号!”

    斥候一脸恭敬回答,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只因在外围观察的时候,他和几位斥候兄弟被魔帅部鼎盛军容惊住,又被魔族的精锐斥候咬住吃了大亏,有些心有余悸。

    “竟然是魔帅,魔君还真看得起咱??!”

    林沙轻轻一笑不以为意,挥了挥手让精神状态有异的斥候离开,眯缝着眼睛遥遥望了眼远处形态狰狞的云气,心中一片冰寒直接挥军疾进。

    天子传奇的一些情节他还记得,好象魔帅最后成了商军两大元帅之一,和妖帅并驾齐驱是纣王身边最得力的两大打手之一。

    现在的魔帅,还没有投奔商王朝么?

    不管如何,先去会一会这位魔帅再说。

    天子传奇世界的战争,其实不以人力为主,而是凭借各自阵营的武力高低决出胜负。

    就算你拥有雄兵百万,在高端武力上干不过对手,依靠人海战术灭掉了人家的地盘也没卵用,还得时刻应付敌人高手的偷袭暗杀,没有同级别甚至更高一级实力的高手坐镇,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发动剿灭一方势力的战争,因为这样的行为十分危险。

    如果不是白狄魔族不知死活主动找茬,以纣王的性格不会轻易找白狄魔族的麻烦,因为这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不是说白狄魔族多么难缠,一个偏居南方人口不足百万的族群,实力再强又能强到哪去?

    关键白狄魔族是商王朝大敌魔族的一支,得到了魔神的某部分传承,底蕴深厚族中高手层出不穷,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

    魔君一身黑煞魔功惊天动地,实力强横比之现在的纣王应该还要强上半筹,纣王没事根本不会跟这样的危险存在敌对。

    魔后也是一代高手,是上代魔君的唯一女儿,一身魔功之高比之魔君也差不了多少,绝对是个难缠的角色。

    几位魔族长老就不说了,都是上代魔君的心腹,虽然在新任魔君这儿********,实力一个个都不容小觑。

    魔帅也是个厉害角色,不然之前也不能当了十年魔君,才被在中原有奇遇的当代魔君干翻,实力极为厉害,手下七大先锋,一点都不比魔君手下七大魔将差上多少。

    这么多的绝顶高手,又是缩在南楚茂密瘴气密布的山林中,只要他们不招惹商王朝,纣王才不会管他们在自家地盘如何称王称霸。

    只是此代魔君野心太大,又见识过中原繁华想要入主神州。

    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以区区不足百万人口,想要吞并足有上亿百姓的商王朝,丫的以为白狄魔族是满洲野猪啊,再说了商王朝也不是明朝那帮弱鸡,真要拼命的话东西南北随便那家诸侯都能将白狄魔族给灭了。

    关键是白狄魔族的顶级高手数量有点多,不将他们一网打尽的话将后患无穷,估计这也是诸侯国南楚一直没有对白狄魔族下手的原因。

    只是没料到白狄魔族自己找死,商王朝没找他们麻烦,他们倒是主动蹦出来要抢夺商王朝的江山。

    这下,啥也别说了,直接抽家伙干吧,看谁干翻了谁。

    作为商军先锋大将,林沙自然与魔族大军接触频繁。

    直接魔族几大魔将,基本上都交过手了,除了后来崛起的电将和还不知道在哪的勾将,其余魔将都见识交手过。

    实力都还算不错,如果在放风云世界,都算得上雄霸到独孤一方那个级别的高手,放在林沙眼里自然不够看的。

    不过,他们那种内劲外放的本事,尤其是火将那种攻击之时温度骤升,火焰相随的能力让林沙眼睛一亮。

    而雷将的雷霆魔功,所凝聚的黑色气团也有雷霆震荡之效,确实也是一种能够唬人的厉害玩意。

    根他所知,后来的电将还能放电,一身无殛电神功,能释放电流将对手电得浑身酸麻无力,想想都感觉很是神奇啊。

    由此,让他想起了风云世界天门的一门绝顶神功《五雷化极手》!

    同样都是凝聚雷电之力对敌,只不过电将的手段一出电光闪烁雷霆炸响,而五雷化极手却需要与对手有身体接触,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还是天子世界的神功,更加神奇数分。

    闲话不提,话说林沙率军疾行,不过半日功夫便行走二十里,与严阵以待的魔帅部两万大军形成对峙之势。

    “确实是高手!”

    林沙站立营中高台观望时,隐隐见到魔族大军凛冽军气之中,那一抹浓郁如烟柱滚滚直上的滔天魔气,心头凛然明白对面军营之中的那位魔帅,果然非是浪的虚名之辈。

    “拿弓来!”

    大手一伸,接过身边亲随递来的射日神弓,脸上挂着满满笑意,眼神凛然轻声自语道:“跟魔帅打个招呼,让他知晓本将军的‘好意’!”

    轻笑出声,拿起旁边的长矛,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弓如满月崩的一声震响,长矛好似流星飞矢疾射而出,瞬间便消失在魔帅大军密密麻麻的营帐之中。

    “不好!”

    魔帅正在帅帐之中,和手下几位先锋大将商议军务,突然心头警兆大作,一股浓浓死亡阴影笼罩心头,顿时大惊失色猛然起身,浑身魔焰熊熊气势大放,周围桌椅案几受不住压力纷纷翻倒碎裂,就连巨大的帅帐也是摇摇欲坠一副即将倒塌的摸样。

    “大帅,怎么回事?”

    手下几大先锋受不住压力,连忙翻身而起向后飞退,帐中突然卷起一股狂暴旋风,将里头的一切物品搅成一团乱麻。

    手下先锋大将的惊问刚刚出口,突然一道锐利尖啸由远及近,咻的一下射船头顶帐篷,一杆劲气缭绕的长矛从天而降直去魔帅头颅而去。

    “雕虫小技也敢献丑!”

    魔帅厉声暴喝,好似惊雷在几大先锋耳中炸想,手中令人心头发毛的黑气缭绕,一掌劈出气流翻滚轰鸣之音不绝,正正砍在飞来长矛矛杆之上。

    轰??!

    长矛之上突然白色光芒大放,突然涌起一股让魔帅和几大先锋极为不喜的气息,与魔帅手中缭绕黑气相撞发出剧烈爆炸。

    黑白两道气焰漫天飞洒,瞬间就将魔帅笼罩其间,几大先锋目呲欲裂急忙奔了过去想要帮忙,却被一股凛然又熟悉之极的滔天魔气逼开:“都给本帅让开,本帅没事!”

    话音一落,黑光大闪魔焰升腾声势惊人,魔帅完好无损从魔焰中走出,一双冰冷目光望着商军营地所在,语气森喊冰冷刺骨:“好,好得很,这个见面礼真是别出心裁!”

    心中却是捏了一把冷汗,还好他心中提前生起警兆,不然被从天而降的长矛突然来这么一下子,就算勉强避过了要害,起码也是个重伤的下场。

    同时,心中一个大大疑惑涌上脑海,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准确位置的?

    “商军先锋大将林沙,果然不是易与之辈啊,看来这次我可得小心一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