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哇哇,商狗该死!”

    就在林沙一招秒败魔族火将之时,被烟尘淹没的铁将突然从巨坑中飞出,迅若流星朝林沙轰出数记铁拳。

    “找死!”

    林沙眼神一凝,身子凌空倒翻,一双铁拳连环轰出,与铁将挥来重拳激烈相撞,砰砰砰的响亮震爆不绝。

    真是个大铁疙瘩!

    拳面上传回的剧烈震荡,让林沙对眼前魔族大将的外功再次刮目相看,竟然能够承受他的重拳不落下风。

    “商狗怎么样,知道爷爷的厉害了吧!”

    铁将裂嘴大笑,尽管一双铁拳连连震颤十分难受,却抵不住他心头的傲气,哇哇大叫拳影翻飞气爆呼啸,定要林沙知道他铁将的厉害。

    “厉害你个脑袋!”

    林沙嘴角抽搐,双脚稳稳落地,周身骨节一阵劈啪作响,一双铁拳带着万均之势砰然轰出,好似出膛炮弹一发连着一发,拳势一浪高过一浪连绵不绝,沉重的拳力压缩得周围气流呼啸狂风大作声势惊人。

    砰砰砰……

    两道拳影之墙连环对撞,激起漫天劲气周围地面纷纷塌裂,草木横飞漫天抛洒,两道高大身影在狂风之中连连碰撞惊心动魄。

    “商狗好厉害的外功,竟能跟铁将对撼不落下风!”

    眼前一幕,让雷将和火将吃惊不已,两人一合计还是一起上吧,不然看眼下情况估计单独对上林沙都讨不了好。

    “给我滚蛋!”

    就在另外两大魔将准备联手行动之际,呼啸的大风中突然传出林沙一声爆喝,高大身形飞跃而出,一记重拳从上而下轰然砸出。

    铁将根本就不明白林沙已经热身完毕,对他失去了兴趣,还以为林沙依旧要跟他硬碰硬,尽管他此时手臂酸麻拳面青紫疼痛,依旧兴奋得嗷嗷直叫挥拳迎接。

    阳光三叠!

    两只沙锅大的铁拳凌空相击,铁将猛然发出凄厉惨叫,手臂关节以及拳面骨节全部折断,三道拳劲一道强过一道,如浪潮般汹涌奔入他的身体之中,强悍的劲道直接将他轰得陷入地面之中。

    不仅同时,铁匠身体受到巨大震荡,体内五脏六腑几乎移位,一股股剧烈疼痛弄得他差点魂飞魄散,七窍流血好不凄惨。

    外功再厉害又如何,林沙有的是办法隔山打牛,直接针对铁将脆弱的内脏动手。

    只要再来一击,铁将这铁疙瘩不死也得残废。

    脸上露出狰狞笑容,如大雁飞跃而下大掌一番直拍向铁将的闹门而去,这一掌要是拍中了非得把铁将的人脑子打成狗脑子不可。

    可就在这时,眼前突然火红光芒大盛,一股炽烈气浪翻滚而至,还有火将那欠揍的声音传入耳中:“商狗去死吧!”

    同时,雷将飞腾而起,手中脸盆大小黑色气团电闪而至,与空气摩擦甚至还出尖锐的呼啸之音。

    “都给我滚!”

    身在空中林沙身子横卧,飞起一脚将浑身火光缭绕的火将震飞,一双大手作怀抱太极状一牵一引,掌心发出一股强劲吸力,黏住电射而至的黑色气团,保持气团稳定不散,身子在半空翻转手腕一抖回甩出去。

    咻的一声锐啸,雷将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自己发出的黑色气团击中,轰隆气爆声中吐血倒飞。

    “商狗休得猖狂,接我铁将一拳!”

    可就在这时,铁将这厮竟然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的状态,从之前的震荡之中恢复飞身而起一拳轰向林沙。

    “讨厌的家伙,去死吧!”

    林沙身形凌空翻卷,双腿好似龙卷席卷翻飞,腿劲凌厉纵横呼啸连绵不绝,好似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瞬间将飞扑而至的铁将淹没。

    砰砰砰……

    铁将挥出的铁拳第一时间被弹飞,而后强壮的身子好似沙包般,被连番腿影直接轰中,嘴里发出声声惊天动地的凄厉惨嚎,口中连连喷血如断线风筝倒飞了出去。

    他刚准备再接再厉,直接坑杀了铁将这厮,雷将和火将又如打不死的小强般飞扑而来。四人纠缠战得激烈无比,两方数万将士看得目眩神迷吃惊连连。

    “叔父,你看哥哥他们!”

    魔族一方,蝎将看着自家老哥雷将被林沙按着痛揍,一时心神不定楱到魔沼长老身边,满脸担忧小心问道。

    “不用担心,该出手时我自然会出手,那位商将好厉害的实力??!”

    魔沼长老心中打鼓,看着场中林沙按着魔族三大名将猛揍,真是心惊胆战眼皮子一阵狂跳。

    就是他对上三大将领联手,最多支持半刻就得败下阵来,根本就没实力继续战斗下去。

    反观那位商将,实力之强骇然听闻,几乎不下圣君魔后,真是活见鬼了。

    而战场之上,林沙威风凛凛压着三大魔将狂揍,一拳轰出气爆轰鸣,劲气如山呼海啸连绵不绝,瞬间将雷将,火将和铁将震飞了出去。

    咻咻咻……

    手指连点,道道锋利无匹的无形剑气****而出,犹如一张剑气大网将三大魔完全笼罩,凌厉的剑锋就连铁将这铁疙瘩都感觉肌肤隐隐作痛。

    “商狗够了啊,难道你还想以举杀死我魔族三大将领不成?”

    魔沼长老不知何时已出现在林沙身后,厉啸出声一掌拍下直取林沙后心。

    “老东西你终于出手了,老子都等得不耐烦了!”

    林沙脊背一挺浑身坚硬如铁,后心硬生生扛了魔沼长老一掌,脸上不动声色体内气血震荡翻涌,回身一拳重重砸在魔沼长老肩头。

    魔沼长老哇的一声口喷鲜血倒飞,这还是他身法滑溜瞬间避过要害的缘故,要不然刚才林沙那一拳就能要了他的命。

    好厉害!

    这是魔沼长老心中的唯一想法,而后就被彻骨的疼痛淹没,林沙那一拳蕴含了凌厉的真气攻击,还有明暗两道拳劲汹涌,魔沼长老老胳膊老腿的,可比不得三大魔将身强力壮抗打,尽管有雄浑真气护体依旧身受重创。

    “呀呀呀,商狗你去死吧!”

    雷将,火将和铁将三位真是打不死的小强,满身血污狼狈到了极点,身上的气势也弱到了一定地步,依旧悍不畏死猛扑而至发动潮水般攻势。

    “不知死活!”

    林沙逐渐失去了耐心,跟着几位魔族高手战斗至今,他已经逐渐摸清了这些家伙的路数,而对于那种真气外放的手段他也有了足够认识,相信回去琢磨一段时间后便可弄出头绪。

    三大魔将,已经失去了继续试探下去的作用。

    手腕一翻一掌拍出,嗷的一道惊天龙吟响起,铁将首当其冲被震得倒飞了出去,看他面如金纸的熊样,这次真的受了重创想要轻易恢复恐怖没那么容易。

    双掌一左一右拍出,雷将和火将隐藏在血污中的脸色一喜,两人拍出四掌要与林沙硬抗内功修为,就不信以两人联手之力还干不过区区一商狗。

    结果自然悲剧了。

    砰的两声闷响突兀传出,雷将和火将脸色煞白毫无血色,满脸惊骇不可思议望向林沙,鲜血像是不要钱一般向外狂喷,身上的气息一下子委顿下去,再也没有之前的昂扬斗志。

    而在他们身体内部,一股强横之极的外来劲力,横冲直撞肆无忌惮,疯狂的破坏他们的身体以及经脉,脏腑震动出现丝丝裂缝,骨骼咔咔作响身体已濒临崩坏边缘,随时都有可能一轰而散。

    三大魔将狼狈砸落地面,在松软的泥地上拖出三条深深笔直沟渠,一路鲜血狂喷眼神迷茫再无斗志。

    呼啦啦!

    见此,早就心急如焚的蝎将秀手一挥。手持大戟策马冲出,率领数千魔族精锐飞扑而上,将飞出老远已经失去再战之力的三大魔将,还有不知何时已溜进魔军阵形之中的魔沼长老?;て鹄?。

    “众将士听我号令,给我杀!”

    林沙也不追击,飘然而退大声命令,顿时数万商军精锐齐声呐喊,犹如浪潮般汹涌澎湃直扑对面的魔族大军,喊杀声震动云霄。

    两军混战好一通厮杀,魔族大军方面士气低落,又无高手坐镇指挥,一时落入下风被杀得节节败退,林沙坐镇中军指挥一路前推十里杀死杀伤数千魔族将士,同样俘虏数百魔族军士这才罢手。

    不说前军捷报传至中军纣王处,引来纣王好不高兴大肆封赏,再说魔族大军一边好不容易收拢数千败军凄凄惨惨直接退回了老巢。

    “这是怎么回事?”

    当魔族圣君和圣后,见到受了重伤的三大魔将,还有魔沼长老时吃了一惊,圣君暴怒大声质问蝎将,一副择人而噬的恐怖摸样。

    “启禀圣君,三大魔将和魔沼长老都败在商狗先锋林沙手里!”

    蝎将惊得花容失色,急忙将之前的战前斗将述说一通,而后满脸愤怒请求道:“圣君一定要替我哥哥和叔父他们报仇??!”

    “商军先锋大将,林沙?”

    魔君听了蝎将的解释后,目光微闪扫了眼蝎将梨花带雨的娇艳摸样,心头微动大手一挥,当机立断道:“命令下去,让魔帅去对付这位商军先锋,告诉魔帅,我要见到这位商军先锋大将的头颅……”

    凌晨还有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