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大营

    “哈哈,商军不过如此!”

    魔族另一位大将火将哈哈大笑,一点都没在乎雷将冰冷阴沉的脸色。

    “那你怎么不去碰商狗林沙的人马?”

    雷将的体制极其强悍,不过短短几天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脸色还有些发白,一双铜铃大眼死死盯着得意洋洋的火将,咬牙切齿怒道。

    “这个嘛!”

    火将眼睛滴溜溜一转,笑嘻嘻看向雷将:“还得雷大将军帮忙才成,我一个人可不敢找商狗林沙的麻烦!”

    他又不傻,实力比他强的雷将都在林沙手头吃了大亏。他要是蒙头跑去找茬,最后的结果肯定不妙,能不能活着回来都难说。

    “哼,火将你也就这点本事了,不是还有铁将帮衬么?”

    雷将嗤笑出声,一点都没给火将留什么面子。

    “就那铁疙瘩,除了抗揍之外也没啥本事了!”

    火将嘴角抽搐,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勉强。

    “好了,不要在我面前弄鬼!”

    雷将冷笑起身,大步流星转身就走,远远传来他如雷般的声音:“这次我答应跟你联手,先解决了难缠的商狗再说!”

    火将的脸上,露出一丝掩饰得极好的轻笑,淡然轻语:“哼哼,就知道你咽不下这口气,不跟我联手你就永远没机会报仇!”

    “马比的这帮家伙真是没用,这就怂啦?”

    当林沙突然接到左路前军后撤的消息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帮家伙可是对他的风光不满得很,怎么这么快就撤退了?

    “将军,左路前军的损失实在太大!”

    前来传信的小??嘈馐偷溃骸八婢逶苯?,不过半月时间便损失了八人,三万大军也足足损失了五千多,而魔族蛮子的损失,不足一千……”

    明白了,估计坐镇坐军的纣王看不过眼,这才及时把进退维谷的左路前军给招了回去,真是一帮蠢货啊。

    “将军,魔族蛮子送来战贴!”

    这时,突然有营中值星官匆匆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张经过处理的兽皮。

    “哦,魔族蛮子的胆子倒是大了!”

    林沙接过兽皮脸色微变,察觉到了兽皮上的一丝不对,他没急着处理而是先看完了上头的内容,这才掌心一震股股热流喷涌,那张兽皮战贴先是震成粉末,而后又腾的一下在了烈烈火焰中变成灰尘。

    一股奇怪的异味,伴随着瞬间升腾而起的火焰,迅速传遍整个主将营帐。

    “有毒!”

    刚才送战贴进来的值星官脸色顿时大变,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林沙一掌闪电般印在他胸口,顿时如遭雷击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惨绿鲜血。

    呼!

    手掌并拢成刀,周围火光熊熊拍下,一道焰红火光喷溅,值星官刚才喷吐在地的惨绿血团顿时化成灰烬,白烟升腾怪味更甚。

    “来而不往非礼也!”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掌心一翻多出一枚拇指大小紫玉,一指点出道道浩然正气封印其中,随手抛给脸色难看的值星官,淡然吩咐道:“把这块紫玉交给魔族使者,让叫务必送到魔族蛮子主事人手里!”

    值星官接过紫玉,脸色难看匆匆离开。

    “恩,这是商狗派人送来的玩意?”

    火将先一步接过紫玉,一脸疑惑仔细打量了一阵,摇了摇头没好气道:“故弄玄虚不知所谓!”

    说着,没理会旁边雷将一脸鄙视的目光,手心劲力勃发就要要紫玉捏碎。

    突然,随着紫玉啪的一声碎裂,一股让雷将和火将十分不舒服的白芒闪现,顺着火将的手臂电闪而上,瞬间没入其精神识海之中。

    噗!

    火将脸色一白如遭雷击,强健的身躯猛的一个摇晃,差点摔倒在地出丑。

    同时,白光流经之处,体内魔气就像是沸腾一般剧烈震荡,费了好大劲才勉强压制,一口逆口从胸膛升腾而起,顺着喉管猛的喷溅而出。

    “这是什么鬼?”

    雷将满脸惊骇,缓步走到脸色苍白的火将身前,一脸疑惑冷声问道。

    “不清楚,紫玉之中蕴涵一股让我十分难受的气息!”

    火将的脸色好看了些,摇了摇头一脸郁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扑入我的脑海之中,与体内的真气发生剧烈摩擦!”

    “没想到,商狗林沙还有这么一手!”

    雷将的脸色,一时难看到了极点。

    “哼,今日之耻,它日定当数倍偿还!”

    火将一脸狰狞,并没有多作它想,只以为林沙在紫玉之上,动了他不知晓的手脚,一时气愤难平心火熊熊升腾。

    没见识的白痴!

    雷将心中暗骂,与火将约定了一同出战的事宜,没有在火将这儿多待,急匆匆离开跟妹妹蝎将说了声,一言不发直奔魔族总坛而去。

    此时正是白狄魔族鼎盛之时,魔君魔后还有魔帅,另有几大魔族长老辅佐,他们全都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

    回到魔族总坛后,雷将没去找魔君和魔后,自然也不会找和君后有隙的魔帅,而是直接找到嫡亲叔夫魔沼长老。

    “长老,请您出山帮侄儿一次!”

    站在魔沼长老定居修炼的沼泽边缘,雷将一脸恭敬扬声说道。

    “怎么回事?”一道中气十足的苍老男声,从沼泽深处飘了过来。

    “侄儿在前线,遭遇了一位商狗高手……”

    雷将必恭必敬将前线遭遇,向魔沼长老述说一遍,而后恳求道:“此次与那商狗林沙约战,侄儿心中实在没什么把握……”

    魔沼长老沉吟片刻,就在雷将快要失望之时,突然开口道:“好,我随你一起会会这位商狗大将!”

    话音刚落,一道瘦削苍老身影疾若闪电滑如泥鳅飞出沼泽,稳稳立在雷将身边皱纹横生的老脸上一片阴沉冷肃。

    “多谢长老出手相帮!”

    雷将满脸欣喜,连连拱手道谢。

    约战之日很快便到,林沙率领数万前军,与雷将和火将率领的上万白狄魔军精锐,于茂密雨林中某处山头相夹的狭长走廊相遇。

    “这些魔族蛮子,没想到还真有些高手!”

    林沙一眼扫过,魔族大军中那一个个强横的气息,让他不禁眉眼轻跳,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冷笑:“今日就叫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

    “商狗,有胆上前一战否?”

    魔族大军一面,雷将一马当先,身边还跟着气势凌厉的火将和铁将,满脸狰狞手持大斧直指林沙,声浪滚滚好似雷霆炸响,一股黑色魔气从身上升腾而起好不惊人。

    而蝎将和毒将,还有雷将请来的秘密后手魔沼长老,则坐镇中军观望,静观局势变化。

    “哦,你们这是打算三挑一?”

    林沙缓步而出,扫了一眼对面的魔族三位高手,眉头轻挑淡笑道。

    “自然是,三挑一,火将,铁将咱们一起上!”

    雷将暴吼出声,周身黑色魔气缭绕,话音一落双拳如雨点般轰出,一团团篮球大小黑色气团飞射而出,好似流星坠地欲将林沙彻底淹没。

    “商狗,先尝尝上次没有来得及奉上的雷霆魔球!”

    雷将满脸狰狞,高大魁梧的身躯猛的下蹲运气,一股股黑色魔气在身上来回游走,气势像是狼烟升腾一浪高过一浪。

    “雷霆魔球?”

    林沙满脸不屑,感受到那一个个黑色魔球中蕴含的强悍能量,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不过就是特殊点的内劲外放之法,竟然还吹嘘得什么似的?”

    身形猛然前窜,双掌一上一下如太极阴阳旋转,身前突然出现一股螺旋劲道,气流呼啸疯狂旋转瞬间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太极阴阳图案,带着强猛霸道的吸力将电射而至的黑色魔球吸入。

    双掌上下转换,被牵引在太极磁场之中滴溜溜原地打转的数十黑色魔球,突然像是加诸了强大推力一般,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呼啸而回。

    “不好,铁将快顶上去!”

    此时雷将正在蓄力,火将见此心头震颤怒吼出声,旁边身材高大浑身筋肉如钢铁虬结的大汉二话不说飞扑上前,任由漫天黑色魔球将其淹没。

    轰隆隆……

    剧烈的爆炸震耳欲聋,铁将所在漫天烟尘席卷冲天而起,地面被炸出一个数丈方圆巨坑,泥土飞溅碎石横飞草木倒折好不惊心动魄。

    “恩,那家伙好强悍的外功啊,这样都没被炸伤?”

    林沙满眼惊讶,气机感应中,烟尘弥漫的巨坑里铁将的气息没有丝毫减弱迹象,这让他不得不高看了这厮一眼,其一身外功已达出神入化之境。

    “商狗接我一掌!”

    火将那道矫健身影从烟尘中飞射而出,声如惊雷凌空一掌拍下。顿时火光熊熊温度猛涨,林沙顿觉周遭气温陡升热浪滚滚袭来。

    “有意思的武功!”

    林沙心中惊异,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身形如苍鹰飞腾而起,瞬间避过扑面而至的火光热浪,双脚飞舞如旋风将火将席卷,砰砰砰一连踢中这厮数脚。

    火将惨叫倒飞,在空中便连练吐血一脸衰样,身上凌厉的气势瞬间落下,满脸不可思议望向林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