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撤,撤,快快撤退!”

    眼见兵败如山倒,雷将郁闷得差点吐血,顾不得身上伤势,跳着脚招呼手下小弟后撤。

    “大将军,商狗纠缠得太紧,前面的弟兄撤不下来??!”

    立即有前线将领慌慌张张跑了回来,一脸无奈苦笑道。

    “用毒用毒,不管用什么办法,先将前面的弟兄撤回来再说!”

    雷将气急败坏,双眼喷火怒吼出声,这些人马可都是他在白狄魔族说话的底气,要是一战全折在商狗手里,以后魔族哪还有他说话的地方?

    蓬蓬蓬……

    魔族就是魔族,下得了狠手断得了尾,接到严令之后前线与商军纠缠的上千将士,个个满脸狰狞浑身毒气缭绕,蓬蓬蓬的五颜六色烟雾升腾而起,瞬间就将前线两军数千将士笼罩,顿时惨叫哀嚎之音不绝,商军攻势猛的一阻,数前白狄魔军精锐潮水般退入身后茂密山林。

    “想走,哪那么简单?”

    林沙第一时间发觉情况不对,脸上露出满满的冷然之意,大手一伸接过贴身亲卫递来射日神弓和长矛,弯弓搭箭一气呵成,眼睛眯缝精神锁定远处那股惊人魔气,冷笑出声突然松手放箭。

    嗤!

    长矛电闪冲天,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长虹,好似流星坠地电闪而逝,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功夫,便听到白狄魔军后阵,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

    “没死算你命大!”

    眼见远处的魔焰迅速衰落,却依旧顽强挺立林沙冷笑出声,回头冲着身边满脸紧张的将校吩咐道:“让弟兄们撤回来吧,不要盲目冲动出现不必要的损失,杀魔族蛮子立功,以后有的是机会!”

    “遵命!”

    随着商军中军鸣金之声大作,喊杀震天的前线战场杀气猛的一缓,喊杀声不过片刻便迅速衰落,除了几处实在纠缠得厉害的数百两军将士,其余商军将士已阵形完整退了回来。

    “嘿,魔族蛮子果然有些门道,几位你们亲自出手把那些退不回去的蛮子,全部杀了!”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打量前线数百舍生忘死,满身毒气缭绕杀伤力惊人的魔族战士,冷笑出声冲身边将校吩咐道。

    顿时,数条矫健身影飞驰而走,或刀或?;蛎?,如虎入羊群勇不可挡,掀起阵阵腥风血雨惨叫连连,不过片刻功夫毒雾弥漫的前线已经彻底安静下来,刚才还奋不顾身的数百魔族将士全部丧生。

    “魔族蛮子听好了,我大商数十万天军已至,不想死的话趁早投降,否则等大商天军杀至魔族老巢,格杀勿论寸草不留!”

    声音平淡,却清晰传入数千狂奔而走的魔族将士而中,其中保含的浓烈杀意,就是见惯残酷杀戮的魔族将士,都忍不住生出丝丝寒意。

    “走走走,不用理会商狗的威胁,有本事叫他打过来??!”

    雷将高大魁梧的身躯摇摇晃晃,需得护卫搀扶才能勉强站立,脸色苍白若纸没有丝毫血色,肩膀被鲜血染红露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对穿小洞,听得林沙饱含杀气的放言气得七窍生烟怒吼出声。

    “哥,养伤要紧跟商狗废话什么?”

    蝎将一脸担忧,一双美目轻轻扫了虚弱不堪的雷将,眼中闪过道道狠毒之色,宽慰道:“还是先回去,向圣君汇报了情况再说其他!”

    “妹妹说的是,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雷将满脸狰狞怒气勃发,心中憋闷得差点吐血。他的实力还没彻底发挥出来就败了,雷霆魔功就这点不好,需要时间积蓄劲力,对面的商狗主将林沙根本就没给他机会。

    哼哼,等老子把伤养好了,一定叫你这商狗好看。

    “报将军,此役杀死杀伤俘虏魔族蛮子总共五千有余!”

    商军这边已经开始打扫战场清点伤亡,林沙坐镇中军听取手下将?;惚ǎ骸捌渲姓剿廊灏僦厣艘磺?,俘虏的魔族蛮子不过五百!”

    “受伤的魔族蛮子,全部杀了!”

    林沙面无表情,语气平静直接下令:“看好俘虏,这些家伙可都要送到大王那去,你们知道该如何行事吧?”

    “知晓!”

    周围将校生生打了个冷战,心中暗道将军真是冷酷,把俘虏送到大王那里,还不如直接死了来得干脆。

    “我军阵亡三千三百,受伤足有两千一百,其中重伤八百其余都是中伤和轻伤,修养一阵便可!”

    负责清点伤亡的校尉继续汇报,脸色略显难看语气沉重之极。

    “吩咐随军祭祀,要他们好好治疗受伤的将士!”

    林沙心中晒然,一点都没有因为伤亡数字比魔族还大就心生不满,在无法摆开正常军阵应敌的情况下,比拼的完全就是小范围配合作战能力以及将士们个人的武力,很明显商军在这方面比主场作战的魔族军士要差不少。

    “好好安葬战死将士的尸体,不要让将士们流血又流泪!”

    轻轻点头表示知晓,林沙脸色平静冷声吩咐道:“命令下去,就地扎营让弟兄们休整一会,顺便将这边的战事向大王汇报一声!”

    “哈哈哈,好好好,林沙将军果然不愧我大商虎将,旗开得胜让本王欣慰??!”纣王帝驾缀在前军后面二十里处,十来万大军军容鼎盛战气恢弘,将纣王帝驾牢牢?;ぴ谥醒胛恢?。

    接到前军战报,纣王哈哈大笑满脸愉悦,高兴之余说出的话,却让一干伴随在侧的将领心中不爽得紧。

    好象商军除了林沙能打,他们都是废物一般,真是岂有此理。

    “大王,末将愿率军前去会回魔族蛮子!”

    “大王,我也愿率手下一部,前无会会魔族蛮子,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能够在正面交战过程中达成一比一的伤亡比例!”

    “末将也愿前往!”

    “……”

    “好好好,诸将都是我大商栋梁,那你们就率部另组一路前军,与林沙将军所部一左一右同时前进吧!”

    纣王目光如炬,一眼看出将军们心中的想法,这对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想也没想便大手一挥做出决定。

    尽管如此行事有分兵之嫌,不过一心想要建功立业,压林沙一头的将军们很自然的选择了无视,高高兴兴接了命令转身回去做好出征准备。

    “嘿嘿,这帮家伙真是!”

    前军所在中军主帐,林沙很快接到中军的消息,轻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做理会,这帮家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真以为白狄魔族是纸糊的啊,边军五十万大军的惨败,岂不太过冤枉?

    他没有将心思放在这上头,听听就忘,他眼下最关注的还是如此应对茂盛雨林的瘴气,还有遍布山林的毒物。

    这才进山多长时间,商营前军非战斗减员数量,都比得上与魔族大军一场大战的伤亡了,这还是商军将士个个身体不错,都练了一些粗浅拳脚功夫的前提下,不然只怕非战斗减员情况更加严重。

    他拿出了一点医术手段,吩咐随军祭祀和后勤人员,制备了一些常用防疫药物,再多的手段他不好轻易显露。这时代,医术和武功绝对都是宝贵的资源,所谓法不可轻传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不小心就会招来大麻烦。

    匆匆休整一日,第二日前军又准时拔营出发,跟中军匆匆分离出的另一支数万人规模的前军,分左右两路朝白狄魔族的老巢缓慢逼近。

    不知道是不是雷将败得太惨,还是其它什么缘故,林沙所率前军部队之后几日平安无事,除了和不时窜出的魔军斥候小打小闹之外,就再没有发生任何大的冲突,平静得很。

    反倒是与林沙所部前军,其头并进的另一支商营前军频频遭遇麻烦。

    魔族将帅显然深韵‘柿子捡软的捏’这个道理,知晓林沙实力强悍不好招惹,其部行进之时又秩序井然不露丝毫破绽,便一心将精力放在另一支商军前探人马身上。

    毕竟只是商朝时代的将领,不管战斗经验多么丰富,跟林沙这位沐浴数千年冷兵器战场文化精通此道的林沙完全没法比,行军布阵上的漏洞更是大得出气,一抓一个准绝无疏漏。

    “将军,左路前军遭遇魔族蛮子小部偷袭,损失上千人马!”

    “将军,左路前军遭遇魔族铁将阻路,何将军战死!”

    “将军,左路前军遭遇魔族火将拦截,吴,程两位将军战死,李将军重伤!”

    “……”

    接下来数日时间,林沙所部安然无恙,旁边的左路前军却是状况频发,损失惨重简直惨不忍睹,不仅军士伤亡数量日增,就连那帮傲气十足的将军们都损失惨重,今日死一位明日重伤一位几乎没一个好消息入耳。

    “呵呵,这帮家伙现在该知道厉害了吧?”

    林沙听着左路前军一个接着一个坏消息,不仅没有丝毫感同身受之意,反而当着一干将校的面,露出满满的幸灾乐祸。

    尼玛的,不老实待在后头分润功劳,偏要跑出来争锋,现在撞得一头包开心了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活该……(未完待续。)

    PS:  关于毒将的问题,当作一个传承体系得了,天子传奇中的毒将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此时还只有五六,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