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后,商军前锋主力扎营处前方十里山林,突然冒起滚滚浓烟。

    “怎么回事?”

    林沙第一时间得到汇报,出帐观看眉头紧锁,那道五颜六色的烟柱一看就不是啥好玩意,更让人不喜的是正顺风向商军营地方向缓缓移动。

    一只飞鸟从烟柱中飞过,灵活的鸟躯一僵直接向地面坠落,看得林沙等商军大将眉头直皱。

    “烟雾有毒!”

    “这不明摆着么,想办法把烟雾驱散了,不然咱们都得倒霉!”

    “那想想办法啊,烟柱快过来了!”

    “……”

    旁边的将校一脸忧虑,目光时不时扫林沙一眼,完全没料到白狄魔族会来这一手。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叫弟兄们都做好防护措施!”

    林沙不满轻哼,飞身而起如大鹏展翅于空中盘旋,凌空飞跃数十丈直面缓缓压迫而至的有毒烟柱,双掌连环拍出道道强猛掌劲如惊涛骇浪般汹涌澎湃。

    轰隆隆的雷霆之音连绵不绝,商军前锋营地上空突然刮起一股狂风,呜呜呼啸凌空席卷,一波连着一波如狂涛骇浪,带动周围里许空间气流迅速流动,不过片刻就将迎面缓慢飞来的五彩烟柱吹散倒卷而回。

    “不好!”

    远处山林之中传来一声惊呼,接着便是一群白狄魔军惨叫着从茂密雨林中狂奔而出,没冲出多远便满脸青紫倒地不起。

    哼,如此雕虫小技也敢拿出丢人现眼?

    双脚落地,林沙大手一伸,主帐之中一把神弓电射而至,他拿起射日神弓,抓住旁边一根制式长矛,眼睛微微眯缝稍稍感应一番,张弓搭箭一气呵成,崩的一声弓弦震响长矛如电冲天疾射。

    另一边,十来里外的茂盛雨林早变成一片修罗地狱,寂静无声除了始作俑者毒将之外再无活物。

    “马的真是晦气!”

    毒将一脸郁闷,看都懒得多看躺了一地脸色青灰的尸体一眼,只愤愤不平怒骂道:“那商狗果然厉害,是我小看他了!”

    就在这时,尖锐的气啸声震动耳膜,一枝长矛从天而降闪电般飞来,矛头的锋寒激得他浑身发冷。

    不好!

    毒将脸色大变,体内劲气勃发身子如蛇后扭,可惜还是慢了一步,砰的一声体表护体劲气消散,肩窝一阵剧烈被从天而降的长矛穿出一个血洞。

    啊啊啊……

    毒将脸色苍白腾得魂飞魄散,肩窝鲜血抛洒差点一屁股蹲坐在地。

    他不敢有丝毫停留,眼神怨毒的扫了商军营地一眼,连忙封住肩窝处的血洞飚血,身如鬼魅一闪一闪消失在雨林深处。

    “可惜了,竟然没有击中要害!”

    看着远处看股邪气远遁,林沙摇了摇头一脸遗憾。

    “都给我做好战斗准备,等会就跟魔族大军交手!”

    回头,将射日神弓交给身边亲卫,林沙扫视了跟在身边的将校一眼,沉声吩咐道:“打起精神来,好好立个大功给大王看看!”

    “遵命!”

    一干前军将校满脸兴奋红光,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前方的斥候已经传回最新情报,有一支白狄魔族万人大军正气势汹汹杀奔而来。

    顿时,整个商军前锋营地一片沸腾,各种吵杂声浪汇成一片,气氛火热而又狂热。

    另一头,行进中的雷将所部魔军斥候匆匆带着满身血污的毒将返回,雷将见到毒将如此摸样吃了一惊,急问:“这是怎么了?”

    “大将军,商狗之中确实有绝顶高手,轻松破了我的毒烟攻击不说,还反过来让我部魔军损失惨重,就连我也被商狗高手暗算差点没命!”

    毒将脸色苍白若纸,一脸虚弱苦笑道。

    “好了,你先返回营地好好休整,商狗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

    雷将粗黑的眉头一扬,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悦,大手一挥瓮声瓮气说道:“不要担心,你的仇本将军会找回来的!”

    毒将无奈苦笑,摇了摇头在身边侍卫的帮助下,脚步踉跄向后方疾行而去。

    “大哥,看来商狗不好对付,咱们要不是另作安排?”

    蝎将得到消息跑了过来,一张艳光四色的俏脸上布满凝重。

    “不用!”

    雷将大手一挥,目光深沉冷笑道:“我倒要好好见识一番,那位商狗大将的武力,有没有毒将那厮说得那么厉害!”

    “毒将真是个废物,带出去的三千人马能活着回来的不足三百,还都损失在他自己弄出的毒术之上!”

    蝎将恨恨骂了句,眼中媚光闪烁娇笑道:“就是不知道商狗主将够不够味?”

    说着,胸前一对丰硕双峰连连抖动,引来周围一阵贪婪目光,就连雷将都下意识看直了眼。

    不久后两军于茂密雨林某处平缓地对垒,因地形限制兵力施展不开,白狄魔军方面的兵力劣势不影响真正的战斗。

    “商狗主将出来说话!”

    雷将声如雷霆,一马当先冲出军阵怒视对面商军军阵。

    “要打就打,哪那么多废话?”

    林沙声音平淡,清清楚楚传入两军数万将士耳中,这一手功力让白狄魔军一干识货将领脸色顿变。

    “有胆子,就给本将军出来说话!”

    雷将心头凛然,突然浑身气势大放,周身魔焰滔滔惊人之极,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说不出的威风道不尽的霸气。

    “你想做什么?”

    林沙策马前行,懒洋洋扫了雷将一眼淡然问道。

    “我想跟你单挑,你有胆子应下么?”

    雷将冷笑出声,手中大刀一指林沙挑衅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林沙轻轻一笑,身如闪电瞬间前扑,凌空一掌拍下掌势雄浑,劲气滚滚好似的浪潮一波高似一波。

    雷将脸色大变急忙扬刀隔挡,刀上传来一股沛莫能挡的巨力,高大魁梧的身躯轰隆一声陷入地面半丈,体内气血沸腾脸膛涨得通红。

    “魔族大将雷将就这么点实力么?”

    林沙的淡然轻笑在耳边飘荡,雷将昏沉沉的脑袋猛的一清,再抬头时铺天盖地的凌厉腿影已奔袭而至。

    轰隆隆的震耳气爆连绵不绝,雷将身子陷入地面移动不便,只能手忙脚乱被动应付林沙的凌厉攻击,不一会脸上身上已挨了好几脚,嘴角鲜血汩汩流敞脸上身上好几个青紫脚印。

    “商狗休得猖狂,看招!”

    就在林沙压着雷将狂辩之时,魔族军阵突然一声娇喝传来,林沙眼前一花一股降风扑面,多吸了几口精神突然一阵恍惚。

    不好,香风有毒!

    心中警钟长鸣,林沙身形疾退,体内气血微微一震,身上的不适瞬间消失,可就在这时数道带着腥甜香味的细微破空声传来,想都不想顺手挥出一掌。

    砰砰两声闷响传出,一红一绿两道烟雾升腾而起,把林沙与雷将从中间隔开。冷笑出声伸指连连,两道无形剑气脱指而飞,瞬间穿透一红一绿两片烟雾,紧接着传来雷将一声凄厉惨嚎,肩头和手臂立刻出现两到喷血小孔。

    “杀杀杀,给我杀光这帮商够,用毒物和毒烟开道!”

    刚一动手便被林沙狠狠教训一通,还差点被林沙被秒掉,雷将后怕之余气愤难平,高大魁梧的身躯从地坑中飞身而退,口中连连咆哮却是再不言跟林沙单挑什么的,刚才的经历已经让他吓破了胆。

    “商军弟兄们,听我指令弓箭开路,给我杀!”

    眼见魔族雷将单挑不过想要群殴,林沙不以为甚飞身后撤,坐镇中军指挥前军数千将军向对面的魔族大军发起猛烈攻势。

    魔族大军发动声势非同小可,各种看着都觉恶心的五毒之物西西梭梭爬满一地,同时赤橙黄绿蓝紫青各种颜色烟雾升腾,带着股股难闻怪味充当开路先锋,先魔族大军一步向商军前锋汹涌翻滚而至。

    商军方面也不甘示弱,先锋阵形之中单单弓箭手便占了一半,待到魔族大军进入射程范围,顿时张弓搭箭漫天箭雨****而出,犹如一蓬蓬箭雨从天而将,就像收割庄稼一般迅速收割魔族战士的生命。

    啊啊啊的惨叫哀嚎之声不绝,一**魔族先锋战士连商军前锋的边都没挨着,就被从天而降的箭雨射成刺猬。

    “倒火油,放火!”

    而地上的五毒之物越来越近,一股扑鼻恶臭不断刺激商军前锋将士的嗅觉,再不动手可能要出事时,林沙大手一挥吩咐道。

    顿时,从前锋军阵中奔出上百位强壮军士,手里提着竹筒木筒之类的简陋容器,奔至阵前用力摔在五毒之物的前进路上,木屑竹片四下飞溅一股股带着刺激味道的液体四下飞溅,一根火把扔下顿时火焰腾的一下熊熊燃起。

    呼的一下,五毒之物前进的路上连成一片火墙,一批速度飞快的五毒之物一头扎进火海,顿时兹兹的锻烧声不绝,一股股恶心烧焦怪味扑鼻而至,熏得商军先锋军士一个个脸色难看几欲呕吐。

    “箭雨不要停,给对方的魔族蛮子好好上一课,让他们知晓跟咱们玩正规战的后果!”

    林沙冷笑,透过熊熊烈焰,看到在漫天箭雨下一批批倒下的魔族将士,满意点头大声吆喝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