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跟前身首异处,死不瞑目的白狄魔族悍将,林沙嗤笑出声大手一挥。

    立即有侍卫奔出,把死去魔将的脑袋套在竹竿上,拿到前线耀武扬威,本来跟商军杀得难解难分的白狄魔军顿时士气大挫,被商军前锋逮着机会一通狠杀,扔下数百具尸体狼狈退入茂密山林之中。

    “巨虎!”

    林沙一声呼哨,立即附近山林一声虎啸传出,下一刻一道斑斓虎影如风跃至林沙身前。

    “跟上前面那般魔军,不要惊动他们!”

    轻声吩咐一句,挥了挥手斑斓巨虎已大风席卷消失不见。

    “跟上!”

    林沙扫了前锋营校尉一眼,前锋营立即迅速行动,不过片刻消失在南方茂盛的雨林深处。

    “与前锋营保持十里距离,都打起精神来,在雨林中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别没死在白狄魔军手上,反倒挂在雨林中的毒虫猛兽之口!”

    话说得轻巧,却让前军数万将士心生寒意,不敢对周围茂盛的雨林,瘴气密布的环境有丝毫大意。

    林沙指挥前军快速前进,有斑斓巨虎这位丛林之王探路,白狄魔族的陷阱埋伏无所遁形,商军前阵以极快速度向前推进。

    “杀杀杀,杀光这帮魔族蛮子!”

    “放箭放箭,弟兄们不要乱了阵形!”

    “刀盾手顶上,不要让这帮魔族蛮子冲破前锋营的阻碍!”

    “……”

    尽管茂盛的雨林地形不适合大军摆开阵式大战,林沙指挥的前军一路横扫,不管白狄魔军表现如何疯狂悍不畏死,都难以阻挡商军前阵的前进脚步。

    有斑斓巨虎提前通知,林沙所部前军数万将士,与白狄魔军一部大规模交手发生在前军深入茂盛雨林三十里后。

    高低起伏,草木茂盛的地形,严格限制了商军的发挥。

    东一群军士西一波人马各自为战,与悍勇绝伦的白狄魔军将士混战一团,你来我往招招狠辣式式无情,不一会草木茂盛泥土松软的地上,躺满了双方将士残肢断臂四下乱抛,殷红的鲜血将绿草和腥臭的泥地染红。

    数道疾风般的身影直扑中军林沙,人还未至五彩斑斓的毒粉和毒烟已席卷而至,外围护卫挨着就死碰着就亡,毒性之强让人砸舌。

    林沙身边的护卫高手不是吃素的,身如疾风电射飞出,刀光如匹练纵横,剑影似狂风暴雨,气劲轰鸣与来袭白狄魔族高手战作一处,不时惨叫连连有高手陨落于血泊之中。

    呼呼呼……

    隔着老远,林沙拍出的螺旋掌劲呼啸之音大作,于半空形成一道恐怖旋涡,将漫天铺洒而至的毒粉和毒烟全部席卷,凝成一个个五彩斑斓的毒球,劲风一甩倒卷而回,在白狄魔军密集的人群中炸开。

    五彩毒球毒性暴烈,只见五彩烟柱冲天而起四下弥漫,凡是被毒烟毒粉沾染的魔军将士,连惨叫哀嚎都来不及发出便七窍流血倒地毙命。

    毙命的尸体带着触目惊心的斑斓颜色,不小心碰触一下立即跟着中毒倒毙,恐怖到了极点。

    “不要碰那些有毒尸体,不要碰那些有毒尸体!”

    “用大火开路,把那些有毒的尸体全部烧干净!”

    “杀,杀了这帮魔族蛮子,不要让他们有施放毒术的机会!”

    “……”

    乱哄哄的雨林战场一片嘈杂,不时有几道呛鼻之极的黑色烟柱冲天而起,商军前锋一边与白狄魔军拼死战斗,一边还得分出人手处理那些花花绿绿色彩斑斓的有毒尸体。

    商军前阵的前进速度一下缓慢下来,林沙坐镇中军指挥也不催促,吩咐手下将校稳扎稳打不得盲从冒进,小心为上不要跟白狄魔军形成犬牙交错之式。

    “杀杀杀,不要放过这帮魔族蛮子!”

    林沙不时飞身纵横,如大鹏展翅在茂盛雨林上空盘旋飞掠,扫视整个战场式态,一旦发觉不对有白狄魔族蛮子使毒伤人,便毫不犹豫挥刀斩下,纵横上达数十丈长的巨形刀气惊心动魄,一刀下去天摇地动一片茂盛雨林被砍成两半,但凡以毒术见长的魔族蛮子都难以逃脱被霸道刀气轰杀成渣的下场。

    与此同时,斑斓巨虎在茂盛雨林纵横飞掠,好似一片五彩斑斓的云朵游走于雨林深处战场边缘,发出一声声只有林沙能听懂大概意思的虎啸,让林沙心中明了周围数十里山林区域的大致情形。

    没了毒术优势,又再高手比拼每占到多少便宜,在拥有绝对人数优势的商军面前,白狄魔族的前锋部队,很悲剧的被当场剿灭。

    倒是有小半魔军想要突围,可惜林沙早就在四面布置了足够的精锐斥候,又有精良的弓箭等远程攻击利器,直接将想要跑路的魔军射杀当场。

    “迅速清理战场,受伤没死的补刀,俘虏的魔族蛮子……”

    漫步于血腥弥漫的战场,神色悠闲沉吟片刻大声吩咐道:“将他们身上可能的危险清理干净,全部送到帝驾行宫,想必大王很愿意和这帮魔族蛮子玩上一玩!”

    他说得轻巧,却是让周围商军将士心头直冒寒气,对林沙的‘心狠手辣’多了一层了解。把这帮魔族俘虏交由纣王处置,还不如直接死了来得干脆,省得被活活折磨而死。

    林沙所部前军气氛轻松,百里开外茂盛雨林另一头山谷,驻扎着一支万人规模的魔族大军,中军帅帐气氛凝重压抑之极。

    “大将军,前军三千弟兄全部战死!”

    这时,一位满身悍气的将领急匆匆走了进来,冲着端坐帅位的高大壮汉大声禀告道。

    “什么情况,说清楚点!”

    坐在帅位上的壮汉真的很高,坐着有足有六尺开外,筋骨粗壮肌肉虬结,看一眼就知晓充满了无穷力量,此时瞪圆了一双铜铃大眼说不出的煞气逼人。

    “大将军,咱们的前军人马被商狗数万大军保卫,全部战死无一人脱逃!”

    那报信将领心头发寒,硬着头皮再说了一边。

    “可恶!”

    大将军一脸震怒,沙锅大的铁拳重重砸在地上,轰隆声响烟尘滚滚,地面硬是被砸出一个半丈大坑。

    “你们都说说,咱们该如何行事?”

    大将军目光炯炯,旁边的蝎将是一位美艳绝伦心如毒蝎的女子,毒将面目平凡却给人一种阴冷毒辣的感觉,两人默然不语不愿开口触大将军眉头。

    “都哑巴了,问你们话呢!”

    声如惊雷,在几位将领耳中轰鸣炸响,震得他们一阵气血翻腾。

    “哥,你干什么呢?”

    蝎将没好气白了大将军一眼,那万种分清看直了旁边毒将和几位将领的眼,暗暗吞了口唾沫不敢表露得太明显。

    “前锋将士,难道就没使毒么?”

    毒将左右望了望,突然开口打破了帐中难言的沉默。

    “用了,但不顶用!”

    报信将领摇头,将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身上,硬着头皮解释道:“商狗好象早有准备,根本不与前锋人马过度接触,一旦咱们释放毒术,立即招开商狗雷霆般的打击!”

    “哼,他们这是学乖了吧?”

    毒将冷哼出声,一双三角小眼滴溜溜乱转,平凡的脸上露出一丝阴险狡诈之色,冲着大将军拱手请命:“大将军,还是我去会会那帮商狗,让他们好好尝尝咱们魔族毒术的厉害!”

    “好,毒将给你三千人马,务必要拖住商狗的前进脚步!”

    大将军当机立断,一双炯炯有神的铜铃大眼扫视一圈,最后冲着报信将领瓮声问道:“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有!”

    报信将领看向毒将,郑重提醒道:“毒将军此行一点要小心,那商狗主将的实力高强,前锋营大半高手联合突袭那商狗主将,结果连商狗主将的边都没沾上便全部战死!”

    “哼,一帮没用的废物!”

    毒将冷哼出声,一脸不屑道:“大将军还有诸位静侯佳音,看我怎么收拾那商狗主将!”

    说着起身拱拱手,而后头也不会离开了主帐。

    “咱们跟在毒将身后,一同对付那商狗前锋主将!”

    大将军目光闪烁,左右望了眼吩咐道。

    “大将军,这是为何?”

    众将齐齐色变,没想到大将军还来这么一手,不是给毒将添堵么?

    “你们不知道!”

    大将军脸色沉吟,冷哼道:“那商狗前锋主将林沙,可是当初商国灭亡东夷的头号功臣,实力强悍根本就不是毒将能抵抗得了的!”

    计议一定,由魔族大将军雷将统率的一万精锐当即拔营,延绵数十里气势汹汹直扑林沙所部商军前锋主力所在。

    “恩,百里开外煞气冲天,形成猛兽扑食之势,这是魔族高层待不住,想要和我会上一会么?”

    魔族上万大军突然出动,顿时引发气息变动,立即被远在百里之外的林沙感知得到。

    “吩咐下去,让前方的斥候全部退回来,将警戒线扩充到五里开外!”

    “让各部都做好战斗准备,随军祭祀全部出动,防止魔族阴险用毒!”

    “诸将除必要轮值的,全部随我侯在中军大帐,等候魔族主力大军前来!”

    “……”

    微微一笑,大步流星走出临时主帐,随口一连串吩咐传下,刚刚经历一场围歼战的商军前锋主力立刻张开了森森獠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