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万商军,竟然被十万白狄魔族大军杀得屁滚尿流,真是个天大笑话!

    当林沙听到消息时,一脸日了狗的表情,简直难以想象。

    “这里头要说没有猫腻,打死我都不相信!”

    反应过来,在朝歌军方碰头会上,他一脸不屑肯定道。

    “还不是南楚那边,想跟朝歌别苗头,结果把自己搭进去了!”

    林沙了然,说白了还不是地方与中央的矛盾?

    分封制就这点不好,中央必须保持足够的强大,时刻面临拥有财权和军权的地方实力派挑战,一个不好就有主客异位的下场。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分封制也是一种不错制度,比之后来的封建制度,起码在国运绵长上要强得多。

    一个夏朝延国四百年,商朝享国六百年,周朝更是牛比到不行,足有八百年国运,后世也就一个从分封制逐渐转向封建制度的大汉有四百年国运,其余王朝加起来也就比夏商周多上几百年历史而已。

    话说回来,中央朝歌时刻受到四大诸侯国的挑战,南楚不是四大诸侯国最强的一家,却是蹦达得最厉害的一家。

    仗着地理位置偏僻,时常做出一些让朝歌不爽的举动。

    尽管林沙赴任朝歌不足一年,耳里也听足了有关南楚桀骜不逊的传闻。

    这次估计又是跟朝歌闹别扭,想要拿捏一把,结果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一时,从南楚传来的求援急报,如雪片般飞向朝歌。

    纣王气得暴跳如雷,本不想管南楚的破事,要是南楚经此一役彻底玩完更好,可惜白狄魔族狼子野心,竟打出了覆灭殷商的旗号,纣王就是想放手不管,底下的大臣都不会轻易答应。

    那怎么办?

    纣王的答案很简单:御驾亲征!

    “朝歌镇守林沙听令,命你立即整理一万朝歌守军,跟随大王一同赶赴南楚解决白狄魔族大军!”

    纣王显然对林沙的表现很满意,要离开前去征讨白狄魔族叛逆,还不忘将林沙这位近臣带上。

    “必不负大王信任!”

    林沙爽快接旨,一点都没拖泥带水,点齐了手下一万精锐做好了出发准备。

    有出门的机会自然不错,他还想趁机摸熟南楚的地形地貌,为识海中的江山社稷沙盘调整做参考呢。

    “林将军不错,是我大商的栋梁之才!”

    林沙表现得如此老实听话,纣王自是不吝啬夸赞之词,在朝会上难得的狠狠夸赞了一通,一下子将林沙顶在风口浪尖之上。

    结果让人实在有些哭笑不得,身上有了奸臣的标签后,又多了一个弄臣的名号,让朝中一干自诩正义之士不屑为伍。

    “去尼玛的吧,跟老子装纯洁,以为老子看不出你们身上的血气么?”

    听到手下汇报,一干同僚对自己的评价后,林沙差点没把鼻子气歪。

    尼玛的,套不是他想尽的办法,朝歌城的局势能如此稳定平静?

    要不是他使尽手段,被纣王和妖妃妲己祸害的平民百姓,数量能那般稀少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要不是他的努力,朝歌的治安状况能如此之好,由纣王和妖妃妲己逗乐闹出的风波,能那么轻松就在民间平息?

    去尼玛的正义,既然你们这么有本事,怎么不学学历史上那些忠臣良将,以死柬主,看看纣王会不会多看你们的尸首一眼?

    真是一帮王八蛋,跟老子玩道德绑架。你们还嫩了点!

    林沙一边收拾出行行礼,一边派人紧紧盯住那几位说大话不嫌腰疼的王公大臣府邸。一旦发现他们家有不肖子弟和族人,直接拿了送到王宫供纣王和妖妃妲己取乐,整得某些家伙灰头土脸敢怒不敢言。

    而他头上的弄臣之名,却是戴得稳稳当当的,想摘也摘不掉了。

    纷纷扰扰间,朝歌大军很快就做好了出发准备,这次纣王和上次一样,带着妖妃妲己一同前往南楚平定白狄魔族叛乱。

    这时代可没什么女子不许随军之类的破规矩,妲己不仅是纣王的宠妃,同时还是天母门一等一的高手,哪个不服可以根她交交手,只要不被她吸成人干就算厉害的。

    誓师之后,林沙将朝歌防务交由副手,他便跟着纣王帝驾浩浩荡荡朝南楚而去。

    纣王就是纣王,在行军路上还不肯消停,要不是林沙军中带着足够消耗的死囚,供应纣王和妖妃妲己的变太消耗,只怕一路上的商境将被祸害得不轻。

    趁着赶路休整的功夫,林沙一边查看周围的地理详情,一边通过一切手段,恶补有关白狄魔族的信息。

    白狄魔族,一个定居于南楚茫茫丛林中的种族。

    不是说他们天生就是恶魔,只是丈着地理优势不服诸侯国南楚管教,同时行事肆无忌惮手段残酷暴烈,身处商境却又不在商王朝的掌控之内,是个桀骜不逊极其难缠的强悍种族势力。

    既然能被商王朝定义为魔族,白狄魔族的实力毋庸置疑。

    其首领魔君实力高强,一身黑煞魔功惊天动地,实乃当世一等一的强者。

    令有魔后,魔帅等等绝顶强者辅助,又有十万久经训练的白狄魔兵在手,实力强横不可一世。

    南楚边境防线之所以崩溃得迅速,除了南楚诸侯国与中央朝歌闹别扭,没防备白狄魔族突然来犯之外,白狄魔族的绝顶高手数量太多,也是造成五十万商军崩盘的主要原因。

    听闻,当日十万白狄魔军从山林一涌而下,边境商军奋力抵抗,可是统兵将校在第一时间统统都被白狄魔族高手干掉,导致群龙无首最终全线崩溃。

    其中白狄魔君更是魔功滔天,一人便杀死重创商军将校数百人,就连南楚诸侯国出了名的军中高手,包括主帅在内一干军中强者全部被其一手轰杀。

    实力强得让人心颤!

    就是不知道,魔君的黑煞魔功和纣王的天魔功,哪个更厉害一些?

    林沙浮想联翩,一点都没要对上这样的大魔头,而感到担忧害怕。

    纣王实力虽强,林沙也一点不惧,就算干不过安全脱身没有问题,除非他天魔附身实力暴涨,否则林沙无惧一切魔头。

    不要忘了,他识海中的浩然正气,正是一切邪魔外道的克星。

    有需要的话,他也可以将体内真元性质,全部转化为浩然正气,无论精神攻击还是肉身搏斗,他从不畏惧任何人。

    不几日,大军浩浩荡荡诸侯国南楚境内。

    南楚侯像迎爷爷般,热情的迎接了纣王和妖妃妲己的到来,同时对一干商军大将也客客气气热情万分。

    “嘿嘿,南楚侯这厮也蛮有眼色的嘛!”

    看着营房里摆着的两个大箱子,箱子盖打开露出金光闪闪的金条,还有璀璨夺目的珍珠宝石,价值连城南楚侯可是下了血本。

    “不过是想让咱们替他卖命,收回被白狄魔族占领的地盘罢了!”

    手下将官一脸不屑,看都懒得多看那两口珠光宝气晃眼的箱子,沉声提醒道:“将军要小心呐!”

    “我知道!”

    林沙淡然轻笑,随手将拿起的大颗珍珠扔进箱子,示意旁边的侍侯将箱盖盖好,请笑着跟手下一干将官商讨了一下与白狄魔军作战时的具体战略战术。

    纣王是个急性子,在南楚诸侯王城享受了几日后,听闻白狄魔军又在边境肆虐,势如破竹拿下了好几座城池顿时坐不住了。

    毫不客气将南楚侯训得跟孙子似的,二话不说带着手下精锐大军,混合南楚侯整出的数万楚军一同行动,浩浩荡荡直奔前线而去。

    商军前锋部队很快就与气焰嚣张的白狄魔军接触,初一交手便大败而回,就连统兵将领都被白狄魔军魔将斩杀当场。

    林沙所部本来作为中军,陪侍在纣王的奢华帝驾之旁,用不着他当前锋卖力拼命,可一战之后他便被纣王直接任命为前锋主帅,负责统领前锋数万大军的一应指挥作战。

    “定不叫白狄魔军继续耀武扬威!”

    林沙领命,立即率领手下一万精锐奔至前阵,接手前阵数万先锋大军的指挥权,军旗所向大军继续轰隆隆前行。

    很快,先锋部队又遭遇了白狄魔军的精锐部队,两军数千人马瞬间绞杀作一团。

    “桀桀,没想到商军这么不记打,这次一定要商军上下好好见识一番,我魔族大军的厉害!”

    白狄魔军阵中,一位满身盔甲魔焰熊熊的魔将怪叫连连,一声厉目带着十足邪性,一眼盯上立于前锋营后指挥的林沙,满脸猖狂飞身疾掠而至。

    “?;そ?!”

    “拦下这厮!”

    “不要让魔族贼子伤害到将军!”

    “……”

    林沙身边亲卫,以及商军前阵一干将领脸色大变,数十道矫健身影突然飞身而起,刀剑并举劲气纵横直扑那位嚣张魔将。

    “桀桀桀,就这么点本事,如何阻挡本将亲行?”

    那飞身魔将一脸不屑,周身黑色魔气缭绕,根本不理****而至的刀剑劲气,目光森冷直视林沙怒吼道:“商狗,给我去死吧!”

    话音一落,一道猛烈刀光劈斩而下。

    刷!

    林沙微微一笑,扬刀飞起后发先至,只见刀光闪烁瞬间在从天而降的魔将脖子上轻轻一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