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繁华,人烟稠密。

    林沙带着五百亲卫赶赴朝歌上任,没想到纣王还挺器重他的,直接给了个‘九门提督’类似的职务。

    跟上一任做好了交接后,刚开始他只是萧规曹随,并没有大刀阔斧改革利弊,而是慢慢的观察一阵后,将手下将官的关系人脉都弄清楚,这才开始温水煮青蛙般慢慢调整。

    这些衙门事务他并不上心,最引他关注的是皇城三里外的灵山之颠,那一头龙首龟身的龙龟。

    第一次感应之时,被它一身磅礴浩若烟海的强悍气息给惊住了。

    神兽!

    这是林沙心中跳出的第一个念头,可那一身十分隐晦的血气和戾气,一点都不像是神兽之属。

    同时,在龙龟的磅礴气息中,林沙还隐约感应到一股莫名气息缭绕,跟皇城中的所谓帝皇之气勾连,这就是大商王朝与龙龟气运一体的体现么?

    像是感应到被窥视,龙龟依旧陷入深度沉眠,磅礴的精神意念之中,却是分出一丝狠狠撞击过来。

    “浩然正气,给我镇!”

    林沙微微一笑,尽管他的精神力量,在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龙龟跟前屁都不是,却胜在掌控自如凝练之极,识海中的紫色社稷沙盘缓慢旋转,给他一种沉重如山的感觉,散发耀眼紫色光芒轻松将突袭而至的龙龟意念驱逐。

    他没有继续撩拨龙龟,轻轻一笑转身就走。

    只是他没发觉,似有所感的大祭司,早就将他的身影看在眼中。

    “新任朝歌镇守林沙么?”

    待派出的祭祀传回消息,大祭司老脸上闪过莫名神色。

    “果然不愧是天子传奇的世界,尼玛的高手真是多得不象话!”

    作为突然出现在朝歌的军方实权派大佬,林沙自然极受朝歌权贵圈关注,在他初来乍到的那段日子,几乎天天晚上都是在各家宴席中度过,省了自家做晚饭的功夫。

    而他接触过的朝歌权贵,不管什么摸样又是什么姿态,总之一个个实力强悍气息深沉,最次的都有风云世界无双城主独孤一方那种实力。

    而像是神将和冰皇那一级别强者,虽然不算多也不算少,就他接触过的人中起码可以拉出两支足球队。

    如此恐怖的实力层次,让他不得不感叹天子传奇世界的强悍,比风云世界可要牛气太多了。

    像是纣王那一级别高手,比之风云世界的帝释天还要强上几筹,一身天魔功魔焰滔天震人心魄,实力之强骇人听闻。

    传闻四大诸侯个个都是不弱于纣王的超级高手,还有八百诸侯实力一个个都不差,如此恐怖实力,难怪大商能傲立天下统领群伦。

    而能和商王朝对着干,时不时还能给商王朝以重击的魔族,实力之强可想而知。只是林沙目前还没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也不清楚魔族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也不好对魔族的实力做出准确评估。

    不过从纣王修炼天魔功,而且还十分精神的情况来看,魔族对大商的渗透十分严重,用一句‘魔焰滔天’来形容都不为过。

    林沙短暂接触的朝歌权贵中,不少人的气息阴冷邪恶,又或者魔气纵横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像是这样邪气魔势滔天的家伙,光明正大在人请亮相的架势,林沙也是头一次遇到,感觉很不适应。

    以前所经历的世界,再怎么混乱也有正邪之分。

    可到了大商却突然没了正邪之分,有的只是赤落落的拳头和强权,拳头大的说话就管用,至于所修武功是正是邪根本没人理会。

    想想也是,老孔现在还没出世,作为华夏道德规范的儒家根本就没影子,一切秉承自然丛林法则,以赤落落的武力决定胜负和话语权。

    林沙只是稍有不适,时间一长也就习以为常了?;贡鹚?,他很是喜欢这种生活方式,看不顺眼直接开打,够直接够暴力。

    等手头活计步入正规,他亲自设计了一套比较完善,却十分粗糙的行动规范后,便彻底空闲下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深入了解大商的民俗文化,以及隐藏其中的某些规则和内涵。

    同时,也是再一次为识海中的江山社稷沙盘调整做好先期准备。

    大商时代的地形,跟风云世界时期的华夏地形,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大致范围不差,可地形地貌却是相差甚远。

    他在东夷驻守的一年时间,将整个东夷境内都跑了一遍,识海中那片区域的沙盘已经自动调整过来。

    有过一次调整经验,再来一次驾轻就熟。

    当东夷地界的光影沙盘调整过来后,顿时便生出与天地相连的感应,冥冥中一种莫名印迹落入识海,不仅使得他的精神境界小有提升,而且江山社稷沙盘似乎与整个东夷天地有了某种神奇的联系。

    可惜军务在身,不要随意外出游历,不然等他将整个中原地区都走上一遍,怕是精神识海将发生巨大改变。

    “纣王和妲己这两位,还真会玩??!”

    只有身在朝歌,才能知晓纣王和妲己这对狗男女,到底有多凶残。

    鹿台,蛇窟,各种折腾人的残酷刑具,还有变出花样的整人取乐,简直层出不穷让人眼花缭乱。

    这时代说什么仁义道德,那真是傻帽。

    纣王和妲己如此折腾,其实朝廷的官员们并不怎么反感,反正这两位也还有些理智,不会胡乱折腾到权贵们头上。

    只是人力消耗太过,无论是建造鹿台等奢华宫殿楼台,还是各种花样杀人取乐,每天所消耗的人命是个极大数字。

    就林沙感应看来,整个朝歌王宫,都笼罩在一层浓郁的血气之中,时不时竟能隐隐听到鬼哭狼嚎之音。

    这时代可不忌讳鬼神,反而十分崇尚与鬼神沟通,以获取更悠久的生命和更强悍的力量。

    在林沙看来,要不是一股威严的龙气镇压,还有万民愿力?;さ幕?,只怕朝歌王宫早就变成一片阴风惨惨的鬼域。

    每天惨死宫中的人命数以百计,整个朝歌的人口只有数十万,又有小半是轻易动不得的权贵以及王公大臣,普通百姓的数量就那么多,哪里经得起纣王和妲己那般疯狂折腾?

    死的人太多了,搞得整个朝歌的平民百姓人心惶惶,生怕哪天就轮到自己和家人了,这也就是朝臣们对纣王最大的不满。

    你玩乐不要紧,可不能玩到动摇朝歌稳定的程度,实在很难让人接受啊。

    最关键的是,纣王和妲己取乐残杀的对象,还是身家清白的平民百姓和宫女,影响实在太过恶劣了。

    林沙的前任朝歌镇守,也是因为要向王宫输送源源不断的人力,最后搞出了逆反心理才被纣王一把拿来回家啃老本去的。

    所以他一到朝歌,便肩负了一个重要任务,替王宫输送足够数量的取乐人力,以供纣王和妲己的凶残取乐。

    至于为什么会选林沙,还不是当初在东夷惹的祸,他头上那个‘奸臣’的名头可一直都戴着呢。

    朝歌权贵带着看笑话的心理,准备看林沙在朝歌镇守位置上栽个大跟头。

    不让纣王和妲己玩好玩得开心是罪过,他要是做得太过引起朝歌动荡同样也是罪过,总之里外不是人黑锅是背定了。

    林沙又怎么会被小小的麻烦难倒,随便一弄便轻松将这个麻烦解决。

    其实很简单,就是将牢中所有的死囚送入王宫,反正他们都是要死的,至于纣王和妖妃妲己要怎么玩死他们,就不关林沙屁事了。

    同时,针对朝歌全城展开大规模治安清理,凡是触犯了王法的一律视情节轻重,要么送到王宫让纣王和妖妃妲己活活折磨至死,要么被送到矿山,修路铺桥做义务劳动。

    林沙来朝歌赴任才短短三个月时间,朝歌民间风气一改肃正清明,达到了传说中路不识遗夜不闭户的高端境界。

    可就是如此处心积虑,林沙也没料到,供应王宫取乐的人数,竟然还有些不足。他也是个狠人,根本就不拿触犯王法之人当人看,直接以朝歌镇守的名义,向四周城池发去调人公文,叫他们把死刑犯全部调来朝歌,这才勉强满足了纣王和妖妃妲己的庞大需求。

    凶残,冷酷,杀人不眨眼,恶魔等等词汇,已经不足以描绘纣王和妖妃妲己的残暴性情,就是以林沙这种见惯生死的心态,每每听闻王宫今日又处理了多少尸体,都忍不住一阵心惊。

    尼玛,恐怖大魔王也不过如此了吧。

    纣王对林沙的识趣很满意,他才不管供他取乐之人是平民还是罪囚,只要他玩得爽就成。

    “大王,林将军能力非凡,你可得好好奖赏一番??!”

    妖妃妲己对林沙还念念不忘,眼中媚光四射心中盘算着怎么把林沙弄上床。

    “哈哈,爱妃说的死!”

    纣王正在兴头上,突然有信使来报:“启秉大王,南楚边境急报,有白狄魔族作乱,十万大军兵犯边境势大难挡,请大王尽快出兵救援!”

    “什么,白狄魔族犯边?”

    纣王勃然大怒,一掌拍出劲气滚滚,直接将那报信使者拍得吐血倒飞,怒声大喝:“南楚边境不是有五十万大军么,难道还抵挡不住白狄魔族的攻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