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什么时候,林沙脑袋上,就戴上了一顶奸臣的帽子。

    他也不在意,不就是给纣王送上一批玩乐‘道具’么,又不是商人你们好心个屁啊。

    近十万商军拔营而起,突然杀入东夷境内。

    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商军不仅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而且武器盔甲方面也是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东夷守军战一场败一场,本就不多的家底很快就在连番大战中消耗干净。

    本来这样的战争,跟普通东夷民众没多大关系,可偏偏有些东夷民众不知死活跑出来刷存在感,频频袭击商军外围人马,就跟当初林沙所作所为一样。

    不得不说东夷不愧神射之乡的称号,民间拥有众多的神射手,给商军外围人马制造了极大的烦恼和伤亡。

    纣王一怒之下,直接下达了屠杀令。但凡发现有东夷民众与商军为敌,无需排查周围五十里内的所有东夷部落村庄,无论男女老幼统统杀光。

    屠杀令一下,顿时东夷境内人头滚滚血流成河,东夷百姓的抵挡意志瞬间弱下八成不止。

    而商军主力长驱直入,不到半个月时间便杀奔东夷王庭老巢外围。

    林沙再没有作为商军先锋,而是率部和其余商军人马轮流冲击,战果虽然不大却也着实亮眼,到了将军之位也用不着他冲锋陷阵,除非遇到普通军士解决不了的高手,他才会亲自出动否则坐镇中军指挥即可。

    杀到了东夷王庭老巢,抵抗一下子便激烈起来。

    毕竟东夷数百年经营也不是开玩笑的,王庭卫队实力之强出乎了一干商军大将的意料,进攻受阻损失不小却又迟迟难以前进分毫。

    “废物废物,统统都是一帮废物!”

    纣王得信后气得暴跳如雷,连带林沙在内一干商军将领被喷了给狗血淋头,回头吩咐亲卫统领妖帅道:“妖帅你亲自出手,率领王庭卫队好好教教这帮将军们怎么打仗!”

    “遵命!”

    妖帅一身凛冽妖气,看都不看脸色尴尬的众将一眼,大摇大摆召集人手做冲锋前的最后准备。

    与其余满脸羞愧的商军将领不同的是,林沙一脸坦然神色平静之极,其余将领有意无意的排挤他又不是傻子感受不到,怎么可能亲自出手替这帮家伙火中取栗,再说他眼下的身份地位已经足够,没必要必须强出手搏眼球,要是把妲己这位妖妃勾搭出来可就不妙了。

    每次在临时行宫开会他都带着一分小心,妲己这位妖妃的媚眼太过火辣,也不顾忌顾忌身边纣王的感受。

    他算是发现了,纣王和妲己绝对是一对默契的变太组合,一个性情残忍好杀又好色如命,一个水性扬花风情万种,趁着纣王享用其她美人之际,趁机勾搭看上眼的男子简直不要太明目张胆。

    要说纣王一点不知情,打死林沙都不相信,可他偏偏知情却装作不见,反而乐见其成依旧和妖妃妲己言笑无忌夜夜笙歌,其变太属性让人无语。

    所幸林沙那一身浩然正气,正是妖妃妲己那一身采阴补阳术的克星,只要他稍一认真妲己便手脚发软浑身都不舒坦,倒是让他屡屡逃过毒手。

    可临时行宫的那帮精壮护卫,还有商军那帮龙精虎猛的将领们,却是个个趋之若骛乐意做那入幕之宾,常常在私下交流时露出荡漾神情,引得其余还没被妖妃看上的将领护卫好不羡慕嫉妒恨。

    哈,这真是一个疯狂的时代!

    话说纣王亲卫统领妖帅得令后,亲率三千王宫护卫冲锋陷阵,让林沙好好见识了一番天妖屠神**的厉害。

    只见妖帅一马当先不避矢石,举手抬足间一道道凌厉攻击发出,巨大的天妖手掌从天而降,但凡阻挡在前路上的东夷将士全被一掌拍成肉泥。就是有那实力高强的好手,也不过稍稍抵挡一两招便不支被杀。

    真是疯狂啊,一路横冲直撞连连冲破东夷精锐的阻击阵形,直接杀奔东夷王庭的核心宫殿以及祭坛而去。

    这个时代的祭祀文化和氛围相当浓厚,无论是大商还是东夷,祭祀队伍都是一支不同小觑的武力和政治力量。

    想要达成灭国目的,单单覆灭王庭远远不够,必须将代表王庭鬼神力量的祭祀也一并消除,建立大商的祭祀体系才算是彻底功成。

    妖帅一路嚣张霸道,一身天妖屠神**威力无穷,东夷狙击人马连稍稍阻挡他的前进速度都做不到,就连王庭中的高手包括东夷王在内全都不是对手。

    那东夷就这么完了,连给妖帅制造点麻烦的能力都没有么?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林沙率领所部精锐将士,跟在妖帅身后冲进了东夷王庭所在核心地带,隐隐感觉到祭坛方向有股隐隐的神秘力量缭绕。

    强大,神秘,让人不寒而栗!

    这就是林沙的亲身感受,能够让他都感觉到心惊肉跳的存在,区区妖帅撞上了只有一个下场,非死即伤!

    不过那位存在十分古怪,好象只是纯粹精神体的存在,被锁在祭坛不得外出,这让林沙稍稍放心了些。

    更让他感觉奇怪的是,都杀进东夷王庭了,纣王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好象一点都不担心被妖帅摘走了最大的桃子,难道他知道妖帅必定不会成功不成?

    虽然这时代什么礼仪规范,什么帝王心术还没发展到后世那般成熟,道理却是相通的,以纣王的阴险狡诈不可能看不出其中隐患。

    “嘿嘿,妖帅这次怕是要吃大亏了!”

    林沙暗暗一笑,刻意约束手下弟兄不要冲得太靠前,静静观望前方战事发展,小心翼翼提高了十足的警惕。

    不久后,前方突然传出阵阵欢呼,声浪滚滚冲天而起,‘妖帅威武’之音一浪高过一浪,林沙只是稍稍侧耳倾听便得到一个惊人消息:东夷大王被妖帅亲手杀死!

    回头再看纣王反应,他只是满脸微笑,一点恼怒和不爽的摸样都没有,只是吩咐妖帅再接再厉拿下东夷最后的抵抗力量——王庭祭坛!

    林沙越发觉得,其中肯定有阴谋,而锁在王庭祭坛的那股强横精神力量,此时显得特别狂暴让他心头连连跳动。

    妖帅显然被之前的巨大成功冲昏了头脑,一时志得意满战意勃发,得了纣王的吩咐后二话不说率领手下还剩不足两千的王庭亲卫,狂呼海啸般杀奔不远处的王庭祭坛。

    “羿,羿,羿……”

    果然不出林沙所料,东夷王庭祭坛方向,突然传出祭祀们狂热的呼喊,一声声‘羿’,让林沙心惊胆战的同时心头突然升起一丝明悟。

    紧接着,一道惊人箭啸传出,还有妖帅不甘愤怒以及惊惧的凄厉哀嚎。

    怎么回事?

    林沙感受到祭坛之上,突然出现一道强横之极的霸道气息,带着无尽的威严和滔天威势,比之纣王身上的王者之威还要深重数分。

    与此同时,崩崩崩的弓弦震颤声连绵不绝,就算隔着数里之遥都听得清清楚楚,一股子强横霸道的气势融入利矢之中,让每一支利矢都带着强悍的威势和霸道之极的破坏力。

    冲锋在前,满脑子都被建功立业争取灭国第一功的王庭护卫,好似烤串般被一支支霸绝天下的利矢夺去性命,而且一次还是十来位就像串葫芦般。

    如此箭术,如此实力,让他脑中突然闪现一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猛人名字,心头一阵惊颤身子像过了电般惊悚。

    没让他疑惑多久,前方很快便有一骑满身血污眼中惊惶难安的王庭护卫狂奔而至,翻身下马单膝跪地,语音颤抖惊惶道:“大王,东夷祭祀突然请来后羿大神降临,妖帅身受重伤前面的弟兄快顶不住了!”

    “我知道了!”

    纣王一脸平静,回头冲着围在身边脸色大变的一干将领命令道:“你们都去,给我把那所谓的后羿大神干掉!”

    “遵命!”

    一干商军大将心情沉重不敢怠慢,接令后身如电射疾飞冲向战况不明的王庭祭坛,林沙自然也混在其中,位置不前不后正好在中间,一点都不引人注目。

    后羿大神!

    他心中此时却是掀起滔天骇浪,尼码这应该是天子传奇的世界吧,怎么弄出神仙来了?

    不管心中是何想法,他都跟着一干商军大将硬着头皮冲上了气氛诡异的王庭祭坛。双腿刚一立足祭坛,周围的空气一沉好似身陷泥沼,同时一种被人盯上的毛枯悚然感觉涌上心头。

    崩!

    弓弦震颤声响起,一股浓烈的?;杏可闲耐?。

    眼角余光正好看到,一抹黑色流光电射而至,挡在身前的数位商军大将,一个个都拥有练成万剑归宗时无名实力的强者,却像是纸扎的一般被一箭连穿数人,箭矢锋芒依旧不弱丝毫,如电闪雷鸣直奔林沙而至。

    吼!

    林沙满脸凝重,张嘴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手中大刀如电挥舞,瞬间重重刀浪如狂滔巨浪一波连着一波冲天而起,将电射而至的霸道利矢席卷其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