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一把长达数十丈,全部由真气凝练而成的巨剑,从天而落轰然炸响。

    五千东夷大军硬生生被砸成两片,中间一道巨大刀痕将两边联系切断。

    林沙率领三百铁骑如狂风扫落叶,一个冲锋便杀穿一边东夷大军阵形,转身又一个冲锋将另一半东夷大军凿穿。

    跟在后面的边军将士轻松收拾了烂摊子,最后五千东夷大军支撑了没半刻钟便彻底崩溃,最后能逃出升天的不足五百。

    大胜的喜悦还没过去,朝歌特使妖哥便到了,给众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着龙雀关守将待堆立功,否则定斩不饶!”

    传完纣王口信,妖哥冷目如电直视林沙,一脸玩味冷冷道:“你就是林沙?”

    “正是末将!”

    “听闻你武艺高强,在龙雀关大战中表现出采?”

    “都是将士们用命所致,区区一点小功算不得什么!”

    “好一个小功!”

    妖哥冷笑,突然身形如风急跃,一掌拍出掌劲雄浑。

    “天使这是为何?”

    林沙剑眉微扬,顺手一掌反拍,砰的一声将疾扑而至的妖哥拍飞。

    “好好好,好本事好武艺!”

    妖哥勉强压下心头震惊,真气运转急忙平复搏动内息,看向林沙的目光连连变幻。

    边塞大将和一干将官急忙围了上来,嘘寒问暖将此事轻轻揭过。

    不几日,纣王亲率十万援军赶至,稍作休整便向最近的龙雀关杀去。

    边塞大将待罪立功自然身先士卒,林沙依旧作为先锋中的先锋冲杀在最前沿,惊天动地的一刀将龙雀关厚实城墙劈成两半,亲冒矢石第一个冲上破败的城墙,为重夺龙雀关第一功!

    此战,商军以伤亡不足五千的代价,重新夺回龙雀关,林沙因其优异表现成功进入纣王视线。

    “你就是夺取龙雀关首功之将林沙?”

    纣王当即接见林沙,第一印象十分良好。

    “正是末将!”

    林沙不卑不亢,心中却是被纣王的实力给惊了一跳。

    那一身极度阴冷冰寒,带着邪恶意味的气息,竟让他感觉一阵心悸。

    是个高手,而且还是个超级高手,他都没把握能够将其击败。

    纣王这边也是心中惊异,林沙那一身正气,引得他体内天魔气动荡不安,顿时让他越发感兴趣。

    “看是实力非凡,出自何门何派,练的什么武功?”

    “无门无派,得异人遗留武学浩然正气诀!”

    “好好好,果然天赋异秉,着升任军中校尉,统一营人马!”

    “谢大王!”

    林沙从容而退,越发让暗暗关注的纣王满意。

    “将军好本事啊,年纪青青便身居要职!”

    一股香风袭来,妖妃妲己风情万种的走了过来,一双媚眼紧紧盯着林沙,就差流口水了。

    “娘娘客气了!”

    林沙心中波澜不惊,妲己虽美还没到让他动容的程度,只淡淡回了一礼朗声开口,一点都没有压低声音的意思。

    “爱妃来了,还不快快进来!”

    纣王听得真切,大笑着招呼妲己进去侍侯。

    没理会妲己不甘幽怨的媚眼,林沙大步流星走出临时行宫,接手新近调拨到手下的一营人马。

    接下来半年时间,林沙跟随往驾连番大战,每每奋勇当先表现惊人,连续三战便收回了另外三座被东夷大军攻下的边关要塞,每战冲杀在前争得破敌头功,三座雄伟边关要塞被他惊天动地的三刀差点劈成两半。

    与东夷大军野战之时更是悍勇,一把大刀纵横驰骋所向披靡,刀气纵横扫荡千军,死在他刀下的东夷将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最惨烈的一战,林沙身陷东夷军中十大强者围攻,他们每一个人的实力都不下于风云世界练成三分归元气的熊霸,可惜他们遇到了实力更加凶残的林沙,被一刀一个分尸裂体惨烈战死。

    半年时间,之前被东夷大军侵占的边塞土地全被收复不说,还向东夷境内推进了足足五十里。

    东夷大军损失过半,剩余数万残军惶惶退回东夷腹地舔抵伤口休养生息。

    林沙也因连番战功升任一军主将之位,麾下一万精锐是此番商军阵中表现最为抢眼的一只人马。

    他这时自然早早辞去巨岩村村长一职,又从缴获中分出了大半奉送给巨岩村,算是全了他与村子之间的那份情谊。

    以他的实力,尽管没出全力,依旧得到了纣王的重视和拉拢。

    他也乐得顺水推舟,纣王送上的糖衣炮弹一点都没有要推拒的意思。

    倒是妖妃妲己是个不小麻烦,这女人一身邪门功夫十分厉害,他就听说某某将军成了妖妃私下里的入幕之宾,差点没被吸成人干,结果在与东夷大战之时,因为身体没有恢复过来直接战死。

    而林沙过几天去临时王宫时,看到妲己这妖妃更加光彩夺目,一身媚功几乎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一颦一笑无不带着万种风情,勾地一干王宫护卫魂不守舍厉害得紧。

    这样的女人,林沙不要说沾,就是碰上一碰都会觉得脏。

    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个十分好笑的情况,浩然正气明显就是这一类媚功的克星,只要他稍稍释放一点就足够妲己难受好一阵,可这女人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偏偏追着林沙不放暗送秋波就差到了明目张胆的程度了。

    所幸他连番在外征战,被纣王召见的时日不多,每每身边都有军中同僚陪伴,倒是没出什么意外状况。

    而与东夷军中强者连番交手,林沙也不是没有得到好处。

    每战过后,休整期间他都会有新的体悟,或者一个或者两个窍穴的真元质量和数量得到根本性改变。

    短短半年时间,体内已有三十六道窍穴已经完全转化过来,其中蕴含质量更高的真元,爆发之时的威力惊人之极。

    半年征战,商军也有些疲惫,尽管一直胜利心头振奋,刺激着身体每每超常发挥,但普通军士实力也就那样,比不得林沙这样的超级高手可以持续作战,一点都不担心精神和体力消耗。

    十万商军,半年征战已经消耗了足有三万来人,剩余人马需要好好休整,同时重新整编新的战阵序列

    而在这时,纣王也召集了一干军中将领,商讨接下来的作战事宜。

    “大家都议一议,是给东夷一个深刻教训,逼他们服软称臣,再赔上一大笔金银财宝和女人,还是直接杀奔东夷腹地灭了他们?”

    纣王很是光棍,也不讲究什么大国风范面子问题,直接把赤落落的利益搬上桌面,让一干将领参与讨论。

    下面的将领也不客气,这都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没谁因为顾忌纣王的颜面不敢开口。

    有认为应该见好就收的,自然也少不了扬言灭了东夷的,两派争论不休吵个没完,最后纣王烦了叫他们闭嘴。

    “林将军,你意下如何?”

    见林沙一直端坐没有开口,纣王把皮球踢了过来。

    “我的意见是,最好灭了东夷!”

    迎着一双双或友善或嫉恨的目光,林沙坦然开口说道。

    “哦,说说心中想法!”

    纣王眼睛一亮,轻笑着追问道。

    “大商还有更强大的敌人魔族需要防备,像东夷这样的跳梁小丑还留着干什么,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林沙一点都没客气,直接将心中想法道出。

    “好好好,不愧是我商汤军中新秀,说得好??!”

    纣王哈哈大笑连连叫好,顺势做了决断继续进军直接灭了东夷。

    林沙面无表情,心中却是连连腹诽,明明你心中早就做好了打算,还拿老子的话做幌子,纣王这厮的心机不是一般的深啊。

    纣王拍板做出了战略决策,一干将领自然再无二话,回去之后纷纷做出调整,准备应该接下来的灭国之战。

    商军在边境地区休整了足足一个月时间,又是从后方调集兵力粮草,又是抽调民壮随军参战,总之事务烦琐忙乱不堪。

    而这一月时间,也是商军与东夷方面难得的平静事情,双方谁都清楚不久之后将有一场大战,到时候便可决定这一次东鄙和商汤大战的最终结果。

    为了躲避妖妃子妲己的纠缠,林沙一直躲在营地不出,不是要事他坚决不去临时行宫凑热闹。

    听闻临时行宫那边****笙歌,听闻纣王性情凶残每日以杀人取乐,听闻临时行宫混乱不堪,每每有那不堪之事出现。

    更令人发指的是,听闻纣王和妲己找来孕妇取乐,为了猜出孕妇肚中孩子是男是女,不顾孕妇的凄厉哀嚎求告,挥刀取出刚刚成型的孩子逗乐。

    林沙听闻后,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跟着那帮传播谣言的家伙一起气愤填膺。

    此时可没什么礼乐教化,至于什么礼仪廉耻更是没影的事,说人跟野兽行事无所区别也不算错。

    那个诸侯手里不染人血,只是多寡而已,纣王作为天子表现得更加凶残一点罢了。

    他错就错在,对自家子民实在太过凶残,毫无顾忌连遮掩一下都不肯,也许跟他有一声强悍绝世的武功有关吧。

    他没傻到和那帮将军一般前去劝说,只是从东夷俘虏中挑选了一批家伙直接送到临时行宫,直言供大王随意取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