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祭司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

    纣王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怪笑,摆了摆手在护卫簇拥下大步流星离开。

    “大王,奴家也想去边塞看看!”

    刚刚下得天坛,香风扑面一道风骚入骨的柔媚女声响起,同时一道火辣娇躯缠了上来。

    “爱妃这可不好,本王去边塞可是打仗,那边危险得紧!”

    纣王满脸享受,一点都不忌讳身边护卫,抱住娇软身躯狠狠捏了把荡笑道:“乖乖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妲己一张秀脸风骚入骨媚态天成,身段火暴好似水蛇般缠在纣王身上,看得周围护卫暗吞口水暗呼要命。

    不管不顾缠着纣王,娇笑连连道:“大王可是忘了,奴家的武功可也不弱!”

    说着,柔若无骨的娇躯突然散发一股绝顶高手才有的强横威势。

    “哈哈,本王倒是忘了,爱妃可是天母门的高足,一身实力堪称绝顶!”

    纣王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大笑,脸上满是得色,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浪荡之事,看向怀中娇躯的目光一片火热。

    “大王,你就答应了奴家嘛!”

    妲己心头暗喜,一双白嫩无瑕的玉臂缠上了纣王的脖子撒娇道。

    “好好好,既然爱妃实力不俗,本王答应就是!”

    纣王听得骨头都轻了几两,忙不迭答应下来,一把抱住怀中娇躯,大步流星走到大军之前飞身上了帝驾。

    顿时号角齐鸣旌旗招展,十万商军精锐如滚滚洪流朝边塞赶去。

    一路上纣王与妖妃妲己夜夜笙歌,成日里在奢华巨大的帝驾里厮混,一干随军大将敢怒不敢言。

    这日行至半途,突有前线紧急战报传来,纣王这才不情不愿带着艳光四射的妖妃妲己出得帝驾,满脸不耐接见了信使。

    “陛下不好了,东夷蛮子突然重兵压境,七座边境要塞已陷落四座!”

    信使满脸风尘仆仆顾不得其它,跪地凄声大呼。

    “什么,七座边境要塞已陷落四座?”

    纣王大惊,猛的起身周围凶焰滔滔,怒眼圆瞪飞起一脚,将跪倒在地的信使踹得吐血倒飞,勃然大怒狂吼:“那几位边关大将呢,都是干什么吃的?”

    “大,大王,除了龙雀关大将逃得性命组织人马再战外,其余三位边关大将全部战死!”

    信使挣扎着爬起重新跪地,满脸凄惶惨嚎道。

    “下去吧,本王已经知晓了!”

    纣王眼中凶光闪烁,强忍住才没将信使一掌拍死,待信使被护卫托走,他急令诸将速来议事。

    不过片刻功夫,此次商军十数员大将齐聚一堂,凌厉的气势差点将临时打尖王帐掀翻,纣王端坐首位脸色阴沉,随口将信使报告消息述说一遍,目光森冷环视一圈冷然道:“诸位爱卿是何看法?”

    “东夷蛮子这次下了大本钱!”

    “必须给他们迎头痛击,否则边境将永无宁日!”

    “最好能将东夷彻底覆灭,永绝这一祸患!”

    “……”

    一干随军大将议论纷纷,一个个气势凶悍喊打喊杀,没一个因为边关告急而面露胆怯之色的。

    “好好好,不愧是我大商虎将,此次本王定要荡平东夷小儿!”

    纣王哈哈大笑连连道好,一只大手抱着妩媚多娇的妖妃妲己,满脸豪气大声吩咐:“立即派人通知其余三座边关要塞,就说王廷援军即将赶来,要他们务必坚持下去!”

    “遵命!”立即有护卫下去传命。

    “另外,大家对于龙雀关守将擅自逃离一事,如何看待?”

    纣王脸色一变,目光森冷沉声喝问。

    临时王帐气氛一下子变得凝肃无比,一干商军大将面面相觑不敢言声,没想到纣王说翻脸就翻脸,还没对付了东夷蛮子就准备秋后算帐?

    “大王,龙雀关守将是望风而逃,还是最后迫不得已弃关而走?”

    沉吟片刻,坐在左首第一位置的老将硬着头皮开口,打破了王帐尴尬的气氛,让其余商军大将暗暗松了口气。

    “听信使的意思,苦战半日身受重创,眼见龙雀要塞城门被破,最后才不得不弃关而走!”

    纣王脸色缓和下来,面无表情冷声开口。

    “既是如此,那不如叫龙雀关守将待罪立功!”

    众将齐劝,纣王借坡下驴答应下来,一时皆大欢喜。

    “大王,您就这样放过弃关而走的龙雀关守将?”

    待一干商军大将离去,妲己如水蛇般坐在纣王腿上,娇笑着问道。

    “放一放又如何,眼下夺回失去要塞才是关键!”

    纣王一把握住怀中女人丰盈,起身荡笑道:“走走走,咱们继续刚才被中断的好事!”

    “咯咯大王你可真坏!”

    刚刚才退出临时王帐的商军大将,听得王帐中传来的********之声,一时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诸位,龙雀关守将死里逃生一事,可不简单呐!”

    刚才在王帐开口说话的老将,突然出声转移了众将心思。

    “哦,老将军怎么说?”

    那老将得意一笑,一边快步远离临时王帐一边解释道:“来之前我问了下那位信使,龙雀关守将能够在关键时刻逃出升天,少不得边塞某村子里的一位绝顶强者的帮助!”

    “边塞竟还有如此好手?”

    一干大将齐齐一震,满脸不可思议惊呼出声。

    “怎么,你们不信?”老将脸色不怎么好看了。

    “信,当然信!”

    众将齐齐点头,而后七嘴八舌议论开了:“自古乡野出遗贤,只是不晓被龙雀关守将好运遇到!”

    “就是不知道,那所谓的绝顶高手,实力到底有多强?”

    “别不是吹嘘出来的吧,下面人什么德性老将军你又不是不知道?”

    “……”

    说着说着,又怀疑上了信使话中的可信度。

    “这你们就不用担心,这事绝对可信!”

    老将自信满满,环顾一圈大笑道:“哈哈,既然你们不信,以后见到了真人,你们可不要跟我抢才是!”

    众将恍然,这才记起龙雀关守将,不正是眼前老将的手下嫡系么,肯定暗中已经通过信息了,真是狡猾啊。

    “不成,真遇到了难得的好手,我可不会跟老将军你客气!”

    “我也是,老将军你囊中好手已经不少,给我们这些小辈留些吧!”

    “就是,咱们手头的好手可是少得很呐!”

    “……”

    正说着,突然一干大将突然察觉周围气氛诡异,抬头一看正对上一双妖异的血红眸子,不是纣王身边的护卫统领妖帅是谁?

    “哼,你们都很闲啊,都有功夫在这儿闲话家常!”

    妖帅浑身妖气缭绕,压得一干商军大将头都不敢多抬,只唯唯诺诺连连点头应是,就连资格最老的老将都不例外。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各回营地准备开拔?”

    妖帅一声怒喝,一干商军大将顿时作鸟兽散。

    “绝顶强者,林沙,有趣啊有趣!”

    待身周在无外人,妖帅一张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轻笑。

    “父亲,这什么林沙的高手,儿子想去会上一会!”

    旁边一位雄伟青年踏步上前,一脸傲气说道。

    “我儿有这心就好,为父去向大王说道说道!”

    妖帅眼中红芒闪烁,一口就答应下来。

    于是,一个时辰后等纣王一轮**完事,妖帅主动上前讨下信使一职,将纣王的吩咐交代儿子妖哥后让他立即出发。

    妖哥行动利索,不等大军拔营便策马迅走,先一步赶去边塞传达王命。

    另一边,林沙救出边塞大将后,跟着边塞大将收拢了跟着逃出的残兵败将,会同他手下的近三百骑兵迅速后撤。

    等撤回了防御工事齐全的巨岩村,边塞大将诧异询问:“怎么回事,村里人呢?”

    “一听到边关要塞情况不妙,我立即派人回来送信,叫村民们离开了!”

    林沙一脸坦然,迎着边塞大将质疑的目光解释道。

    “你小子倒是机灵!”

    边塞大将眼神隐晦,轻笑着说道。

    拍了拍林沙的肩头再也没有多话,四下巡查安排手下小弟们的防御任务。

    与此同时,边塞大将一连派出几波信使,至于他们的具体去向,林沙就不清楚了,无非就是一些自保手段罢了。

    刚刚休整了一日,让惊魂未定的跑路将士刚刚舒了口气,一支规模在五千左右的东夷军马便赶了过来。

    “将军,村子太小了,根本扛不住东夷蛮子的几次冲击,咱们还是主动出门迎战吧!”

    不等其余将官开口,林沙起身大声建议。

    “何人可作先锋?”

    边塞大将当机立断,目光盯住林沙一动不动。

    “末将愿当先锋!”

    心中晒笑,林沙毫不迟疑将这个危险的活计接下,心中却是很不以为然,暗道哥们当先锋的日子多得是,经验足得吓死你们这帮丧家之犬。

    “好,就这么说定了,由林沙充当先锋会一会那帮东夷蛮子!”

    边塞大将大手一挥做出决断,顿时数千败兵齐出村寨,林沙亲率手下三百骑兵一马当先冲了出去,轰隆隆卷起一条声势浩大的草龙,直接迎上了气焰嚣张的东夷大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