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马如箭,林沙感觉速度还是太慢。

    伸掌轻按马首,身形如电疾跃而出,瞬息飞跃数百丈距离。

    双脚轻一点地,身子灵活如燕飞跃而起,边关要塞高达十五丈的城墙不过等闲,刚刚踏上鲜血遍地的城墙,手中大打猛然挥出一道凌厉刀气。

    离得不远正和商军将官大战的东夷军中高手,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觉脖子一凉身首异处,林沙大步流星前行,飞起一脚将迎面杀来的东夷将官踢得骨断筋折,惨叫着倒飞出了高大城墙。

    “快快组织兵力稳定方向,快快组织兵力稳定方向!”

    身如疾飞,所过之处东夷好手和爬上城楼的军士无一合之敌,不是被他手起刀落劈成两截,就是被强悍的劲气震飞出去,一时间东夷大军攻击城楼的攻势一缓,林沙所过之处一片触目惊心的残肢断臂。

    他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一眼看出了东夷大军占据上风,手中刀光闪烁人头滚滚,所向披靡血流成河稍稍缓解小片区域商军处境,扬声大喝提醒陷入苦战昏了头的边军将官收拢人手组织防线。

    “弟兄们听我号令,快快聚拢过来抵挡东夷蛮子!”

    “快快快,熊某某在此,弟兄们还不快快过来!”

    “大家清醒点,都不要中了东夷蛮子的诡计,都给我集合!”

    “……”

    林沙的提醒正当其时,身周压力一松的边军将官顿时醒悟,一边主动向被纠缠的军士靠拢,刀光凌厉枪影翻飞,瞬间杀出一条血路,与自家小弟回合,一边高声大喝召集走散到别处的弟兄。

    顿时,城墙上吆喝呼应声不绝,原本陷入苦战焦灼不已的商军将士士气大震,连手配合将身周东夷攻城军士杀得人头滚滚残肢断臂四下抛洒。

    林沙脚下不停,专找东夷军中好手对付,手中大刀刀影纷飞劲气纵横,所过之处鲜血横飞残肢飞舞,刀锋所向纵横睥睨。

    “不要中了东夷蛮子的诡计,大家联合起来应敌!”

    一路所过,不仅东夷军士中的好手被一击而杀,原本陷入各自为战状态的边军将士,也在各自将官的吆喝下纷纷聚拢,组成简单军阵抗敌,果然形势逐渐从不利状态慢慢扭转。

    “小子你找死!”

    林沙如此惊人表现,自然引起东夷军中高手注意,眼见他一路所过边军将士形势扭转,顿时勃然大怒杀将过来,人还未至凌厉的劲气已轰然飞来。

    “垃圾!”

    林沙只冷冷断喝,声如雷霆震人耳膜,手起刀落刀劲纵横,那厮连反应都来不及,只觉眉心一凉身子便被一分两半。没有理会四下抛洒的内脏鲜血,他大步前行大刀闪电前探,瞬间击碎身前另一位东夷高手的护体劲气,锋利刀尖刺穿了其头颅轻轻一搅如西瓜般轰然炸碎。

    杀!杀!杀!

    短短十几步距离,死在林沙刀下的东夷高手便有十人之多,一步一杀凶厉之极,浑身煞气缭绕普通军士根本不敢靠近。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原本乱作一团的边军将士勉强恢复了阵形和组织。

    突然头上传来一声惨叫,林沙抬头正好见到边塞大将身上插着一根利矢,鲜血狂洒惨叫出声,原本强悍的气息顿时直线下降。

    “将军,我来助你!”

    话音刚落,人如离弦利箭飞射而起,刀光闪烁劲气纵横,瞬间就将三位围攻边塞大将的东夷军中绝顶高手圈住。

    “找死!”

    三大东夷绝顶高手眼见杀死强敌在望,不料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顿时勃然大怒纷纷出手,劲气纵横刀光剑影呼啸,凌厉霸道的三种强横劲道铺天盖地朝林沙席卷而去。

    与此同时,林沙心头一寒一股被锁定的强烈不安,突然涌上心头。

    早有经验的他,立即明白他被东夷那位超级神射盯上,此时肯定有一枚寒光闪闪的锋利劲矢正对着自己。

    “哈哈,你们这帮废物点心,也想叫老子吃憋,做梦去吧!”

    林沙哈哈大笑豪气干云,手腕一抖刀势如龙呼啸横飞,轻松搅散三大绝顶高手的联手劲道,刀光横扫惨叫声陡然响起,一条胳膊伴随漫天血雨抛洒而出,脚腿雷霆直踹那厮心窝,咔嚓的骨裂声响堂堂一位东夷军中绝顶高手,口中鲜血狂喷眼神光彩瞬间暗淡,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

    咻!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刺耳的破空呼啸突兀入耳,林沙心头一紧来不及寻另外两位东夷高手的晦气,凌空转身一刀砍出,正中电射而至的劲矢箭头,顺着刀上传来巨大力道高高腾飞而起,同时那支劲矢突然化作粉末随风飘散。

    轰轰的奔雷声紧随而至,两股凌厉劲道从左右奔袭而来,林沙身子绷紧坚如钢铁,硬生生挨了一拳一掌,身子在半空旋转飞舞,手中大刀寒芒闪闪凌厉霸道,直接破掉那两东夷高手的护身劲气,脸上喜色还未消散便被枭首斩成两半,鲜血漫天抛洒好不惊心动魄。

    如此表现着实惊人,刚刚落地的边塞大将来不及处理身上伤势,看着天上眨眼间便结束的战斗好一阵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

    咻!咻!咻!

    林沙表现如此强悍,顿时引来东夷超级神射的浓烈杀机,瞬间三支饱含劲道的利矢电射而出,直奔林沙身上三处要穴而去。

    咻咻咻……

    身在半空无处着力,林沙眼神凌厉不慌不忙,空着的手伸指连点,道道凌厉剑指****而出,在空气中荡漾片片涟漪,当当当的金铁交鸣声中将三枚利矢击成粉碎,看向隐身于东夷军阵之中的超级神射,眼神凌厉嘴角挂上残忍轻笑。

    手中剑指连连****,眨眼布成一道剑气大网,铺天盖地朝东夷超级神射兜头罩下,让他厮好一阵手忙脚乱。

    嗤!

    林沙的手段可不止这些,身形从天而落,猛然扭身甩臂扬手,手中大刀嗡的一声电射而出,发出凄厉尖啸跟在凌厉剑气大网身后,闪电般从东夷超级神射身上一闪而过,顿时将东夷神射打了个对穿击杀当场。

    说起来很多,其实只是眨眼功夫,林沙便将东夷先锋部队四大绝顶高手斩杀,如此惊人实力让人目瞪口呆。

    轰??!

    可就在林沙双脚刚刚踏地瞬间,突然一声轰隆巨响震耳欲聋,坚固高大的边关要塞猛一阵剧烈摇晃,一股烟雾从城门方向升腾而起。

    “城破了城破了……”

    东夷军士的欢呼,顿时让城头奋战的边关将士入坠冰窟。

    林沙来不及思考其它,眼角余光正好瞥见城下如潮水般汹涌而入的东夷大军,心思电转急忙冲着目瞪口呆脸如死灰的边塞大将怒吼:“将军还愣着干什么,带着能带走的弟兄快快出城,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好,我这就召集人手撤出城头!”

    边塞大将脸色一变,当机立断怒喝出声:“城头上的将士们听好了,跟我一起退出城外,退出城外!”

    说完,看向林沙一脸欲言又止。

    “将军还愣着干什么,城头由我来断后!”

    一眼看穿边塞大将心思,林沙二话不说大声回应,说话当口抄起一根长矛,扭身回扫顿时一片鲜血残肢横飞。

    一矛在手所向披靡,一路所过掀起片片腥风血雨。

    边塞大将心情复杂的扫了他一眼,而后头也不会纵身飞跃,不顾身上还插着一根摇摇晃晃的利矢,瞬间消失在混乱的城头。

    杀!杀!杀!

    刺鼻的鲜血,抛洒的残肢断臂,被踩得稀烂的内脏肉泥,通眼的血红,一人一矛纵横驰骋所向披靡。

    刺,挑,扫,戳,钻……

    一杆长矛在他手中,顿时幻化万千,眼花缭乱手下几无一合之将,所过之处一片鲜血飞溅残肢断臂四下抛洒,一位位被冲散的边军将士在他的帮助下脱困,重新整理队型在各自将官的率领下且战且退。

    城头上的战斗激烈万分,城中的战斗更是惨烈之极。

    林沙身如飞鸟疾上疾下,刚才还在城头之上持矛横扫千军,下一刻便在城中舞出漫天矛影,强硬中断东夷大军的前进之势。

    杀气弥漫煞气冲天,浑身血红光焰熊熊,好似一头从地狱冲杀上来的绝世凶兽,所过之处哀嚎阵阵尸横遍野。

    在他的努力帮扶下,城上城下一支支边军小队安全撤离城外,以一人之力硬抗东夷数万大军,直到感应到数股恐怖气息疾冲而至,心头升起丝丝战栗之感,他才从尸山血海中主动撤离。

    呼呼呼……

    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血气彻底严密,城头变换大王旗的边关要塞,林沙双目血光熊熊,深深吸了口气在万千东夷军士畏惧的目光中飞奔而走。

    这里,他还会杀回来的!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朝歌,军旗招展战马撕鸣,十万商军精锐将士早已枕戈待旦。

    纣王顶盔贯甲一身金黄威武不凡,此时正恭立于天坛大祭司身侧,做洗耳恭听状。

    “此行虽有波折但最后胜利者,依旧是我大商!”

    年已逾百五之数的大祭司满脸红光意气风发,目光炯炯射出两道凌然精光,嘿嘿笑道:“大胜之日,大王可不要忘了给我带来足够祭品??!”

    说着,一张老脸露出不怀好意的(淫)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