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关要塞,帅厅气氛凝重,一股浓郁血腥味飘荡。

    边塞大将目光森冷,盯着林沙手里血淋淋的头颅,扭头冲着旁边将官问道:“知晓那厮是谁么?”

    立即有负责情报斥候的将官起身回禀:“是东夷新近崛起的勇将!”

    “好!”

    边塞大将道了声好,再看林沙之时满是欣赏,问道:“林沙你有何想法,直接说来听听!”

    林沙也不客气,手中提着血淋淋的狰狞头颅,直言道:“最近东夷的巡逻人马突然增加,我怀疑东夷蛮子有异常!”

    “什么异常?”

    “他们可能暗中调集兵力,准备强攻要塞!”

    林沙满脸沉肃直言说道,话音刚落变招来一阵‘荒谬’‘胡说’的厉声呵斥,他却八风不动一片平静。

    之前,他带着手下小弟,突然遭遇了足足超过三百人的一支东夷巡逻队。

    关键的是,其中还有一位雄霸级别的高手,当然是林沙初入风云世界时的雄霸,可这也足够让他倍加重视和警惕。

    如秋风扫落叶般将东夷人干翻,就他一人就杀了过两百人,连东夷带队将官也被他一刀枭首。

    察觉到其中隐含的意味不对,他这才骑上巨虎狂奔至边关要塞,提着血淋淋狰狞的脑袋向边塞大将建言。

    “说说理由?”

    边塞大将大手一挥,帅厅瞬间变落针可闻,一双厉目盯着林沙喝问。

    “小心无大错!”

    林沙轻轻一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确实证据。

    “这样啊,那我给你一个任务!”

    “请将军吩咐!”

    “我再给你一百边军将士,你给我逮条大鱼回来!”

    “定不辱命!”

    林沙拱手行礼,手中狰狞头颅随手一扔,大步流星转身就走。

    是个人才!

    边塞大将满意点头,转头便跟身边将官商议军务,将此事暂时抛到一边。

    “怎么样了村长,将军如何说?”

    见到林沙出来,几位跟随作战的巨岩村长者和边军军官急忙围了上来。林沙摇头轻笑:“哪那么容易,将军给我分派了任务下来!”

    说着,大手一招,上百满身彪悍的边军将士,半是骑马大步流星而来。

    “这是?”一干人等满脸疑惑。

    “将军重新分派的人手,足有百人!”

    林沙轻笑,招了招手给双方做了介绍,最后严肃道:“以后大家都是同袍战友,可要相互关照共同进步!”

    “遵命!”

    一行浩浩荡荡出了边塞要城,翻身上马消失在边军视野之中。

    之后几日,果真如同林沙所言那般,东夷大军突然加大了对边关要塞的攻击力度,一时边关要塞喊杀声从早到晚,滚滚浪烟冲天一直不息。

    林沙顾不得担忧边塞安危,他此时也陷入了东夷巡逻军士的汪洋大海之中不可自拔。

    显然之前的巨大伤亡,让东夷大军方面动了真怒,更多实力更强的东夷军士汹涌而至,整条边境线几乎全是东夷军士气势汹汹的身影。

    引蛇出洞,围点打援,指东打西等等战术用得顺溜,林沙展现了他**的指挥艺术,带领人数不过两百出头的村中青壮加上边军混编人马,神出鬼没好似的狂风席卷,兵锋所指所向披靡。

    边关要塞的攻防战还没分出胜负,边境巡逻队之间的战斗已经成了一边倒的屠杀,林沙与手下两百悍士名头一时响亮无比。

    “好好好,做得好!”

    接到林沙所部巡逻队连翻捷报,被激烈的战事弄得憔悴不堪的边塞大将连连道好,尽管林沙还没有完成他当初交代的‘逮大鱼’任务,不过在巨大的战功面前这些都不算什么。

    “没想到林沙表现如此精彩,干脆让外头的巡逻队,全部交由他指挥!”

    边塞大将是个有决断之辈,大手一挥直接给林沙安了个将校名头:“顺便给林沙一个将学名头,隶属我边塞商军序列!”

    “定不让将军失望!”

    林沙接到任命后一脸沉稳,冲着身后一片欢腾的小弟沉声大喝:“弟兄们不要松懈了,咱们再接再厉杀东夷蛮子去!”

    “杀东夷蛮子!”

    众将士齐声应诺,林沙心中升起久违的豪情,手头拥有五百边军将士,又有上百历经战火锻炼出来的巨岩村青壮,在这次边境大战中想要有番作为,并不是那般困难。

    杀!杀!杀!

    五百精悍骑兵,如狂风席卷整条边境线经??梢钥吹剿墙媒〉纳碜?,胆矾所遇东夷巡逻军士,都在他们风卷残云般的攻势下迅速败下阵来。

    林沙每战奋勇当先,一把大刀左劈右砍所向披靡,刀气纵横手下几无一合之将,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凶焰滔天震人心魄。

    如此惊人表现,自然引起东夷大军的高度关注。传闻东夷大军主帅因为此事,气得暴跳如雷连连斩杀了好几位作战不利的将官。

    东夷方面,更是连连派遣高手出战,想要把林沙这一部‘嚣张霸道’的商军气焰打下。

    可无论是神功有成的军中悍将,还是箭无虚发的犀利神射手,遭遇林沙的下场无一不是悲惨战死。

    他们只来得及在开战初期逞一逞威风,等被林沙盯上又或者直接找上林沙,几乎无一例外不是惨死在林沙的大刀之下,就是被林沙的连珠神箭射成刺猬。

    一时间,‘杀将’‘虎将’之名全部扣在林沙头上,让他成了东夷与商军边塞部队交手过程中,最为风光的一位新秀。

    短短半个月时间,林沙所部每日都要参与两三场激战,杀死杀伤东夷巡逻军士足有两千出头,如此赫赫战功一时竟令东夷巡逻军队胆寒。

    而林沙这边也损失不小,原本五百边军军士,经过一番高强度厮杀减员过半,还剩下差不多两百来人,个个都是厉经血战浑身煞气缭绕的精锐之士。

    连连胜利,让手下小弟一时有些忘乎所以,根本就不将对面的东夷军士放在眼里。眼见东夷巡逻队被杀得胆寒,竟然有人脑子发热提出了一个极为疯狂的大胆想法:

    “将军,东夷蛮子已经被咱们杀破了胆,如今他们远远见了咱们就跑,不如直接越过边境好好厮杀一阵?”

    “这个主意不错,东夷蛮子不过如此,咱们杀过去让他们知晓咱们的厉害!”

    “村长,要不咱们杀过去试试?”

    “……”

    听着手下小弟,一个比一个狂妄的宣言,林沙心中一片冷然不言不语,断然大喝:“杀个毛啊,就咱们这点人手杀过去,不是虎入狼窝么,哪还讨得了好?”

    直接将小弟们心中的野望压了下去,林沙心中涌起一丝隐隐不安。

    这日,他带着手下三百轻骑,在斑斓巨虎的指引下,于商汤和东夷边境来回巡视,一路上竟是没有遇到任何一支东夷巡逻队出奇的顺利。

    “看吧看吧,东夷人都被咱们杀破了胆,连头都不敢露!”

    也不知是哪个家伙嚎了一嗓子,顿时引来一片附和声,一个个期待的目光看了过来,林沙却是不为所动,眉头轻皱感觉可能有大事要发生。

    “走,咱们去边塞看看!”

    嘴里发出一声悠长呼哨,招呼前方探路的斑斓巨虎回返,林沙一扯缰绳掉转马头直奔狼烟滚滚的边关要塞而去。

    手下一干小弟尽管很不情愿,也不得不拍马跟上。

    吼!

    远远的,边关要塞方向传来隐隐的喊杀声,距离足有十几里,都能隐隐闻到一丝刺鼻血腥味,还有皮肉烧焦的怪味。

    在林沙的不断提醒下,一干小弟原本还有些不以为然的心思,慢慢的被郑重和严肃取代,突然在前方探路的斑斓巨虎,发出一声震惊四野的惊人虎啸。

    有状况!

    林沙一提缰绳,二话不说策马疾驰,后面的小弟也跟着绷紧了神经,吆喝着持刀提枪奔了出去。

    恩,这是,好强悍的气息!

    座下骏马风驰电掣,十几里路程不过短短时间便已赶到。

    距离边关要塞足有三里之遥的一处小山丘顶,林沙策马疾驰冲上山头,看向砍杀震天狼烟滚滚的边关要塞,眉头猛的一皱感应到了数股十分强悍的气息。

    砰砰砰的惊天气爆轰鸣不绝,眯缝着眼睛可以清晰看到,数道矫健身影冲天而起,拳脚相加刀枪并举,劲气呼啸狂风肆虐,连天上云彩都受不得余波纷纷破碎消散。

    “不好,敌众我寡边城危矣!”

    再一细看,一直对他赏识有加的边塞大将此时披头散发好不狼狈,被三位东夷绝顶强者围攻落入绝对下风。更可恨的是,地上还有一位东夷超级神射待命,一旦边塞大将稍有松懈顿时劲矢暴射,逼得身陷重围的边塞大将手忙脚乱不得有丝毫松懈大意。

    与此同时,在高大雄伟的边塞城墙之上,大片大片东夷高手飞跃上城,与商军得力将官战作一团,将好好的城防体系搅成一锅乱粥。

    一**密集箭雨从天而降,好似一堵箭雨之墙,将城墙与身后的商军联系切断,随着东夷军士如蚂蚁般爬上城墙,边关要塞形势岌岌可危。

    “该死,东夷蛮子欺我商汤无人爷?”

    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从林沙口中发出,一提马缰如风疾驰而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