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

    旷野里,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传出老远。

    不远处的人高草丛中,一支十人左右的东夷巡逻队潜伏。

    听到马蹄声,他们一个个脸色大变,急忙隐身于茂密的草丛荆棘之中,有坐骑的更是强按坐骑头颅,四肢弯曲合上嘴巴一同翻倒在草丛之中。

    咻咻咻……

    突然,一道接着一道连绵弓弦震响,支支劲矢如流星赶月****而至没入草丛,声声凄厉惨叫突兀响起,不过一会血腥弥漫刺鼻之极。

    “给我上,杀光这帮东夷巡逻队!”

    马蹄声轰隆隆由远及近,卷起一道草绿色的土龙笔直飞奔而来,林沙高大雄健的身躯一马当先,身后跟着数十青壮骑手浑身杀气缭绕,冲着东夷巡逻队隐蔽草丛之中厉声大喝。

    寒芒闪数的大刀左砍右劈,半人高的草丛卷起片片杂草,隐身其中的东夷军士来不及起身阻挡,一颗颗头颅伴着血泉冲天而起。

    “杀!”

    林沙表现如此悍勇,跟随在后的数十骑个个精神抖擞杀气沸腾,怒吼出声刀枪并举,如秋风扫落叶般瞬间就将剩余东夷军士诛杀干净。

    “村长,总共三十人无一漏网!”

    “村长,三十把完好无损的大刀,还有弓箭五副!”

    “村长,抓住东夷骏马十匹,只是受惊没有受伤!”

    “……”

    林沙策马立于一旁,耳中不断传来村中青壮的汇报。

    “好好好,大家都做得不错!”

    满意一笑,等手下小弟妥当收尾,他大手一挥直接吩咐道:“走,咱们快走,别让东夷蛮子反应过来!”

    说着一扯缰绳,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冲了出去。

    咻……

    策马奔腾的同时,嘴里猛然发出一声悠长尖啸,不过片刻数里外传回一声震动四野的虎啸。

    “走走走,巨虎又发现了敌踪,咱们快点过去不要让人跑了!”

    林沙长笑出声,满脸豪气大手前挥,数十骑轰然应诺策马奔腾,卷起一条冲天草龙,气势凶凶朝前奔了过去。

    一日转战千里,连袭三支东夷巡逻队,杀敌百五,这就是入夜后他带给边塞大将的成绩单。

    “哈哈哈,好好好做得好!”

    边塞大将哈哈大笑满脸愉悦,看向林沙的目光十分和善。

    边关商军主力要与东夷主力激战,根本抽不开身理会人少机动灵活的巡逻队,林沙的突然出现却是解决了边军一桩不小麻烦。

    不然,等他将东夷大军击退,自家后方却是被祸害得不成样子,大王虽说不会怪罪却也不是什么好事。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林沙淡然轻笑,随即话锋一转请求道:“将军,巨岩村能战的青壮人手还是太少,遇到人数过百的东夷人马都不好轻易动手!”

    他倒是无所谓,只凭他一人就可将对手解决,但是手下青壮的战力还是太差,跟东夷军士正面扛上胜少败多。

    总不能次次胜仗打下,扬了他林沙的威名,村中跟随的青壮都倒了血霉吧?

    “哦,你有什么要求?”

    边塞大将笑嘻嘻问道,一脸的了然于胸。

    “我需要三十到五十位精锐边军将士配合!”

    林沙不卑不亢直言道。

    “可惜,你还不是边军中人,无法指挥得动边军将士吧!”

    边塞大将不置可否,淡然开口。

    “以我现在的状况,加不加入边军有分别么?”

    林沙也不客气,直接顶了回去。

    “哈哈哈,好好好,本将军答应你便是!”

    边塞大将哈哈大笑,大手一挥当即划了五十边军将士,交由林沙指挥,最后不忘警告一声:“人我给你了,你也要给我实实在在的回报才成!”

    “将军放心,有了五十边军将士加入,三百人规模以下的东夷蛮子,休想在我商境嚣张肆虐!”

    林沙目光炯炯,直接立下军令状。

    “好好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

    东夷大军营地,连绵十来里声势浩大。

    东夷主将和手下将官,也在商讨手下巡逻队的伤亡情况。

    “怎么回事,最近几天巡逻队的伤亡越来越大,每天都有几支直接消失再无音讯,再这样下去巡逻队都无人可用了!”

    “将军,好象商军那边出了位特别能打的,专门针对咱们的巡逻队,这才造成眼下状况!”

    “特别能打,有多能打?”主将嗤笑出声,没好气怒吼出声:“都被给我找理由,既然商军出招,咱们应下就是,哪位愿意出手干掉那所谓的特别能打的商军高手?”

    “末将愿往!”

    角落里,一位虎背雄腰满身悍气的将领起身请战。

    “好,此事就由你全面负责,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主将欣慰一笑,直接开口吩咐道。

    “遵命!”

    ……

    巨岩村,护村队营地。

    自从五十边军将士过来后,小小的营地便人满为患,每到休整之时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三子不错,加油??!”

    “多坚持一会,让巨虎知晓咱们的厉害!”

    “真没用,连这么点时间都没撑下来!”

    “……”

    营地小小的操场上,一群军士勾肩搭背吵吵嚷嚷,围成一个圈子中央空出一片,此时斑斓巨虎正懒洋洋的来回转悠,半丈来长的虎尾好似鞭子来回挥舞,啪啪啪的刺耳尖啸不绝,好似猫戏老鼠般戏耍与之游斗的边军军士。

    只转悠了两圈,斑斓巨虎感觉玩够了,虎尾一甩恶风呼啸,一鞭子直接将那倒霉边军将士抽飞了出去。围观的同伴不仅没有同情的,反而还个个讥讽出声,就差破口大骂了。

    “马的你们这帮混蛋,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们来试试?”

    那被抽飞的军士一骨碌从地上翻身而起,捂着被抽得红肿的伤处,怒目圆瞪冲着旁边说风凉话的同伴不爽大叫。

    “哈哈,你小子刚才不是很横么?”

    “就是,还说一定能在巨虎手上多撑一段时间!”

    “现在丢脸了吧,早干什么去了?”

    “……”

    围观的军士不仅没有丝毫羞愧,反而一个个哄笑出声大肆出言讥讽。

    这几日跟着林沙,还有巨岩村一干青壮联手,每日斩杀东夷巡逻军士数量都在两百以上,得到边军的赞赏所以个个兴致勃勃,还有心情跟斑斓巨虎玩耍打闹。

    “情况不容乐观??!”

    林沙却是安坐在营房,脸色凝重自言自语。

    有五十边军将士加入,每日的杀敌数目直线上升,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针对的只是东夷巡逻队,每日的杀敌数目直线上升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东夷大军加大了边境巡逻和骚扰力度。

    这一点,很值得关注!

    林沙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说不得东夷大军正憋着劲,准备给边塞商军一个狠的,不然突然加大巡逻队的投放力度就说不过去了。

    当当当……

    就当他皱眉沉思之际,营地里当当当的吃饭钟声响起,顿时营地又是一片欢腾,同时一股浓浓的肉香弥漫整个营地。

    林沙起身大步流星进了特意修建的饭堂,端着一盆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肉汤,还有几个栗饼果子和煮烂的野菜叶子,会同几位村中长者和边军军官坐到一起,边吃边聊。

    话说自从林沙率领巨岩村青壮加入了边军外围序列之后,村民的伙食水准一下子提高,顿顿有肉餐餐有油腥,这日子当真享受之极。

    也难怪,尽管村中青壮的伤亡不小,却没有丝毫的畏战怯战之言流出,明明白白的好处摆在那儿,村民们得了好处的同时,自然舍得有些‘牺牲’了。

    “最近,叫弟兄们都提高些警惕!”

    一口吞下一个栗饼,林沙声音不大却正好传入同桌几人耳中。

    “怎么了?”

    旁边的村中长者好奇问道:“这不是好好的么?”

    “东夷蛮子的巡逻力度越来越大,我心中有不好预感!”

    此言一出,同桌之人顿时不好多言。

    林沙的实力摆在那里,在同桌两位边军军官看来,比他们的校尉都不差多少,他心中有不好预感,顿时引起他们的高度关注。

    “村长,那怎么办?”

    “没什么好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吧!”

    林沙稍一沉吟,轻声叮嘱道:“出任务的时候,提醒手下弟兄把眼睛擦亮点,别淅沥糊涂就送了性命!”

    “明白!”

    吃过饭食休整一会,高大的木墙大门打开,上百骑轰隆隆卷起一片烟尘冲了出去,走在最前头的是身如疾风,体形威武霸气十足的斑斓巨虎。

    这厮被当作前哨,恢复了自由身,整日里帮着巨岩村一行,和边军混编狩猎队游荡在宽阔的边境平原之上,专门针对东夷大军辖下的巡逻队。

    吼吼吼……

    行不多时,才刚刚走了五十来里,前探足有二十里的巨虎,便传来声声惊人虎啸。

    “前方有敌出没,大家都小心点,跟我上!”

    林沙脸上露出一丝轻笑,听出了虎啸中的凝重之意,没有多说什么大手一挥,策马疾驰一马当先,左手持僵右手持弓,身如疾风呼啸而过。

    “怎么这么多东夷蛮子?”

    一路疾驰,二十里路程在座下骏马四蹄狂奔之下,不过短短片刻功夫便已杀至,抬眼望到远出密密麻麻不下数百东夷军士,脸色微微一沉心生不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