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一边倒的屠杀!

    来犯的五百东夷军士,在巨岩村青壮砍瓜切菜般的疯狂追杀中,全军覆没没有一人能够逃出生天。

    就是他们带来的上百匹骏马,也在斑斓巨虎的驱逐下,除了被波及伤亡的,也全部被青壮抓获。

    此战,可谓大获全胜!

    “哈哈哈,痛快痛快,跟着村长杀敌当真痛快!”

    “原来东夷蛮子也不过如此,五百人马啊,就这样被咱们轻松干掉!”

    “要不是有村长在,咱们可没这本事!”

    “对对对,单单村长砍杀的东夷蛮子,就不下两百,还没算上他用利矢射杀和用圆石砸死的数量!”

    “咱们巨岩村,真是遇到宝啦!”

    “……”

    清理完战场,整个巨岩村一片沸腾,整个村子都陷入了一种疯狂的喜悦情绪之中,人人脸上泛光喜气洋洋,就像过年一般热闹。

    作为村长,林沙可没闲心休息,将村里的伤亡数字统计清楚,同时跟村中长者商量好抚恤数额后,他便马不停蹄跨坐斑斓巨虎,驱使十匹腿脚受伤行动不是很方面的缴获骏马,带着足足四百来颗血淋淋的头颅赶赴边关要塞。

    此战巨岩村歼敌五百,如此大功又怎么可能闷声不响抹过?

    商朝对于军功十分看重,四百来颗东夷蛮子的头颅,足以换来能让整个村子,更上一层楼的丰厚奖赏和地位。

    果然,当林沙带着四百来颗头颅赶到又经历了一次蘸火洗礼的变关要塞时,受到了边塞将士的热情欢迎。

    “不错不错,巨岩村真的很不错!”

    边塞大将连连点头,不仅亲自接见了林沙,还给予了林沙以及巨岩村极高评价。

    “没有将军在前线抵挡东夷大军,巨岩村也不可能在后方获得如此大胜!”

    林沙谦虚一笑,没有忘记将功劳分出一些给边军。

    “无需如此,是你的功劳跑不了,不是你的功劳你也别指望!”

    边塞大将哈哈大笑,摆了摆手一锤定音:“我会向王廷汇报,将你和巨岩村的功劳如实上报,你们就等着王廷的封赏吧!”

    “多谢将军!”

    林沙微微一笑不卑不亢感谢道。

    “怎么样,愿不愿意来边军效力?”

    边塞大将哈哈一笑,话锋一转直接问道。

    “还是等东夷人的攻势受挫,巨岩村抗过东夷人的报复再说!”

    林沙一脸平静,轻笑着说道。

    “那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边塞大将也没有为难林沙,挥了挥手直言道:“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定不辱使命!”

    林沙也不客气,拱手施礼后转身便走,带着边军奉送的一批军用物资,以最快速度返回巨岩村。

    ……

    而在东夷军营,此次侵犯商境的东夷大军主帅,自然不会关注陨落于巨岩村的五百将士。

    可负责此事的东夷将军,迟迟没有得到回报,又通过布置在商汤边军中的暗子,得到确切消息后气得暴跳如雷。

    “废物废物,都是一帮废物,连个小小村子都拿不下来,还丢人的全军覆没,真是一帮废物!”

    在自家营帐,负责针对商军后方袭扰的东夷将领,得到确切消息后气得面红耳赤,看向手下一干将官的目光十分不善。

    “将军,看来还是咱们小看了商境巨岩村,很可能巨岩村中有商境高手坐镇,咱们的人这才吃了大亏!”

    下面的将官也不是傻的,一下子便猜出了真相。

    “那你以为该如何处理?”

    东夷将领眼睛微眯,周身气势凛然慑人心魄,目光冷历如电冷冷问道。

    “如果猜测是真的话,派出普通军士过去就是送死!”

    那位将官侃侃而谈,目光阴冷沉声道:“必须派出实力高强的高手,最好是咱们东夷的神射手!”

    “神射手么?”

    东夷将军沉吟片刻,大手一挥命令道:“好,就派咱们军中的神射手出动,我倒是要看看,商境的小小村子,怎么抵挡我东夷神射手的攻击!”

    命令迅速传达,不久之后东夷大军神射营中,三位有名的神射手突然消失。

    也就在同时,刚刚返回巨岩村,正拿着一把商军制式强弓观赏的林沙,心头突然一阵猛跳。

    “恩,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么?”

    明显的心血来潮之状,引起了他的极端重视。

    “来人??!”

    暗自琢磨了一阵,没有什么结果,他当机立断直接招来村中青壮吩咐道:“告诉巡逻警戒的弟兄们小心些,都擦亮了眼睛不要被东夷人钻了空子!”

    “明白!”

    ……

    咻咻咻……

    巨岩村护村队青壮,刚刚睡了个好觉醒来,打着哈欠与夜间巡逻的弟兄换班,刚刚才在哨位站定耳中便听到一阵凄厉的箭矢锐啸传来。

    “偷……”

    心中一惊,布置在最前言的村中青壮还来不及发出警报,便被几枚利矢射中喉咙翻身就倒,手脚抽搐片刻便已断绝生机。

    一箭连着一箭,箭雨翻飞连绵不绝,顿时整整一片木墙,都笼罩在凄厉的箭啸声中,一位接着一位站在木墙上的青壮,还来不及发觉哪里的箭矢,便纷纷中箭倒地不起。

    “偷袭偷袭,有敌偷袭!”

    一连被凄厉箭矢夺走十来条青壮生命后,终于有后备人手发觉不对,将城楼中的铜钟敲得当当作响,还不忘扯起嗓门大喊大叫。

    咚!

    可他刚刚敲响示警铜钟,厚实坚固的的木墙传来咚的一声闷响,一支利矢不知何时洞穿木墙,瞬间穿过示警青壮的心脏。

    “何方鼠辈,竟敢来巨岩村撒野!”

    一道惊雷般的怒吼在整个巨岩村,以及周边区域炸响,林沙高大魁梧的身躯挺立于高大的木墙之颠,目光如炬瞬间锁定远方几处气息强悍之处。

    咻咻咻……

    “小子接下我们一箭!”

    数里之外的山林中,一声暴喝响起,紧随而至的便是一支灌注真气的锐矢呼啸。

    与此同时,相隔不远的另外两处山林,同时射出两道蕴含极强劲道的箭矢。

    “好贼子,竟敢玩偷袭!”

    林沙怒喝出声,凌空数拳挥出,强猛的拳劲与袭来劲矢激烈相撞,顿时发生剧烈爆炸,拳劲消散劲矢化作粉末漫天抛洒。

    可就在这时,又是数箭****而至,劲风凌厉呼啸刺耳,林沙手掌一翻数道凌厉指劲****,轻松将飞在半空的劲矢击落。

    突然,心中升起一股被锁定的感觉,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见三道劲矢电射而出,让他疑惑的是那三道劲矢****方向,却不是他本人所在。

    可就在劲矢飞至半途,突然箭头一转竟然凌空转向,风驰电掣般直奔林沙周身要害。

    好箭法!

    林沙心中闪过一丝赞叹,眼神凌厉不动声色,大手一挥真气澎湃劲风呼啸,道道龙卷狂风席卷,瞬间便将三枚利矢卷走。

    手中不知何时,已取出一把商军制式强弓,弯弓搭箭一气呵成,三枚利矢如流星赶月电射而出,瞬间飞向那三处气息强悍之地。

    咻咻咻……

    东夷神射手也不是说着玩的,被林沙气机锁定的三处地点,突然飞出三枚劲矢,不偏不依在半空便将林沙所射之箭拦截下来。

    嘿嘿,跟我玩弓箭,那咱们就比比看吧!

    林沙嘴角露出一丝淡淡浅笑,一手持弓另一只手化作一片残影,弓弦崩崩震响之音不绝,箭雨勃发好似大雨泼洒,咻咻咻的凄厉呼啸惊心动魄,三条由劲矢组成的箭龙,张牙舞爪将东夷神射手所立之处覆盖。

    咻咻咻……

    三位远在数里之外山林中的东夷神射手也不甘示弱,只听弓弦崩响绵绵不绝,三条同样由箭雨组成的长龙张牙咆哮,冲天而起与林沙射去利矢重重在半空相撞。

    砰砰砰的激烈气爆声不绝,一枚枚劲矢当空化作粉末,随更飘散雾气迷蒙。

    “哈哈哈,痛快痛快??!”

    林沙哈哈大笑满脸畅快,飞身而起凌空飞渡,好似仙神下凡威风不可一世,身边箭囊早已清洁溜溜,手上放箭动作依旧不停,一道道几乎肉眼可见的气劲之矢****,连绵不绝给那三位东夷神射手制造压力。

    突然,林沙凌立半空的身形一顿,瞬间化做流星****而出,手上弓弦连连震颤,道道真元幻化的利矢不绝,密集箭雨压制的三大东夷神箭手难以移动分号。

    “都给我去死吧!”

    迎接着密集如雨的箭雨长龙,林沙满脸狰狞长弓挥出,道道凌厉劲气呼啸席卷,瞬间就将离得最近的东夷神箭手搅成碎片。

    双脚踏地,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来到另一位神箭手身前,没理会其满脸惊骇的表情,随手一掌击将其直接震死。

    两杀两位东夷神射,没在林沙心中激起丝毫涟漪,他轻轻一笑瞬间消失在原地,不久后山林中传出一声凄厉惨叫,一下子刚才惊心动魄的箭雨对撞的奇景消失。

    “果然不愧是专出神射手的地方,这弓箭制作水准,可要比商汤精良巧妙得多!”

    将三位东夷神射的尸体处理干净,林沙看着手里那三把缴获的强弓,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轻笑:“有此三弓在手,以后也不秫遭遇东夷更加强力的神射手了!”

    说着,就将弓背已经龟裂的商军制式强弓扔到一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