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的话很快验证!

    三天后,一支五百人规模的东夷步骑混编人马,气势汹汹杀奔巨岩村。

    在巨岩村,东夷总共损失了足足四百人马,以东夷人的性子要是不来报复,那真就是让人感觉奇怪的事情。

    可东夷大军杀到巨岩村前,一下子傻眼了。

    那高达五丈的巨大木墙,以及木墙前百米处,宽达三丈深有一丈半的护墙河,可不是那么好突破的。

    呜呜呜……

    苍凉的牛角号声悠扬响起,五百东夷军马只稍作休整便发动了凌厉攻势。

    “怎么办怎么办,东夷蛮子打过来了!”

    “妈呀,东夷蛮子杀过来啦!”

    “快快快,快准备好家伙!”

    “……”

    木墙上的村中青壮一片骚乱,个个紧张脸色苍白。

    “紧张什么,东夷蛮子也是人,挨了石子也会死,你们害怕个什么劲?”

    林沙怒吼出声,一下子将慌乱的人心稳住。

    咻咻咻……

    就在这时,一阵密集箭雨兜头浇下,林沙心中凛然扭头抬眼,正好见好一波数十枚箭矢快若流星疾飞而至。

    “都给我听好了,全部缩在木墙之下,不要露头!”

    回身见守墙青壮还傻愣愣站着不动,顿时心头火气耳刮子扇得啪啪作响,几脚下去周围几位青壮直接被踢翻在地。

    其余青壮一见,忙不迭缩在厚实的木墙之下,可还是有那一两位慌不择路,竟然惊叫着转身就跑,结果还没跑上两步便被从天而降的箭雨射成刺猬。

    “那就是不听号令的下场,你们都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林沙一脸冷酷怒声大喝,一下子将惊呆的青壮喊醒。

    呼!

    猛的起身,双掌大张太极气劲勃发,一圈一绕数十根利矢瞬间抓在手里。

    咻咻咻……

    手腕一抖劲道喷吐,数十根利矢如电****,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不等拍好阵式的东夷军士反应,噗噗利矢入肉之音不绝,鲜血喷溅躺下一片。

    恩,不好!

    林沙大发神威鼓舞士气,突然心中涌起一股被人盯住的不妙感觉,没等他察觉哪里不对,便听东夷军阵之中传的崩的一声弓弦震响,而后嗤的劲矢破空声呼啸而至,震得他耳膜生疼。

    手起刀落,当的一声如电闪疾射而至,灌满真气的劲矢被震成数段,可林沙手中大刀也被崩了一个拇指大小缺口。

    好高明的箭术!

    心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那种被锁定的感觉再次出现,同时三道嗤的劲矢破空声呼啸,在空中卷起三道笔直气浪,呈品字形闪电疾驰而至。

    大刀一扬,刀尖劲气吞吐一股柔劲勃发,好似蛛丝大网缠住三枚劲矢,一牵一引将劲矢之上的劲道全部抵消,大手一伸将三枚箭矢抓在手里。

    “不好啦,东夷蛮子杀过来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守墙青壮惊呼出声,顿时将林沙的注意力引开。

    探目望去,三丈来宽的护墙河,根本挡不住东夷军士的前进步伐,只见一位位满身彪悍的东夷军士,直接奔跑着从护墙河上一跃而过,连阻挡他们丝毫前进的作用都无。

    咻咻咻……

    大手一扬,扣在手心里的三枚利矢,顺着气机感应方向电射而去,林沙顾不得观看结果,脚尖一挑抓住一块菱角分明的圆石,顺手扔了出去同时还不忘大喊:“还愣着干什么,按照之前训练的那般,给我狠狠的砸!”

    话音刚落,刚才随手扔出的圆石,好似流星坠落直接将好几位身在半空的东夷军士砸得骨断筋折惨叫落水。

    “快快快,拿起地上的石头,跟着口令扔出去!”

    顿时,木墙上又是一片忙乱,刚刚还在躲避箭雨的青壮,被村中长者驱敢硬着头皮起身,抓起早已堆满墙角的圆石,按照之前早就训练好的阵形,只听负责指挥的村中长者一声大喝:“第一组,投!”

    呼呼呼……

    下一瞬间,数十颗脑袋大小圆石呼啸飞出,数十丈距离眨眼便至,刚刚才从对岸飞跃而至,对形散乱还没彻底调整过来的度河东夷军士,还来不得反应便被数十脑袋大小圆石砸得鬼哭狼嚎损失惨重。

    “二组人手,对准护城河对岸,给我狠狠的砸!”

    又是一波数十颗脑袋大小圆石飞出,带着凄厉呼啸飞过护墙河,如同天外流星坠落般砸在东夷军阵之中,好似保龄球翻滚瞬间清空一片,地上满是骨断筋折哀嚎翻滚的东夷伤亡军士。

    巨石村这边的护村队给了来犯之敌当头一击,两波圆石砸下起码弄死弄残了近百东夷军士,可木墙上的护村队青壮损失也不小。

    东夷军阵箭雨连绵,尽管林沙来回在木墙上奔走,太极劲道喷薄四溢,拦下大部分箭雨攻击,可遗漏的那部分箭雨也让木墙上的护村队伤亡了十几人。

    双方你来我往,隔着数十丈距离箭雨飞撒圆石抛射,哀嚎惨叫不绝血腥味迅速弥漫惨烈之极。

    “杀,杀,杀!”

    跃过护墙河的东夷军士越来越多,他们健步如飞上百米距离瞬息而至,头顶不时落下的圆石对他们的伤害不大,不过片刻已杀至木墙之下。

    一个个满脸狰狞纵身飞跃,手中大刀横扫将从天而降的圆石磕飞,身如疾风意欲冲上高大木墙之上厮杀一通。

    “给我滚下去!”

    林沙手中大刀刀锋全是坑洼,眼神凌厉杀机暴闪,见到东夷军中好手如飞蛾扑火般纵身飞跃,满脸冷酷挥刀横扫。

    嗤嗤嗤……

    道道霸道刀气****而出,纵横交错在空中布下一张刀气大网,以横扫千军之势将飞扑而上的东夷军中好手全部笼罩,砰砰砰的气爆声连成一片,那些身手矫健的东夷军中好手,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护体真气被破,好好的身子被切割成数截,扬起漫天血雾如下饺子般纷纷下落。

    林沙表现如此神勇,顿时激起木墙上护村队青壮心中豪气,一个个呼喝呐喊精神抖擞,一**脑袋大小圆石连绵飞出,在护墙河两岸整个犁了数遍,地上满是东夷军士临死前的哀嚎,以及恶心之极的刺鼻血泥。

    “村中勇士何人,报上名来!”

    东夷军阵将官没料到巨岩村如此难缠,不过交战短短时刻,已有上百英勇军士被生生砸死砸残,另有数十好手直接被林沙发出的刀气切成碎片,顿时大吃一惊厉声喝问。

    “巨岩村村长,林沙!”

    林沙冷哼出声,好似惊雷在数百东夷军士耳中炸响,伸手吸起一块圆石,想都没想朝着刚才声音传来方向扔了过去。

    “鼠辈,尔敢!”

    那颗圆石好似流星闪烁,瞬间便带着呼啸劲风飞临那厮身前,顿时引来一阵怒喝,一拳轰出直接将疾飞而至的圆石轰成粉末。

    “好功夫,再接我数箭!”

    林沙眼睛微眯,抓住数枚箭矢的右手猛然一甩,嗤嗤破空声中数枚箭矢疾如闪电,瞬间便已飞至东夷将官身前。

    砰砰砰……

    几声凌空爆炸响起,那几枚利矢无一例全被凌厉拳劲震成粉末。

    “我来也,接我一刀!”

    之前那种被锁定的感觉又涌上心头,林沙不管不顾飞身而起,如大鹏飞掠速度快到极致,瞬间横跨数十丈距离,一眼盯上气势强悍的东夷军中将官,手中大刀化作一条流光轰袭而下。

    与此同时,咻咻几道利矢破空声响起,几枚利矢迅若闪电,竟是从不可思议角度从四面八方飞驰而至。身上几处要穴所在肌肤一片冰凉,林沙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肌肤筋骨一阵微微抖动。

    砰的一声闷响,林沙刀势如山一往无前,直接破去东夷军中将官护体真气,没理会这厮一脸不可思议直接将其一刀两断。

    与此同时,数枚利矢闪电般狠狠击在身上,身上突然爆发一股强烈的真气波动,硬生生将电射而至,几枚灌足劲气的利矢震成粉末随风飘散。

    嘿嘿,相传东夷之人擅使弓箭,果然名不虚传!

    林沙冷冷一笑,手中大刀一扬劲气四溢,身龙蛟龙好似虎入羊群,左劈右砍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一片残缺不全的尸体倒地,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大地。

    奔行如龙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便已杀穿东夷军阵,转眼便见到数十位手持弓箭的东夷军士,其中几位军官身上的气息不同寻常,让人见了有种毛枯悚然之感很不舒服。

    “东夷蛮子,统统给我去死!”

    脚心轻轻一震,身如离弦利箭贴地飞驰,手中大刀刀气纵横激射,眨眼功夫便将数十东夷弓手斩落刀下。

    “小子们,还不快快出来杀敌!”

    林沙返身杀入人丁稀零的东夷军阵之中,手起刀落几无一合之敌,口中连连呼啸招呼村中青壮出门杀敌。

    “杀杀杀,杀光这帮东夷蛮子!”

    “咱们动作快点,可不要被村长全部杀光了!”

    “弟兄们跟我上啊,不要放走了这帮东夷蛮子!”

    “……”

    眼见村长如此勇悍,好似砍瓜切菜般在东夷军阵中来回纵横,木墙上的护村队个个热血沸腾,有那心急的甚至等不了打开大门,直接从木墙上一跃而下拔足飞奔,如同东夷蛮子般纵身飞跃过护墙河,满脸狰狞扬刀杀入人心惶惶崩溃的东夷军阵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