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一声惊天虎啸,突兀在疾行的步骑混编部队耳边炸响。

    战马撕鸣惊慌失措,马上骑兵措不及防一片混乱。

    “你们,都给我留下吧!”

    不等这支东夷人马反应过来,一道深沉悠远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就是周围杂乱嘈杂的声浪,也一点都没有影响声音的传播。

    “什么人?”

    带队军官一声厉喝,旁边的茂盛树丛中一头斑斓巨虎猛扑而出。

    咻咻咻……

    凌厉的剑指漫天飞舞,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瞬间飞入混乱的东夷军阵之中。

    凄厉的惨叫哀鸣突兀响起,道道血箭飚射血雾弥漫,片片东夷军士瞬间倒在血泊之中。

    眨眼间,三百人的军阵便空出一大片。

    而这时,斑斓巨虎已驼着林沙,如闪电般杀入伤亡过半的东夷军阵。

    一掌拍出气浪翻滚,迎面十来位东夷军士惨叫着倒飞出去,回身一掌横扫劲气飞扬,又是一片东夷军士吐血倒飞。

    伴随座下斑斓巨虎震耳欲聋的惊天虎吼,战马受惊的悲鸣络绎不绝,四蹄飞扬狂奔乱冲,让本就混乱的东夷军阵更加凌乱数分。

    林沙坐在巨虎背上左奔右突入如无人之境,所过之处一片惨叫哀嚎,别说一合之将,东夷军士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商狗,我跟你拼了!”

    眼见林沙如此肆无忌惮,东夷带队军官顿时红了眼,身形如风狂奔而至,咆哮如雷掌劲如浪潮滚滚奔涌沸腾。

    这世界真的不同了,区区一位三百人军阵统领军官,便有如此惊人实力,放在风云世界简直不敢想象。

    吼!

    都不用林沙动手,座下斑斓巨虎猛然咆哮出声,矫健身影冲天飞跃,闪烁锋利寒芒的虎爪电射而出,瞬间刺破奔涌而至的如潮掌劲,重重在对方胸膛之上划出数道深可见骨的血痕,高大强健的身躯好似断线风筝喷血倒飞出去。

    “将军死啦将军死啦!”

    “将军死啦,咱们快快逃吧!”

    “逃啊逃啊,眼前商狗太厉害啦!”

    “……”

    眨眼间,死在林沙和座下巨虎手上的东夷军士过两百,就连带队军官也跟着照面被秒,剩余东夷军士顿时胆寒,一个个狂呼乱叫转身就跑。

    林沙催使巨虎一路狂追,直追到边塞要城才勉强止步。

    “来者何人?”

    马蹄声轰鸣,一队边境巡逻军士策马狂奔而至。

    一个个刀枪并举满脸戒备,实在刚才林沙的表现太过彪悍,座下巨虎也就罢了,一人追得数十越过边境的东夷军士狂奔而逃,这能耐就强得不像话了。

    “诸位,本人巨岩村村长,刚才那伙东夷蛮子想要偷袭村子,本我半路截杀!”林沙淡然轻笑,拱手解释道。

    “什么,你凭一人之力,便截杀了东夷突袭人马?”

    带队军官满脸吃惊,看向林沙的目光顿时变了。

    “将军要是不信,大可沿着痕迹搜寻,起码有超过两百东夷蛮子死在我手!”

    林沙轻轻一笑,脸上自信满满,一挥手大声道。

    “好,好汉子!”

    带队军官满眼放光,大声叫好话锋一转好奇问道:“不知道,这次东夷蛮子派出了多少人马?”

    “三百!”

    “什么,竟有三百?”

    那带队军官大惊,目光森然上下打量林沙一番,挥手叫来身边副手,轻声嘀咕一阵片刻就分出一部人马,按照林沙所指方向搜寻而去。

    “你,跟我去见见将军!”

    待副手带足一般人马离开,带队军官目光凛然扫向林沙,沉声开口。

    “好!”

    林沙也不二话,之前两百东夷蛮子尸体,不过是他的投名状敲门砖,他的目的就是跟商军边塞大将有个初步的接触。

    ……

    “你就是巨岩村村长林沙?”

    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厮杀,血腥味弥漫刺鼻,商军边塞大将得到属下汇报后,来了兴趣便在城楼上接见林沙。

    见到林沙时他吃了一惊,没想到边塞一小村落的村长,竟有如此气度。

    他眼力不俗,一眼便看出了林沙不是凡俗,一身气度凛然就是朝歌普通王侯也不一定比得上。

    同时,跟在林沙身边的斑斓巨虎,也引来边关大将的好奇目光,他这还是头次见到有人以巨虎为坐骑,单单斑斓巨虎身上那股子霸道威势,就不是普通高手能够弹压得住的。

    “正是!”

    林沙不卑不亢的态度,看在边塞大将眼中,更多了几分莫名意味,他也没有恼怒的意思,缓声问道:“你是如何,跟东夷蛮子撞上的!”

    “之前东夷大军攻城之时,我就在不远处的山头观看!”

    林沙一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直言相告:“见到一支三百人规模的东夷蛮子绕过边境杀向巨岩村,我便在半路杀出拦截!”

    难怪!

    边塞大将眼神一凛,看向林沙的目光又有不同。

    “你胆子倒是不??!”

    有胆子近距离观望边塞大军和东夷蛮子的撕杀,难怪林沙能够视城墙上的残缺尸体和鲜血如无物。

    “边城要塞距离巨岩不过百里,不来看看始终心里不安!”

    林沙轻轻一笑,直言相告。

    “好好好,够爽快!”

    边塞大将满眼欣赏,直接开口伸出橄榄枝:“愿不愿意加入边军序列?”

    “愿意!”

    林沙更加干脆,话锋一转摇了摇头:“不过眼下却是不成,起码得帮巨岩村度过此次?;傺云渌?!”

    边塞大将脸上的笑容还没扩散便僵住,目光凌厉如刀冷冷盯住林沙,见他目不斜视一脸坦荡,这才满意点头笑道:“好好好,等将东夷蛮子击退后,我边军随时向你敞开大门!”

    “多谢!”

    林沙轻轻一笑,目的达到见边塞大将军务繁忙,他也不过多打扰直接提出告辞,获得允许后翻身跨上虎背飞奔而走。

    回去的路上,心中一片翻腾。

    实在没想到,区区一位边塞大将的实力,竟然达到了风云世界无名在帝释天屠龙时期的程度,真是让他万万没有料到。

    只有近距离接触,才能感受到此世界武者的厉害。

    区区一座边关要塞,拥有风云世界屠龙勇士实力的将领不下十位,以下实力小校上百,这股实力也就风云世界的天门才可堪一比。

    越是了解,林沙心中越是震惊。

    这实力水平,也高得太过离谱了吧?

    像是刚才去过的边关要塞,在与东夷接壤处,足有五六座之多。

    要是每座边关要塞,都有堪比风云世界天门甚至更强的实力,那整个大商的实力,又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可惜所知信息还是太少了,虽然他心中隐隐有个大胆猜测,但没有足够的信息左证,他还是不想轻易做出判断。

    百里路程,在斑斓巨虎风驰电掣般的速度面前,不过短短一个时辰便到了。

    远远的,便见一干村中长者早就等候在木墙大门前翘首以盼。

    “村长回来啦,村长回来啦!”

    “村长可算回来啦,大家都把心放下吧!”

    “村长村长,不知道边塞战事如何?”

    “……”

    待斑斓巨虎风驰电掣,带着道道呼啸狂风飞奔而至,一干白发苍苍,却又筋骨强健健步如飞的村中长者,一窝蜂围了过来七嘴八舌问个没完。

    “停,等我歇口气,进村再说其它!”

    ,目光轻轻一扫,林沙便发觉了某些不对劲的地方,木墙后的营地多出数匹骏马,地上还有一堆几十件带血的破烂武器,心中了然快步进了营地主帅房间,刚刚坐好便慢悠悠说道:

    “边塞战事还算顺利,虽然东夷人马众多,却被边塞商军连番击退!”

    此言一出,围坐在房子里的村中长者,齐齐松了口气紧绷着的神色也跟着放缓不少。

    “不要高兴得太早!”

    林沙压低了声音,兜头给长者们浇了一头冷水:“之前东夷蛮子便派出一支三百人的小部队,直接绕过边关要塞的防线,直扑咱们巨岩村而来!”

    果然,围坐在旁边的村中长者齐齐变了脸色。

    “放心,这支人马被我半路截杀,杀得大败死伤惨重,能够完好无损逃回去的,不超过二十!”

    淡淡扫了眼脸色又变得激动兴奋的村中长者,林沙缓声道:“外头那几匹骏马,还有那堆破烂武器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刚才有边关要塞小校过来,带了这几匹骏马和武器,说是边塞大将赏赐有功的奖励!”

    立即有村中长者,满脸红光笑着解释道。

    “好好收着吧!”

    林沙露出了然神色,挥了挥手一脸不在意,缓声道:“说不定,在接下来的战事中,还能发挥重要作用!”

    “什么,难道东夷蛮子,还会来侵犯我巨岩村不成?”

    闻言,一干村中长者齐齐变了脸色,满脸惊讶不解看向林沙。

    林沙轻笑着不言不语,直到一干村中长者将心中惶恐发泄得差不多,下意识闭上嘴巴,他这才缓声开口:“你们极为,东夷蛮子吃了这么大一亏,能够轻易放过咱们巨岩村?”

    一干村中长者顿时哑口无言,东夷蛮子什么尿性他们比林沙更加清楚,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万分。

    “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也不是好欺负的绵羊!”

    林沙轻笑着起身,朗声打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