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收祭到来,村民们欢欢喜喜告祭天地神灵,以及祖宗时,一股莫名的安心塌实感觉涌上林沙心头。

    怎么说呢,有一种与巨岩村紧密相连,息息相关的奇妙感觉。

    而当晚,林沙的修炼速度,陡然提升了三倍不止。

    只一晚上时间,足有三处窍穴之中的真元,补充了足够浓郁的天地灵气后,伴随连连震颤的窍穴,向着更高层质量迈下坚实一步。

    不仅真元质量得到改善,就连改善真元所在窍穴,以及窍穴周围脏腑血肉,都在一股莫名的能量波动中,开始缓慢提升变强。

    真是,神奇的世界啊。

    既然帮助村民改善生存,能获得如此显著好处,林沙治理村子变得更加的积极热情,衣食住行样样都没有放过。

    经过三个月努力奋战,新修建的居住住宅院子已经差不多全部完工,看着那一排排整齐院落,还有干净平坦的街道,以及方便的下水道以及取水用水渠道,整个巨岩村都沸腾了。

    所有村民都渴望住到新的住宅区,林沙的威望也在分配住房时,得到了进一步迅猛提升。

    针对此时的食物制作方式,不是煮就是烤的情况,林沙特意又弄出了煎炸等等烹饪手段,再一次引来村民的轰动和感激。

    每每到了这时,林沙都会得到丰厚的回赠。

    一段时间内修炼速度爆涨,领悟能力也是莫名其妙的提升了不少,总之村民们得到了实惠,而林沙同样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短短半年时间不到,体内三百六十五出窍穴,便有三十六处得到了改善提升,其中的真元质量得到了显著提升,同时身体素质和强度也跟着突飞猛进。

    依靠不算充沛,但绝对能干的青壮劳力,短短时间内巨岩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完成了最基本的公共设施建设。

    村民们不仅住上了干净整洁的宽敞居所,还得到了最最简陋的医疗卫生保障,林沙开了一间小小医馆,同时考虑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他还开办了培训班性质的百艺堂,专门教授愿意学习的青壮和小孩各种技艺。

    巨岩村发展得红红火火,可惜周围的村子全被东夷散兵给祸害了,不然林沙还有手段,让村子在短时间内更上一层楼。

    这日,林沙正待在村公所,和一干村中长者商量事情,突然一位青壮民兵跌跌撞撞冲了进来,满脸惊惶没有理会林沙陡然阴沉的脸色,急烘烘大呼:“不好啦,边塞烽火点燃啦!”

    “什么?”

    林沙和村中长者闻言齐齐心头一震,没功夫理会这位的冒失行为,猛的起身朝外头匆匆走去。

    吼吼吼……

    而这时,待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斑斓巨虎,突然连声撕吼,撕吼声中一股子焦躁意味十分明显。

    “怎么了?”

    林沙刚刚踏出正门,巨虎便身带旋风扑了过来,摇头晃脑一双铜铃大小虎目,慢慢泛红一股煞气升腾而起。

    吼!

    斑斓巨虎冲着林沙连连低头撕吼,一双锋利前爪不安的来回搅动,不过一会就将脚下夯实地面抓得泥土翻飞一片狼籍。

    猛然,巨虎仰首发出一声震人心魄的巨吼,转身犹如一道狂风直奔新建木墙而去。

    “走,咱们跟上看看!”

    林沙脸色凝重,挥了挥手叫醒被震住的村中长者,脚下速度飞快疾步冲了出去。

    干净的街道上,村人个个脸带惊慌,见到林沙一行,露出勉强笑容脸色沉重难看,好象心中堵上一块巨石般憋屈。

    “是谁,把消息胡乱传开的?”

    心头恼火,林沙回头冲着那位报信青壮,厉声怒斥。

    那厮措不及防,吓得脸色发白腿脚发软,身子一晃扑通摔倒在地。

    “哼,没用的东西!”

    林沙眼神幽冷,看都没看摔倒在地,满脸涨得通红手脚并用爬起的报信青壮,不过一会已来到兵荒马乱的木墙。

    目光如电,狠狠扫了墙上墙下惊慌不安的村中青壮。林沙什么都没说身子如箭飞腾而起,稳稳落在木墙上怒喝出声:“慌什么慌,天还没塌下来呢!”

    好似定海神针一般,他的厉声喝斥不仅没让惊慌的青壮反感,反而个个松了口气一副有了主心骨精神振作的摸样,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村中长者一个个健步如飞上得木墙,围在林沙身边齐齐探目远望。

    吼!

    一声惊人虎吼震动四野,一道迅若疾风的斑斓身影瞬息而至,狂风扑面带起众人身上的粗麻衣裳猎猎作响,巨虎腰背挺得笔直立于林沙身侧,一张狰狞虎头仰望远方。

    视线尽头,一道黑色狼烟冲天而起。

    半边天空,都被滚滚黑烟染成灰色,在阳光明媚视野良好的白日,特别的显眼触目惊心。

    与村中长者不同的是,林沙还看到远方天空,那两道浓郁得化不开的凛然煞气,紧张对峙蠢蠢欲动,显然远方商汤边军驻扎之所,面临着重大威胁。

    “吩咐下去,让村中青壮全都在木墙后面的营地待命!”

    眯缝着眼睛观察良久,林沙心中有数这才回头,扬身冲着气氛紧张脸色难看的村中青壮,还有身边的村中长者大喝出声。

    气势大放,好似滔滔江水倾泻而下,顿时将在场所有人等震住,浑身僵硬不敢有丝毫妄动。

    “没听到村长的吩咐么,你们还不快去忙活?”

    气势一收,都不用林沙做什么,满头大汗手脚发软的村中长者,忙不迭大声吆喝,将一干村中精壮指挥得团团乱转。

    顿时,木墙上下一片杂乱脚步声响起,吆喝呼喊和打骂之声不绝。

    之前,在修建村中房舍的同时,在林沙的指点下顺便修建了几处营舍,这时候便派上了大用场。

    他早早就将村中青壮,不论男女全部编入村卫队中,闲暇之余不忘简单组织操练一番,此时忙活起来也有那么一点军队样子。

    一阵鸡飞狗跳的忙乱过后,木墙上下恢复了宁静。

    “你们怎么看?”

    指派几位村中长者坐镇营地,林沙回头冲着剩余长者问道。

    “肯定是东夷贼子,他们想要对边军动手??!”

    立即有长者愤愤道,引来周围同伴一阵附和。

    林沙哭笑不得,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么?

    “算了,我还是去边军驻所那儿看上一眼吧,你们都留在村里不许妄动,严密监视东夷方向的一举一动!”

    摆了摆手,拦下了村中长者们的胡乱猜测,毫不迟疑决定道。

    “巨虎,咱们走!”

    说完,冲着斑斓巨虎断喝出声,没理会身边长者瞠目结舌的表情,跨骑在斑斓巨虎身上飞纵而下,化作一道旋风朝边军驻地狂奔而去。

    “村长小心……”

    远远的,耳中听到身后若隐若现的提示之音。

    上百里距离,斑斓巨虎如风狂奔疾驰,犹如腾云驾雾般,不过短短两个时辰便已赶到。

    黑色的狼烟如接天连地的巨大烟柱,巍为壮观又带着惨烈的肃杀之气。

    随便找了处草木茂盛的高大山头,催使座下巨虎飞跃而上,远远探视数里之遥杀声震天的边关要塞。

    牛角号声,战鼓声,以及喊杀声惊天动地。

    一股浓郁的血气,几乎化作实质混合冲天煞气,将整个边关要塞完全笼罩。

    座下巨虎不安的晃动虎首,呲牙裂嘴一双凌厉虎目慢慢变成鲜艳的红色,嘴角边一滴接着一滴口水滴落,喉咙发出声声饱含杀气的虎啸。

    “给我老实点,小心我修理你!”

    林沙大掌按在不安分的虎首之上,股股清凉真气缓缓而下,好似冷水浇灌让座下巨虎保持清醒头脑。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应到,边关要塞方向传出数股惊人煞气波动。

    凝目细望,数道魁梧身影飞天而起,犹如流星闪耀飞上高大坚固的边关要塞,出手如电奔涌如雷连番轰下,城墙上的商军将士,不是被当场震成肉泥就是如下饺子般从城墙落下。

    那强悍的武力,就是隔着数里之遥,林沙都感受得出其中的强悍。

    不过商汤边军也不是好惹的,高大城墙之上数道凌人气息冲天,数名盔明甲亮的商军悍将,挥舞着闪亮兵器与那几位飞上城墙的东夷高手战作一处,劲气沸腾狂风呼啸,周围守军挨着就死碰着就亡,声势好不惊人。

    这世界的高手实力,果然强得可怕啊。

    仔细观察了许久,林沙这才长长叹了口气,满脸感叹在心中默默思想。

    按照他的估计,在城头上激烈交战的两方大将实力,放在风云世界都有雄霸那个级别的存在,还是龙元碎片扩散之后,修炼三分归元气大成之时的雄霸!

    而且林沙敢肯定,无论是东夷方面,还是商军这边,真正的顶级高手还没有出动!

    这世界的武力层次,也太过高杆了些吧?

    就在他晃神的功夫,一支三百人规模的东夷步骑混合小队,绕过商军边塞要城,带着凛然煞气速度飞快朝巨岩村所方向方向奔去,林沙顿时心头一沉,大手猛一拍座下巨虎脑袋:“走,咱们去会会这帮动夷蛮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