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突如其来的猪脚模式,并不是他的魅力有多大。

    同时,脑中模模糊糊出现的影相,也让林沙心中明悟,这是未来的某些可能出现的画面?

    越是了解,越是发觉这个世界的神秘。

    林沙没有矫情,在巨岩村老祭祀出面后,应下了担任村长一职。

    “林沙阁下,已经答应担任我村村长一职,老祭祀祭拜过先祖和神灵,得到了神灵的认可!”

    当村中长者将消息公布后,在村子里并没有引起丝毫波澜。

    这让林沙,再一次见识到了祭祀神权的强大。

    当上了村长后,很多事情插手处理名正言顺。

    比如,提倡对田地的精耕细作,还有农闲之时,组织村中青壮劳力修缮简单的水利灌溉设施,整理村里卫生环境等等,一系列措施下来巨岩村发生了很大变化。

    别的不说,单单干净整洁的卫生环境,与以前那种脏乱差,到处都是人畜粪便,臭气熏天的摸样简直天壤之别。

    至于其它的,短时间内还看不出效果,但等今年田地丰收,村民们就会感谢林沙的所作所为,他确定以及肯定。

    而林沙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当上巨岩村村长之时,建于商王朝立国时的天坛,突然有了异乎寻常的动静。

    天坛位于皇城三里处的灵山之额,历代帝王均在此拜祭苍天,亦是供奉灵兽龙龟之处。这龙龟生得十分怪异,硕大的龟体,长着一颗绞龙的头颅,气势如磅,这龙龟在商王朝建国六百年之中,无声不动,代表了商王朝稳如昆仑,庇佑国泰民安,是商王朝的气运象征。

    这日,大祭司端坐天坛修炼,突然从从龙龟身上感受到一股喜悦,急忙用功推算,只得出东方有大贤出世,却无论如何推算不出具体情况。

    心中郁闷,活了百五之数的大祭司还是派人给纣王传信。

    纣王天生雄武威猛,聪明多智自视才比天高,自从坐稳成汤江山之后,每日于后宫嬉戏乐不思蜀。

    自妖妃妲己入宫后,使尽魅惑手段迷得纣王神魂颠倒,****笙歌通宵达旦。

    这日,天坛大祭司派人前来报信,龙龟有异东方出了大贤,纣王却是不以为意,回复道:“成汤江山永固,有大贤出世自是应该,等大贤亲赴朝歌本王再好好接待不迟!”

    说完,便返身和妖妃妲己白日宣银,再不理会此事。

    “也罢,这于成汤本是好事,同不着急切一时!”

    大祭司得到回报,轻轻一笑进入练功状态不在多言。

    ……

    “咦,怎么回事?”

    就在纣王和大祭司来回传了个口信后,远在万里之遥的林沙突然感觉心头一松,好似身上的一道无形枷锁消失,顿时浓郁天地灵气滚滚汹涌而至,通过天地之桥涌入身体窍穴之中。

    真是古怪??!

    琢磨不出原因,他只轻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理会,这对他是好事不是么?

    “既然祭祀算出未来,村子将遭遇一场兵灾,那咱们就得提前做好准备!”

    干净利落的处理了村子的农事,顺便让巨岩村的卫生状况和面貌涣然一新后,他便开始着重打造巨岩村防御体系。

    “村长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村长有何吩咐,我们必定竭尽全力完成!”

    “是不是太急了点,当然村长坚持的话我没意见!”

    “……”

    还是那几位长者,是林沙管理巨岩村的得力帮手,他们听到林沙的想法后,尽管意见不甚统一,但还是表示了坚决拥护的态度。

    “首先,就是加高加宽村子外围的木墙!”

    统一了意见后,林沙也没客气直接吩咐道:“发动村中青壮,到旁边的莽荒丛林获取足够数量的木料,以备建设木墙之用!”

    一声令下,整个村子都热闹起来。

    因为天地灵气浓郁的缘故,虽然在林沙看来村民们的饮食结果和习惯,还有生活质量十分低下,却不碍村中青壮一个个长得牛高马大龙精虎猛,全部都是力能扛牛的大力士。

    由斑斓巨虎出手或抓或撞或甩,将一棵棵苍天古木断成两截,而后肩抗手提硬是依靠人力将木料搬了过来。

    林沙在这时,又显了一手。

    “你们看,这些大树身上都有纹路,想要轻松将他们切割,最好顺着纹路来!”指挥村中一个个半大小子,将苍天古木身上粗糙深刻的树皮剥下,林沙一边拿跟枝条在光秃秃的树干上指指点点,取出一把缴获的锋利大刀,手脚笨拙玩起了木工活计。

    “这个,你们都看清楚没?”

    看着地上长短不一,粗细不匀的块块木条,林沙心虚汗颜,收刀冲着一干两眼放光的半大小子吆喝道。

    “看清楚了,村长!”

    围在旁边的半大小子们一个个两眼放光,跃跃欲试恨不得自己亲自上场。在林沙看来极为粗糙的活计,放在这些半大小子眼里都是‘精品’。

    “你们亲自动手试试,小心点!”

    半大小子们崇拜的目光,让林沙很有种志得意满的成就感,干脆将手里的锋利大刀一扔,在旁边装起了木工师傅指手画脚。

    足足忙活了三天时间,凑足了经过初步‘加工’过的木料,巨岩村开始了浩浩荡荡的修炼防御木墙工程。

    整个防御木墙的范围,经由林沙一力坚持,一干村中长者附议,足足比原来的木墙所在,向外延伸了两百木距离。

    如此,工程量起码增加了两倍不止,林沙却是不以为然,一力坚持己见,一干村民只得老实听从吩咐。

    这时,林沙又展现了自己在工程设计方面的能力。

    先是测量好距离,又根底地形地貌设计了打牢地基的方案,看得一干村民砸舌不已,对林沙又是敬佩又是好奇,被他如此令人羡慕的‘能耐’给惊住了。

    当高达五丈,宽足有两丈的木墙耸立,将整个巨岩村全部包裹之时,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涌上村民心头。

    如此高大木墙,就是附近最大的城池城墙也比之不上,一种隐隐的优越感油然而生,之前被逼着干重活的怨气稍稍收起。

    “这样还远远不够,起码不能让可能的敌人轻松靠近木墙,不然一把火便能将木墙烧个干净!”

    林沙趁热打铁,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又提出了新的想法:“不如引来莽荒丛林中的活水,在木墙之外人工制造出一条护墙河,如此木墙的安全防护能力,将得到极大提高!”

    几位村中长者一合计,感觉林沙所言确实很有道理,于是再一次站在林沙身后摇旗呐喊。

    “什么,又要修建护墙河?”

    “这不瞎折腾么,有这座高大木墙防护,林子里的野兽根本就冲不进来!”

    “是啊,村长也太过小心了吧?”

    “……”

    命令一下,顿时引来村民一阵牢骚议论。

    林沙之前提倡的田地精耕细作,还有从无到有修建木墙工程,都耗费了村中青壮不少精力,如今听地村长林沙又要修建护墙河,想想都觉得工程量不小,一时间引来怨声载道也不算什么。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想偷懒不成?”

    “都给我老实点,叫你做点事情都推三阻四!”

    “要不要请你跟祭祀谈心,好叫你们心中明白?”

    “……”

    一干绝对支持林沙的村中长者怒发冲冠,瞬间便将青壮们心中的不满和牢骚镇压,老老实实的挖土搬石,他们将在后来的兵祸之劫中,庆幸今日的所作所为,不仅救了他们自己也救了整个村子。

    一边修建新的木墙和护墙河,林沙一边还不忘指挥人手,将原有的低矮旧木墙拆掉,作为建筑用木料临时堆积在空地上。

    同时,林沙亲自出手规划,在多出的空地上,设计归整了一片住宅用地,按照现代的新农村规划模式,又分出一部分青壮劳力打地基挖地下水道,一时间整个巨岩村成了热闹繁忙的工地。

    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瞒的了成汤边境驻军?

    不过驻军将领,对巨岩村的动静一点都不感兴趣,听闻汇报过耳就忘,小小一个边境村庄再闹腾,又能闹腾出什么动静来?

    倒是东夷边境部队,对巨岩村的动静十分关注。没办法谁叫之前一支百人骑兵队,直接在巨岩村全军覆没?

    东夷早就作好了入侵成汤的准备,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给他们没脸的巨岩村。

    时光流逝,三月时间匆匆而过。

    又到了一年的丰收季,阳光明媚秋高气爽,巨岩村村民看着田地里长势喜人的栗米,粗矿的脸上忍不住露出喜悦的笑容。

    据农事经验丰富的村中长者表示,今年的栗米收成,将比往年多上三成不止。

    顿时,整个村子成了一片喜气洋洋的欢乐海洋。

    当村民们收割栗米,看着满仓的粮食之时,心中积累的那么点点怨气顿时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对林沙的绝对拥护。

    “哈哈,村子今年大丰收,全赖村长当日的教导之功哇!”

    大家心中都明白,林沙在巨岩村的声望一时如日中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