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杀杀……

    巨岩青壮村民红光满面,一顿乱棍如雨点砸下,顿时就将十几位被围住的东夷骑兵从马上掀翻,砸成了一滩触目惊心的恶心肉泥。

    “哈哈哈,爽快实在太爽快啦!”

    “就是,以前这帮东夷蛮子没少过来祸害咱们,现在倒霉了吧!”

    “这次的收获可是不小,近百战马还有这么多的精良武器!”

    “说不定,王廷还会狠狠奖励咱们一番呢!”

    “……”

    村中长者顾不得高兴,一个个围在林沙身边满脸堆笑,硬生生烘托出了众星拱月般的氛围来。

    “快点把这些尸体处理了,这些人带来的武器全部收好!”

    林沙没被全歼东夷来敌的事儿蒙蔽双眼,同样也没迷失于村中长者的如潮夸赞之中,头脑冷静得很知晓商朝肯定不会放开金属武器在民间的管制。

    果然,没过半天时间,商纣边境部队一支小小巡逻队主动上门。

    “听闻,有一支东夷百人骑兵队,在贵村木墙之前全军覆没?”

    带对军官趾高气昂,满脸高傲眼睛长在脑门上。

    “正是,村中儿郎奋勇,又有游侠路过帮了一把,才有如此结果!”

    村中长者点头哈腰,忙不迭将早就商量好的说辞道出。

    “哼,巨岩村真是好运,周围几个村子可是被东夷蛮人屠个干净!”

    那带队军官一脸阴沉,转头盯视回话村中长者,嘴角一裂露出两拍森森白牙,直接道:“识相的,将缴获的马匹全部交出来,不然有你们巨岩村好看!”

    “能否留下一两匹?”

    村中长者好不心痛,却是无奈形势比人强,点头哈腰送上银钱讨好,小心翼翼商量道。

    “不成!”

    那带队军官毫不客气将银钱全部收入囊中,语气却是干硬如故:“东夷军马可是严格的管制物资,除非巨岩村有不轨之心,否则我劝你们还是少打那批军马的主意,不然以后麻烦少不了!”

    好说歹说,最后留下了一批缴获至东夷骑兵的武器,其余马匹物资全部被边境巡逻队拿走。

    “不用沮丧,只要村中无人伤亡,就是最好的喜讯!”

    当林沙从后面房间转出,看到几位村中长者一脸沮丧,不由开口安慰道。

    “林沙阁下说的是,是我等贪心了!”

    “只是边防军如此行径太不客气,让人心情不爽快罢了!”

    “还得感谢林沙阁下的帮助,不然我巨岩村也难逃一劫!”

    “……”

    见林沙出来,几位村中长者顿时精神一震,七嘴八舌道出心中不满,而后便一脸欢喜离开了。

    “这帮家伙,还真够容易满足的!”

    林沙摇头轻笑,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神色。

    ……

    东夷百人骑兵队的突然杀到和覆灭,没有给巨岩村带来丝毫影响。

    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保持着最原始也最朴素的生活原则。

    不过,巨岩村跟以往,开始有了细微的不同。

    种上栗米的田地,时??梢钥吹搅稚衬歉叽笸Π蔚纳碛?。

    尽管他对具体的农务不甚清楚,却也知晓精耕细作的道理,又有脑海中记忆的不少农书左证,立时化身为农业专家对巨岩村的耕种情况指手画脚。

    村民门且信且疑,可几位村中长者却是毫不犹豫照做,引起村民一阵效仿之风,倒是省却了林沙许多口舌解释。

    “林沙阁下,请当我们巨岩村的村长!”

    在做完了这些之后,林沙觉得对巨岩村做到了仁至义尽,他便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可当他刚刚提出告辞的时候,村中长者齐齐脸上变色,一边恳请他继续留下,一边还放出了一个大卫星。

    “什么,你们没弄错吧?”

    林沙睁大眼睛一脸错愕,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好笑道:“要我当村长?”

    “正是,还请林沙阁下不要推辞!”

    “我等真心诚意,林沙阁下还请留下,帮帮我们巨岩村!”

    “林沙阁下,你一定要留下??!”

    “……”

    村中长者一个个激动不已,唾沫横飞围着林沙出言挽留。

    “停!”

    林沙被吵得脑仁子疼,连忙一挥大手断喝出声。

    嘈杂恳请声顿时消失无踪,他环视一圈正好对上村中长者可怜巴巴的乞求目光,很有些摸不着头脑好奇问道:“能给我一个合理解释么?”

    “这个……”

    村中长者顿时面面相觑,一时支支吾吾说不出个道理来。

    “还有!”

    林沙微微一笑,却是不给村中长者找借口搪塞的机会:“自从我来到巨岩村后,长者们实在热情得不像话,热情得我都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了,诸位能给我一个解释么?”

    村中长者脸上好不尴尬,却是一个个眼神闪烁默然不语,这情形一看就是有情况啊。

    “怎么,难道还真的被我猜中了,你们对我有何企图???”

    林沙眼神冷厉,浑身气势凛人声音瞬间冰冷彻骨。

    村中长者依旧默然不语,却是承受不住林沙的滔天气势,身子瑟瑟发抖不住后退,脸上更是血色尽褪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是我来解释吧!”

    就在气氛尴尬越发凝重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苍老声音。

    “祭祀,是祭祀过来了!”

    “太好了,有祭祀出面,用不着咱们尴尬了!”

    “林沙阁下,一切祭祀都会帮我们解释清楚的!”

    “……”

    之前还尴尬不已,好似一块块沉默石头的村中长者,顿时满血复活喜笑颜开,好似心中那块巨石突然搬了般。

    “祭祀?”

    林沙心头一震,突然想起了夏商周三朝时期,祭祀可是三朝十分特殊的存在啊,特别是商朝推崇归藏易,祭祀的身份不比当地实权派人物要差。

    只是他没想到,小小一个巨岩村,竟然也有祭祀存在?

    容不得他多作猜想,一阵缓慢的脚步声响起,随着村中长者一个个恭敬迎候,一位瘦骨嶙峋,头插数根鲜亮羽毛的白发老者慢悠悠走了进来。

    咦,有些意思??!

    随着老者进屋,林沙突然感应到一股晦涩的能量波动,从老者身上传来。

    他顿时眼睛一眯,嘴角露出一丝似浅笑,心中却是打了个突,显然没想到小小的巨岩村,竟然还有精神力如此强大的存在。

    “林沙阁下,老朽添为巨岩村祭祀,这些老家伙之前的举动,都是老朽授意而为!”不等林沙开口询问,那祭祀老者便满脸微笑,冲着林沙直言道。

    “这是为什么?”

    林沙不置可否,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反问出口:“我需要一个合理解释!”

    “就在阁下即将抵达巨岩村时,老朽占卜时得到上天预示!”

    祭祀老者没有二话,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笑吟吟解释道:“占卜预示,在莽荒丛林中将有大贤乘巨虎而至,而是我便吩咐下去,要他们极力挽留阁下,最好能让阁下在巨岩村安家落户!”

    骨瘦如柴的手指点了点尴尬的村中长者,而后满脸笑意看向林沙:“不知阁下对这个解释,满不满意?”

    林沙顿时恍然,同时心中闪过一丝明悟,有意无意间似乎触动了某种玄妙天机,只是影影绰绰看不清楚。

    真是个神奇的世界??!

    默然点头,算是认可了祭祀的说法。

    “那,不知阁下,可否继续留在巨岩村?”

    祭祀脸上的褶子开了花,笑吟吟开口问道:“只要阁下答应,您就是村中最大的那位,就连老朽也奉您马首是瞻!”

    “你一我稀罕区区一村长职位?”

    林沙好笑反问。

    “阁下大有来头,自是不会稀罕巨岩村村长一职!”

    祭祀老者不慌不忙,笑吟吟道:“不过做了巨岩村村长,对加速融入商汤却是极有好处!”

    林沙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掀起滔天巨浪,对眼前的祭祀老者,同时对这个世界的规则忌惮不已。

    “为何会选我,又为何如此迫不及待?”

    脸上毫无表情,一双眼睛却是冷静异常,直接开口问道。

    “占卜预示,阁下身有大气运,老朽私心作崇想巨岩村沾点光!”

    祭祀老者满脸褶子慢慢展开,轻笑道:“这点,阁下不会怪罪吧?”

    林沙点头默不做声,他对这样玄乎的事儿,一时还难以接受。不过见几位村中长者一脸深以为然的摸样,他又不好多说什么。

    “另有一事!”

    突然,祭祀老脸一板,语气严肃道:“老朽经过占卜演算,推测我巨岩村将有大劫,稍有不谨便有灰飞湮灭的下??!”

    此言一出,几位村中长者顿时大惊失色,一个个满脸惊惶看向祭祀老者,却是没有胆气开口询问。

    “东夷?”

    林沙心头一动,指了指东边方向,脸上不动声色开口道。

    “正是东夷!”

    祭祀老者脸上露出无奈苦笑,闭上眼睛缓声道:“占卜预示巨岩村将遭遇严重的战火侵扰,一不小心就有烟消云散的可能,唯一的生存机会便是与大气运者有紧密联系!”

    “于是,村中长者便如此‘热情’,邀我担任村长之职!”

    林沙了然一笑,心中一片清明脑中灵光闪现,一幕幕诡异画面突然涌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