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东夷人打过来了?”

    几位村中长者腾的一下起身,满脸惊慌急声问道。

    “东夷人来了多少人马?”

    “东夷人来的都是什么兵种?”

    “东夷人什么时候到?”

    “……”

    来报信的村中青壮,被一连串问题彻底问懵了。

    “大家都不要急,一个一个问!”

    林沙开口,迅速平息了屋子里惊慌的气息,抬眼看向报信青壮,大喝道:“还不快说?”

    “是是是,我这就说!”

    那报信青壮急忙应声,连声道:“东夷人一支百人队越过边境线杀了过来,全是骑兵速度飞快,马上就要杀到村子来了!”

    骑兵!

    村中长者齐齐变色,一时惊得说不出话。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出去看看??!”

    混熟了,林沙一点都不知道客气为何物,招呼一声大步流星朝门外走去,几位村者长者忙不迭跟了上来。

    轰隆隆……

    刚刚抵达高不过丈半,以木土结构搭建的村子围墙,一阵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便传入耳中。

    林沙二话不说,飞身而起立于木墙之上。

    抬眼望去,只见地平线远处一道烟尘如龙翻滚,带着不可一世的疯狂气势席卷而至,他甚至能听到马上骑士狰狞的脸膛和呼啸的吆喝呐喊。

    “不好了,东夷骑兵杀过来啦!”

    “快跑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啦!”

    “东夷骑兵杀过来啦,快找家伙抵抗!”

    “……”

    身后的村子,顿时乱作一团,惊呼尖叫不绝嘈杂喧闹刺耳之极。

    待到村中长者健步如飞跑了过来,林沙提气开口冲着混乱的村子大喝:“慌什么慌,天还没塌下来,对方来的都是骑兵,想跑是没可能的,村中青壮听我号令,全部集结于木墙之下!”

    声浪滚滚犹如雷霆炸响,还没等惊慌混乱的村民反应过来,从林沙所居小院一道斑斓身影如风疾驰,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顿时让村子变得一片寂静。

    “快快快,你们都傻了么,没见听林沙阁下的吩咐么?”

    “听从林沙阁下命令,否则统统驱逐出村!”

    “林沙阁下就是我村眼下地位最高之辈,你们还不快快听从号令?”

    “……”

    一干村民不知所措,跟随林沙疾跑而出的村中长者,却是齐齐扯起嗓门大吼大叫,瞬间便让吓呆了的村民反应过来。

    有村中长者招呼,加上林沙这段时间在村子里积累的威望,顿时原本慌作一团的村民,像是找到主心骨般,老弱妇孺全部返回家中等候消息,青壮男女全部积聚在林沙所立的木墙之下。

    “分出五十力气最大者,立刻搬来比脑袋还大的石头!”

    林沙一点客气都没有,直接出声吩咐。

    分出的五十力气最大的青壮,男女都有立即行动忙活起来。

    巨岩村旁边就有一座光秃秃的石山,别的都没有就是石头多,很快林沙所立木墙之下便堆积了一坐石块组成的小山。

    “其余青壮全部拿好木棍,分成三班巡视木墙,等战斗开打不要给东夷蛮子任何可趁之机!”

    林沙一道道命令吩咐下去,顿时原本慌乱无措的村中青壮,像是有了主心骨般有条不紊忙活起来,有村中长者帮忙压阵根本不虞出现捣乱不服的情况。

    轰隆隆……

    就在这时,轰隆隆的马蹄声越发惊人,村子木墙之下卷起一道狂风,一条由烟尘组成的土龙蜿蜒而至,忽忽忽的吆喝声不绝扰人心神。

    “东夷大军到来,尔等还不快快开门投降!”

    如雷般的马蹄声,冲至村子木墙之下不足百丈距离,突然减速直至全部勒马停步,一大嗓门军士策马而出大声吆喝。

    “投降投降,快快投降!”

    “东夷大军已至,还不快快打开大门投降?”

    “胆敢迟疑不决者,等杀进去后鸡犬不留!”

    “……”

    待大嗓门军士喊话完毕,其余东夷军士纷纷鼓噪,一股凌人的煞气冲天而气,几乎将头顶白云搅散。

    “怎么办怎么办,咱们要不是开门投降?”

    “投降个屁,这帮东夷蛮子个个都不是好东西,进村之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恶事?”

    “那该如何是好,东夷人势大咱们不是对手??!”

    “……”

    聚集在村子木墙之后的青壮男女,顿时又是一阵骚乱议论纷纷。

    村中长者手足无措,一个个眼巴巴望向高立于木墙之上的林沙,一脸期待这种毫不掩饰的信任实在让人咂舌。

    林沙眯缝着眼睛,打量村外耀武扬威的上百东夷骑士。

    他自然知晓,商朝时候有个东夷势力,最后被商纣干翻,全部被吸纳进中原统治版图,是商纣在位期间难得的大功绩。

    只是入目所见的情况,让他很是疑惑啊。

    村在上百东夷骑兵个个披头散发满身彪悍,身上套着制式皮甲就不说了,手中的刀枪和弓箭都不是历史上商周时代的生产力水平能够制作出来。

    铁器!

    尼吗的,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么?

    反倒是他们座下,高大神骏比他前几世见过最大宝马,都要健壮神异的骏马算不得什么了。

    仔细观察了下,东夷骑兵个个气血充盈煞气隐隐,单单只看外表就知道都是手上染过鲜血的狠角色。

    不过,这样才有趣嘛……

    林沙静静凝立于木墙之上不言不语,村中长者以他马首是瞻自然也跟着沉默不言,受到气氛感染原本惊慌失措吓得大喊大叫的村中青壮,也不由自主跟着安静下来。

    “该死的商人,既然你不肯投降,那就别怪我们了!”

    东夷带队骑兵将领见巨石村毫无反应,顿时勃然大怒厉啸出声,大手一挥顿时十数骑飞奔而出,弯弓搭箭一枚枚利矢好似流星划破天空,直取靶子一般站立于木墙之上的林沙而去。

    “雕虫小技也敢献丑?”

    林沙哈哈一笑,大手一伸凌空化了个半圆,一股太极柔韧劲道形成的气旋形成,十来枚疾射而至的利矢,无一例外全部被气旋包裹轻松落入林沙手中。

    “去!”

    一声暴喝如惊雷炸响,十来枚利箭,以比来时快上数倍的速度,发出尖锐刺耳之极的尖啸,点点寒芒闪烁瞬间洞船十数位东夷骑兵的身体,鲜血飞洒余势不减继续收割后面东夷骑兵性命。

    “村中青壮听我号令!”

    与此同时,林沙大喝出声将一干被他那神奇手段,惊呆的村中青壮惊醒:“分成三排,使出吃奶的力气给我将收集的石头扔出去!”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林沙阁下的话么?”

    “你没长耳朵啊,要你们分成三波扔石头!”

    “混蛋你脑子是长草的么,分三波扔石头你没听见,慌乱个什么劲?”

    “……”

    木墙之下一阵混乱,五十力气极大的青壮,在村中长者的喝骂指挥下,搬起堆积在脚边的石块,使出吃奶的力气冲着林沙所指方扔了出去。

    嗡嗡嗡……

    顿时,一片脑袋大小石块,带着凄厉呼啸冲天而起,在空中迅速划过道道弧线,轰隆隆直接砸在混乱的东夷骑阵形之中。

    气血飞腾惨叫连连,本就混乱的东夷骑阵更加混乱,已有那胆小之辈悄悄拨马后撤。

    可惜林沙不给他们重新调整的机会,脑袋大小石块连绵不绝,虽然每次只有十来块,却胜在连绵不绝,一阵石块雨直接将上百东夷骑兵砸得鬼哭狼嚎损失惨重。

    “混蛋混蛋啊,我要屠了你们!”

    东夷骑军将领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手中长刀一扬不退反进,左劈右砍凡是砸向他的巨石,全被一刀轰成碎石一身武艺强悍得紧。

    跟在他身后还有十来位手头硬扎的高手,顶着头顶呼啸而过的脑袋大小石头攻击,满脸狰狞吆喝而上,距离村子木墙不足百丈之时纷纷飞身下马,身形矫健如龙运使轻功疾跃而至。

    “小子你去死吧!”

    “哈哈,我定要将你剁成肉泥煮着吃!”

    “整个村子的人都得死,你们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

    十来道如风身影连连怪笑,身如骏马奔驰又似清风吹拂,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便已杀至村外木墙之下,一个个满脸狰狞飞身而起,手中寒芒闪烁直取林沙六阳魁首。

    “找死!”

    凌厉劲风扑面,林沙不慌不忙手指轻轻点动,顿时一道道凝练指劲呼啸,瞬间洞穿十来位东夷骑兵头颅,半空鲜血飞溅十来具尸体像下饺子般无力掉落。

    “村中的青壮们,跟我杀出去!”

    正好就在此时,之前青壮匆匆收集的石块已经消耗完毕,林沙一点都没客气飞跃而下,手掌一抓一把沉重大刀飞至手中。

    吼!

    斑斓巨虎受到浓郁的血腥味刺,仰天发出一道惊人虎啸,高大的虎躯轻松从木墙上一跃而过,呼啸带风冲至林沙跟前连连低吼。

    “哈哈,你这家伙倒是挺识趣的嘛!”

    林沙哈哈一笑,飞身跃上虎背,斑斓巨虎奔行如飞直扑被打得士气全无的零散东夷骑兵。

    “杀!”

    他一声长啸,手中大刀寒芒闪闪划过道道凌厉锋芒。

    身后,村子木墙大门洞开,一票青壮男女手持长短不一的木棍呼啸杀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