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岩村,殷商和东夷边界处的一处小村庄,旁边就是延绵上万里的莽荒丛林,地处关窍人烟鼎盛。

    这日清晨,当村民刚刚起来吃过早膳,扛着农具准备到地里干活时,突然灾祸降临。

    从莽荒丛林之中,突然奔出一头巨型野猪,高大如山的身躯,嘴唇两边长达丈半的锋利獠牙,坚实的皮肉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沿途挡路之人全被撞飞非死即残。

    整个村子顿时一阵大乱,数百情壮在村中长者召集下,手吃棍棒等木制武器匆匆杀出,围着巨型野猪一阵狠打,结果不仅没击退巨型野猪,反而激起它心中火气,嗷嗷叫着四蹄翻飞跑得更加欢实。

    一时间,村子被搅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惨叫震天血流成河。

    不过短短半个时辰,村中青壮伤亡便近百,房屋农舍更是被撞翻撞塌数十间之多,伤者更有数百,几乎村中人人带伤。

    “天呐,谁来救救我们?”

    “该死的莽荒魔猪,我跟你拼啦!”

    “快快快,快将村中妇孺老弱驱散,不要被这畜生给害了!”

    “……”

    村子里血腥味弥漫嘈杂声不绝,哭喊惨叫声连成一片,几如兵祸肆虐惨不忍睹。

    吼!

    村里人正忙着跟横冲直撞,所向披靡的巨型野猪游斗惨战,谁也没发现在延绵万里的莽荒丛林边缘,突然奔出一头斑斓巨虎,巨虎身上还坐着一位浑身光洁溜溜,只有腰侧围了几片叶子的怪人。

    突然,斑斓巨虎仰天咆哮,声浪惊天动地,山林之王的威风霸气尽显无疑。

    嗷嗷嗷……

    正四蹄翻飞,在村子里制造一场场交通惨剧,兴奋无比的巨型野猪好似受到了挑衅一般,猛然掉转冲撞方向,嗷嗷大叫之声尖锐刺耳,一双猪目血红布满疯狂煞气,卷起一阵土灰烟尘不管不顾朝斑斓巨虎狂冲而去。

    “找死!”

    端坐在虎背上的青年,正式在莽荒丛林中当了十几天野人的林沙,刚刚出得丛林便见巨型野猪肆虐村子,如今竟然还有胆气冲撞过来,顿时勃然大怒飞身而起,双腿并拢劲气勃发,龙吟之音不绝重重砸在飞扑而至的巨型野猪脑门之上。

    刚刚还威风不可一世的巨型野猪,只来得及发出嗷的一声凄厉惨嚎,庞大犹如坦克般的身躯轰然倒地,一只恐怖猪头爆炸脑浆飞溅死得惨不忍睹。

    一阵轻风吹过,浓郁的血腥味让人作呕,刚刚还哭喊嘈杂不休的村子,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便安静一片,只余伤者的惨嚎声刺耳不绝。

    “虎将,这是救我村子的虎将??!”

    不多时,村子里急忙奔出几位老者,跑到林沙跟前一脸激动,连连道谢满脸感激。

    “感谢虎将救了我巨岩村!”

    “虎将请入村一叙,我等好替您接风吸尘!”

    “虎将还没吃饭吧,请跟我们来!”

    “……”

    面对村中长者,一口一个‘虎将’,林沙回头看了眼跟在身后,摇头摆尾威风凛凛的斑斓巨虎,顿时苦笑不得也不好扫了长者颜面,便跟在他们身后进了村子。

    “啊,又是一头莽荒魔虎!”

    “快逃快逃,大家快逃??!”

    “有莽荒魔虎出现,咱们巨岩村完啦!”

    “……”

    可刚一进村,斑斓巨虎在林沙的严厉约束下还没怎么样呢,刚刚受到巨型野猪肆虐惨不忍睹的村民,好似受惊的兔子般一轰而散。

    “乡亲们不要惊慌,这头莽荒魔虎,乃是虎将阁下的坐骑!”

    几位引路长者,急忙大声吆喝,回头冲着林沙不好意思尴尬道:“虎将阁下,实在不好意思……”

    “没什么,乡亲们受了惊吓,我理会得!”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轻笑道:“你们叫我林沙就可,不要喊我虎将了,感觉怪怪的!”

    “好好好,林沙阁下请随我们来!”

    几位村中长者互视一眼,从善如流也不客气,引着林沙来到村子中央,一处石瓦结果的大屋里,奉若贵宾满脸殷勤。

    林沙一边好奇的打量屋子结构和摆设,一边很是随意的跟几位长者闲聊,心中却是翻腾开了。

    根据屋子结构和摆设的式样,显然是先秦之前的时代。

    可是按照刚才在村中匆匆一瞥的印象,村子的生产力水平着实不差,真是够古怪的啊。

    当天中午,林沙受不了村中长者的热情接待,只好答应暂时居住在村子一段时间,等到时机合适便告辞离去。

    尽管因为巨型野猪的关系,村子死了不少人,但还是摆了盛大的接风洗尘宴席,酒水和各类肉食可尽的上,大家吃得满嘴流油尽欢而散。

    晚上,林沙和斑斓巨虎,便被安排在一处干净整洁的屋子里住下,附带一个小院子和几间厢房杂间。

    睡在干草铺就的柔软木床上,林沙感觉有些不真实。

    尼玛,从进村现在安稳睡觉的过程,也太过顺利了点吧,村中长者不仅没有询问他的出身来历,而且一副敬若神明的摸样,也不像是因为他击毙了巨型野猪的缘故吧?

    真是古怪的状况,不过灵识并没有示警,他倒是可以安心入睡。

    倒是不放心斑斓巨虎,生怕这厮忍不住吃人的诱惑,暗地里偷偷溜出去做坏事,干脆找了根韧性十足的藤条,把斑斓巨般的脖子绑得结实,便一头载倒在木床上呼呼入睡。

    之后几日,村子里忙着送葬哭灵,林沙也帮不上什么忙,很识趣的窝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出门。只等几位村中长者主动上门探问,他才于言语间不断探问想要知晓的消息。

    商纣!

    以他的能耐,从几位性情淳朴的村中长者口中,他很容易便探听出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实在没想到,这次穿越直接跑到商纣来了。

    巨岩村只是商纣边境的一个小村子,村中长者能知晓的消息有限,林沙从他们口中再也探不出其他消息。

    不过,有这些已经够了。

    总归知晓自己还在华夏神州,中原有文明的存在,不管这个文明的发展程度,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却是让他安心不少。

    心思安定下来,有感于村中长者的热情,闲暇之余他便主动出手,替那些在巨型野猪肆虐期间,受伤的村民治疗。

    一手利索的接骨手段,还有精湛的中医水准,轻轻松松就将村人几乎视之为绝症,只能等死的重伤号救了回来,一时林沙被视作天人。

    由此,不仅村中长者对他更加热情殷勤,就连原本态度平平,只是碍于长者面子,而对林沙客客气气的村人,对林沙更多了几分敬畏,同时也多了数分亲切之意。

    而当那些重伤患在林沙的精心调养之下,迅速恢复如初,林沙在村中的地位简直犹如坐了火箭般攀升。

    “林沙阁下一定要在村里多住一段时间!”

    “林沙阁下莫非是神农传人不成,我巨岩村有福了!”

    “林沙阁下,这是我家里储存多时的野味,请一点笑纳!”

    “……”

    村民实在太热情,弄得林沙都不好意思提出告辞。

    其实按照他的想法,是想第一时间告辞离开,前往中原腹地帝都朝歌看上一看的,也好对这个世界有更清晰的了解。

    可是村民执意挽留,他也不好不顾而去,反正什么时候去朝歌都不算晚,他倒也不用急着求证,巨岩村给他的感觉很好,多住一段时间也不算什么。

    但是,很快林沙便感觉自己太傻太天真……

    “林沙阁下,因为莽荒魔猪之故,我村中之青壮损失接近一半,田地人手不足该如何解决?”

    “林沙阁下,石头家和石墨家,因为井水之故闹得不可开交,不知道阁下有何办法处理?”

    “林沙阁下……”

    村中几位长者也不知何故,竟然拿着村中事务不断上门求解。

    林沙赫然发现,不知不觉他除了成为村中的唯一医生外,还成是村中政务顾问,几乎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有长者上门主动问询。

    尼玛的,哥们不是巨岩村民好伐?

    这些事情,是哥们一个外人,该插手的东西么?

    他真是郁闷到了姥姥家,可上门求教的村中长者实在太过热情,他也不好冷脸以对,只得无奈出手指点一二。

    当然,说老实话,他对这种众星捧月般的猪脚待遇,内心深处还是很满意的,不然也不会随意出手指点村中长者解决麻烦。

    不过,这种猪脚模式来得太过诡异,心中虽有猜测却觉得很不靠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王八之气这么厉害了。

    以林沙的水平,巨岩村这么点点小事,自然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顿时又引得村中长者一片赞叹,每日里跑林沙的临时居所,跑得更加勤快。

    他哭笑不得,可是盛情难却,他直得勉为其难出点‘小力’。

    “不好啦不好啦,东夷蛮子杀来了!”

    这日,他正跟几位长者商讨村子耕种大事,可就在这时一阵杂乱脚步声传来,某位村中青壮满头大汗,脸色发白冲了近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