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咳咳……”

    当林沙满身狼狈,从时空黑洞中掉出,被天地间浓郁到了极点的天地灵气,呛得连连咳嗽。

    过了好一会,他才适应这种新奇的环境。

    放目四顾,入眼之处全是一棵棵苍天古木,如华盖一般的巨大树冠连成一片,几乎将整片天空遮掩。

    起身,骇然发现自己又变年轻了。

    看着晶莹细腻的手臂肌肤,不由苦笑连连。

    仔细检查了一遍,所幸只是变得年轻,二十岁左右面貌,身躯高大挺拔,骨骼粗壮强健,浑身上下充盈着使不完的力量。

    身体毫发无损,气血凝缩浩荡,窍穴之中真元流转,一切都预示着没有丝毫改变。

    这对他而言,真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以前每次穿越新的世界,身体都会出现状况,要么变得极小没有多少自保能力,要么就是不适应新的环境,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慢慢适应。

    正沉吟着,一股带着草木清香的轻风吹过,下身凉飚飚的感觉让他好不尴尬,这才反应过来,通过黑洞空间之时,身上的衣裳早已化作最细微的粒子。

    吼!

    就当他准备学一学野人,找两片巨大树叶装点一下门面,避免浑身光洁流流的尴尬状态时,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从林子深处传来。

    心头猛的一跳,竟不由自主生起丝丝危险感觉。

    顾不得尴尬,刷的一下飞身而起,咚的一声一脑袋撞上头顶的粗壮枝干。

    怎么回事?

    心中满是疑问,要是按照以前习惯,刚刚那一跃起码十丈不止,可之前才跃到三丈来高便升不上去了。

    好象有一股强大的束缚力,拼命拉扯身体向下般,真是奇哉怪也。

    还好一身武功都在,双脚落地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吼!

    可就这么一点时间耽搁,一头长逾丈许身高半丈,额头一个大大‘王’字的斑斓巨虎从林中一跃而出,张开血盆大口快若利矢朝林沙猛扑而至。

    狂风呼啸,卷起一股熏人恶臭,瞬息而过一双粗壮锋利的虎爪闪电般探出。

    “给老子滚一边去!”

    林沙脸上无喜无悲,突然身子腾空而起,飞起一脚后发先至,卷起一片凌厉残影踹在巨虎的额头的王字斑纹上。

    嗷……

    受此重击,斑斓巨虎发出一声惊天哀嚎,庞大的身躯好似破麻袋般向后耕飞了出去,轰隆一声撞在身后不远处的一棵苍天古木上。

    古木树身一阵剧烈抖动,一片片蒲扇大小树叶漫天飞扬,栖息于树冠之中的鸟类受惊齐齐惊慌飞走。

    “嘿,给我去死吧!”

    趁你病要你命,林沙虽惊于斑斓巨虎的抗打击能力,挨了他一脚竟然没没死去,他不敢怠慢身如箭矢疾飞,瞬间飞临斑斓巨虎身前,沙锅大的铁拳冲着它的脑袋,狠狠一拳砸了下去。

    斑斓巨虎刚才被撞得晕头转向,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林沙一拳砸在脑门之上,顿时七窍流血直接昏死过去。

    要不要直接做掉它呢?

    绕着昏死过去的斑斓巨虎走了几圈,林沙一时难以下定决心。

    如此巨虎,以前不要说见,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世界的天地灵气如此浓厚,能够一般野兽生得如此威猛,也算不得什么。

    “也罢,先绕你一命,我正好缺少一匹坐骑,就是你了!”

    感受到斑斓巨虎溢出的血液之中,蕴含着极强的气血能量,他一时有些犹豫,担心眼前斑斓猛虎,和风云世界的火麒麟一般,是这个世界的灵兽之属,他可不愿意莫名其妙沾上大因果。

    小心翼翼在斑斓巨虎身上摸索一阵,屈指突出的指节狠狠点在斑斓巨虎的几处血管节点,这才放心的收集周围地上的巨大树叶,制成了一件简陋之极的树叶草裙,往腰间一围堪堪遮掩前后要害。

    吼吼吼……

    不得不说,斑斓巨虎的身体当真强悍,挨了林沙一记飞腿,还有一记重拳,被轰得七窍流血,竟然不过短短时间便从昏迷之中清醒。

    可惜,几处血管集中处被截,气血流通不畅斑斓巨虎连站起来都勉强,虎目带着浓浓的煞气和惊慌,吼出的虎啸也是有气无力没有丝毫王霸之气。

    “嘿嘿,给我老老实实当一阵坐骑,说不定我还会放你一条生路!”

    林沙嘿嘿一笑,大摇大摆走到摇摇欲坠的斑斓巨虎跟前,试探着开口说道。

    吼!

    那斑斓巨虎猛的撕吼出声,张来血盆大嘴一口恶臭扑面而至,上下两排锋利獠牙狠狠咬了过来,虎目之中满是凶残之色。

    “嘿,好心当了驴肝肺!”

    林沙眼神一冷,右手张开好似蒲扇,后发先至狠狠一掌拍在斑斓巨虎的闹门上,直接将这头大得异乎寻常的大家伙,拍翻在地连声哀鸣。

    “服不服,服不服?”

    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的斑斓巨虎,根本没啥灵智可言,有的只是野兽的兽性罢了。既然如此林沙也没有客气,就像扔沙袋一般,抓起斑斓巨虎的一双粗壮前肢,高高抛起重重甩下,再高高抛起摔下。

    一时间,密林之中尘土飞扬响声隆隆,伴随着斑斓巨虎越发虚弱无力的惨叫哀鸣,血腥气弥漫却是引不来任何林中猛兽。

    砰!

    抓住斑斓巨虎,一连甩了十几次,直接把它甩得七窍再次流血,晕头转向不明所以这才随手一扔,像扔沙包一样将气息奄奄的斑斓巨虎扔到地上。

    此时的斑斓巨虎满身狼狈,身上沾满了泥土和碎叶,一张狰狞虎脸被鲜血浸泡过一般,血腥之气弥漫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嘿嘿,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看到斑斓巨虎脸上,被鲜血糊得差点睁不开的虎目中,满是说不出的惊恐畏惧之色,林沙嘿嘿一笑心中升起一丝满足。

    不过,他也暗暗心惊于斑斓巨虎的强悍身体,被他刚才那般折腾,换作风云世界除了那几头神兽和绝无神这样的大乌龟,就算不死也是个残废的下场。

    可眼前这头斑斓巨虎,别看外表一副惨不忍睹的摸样,但林沙可以清晰感应到,其身体内部的强大生机,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一番折腾,有丝毫的减弱或者降低。

    单单就这股勃勃生机,道一声小强也不为过。

    林沙却是打定了主意,要将斑斓巨虎当作坐骑代步,转身在林子里转悠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几根韧性十足的藤条。

    不理会斑斓巨虎的哀鸣抗议,他粗暴的将斑斓巨虎四肢绑得牢实,这才松了口气,有闲心仔细琢磨刚才被打断的思绪。

    双脚轻点腾身而起,飞林三丈高空后上升之势已竭,身子在半空滞留片刻,便伴随强大的地心引力迅速落地。

    不是身体出了问题,力量还是那样的力量,只是这个世界的重力规则,好象比风云世界要强大归整得多啊。

    双手猛然握拳,气血流敞一股强悍力量充斥拳面,瞬间连挥十八拳,拳影片片劲风呼啸,道道凝练之极肉眼可见的拳劲,带着尖锐呼啸疾驰而出。

    轰隆隆的气爆声连绵,身前不远处的一棵苍天古木,几有三人合抱之粗的树身,被连绵拳劲炸得木屑横飞枝摇叶晃,待烟尘彻底消散之时,苍天古木的粗壮树干已被炸空了一大半。

    让人闻之牙酸不已的枝桠之声不绝,数人合抱之粗的苍天古木猛的一阵摇晃,在林沙的目光注视下轰然倒下,惊起一片林中飞鸟。

    “看来这个世界的规则虽严,并没有限制我的实力发挥??!”

    摇了摇头,林沙脸上满是自信的欣喜,这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消息。

    心中有了底,他又试了试自身的其它武功,发觉除了轻功飞腾之术,还有真气外放攻击受了不小限制之外,其余武功基本上都是老样子。

    “不管如何,起码自保应该不成问题!”

    试验过后心中有惊有喜,不过总体而言他还算相当满意。

    眼下不是继续摸索的好时候,他必须得尽快出了这片茂密山林,找到人烟所在弄清楚这里到底是哪?

    飞身而起,凝立于周围最高的那棵苍天古木树冠之上,放眼望去四周全是密密麻麻的茂密森林,山中野兽飞鸟倒是看到不少,就没有见到丝毫人烟迹象。

    吼!

    正当他琢磨着找条河流,然后顺河而下,寻访人烟踪迹之时,突然数里外开,一头直立身高足有两丈开外,好似一块黑色巨岩的熊瞎子,张开血盆大口冲着林沙发出一声惊天巨吼。

    而后,巨熊四肢着地庞大的身躯被苍天古木遮掩,可是轰隆隆的狂奔之音震耳欲聋,一条弯曲的土龙张牙舞爪迅速冲着林沙所在狂奔而至。

    我草!

    林沙顿时耳中轰鸣脑子一蒙,被那头大得异乎寻常的巨熊,还有巨熊周身缭绕的凶蛮煞气给惊住了,二话不说飞身跃下树冠,一手提起被绑得严严实实的斑斓巨虎,身形如风朝着巨熊飞奔方向狂奔而走。

    从那头巨熊身上,林沙感受到了不小威胁,能够对他的安全产生不小威胁的气息!

    尼玛的,他一边飞奔而走,一边四下打量观察周围动静,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森森恶意……(未完待续。)

    PS:  新的篇章,求推荐求月票一切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