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释天,不要跟我玩这样的小把戏!”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一点都没有吃惊退缩之意,满脸淡然看着帝释天气势汹汹而至,嘴角露出一丝不加掩饰的不屑。

    气氛,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

    “林沙,我请你来是有大事相商,可不是让你来我天门耀武扬威的!”

    帝释天目光炯炯,滔天气势如海浪般一波胜过一波,冷冷扫了林沙一眼警告道:“不要触犯本座底线!”

    “呵呵,那帝释天你就好好约束手下小弟吧!”

    林沙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目光炯炯带着笑意扫了神将和神母一眼,而后转身再不理会帝释天,直接朝窝在角落里的风云二人走去。

    “哼,今日就饶你一次,等屠龙结束看本座如何料理你!”

    帝释天双目阴冷,看着林沙的背影冷冷想到。

    之后数日,一个个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高手,前来天门汇合。

    屠龙神兵,更是收集了八把之多。

    破军的贪狼和天刃,风云的绝世好剑和雪饮刀,断浪的火麟剑,皇影重新锻造好的惊寂,还有林沙的英雄剑和天罪。

    而当林沙见到铁心岛一行,怀空和怀灭两兄弟时,很不客气拦住他俩,光明正大的将两兄弟引至天门客居所在。

    “天罪还给你们了,以后没事少跟我照面,否则我不介意亲手将你们兄弟送下地狱!”

    没理会两兄弟怨恨的目光,林沙直接将装有天罪的盒子抛给怀空,对于旁边怀灭放光的双目纯当看不见。

    “你这是……”

    接过装有天罪的盒子,怀空感受到那股熟悉的凶煞之气,心中激动脸上却是满脸疑惑。

    “天罪不过是一把凶兵而已,放在我手里跟英雄剑其实没什么两样!”

    林沙淡然开口,一脸的不以为然:“再说了,实力到了我这等境界,有没有神兵在手,有区别么?”

    这番牛气烘烘的话,果然将怀空和怀灭两兄弟给震住了,一时脑子好似一团糨糊,都不知道是怎么出的林沙所在客舍。

    “就这么将天罪还回去了,你难道一点都不心疼?”

    这时,风云二人从后面的屋子走了出来,说话的正是聂风。

    “有什么好心疼的?”

    林沙嗤笑出声,拍了拍腰侧的英雄剑,淡然开口:“我跟他们说的,可都是实话,等屠龙结束后连英雄剑我都会还给无名!”

    风云二人一下子沉默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遥想当初第一次见到林沙之时,这位的实力也就比他兄弟俩强上一筹,可十几年过去了,眼前这位已经两他们兄弟俩远远抛开了。

    送走了心情复杂的风云二人,林沙冷笑出声:“想占我的便宜,哪那么简单?”

    不要忘了,在大唐世界林沙走的可是气运之道,对于某些事情格外敏感。

    不管帝释天找了什么借口,屠龙之事,在林沙看来却是寻死之道。

    所谓瑞兽,不管他们性情有多凶残,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它们是整个世界的宠儿,一身气运强悍无比。

    但凡出现伤害神兽之事,出手之人绝讨不了好。

    火麒麟就是个最好例证,聂家和断家的下场,怎么看都不怎么样,而且还是世代相传的那种。

    不管年轻之时多么风光,一过了中年各种厄运纷至沓来,简直不要太悲催。

    而神龙,其气运之隆厚,还在火麒麟之上。

    单看风云剧情,参与屠龙的勇士,最后除了风云二人凄惨收场,成了名副其实的天煞孤星外,其余人等统统死光光。

    可见这个世界,对神龙到底有多眷顾!

    尽管答应了帝释天,参与屠龙之旅,但林沙绝对不会傻到强出头。

    他不愿轻易沾染屠杀神兽的巨大因果,搞不好是会死人的。

    别以为笑三笑没出手就是良善人了,武无敌一定不会参和屠龙的事儿。

    可他手里有两把屠龙必备神兵,他干净利落的送出一把,等屠龙事了再把英雄?;垢廾?。他有预感,屠龙之后自己身上将有大变。

    在天门总部这段时日,林沙除了参观天门的瑰丽环境之外,基本上就待在自己的居所哪也不去,没有闲功夫认识什么江湖同道,也没心情理会一干想要巴结拉关系的家伙。

    他的仇人可不少,除了风云之外,其余屠龙勇士哪个都跟他有些龌龊。

    林沙表现得清高冷淡,自然也就没谁眼巴巴上门丢脸,日子倒是过得清闲之极。

    时间一晃而过,这日林沙正在天门内部晃荡,突然多日不见的帝释天现身,通知一干江湖豪杰屠龙之日已然临近,即将出发要他们做好准备。

    如此一说,原本松懈下来的气氛,顿时又变得紧张凝重起来。

    林沙倒是无所谓,实力到了他这等境界,神而明之存乎一心,身体随时都处于最佳状态,他倒是对那所谓的神龙很感兴趣。

    就是不知道,是漫画中的成精霸王龙,还是影视剧中真正的飞天神龙?

    匆匆收拾准备了一番,一干江湖绝顶高手,提着简单的行礼包袱,上了几辆马车便晃晃悠悠离开了天门总部。

    帝释天这家伙,显然十分重视此次屠龙之旅,手下拿得出手的高手,几乎全部出动。

    冰皇,神将,怒风雷等等,总部只留下一个神母坐镇。

    这日,一行来到一片近海海域,直接乘船来到一处偏僻小岛。

    林沙敏锐感知,这片海域的气息很有些古怪。一会强一会弱,好似潮水涨跌一般,他心中一动有了一个大胆猜测。

    刚他脚踏岛屿实地之时,心头更是连连跳动,好象有什么了不得的存在,就在附近一般。

    心神罕见的出现丝丝不宁,当他看到小岛上的神龙庙之时,心中的那份紧张气息突然加剧。

    回头扫了其余人等一眼,他们倒是没有丝毫反应,并没有如同林沙一般,感应到了某种强大气息。

    精神力啊精神力……

    林沙轻轻一笑,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只是任由天门的人,帮他们安置宿营之地,二话不说直接钻了进去再不出来。

    所幸他的表现就是如此的,……不合群,也没谁发现他神色中的细微变化。

    到了这时,帝释天再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吃饭的时候将一干强者召集到一起,说清楚了所谓神龙的所在。

    神龙就潜伏于小岛周围的海域之中,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只有在惊瑞日会出得海面,吞吐日月精华修炼提升。

    帝释天这话一出口,顿时所有强者都忍不住屏住呼吸,心中沉重不敢有丝毫怠慢,一丝丝凝重气氛开始在众人之间弥漫。

    不过眼下距离惊瑞之日,还有几天时间,帝释天很满意众人的反应,稍稍安抚了两句,便让一干强者不要胡乱行动,养精蓄锐等待屠龙之日的到来。

    本来就凝重的气氛,这下子犹如乌云压顶,几乎压得众人喘不过气。

    林沙我行我素,跟本就懒得跟这帮家伙搅合在一起,每天一大清早,便早早起身沿着小岛漫步,仔细感应体悟那种隐隐的威压。

    随着惊瑞之日临近,那种威压气息也越来越浓郁,甚至连一些灵识敏感的超级强者,也隐约察觉了这一点,心情显得越发不安和烦躁。

    “大家都做好准备,只等惊瑞日神龙出现,大家就一起动手屠了它!”

    就在惊瑞日的头一天,帝释天再次召集一干强者,满脸兴奋挥舞手臂大声道:“到时候,大家都将成为武林神话!”

    林沙暗地里撇了撇嘴,觉得帝释天这家伙有够无聊的。

    在场哪个不是江湖上打滚多年的老油条,又岂会受你这么点屁话鼓舞,就热血沸腾忘乎所以了?

    帝释天明显也知晓这一点,鼓舞了一番士气后,又许下重诺,屠龙成功后,凡是参与者都可以到天门庞大的藏书阁尽情阅览。

    这才像话嘛!

    就连林沙都有些微的心动,更不要提其余被请来的江湖好手了。

    帝释天千年时间收集的典籍,那都是整个民族的瑰宝,其中涉及到武学方面的知识,说它是一处武学宝库一点都不为过。

    这下子,一干参与屠龙的江湖强者终于来了士气,就连天门一干强者都精神抖擞。帝释天这家伙忒不是玩意,为了保持自身的优势地位,对自家门人的打压从不手软,能够得其真传的门人少之又少。

    就在这样的氛围之中,惊瑞日到了。

    一群江湖豪杰,早早起来吃过丰盛的早饭后,便在帝释天的招呼下,一齐上了一艘中型海船,而后朝着远处的洋面缓慢驶去。

    海船没有行驶多远,距离小岛而是来里海域便收帆停了下来。

    船上的气氛紧张而又压抑,当然暗中也少不得一丝丝兴奋激动。

    神龙啊,他们要见到神龙了,心中哪能没半点波澜。

    林沙脸色平静身子却是已经绷紧了,到了这处海域他感知中的那股强悍威压越发明显,同时他也敏锐察觉海面之上的阳刚之气浓郁之极。

    哗啦!

    日当正空之时,原本平静的海面突然波浪翻滚,一道庞大黑影迅速浮现出海面,哗啦一声水花飞溅一头体型巨大的霸王龙冲出海面,张开一张布满锋利尖齿的血盆大口,仰天发出一声惊天龙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