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等帝释天飘渺难测的身形,消失在视线尽头的时候,第一邪皇猛然长呼一口大气,冷汗淋漓的脸上满是轻松之色。

    “好厉害的天门门主!”

    见林沙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第一邪皇也不觉得难堪,摇头苦笑道。

    尽管刚才帝释天没有任何动作,可隐隐约约透出的那么一点子气息,就让他心中好似堵了一块大石般难受。

    不是说他在帝释天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只是多年的压力以及高级生物的压制,让他很不舒服罢了。

    看到林沙一副风轻云淡,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的林沙,心中也忍不住一阵敬佩,果然不愧是让帝释天忌惮的强者,单单这份心理素质就不是他比得上的。

    “确实厉害,不过也就是那样了!”

    林沙轻轻一笑,若有所思开口道。

    “那小友,你对所谓的屠龙,有何看法?”

    第一邪皇缓缓平息了心中的波澜,邀林沙重新返回客厅落座,满脸好奇问道:“看天门最近的动作,显然为了屠龙他们可是出了大力!”

    “我不管天门是何想法!”

    轻轻一笑,林沙不以为然摇了摇头,眼中惊慌闪烁慑人之极:“不过我心中有感,屠龙对我大有益处,不管前方是刀山火?;故峭蛘缮钤?,我都得探上一探免得错失了机缘?!?br />
    这是他心中的大实话,没有一点敷衍的意思。

    就当帝释天提出屠龙之时,他平静稳定的心绪,突然不受控制疯狂跳动,好似受了天大的刺激一般。

    林沙早有经验,这是心血来潮,对自己极端有利的心血来潮。

    同时,心中还涌起一丝莫名其妙的感应,好象帝释天组织的屠龙之旅,对他的实力提升,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

    不用多说,这肯定跟那神秘的龙元有关。

    看来,此次天门组织的屠龙,他是非参加不可的了。

    事关前进路途,就是有再大风险他也不会轻易放弃。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那就看谁的手段更加厉害吧。

    他对自己的实力,一向都非常有信心的说。

    第一邪皇哑然失笑,林沙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还有好说的?

    ……

    林沙没有在生死门多待,等体内的变化逐渐趋于稳定之后,他便向第一邪皇提出了告辞。

    “一切小心为上!”

    尽管对林沙的实力很有信心,不过第一邪皇依旧忍不住,在离别之际郑重提醒道:“不要被帝释天当了枪使!”

    “这个自然!”

    林沙哈哈一笑,满脸豪气转身就走,浑身上下斗志昂扬精神抖擞,心中战意汹涌感觉十分不错:“真把我惹急了,老子拆了天门!”

    说着,挥了挥手大步流星消失在第一邪皇的视野之中。

    “林沙阁下,门主已经等候多时了!”

    林沙也是没料到,帝释天竟是那般的迫不及待。早已经派遣手下,早生死门与外界连通的小镇上,等候多时了。

    “你们门主,倒是心急??!”

    轻轻一笑,他倒是没发什么脾气,只是提出了一个小小要求:“去天门可以,先得去一趟无双城!”

    等候的那厮欲言又止,可惜胳膊扭不过大腿,在林沙的一再坚持下,也只得别别扭扭答应了下来,不过他也表示了速度一定要快。

    林沙呵呵一笑,什么话都没有多说,只是在小镇略作休整,便马不停蹄赶赴无双主城。

    以他的脚程,从生死门到无双城数千里之遥,不过短短十天便到。

    他没有主动去寻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不算张扬却也没低调进了自家府邸,和等候多时的大姑娘灵儿照面。

    “灵儿,从今日起你一直都要住在无双城,哪儿都不要去知道么?”

    “不要问我为什么,天门那边有大动作,我也准备参上一手,我担心天门的家伙拿你的性命安全威胁我!”

    “你那一手卦术已经登堂入室,以后一段时间机灵着点,但凡发现不对可以独自离开无双城,一切等我那边的事情处理干净,再来替你出头!”

    “记得,我教你的小无相功不要忘了修炼,但也不要在外人跟前显露,就是独孤梦跟前也不要暴露,这是你自身最大的底牌!”

    “嘿嘿,恐怕独孤一方万万没有料到,你一身实力比他只稍弱半筹而已!”

    “……”

    灵儿年纪大了,之前跟他行走江湖十几年,什么都见识过,更知道什么叫做人心险恶。

    她此时的江湖经验和见识之丰厚,只怕连独孤鸣都远远比之不上,加上她还有一身趋吉避凶的演算之术,像是独孤一方这样的角色,想要对付她还真不一定能成功。

    林沙之所以罗嗦这么多,不过就是提个醒罢了。

    风云原著剧情中,风云二人全部参与了屠龙之战,结果他们本身无人,家人却是倒了血霉,几乎被杀得断子绝孙。

    林沙在风云世界,唯一的亲人和牵挂就是此时已经长成大姑娘的灵儿,他自然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缘故,让这位跟他行走江湖十几年的姑娘,出现任何意外状况。

    “哥哥你可一定要小心??!”

    灵儿很是乖巧的点头应承,而后满脸担忧提醒道。

    “哈哈,放心就是,这世上能取我性命的存在,还没生出来呢!”

    林沙哈哈一笑,这个话题就此打住没有再提。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俩接到消息,匆匆忙忙跑了过来,热情的招呼并有意无意的探听消息。

    “不用试探了,我等会就要离开,前往天门总部,做那屠龙准备!”

    林沙一向秉承事无不可对人言,坦坦荡荡开口说道。

    “屠,屠龙?”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俩吓了一跳,没想到从林沙嘴中,竟然探出了如此‘劲爆’的消息。

    “难道城主和少城主,就没有受到天门的邀请?”

    林沙只是轻飘飘一句反问,就让父子俩无话可说,满脸尴尬脸色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

    林沙说到做到,真的只在无双城短暂停留,不过区区半天时间就跟着天门使者离开了。

    两人都是当世绝顶高手,一心赶路的话脚程之快令人瞠目。

    从无双主城所在中原腹地一路向北,出了关外一口气来到大雪山地域。

    走过宽阔之极的草原,进入大雪山地界气温一下子降了下来。

    延绵群山白雪恺恺,寥无人迹说一句生命禁区也不为过。

    当然,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对普通人来说是天险,可对江湖高手而已不过等闲而已。

    在一座几乎已成冰川的山峰前停步,林沙跟着天门使者,从冰川中间一处不起眼的冰洞走了进去。

    冰川外表平平无奇,内里却是别有洞天。

    通过一道长长的甬道,一个有冰晶组成的洞中空间,突然出现在林沙眼前。

    大自然的神气瑰丽自然让人目眩神迷,可更让林沙吃惊的是,洞中空间中强横的气息连成一片,一个比一个强势,越靠近城市核心区域就越发强烈惊人。

    “好大的手笔??!”

    进得冰川内部空间,林沙的出现立即引起了多方强者关注。

    “是剑中雄林沙那厮!”

    “嘿嘿,没想到林沙也来了,天门这次的动作当真不小??!”

    “哼,迟早要找这厮算帐!”

    “……”

    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林沙跟前,议论纷纷一点都没有避讳的意思。

    “呵呵,诸位许久不见,还好吧?”

    林沙轻轻一笑,一点都没有因为眼前这帮家伙的不客气,就有什么不耐烦的情绪和恼火的心绪。

    “哼!”

    满头银色长发,一脸桀骜不逊的破军大步流星走出,冲着林沙冷哼出声,一双如狼狠厉眼神,紧紧盯着林沙腰间佩带的英雄剑,刚毅冷俊的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神色。

    “破军不这家伙真是狗改不了****,之前投奔绝无神,现在又投靠了天门帝释天,三姓家奴之称是逃不了的!”

    林沙哈哈一笑,眼神精光闪烁淡然开口,只说得破军额头青筋乱跳,眼神喷火恨不得将林沙生吞活剥了。

    “放肆!”

    突然人群中传出一声大喝,声音如雷震人心魄,三位青年分开围观江湖好手,满脸不屑冲着林沙大喝道:“这里是天门地界,休得放肆胡言!”

    “滚!”

    林沙只轻轻冷哼出声,眼前三位拥有超一流水准的高手,脸色猛的一白喷血翻身就倒,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这三个傻子,以为谁都害怕天门门主呢!”

    “活该,在剑中雄面前耀武扬威,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嘿嘿,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就不知道天门门主什么反应?”

    “……”

    围在一旁的江湖群豪,见此不仅没有半分不爽,反而还兴致勃勃议论纷纷,语气中的幸灾乐祸傻子都听得出来。

    “林沙,你如此行事,是不是太不给本座面子了?”

    就在这时,一股强横之极的气势铺天盖地汹涌而至,帝释天满身寒气目光凛冽,在神将和神母两位超级高手的陪同下,大步流星走了过来,道道狂风呼啸声势好不骇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