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

    林沙浑身光溜溜的,一头扎进了好似血红宝石般的化魔血池中。

    撕!

    一股滚烫热力,从晶莹纯净的血池之中,如同潮水般向林沙体内汹涌而去。

    脸上露出轻松表情,任由一丝丝特殊火力涌入身体,渗透血肉与气血相合,好似一团熊熊火焰将气血淹没。

    本就凝练得好似水银一般的气血,在熊熊虚火锻烧之下,一点点杂质从中排出,慢慢向着更加凝练的方向前进。

    与此同时,在他敏锐的感知观察下,敏锐发觉血液内部也发生着某种神妙变化,好象吃了大补之物般舒服之极。

    咦,怎么没有那种热火焚身的痛楚?

    整个血池,在这一刻突然沸腾起来,一个个血红水泡鼓起触目惊心。

    就在这时,一声声野兽厮吼,惊人的血腥煞气从血池之中弥漫而出,涌入林沙体内直扑其识海而去。

    识海中,顿时出现头头火麒麟,或纵横肆虐于荒古旷野,或横行无忌于人间村庄,所过之处一片狼籍死伤惨重。

    一股股凝练之极的煞气,还有无数恐怖死者,以及满山遍野的森森白骨和腐烂尸体触目惊心。

    识海一阵晃动,好象受了极大刺激即将崩溃般。

    给我镇!

    林沙脸上满是冷笑,心中只轻轻一喝,识海核心位置的江山社稷沙盘,突然紫光大放飞升而起,带着无穷浩然正气重重压下。

    下一瞬间,识海中出现的血腥幻象,以及漫天煞气瞬间消散。

    泡在血池中,林沙一双眼睛清明,没有丝毫入魔发疯迹象,这让守护在一旁的第一邪皇,心中既是欣慰又纳闷不已。

    这是怎么回事?

    说好的入魔,说好的发狂呢,怎么就见血池血水精华,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向下递减,颜色也迅速变浅变淡,一股股让人心惊胆战的热浪扑鼻,林沙却是屁事没有连点痛苦表情都欠奉?

    难道说,化魔血池没有想象中,可怕?

    他又哪里知晓,林沙刚刚经历了何等凶险状况?

    当然,对于旁人而言那是凶险,对于林沙的话,那就只是稍稍特殊的环境而已,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的影响都一般般。

    随着股股麒麟血精华涌入身体之中,伴随凝练气血不断游走全身,慢慢与身体血液融而合一,身体最细微的细胞正发生中某种可喜变化。

    至于精神领域,一切邪魔外道都是纸老虎,在威严浩大的浩然正气跟前,任何异状只要稍稍露头,就逃不了覆灭的下场。

    汩汩汩……

    血池气泡翻滚,嫣红的血液精华,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变浅变淡。

    血池血水精华足足下降了四分之一,里头原本凄艳的血水早已变得清澈透明,林沙那具强健身躯也清清楚楚露了出来。

    突然,一直紧闭双目的林沙,睁开眼睛两道凌厉目光,犹如利剑横空直射出两尺来远,一股强悍气息从身上飞腾而起。

    轰??!

    刚刚平静下来的血池,哦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血池,叫做水坑突然炸起水花飞溅,林沙冲天而起身影迅若鬼魅,瞬间消失不见。

    人呢?

    等第一邪皇反应过来,急忙扭头四下寻找,正好见到林沙正在一旁,慢条斯理的穿着衣裳。

    “小友你没事吧?”

    第一邪皇满脸惊讶,急忙凑了过来好奇追问。

    “还好,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状况!”

    林沙微微一笑,心中早就乐开了花,此次血池之行当真收获巨大。

    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勃勃生气,好是有使不完的伟力,一拳可以轰穿天穹,一脚可以震裂大地般,一股强大的气场在心中弥漫。

    这不是之前内家拳每有突破时的错觉,而是真真实实就是如此。

    经过麒麟血精华的锤炼,内家拳的境界,依旧还在神话境没有动??勺陨淼纳硖逅刂?,却突破了极限又有提高。

    此时他的身体强度,比之神将还要更甚一筹。

    主要是在灵活和恢复力方面,已然将神将抛出老远。

    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畅,神轻气爽状态极佳。

    体内的气血比之水银还要粘稠,说它是液体都有些说不过去。

    更让他惊喜的是,身体内部,还在不断发生着丝丝可喜变化??赡芫褪趋梓胙壕吹暮么?,想要完全消化需要时间的沉淀。

    外表上没有什么变化,可在第一邪皇的感知之中,林沙此时便是一座巍峨高山,神圣不可侵犯只有仰视的份。

    心中闪过丝丝震撼,强忍住欲向林沙膜拜的冲动,第一邪皇急忙带着林沙出了化魔血池所在隐秘山洞。

    之后的一个来月,林沙一直都住在生死门,慢慢体悟麒麟血液给自身带来的种种奇妙变化。

    没有任何异能产生,身体素质却是有了全面的提升。

    无论是皮膜血肉,还是骨骼经脉五脏六腑,全都在滚烫的麒麟血液燃烧之中,都得到了一定的锤炼提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身的身体足够强壮,又或者其它什么原因,林沙身上并没有丝毫后遗症出现,身体素质却是一日胜过一日。

    尽管林沙没有表露此次收获,不过第一邪皇还是在日常的接触中,察觉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早已确定林沙进度神速。

    心中暗暗感叹,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既然林沙不愿自己出口,他也不会傻到胡乱嚼舌惹人不喜。

    生死门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起码林沙居住的一个月时间,外界的消息却是源源不断传入耳中。

    天门果然厉害,尽管他们一再在林沙手头吃憋,可不代表他们的实力不足。

    天门高手神将直接杀奔凤溪村,败无名并将步惊云的‘老婆’和一双儿女抓住,成功要挟步惊云加入了天门的行列。

    这样的手段,实在叫人忌惮万分,这也太没有底线了。

    不仅步惊云惨遭毒手,聂风也没能逃到好去。

    也不知道天门是怎么找到聂风隐居之所的,反正沿海一番大战差点引发海啸,最后聂风也不得不低头,暂时栖身天门听从帝释天的号令。

    还有倭国第一刀客皇影,也公然与天门勾勾搭搭不清不楚,一副共同进退的架势。别人还没什么感觉,林沙却是心中明了,这位也加入了天门之中。

    天门的动作如此激烈而频繁,可在江湖上却没有掀起多少风浪。

    不是势力强横,情报网厉害的江湖大势力,还真不清楚天门的这一系列动作。事情这么明显,林沙又不是傻子,怎么看不出天下会和无双城,肯定跟天门有了默契,不然江湖不会没有风云他们的多少传闻。

    “这帮家伙,真是厉害??!”

    目前天门已经收集好了绝世好剑,火麟剑,贪狼,天刃,雪饮刀和惊寂刀等六把神兵,就差林沙手中的天罪或者英雄剑,便凑出一套完整的屠龙装备。

    帝释天亲自赶来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林沙心中了然,暗中点拨了第一邪皇一下,让他随时关注生死门附近的变化,一有异动随时报告。

    可惜,帝释天的实力,远远超出了第一邪皇的预料。

    当帝释天这是的本尊徐福,突然出现在生死门所在的山洞之时,第一邪皇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慢悠悠走了进来。

    刷!

    林沙适时出现在帝释天跟前,一双眼睛精光闪烁,两道尺长精芒如剑般吞吐不定,似笑非笑问道:“我是该称呼你为帝释天呢,还是叫你徐福的好?”

    “随便,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随剑中雄你怎么称呼!”

    帝释天满脸轻笑,一双深邃目光来回在林沙身上打转,眼底深处却满是凝重之色。

    从林沙身上,他竟然感受到了十分浓郁的威胁。

    真是,见鬼了!

    上次见面之时,林沙给他的感觉,虽有威胁但还不强烈,可这才过去了多长时间?

    “我已经亲自上门邀请,林沙你可否吝啬移步?”

    见林沙没有说话的意思,帝释天没有任何不悦情绪,只缓声问道:“屠龙之旅,你参不参加!”

    屠龙!

    林沙心头一震,没想到帝释天这家伙,竟然如此直白,不过,他喜欢。

    “可以奉陪!”

    他脸上没有露出丝毫异状,就连眼神都平静无波,好象早就知道了帝释天的来意一般,只是淡然开口:“什么时候出发?”

    “你知晓,有龙的存在?”

    这下,轮到帝释天不托底了,一脸惊讶不信问道。

    “连麒麟这等神兽都出现了,龙虽然更加神秘,我相信它一定也是存在的!”

    林沙的回答,简单直白的让人无语。

    帝释天目光如电,森森凝视了林沙,足足有半盏茶功夫,见林沙一脸坦然毫不在意,他这才突然开口:“好,等出发之时,我会派人过来通知,希望林沙你不要临时变卦才好!”

    心中却是郁闷不已,他没把握能够拿下林沙,只得以约定形式,将这位崛起神速的青年高手,绑上屠龙战车。

    哼哼,先放过你小子一次,等他得到了想要的龙之精华,再慢慢收拾眼前‘桀骜不逊’的家伙。

    心中做着美梦,帝释天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跟林沙约定好后转身就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