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出天罪,咱们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怀空一张英俊秀气的脸上,露出满满的战意,一双凌厉的目光死死盯住林沙背上的天罪,冷说开口煞气凌人?!专J∽↗,

    “哼,十年前的仇,今日一并报了!”

    旁边的清秀女子,也是一脸寒霜毫不示弱怒声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

    微微眯缝着眼睛,林沙嘴角含着一丝淡然冷笑。

    他没想到,天门的家伙还没找上门,铁心岛的门人怀空和白苓,便这么迫不及待跑来送死。

    刷!

    林沙身形如风疾进,双手闪电般探出,狠狠甩出两记凌厉耳光。

    怀空只觉眼前一花,心中大惊急忙伸手格挡,啪的一声手臂被狠狠拍中,一股巨力传来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倒飞。

    他师妹白苓就没这般幸运了,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娇俏的小脸上就狠狠挨了一巴掌,惨叫出声娇小玲珑的身躯喷血倒射而出。

    林沙趁热打铁身如鬼魅连连闪烁,当机立断化掌为拳,一拳轰出气爆凌厉。

    怀空脸色大变,刚刚被拍中的手臂还火辣辣的疼痛,没想到林沙的攻击又食,急忙伸手另一只胳膊,两只胳膊交叉于胸前,护体真气刚刚将周身完全笼罩,便觉手上一阵剧痛身子再次抛飞而起。

    体内震荡护体真气一阵翻涌,差点就被一拳轰散,五脏六腑好似移位了一般难受得紧,一口逆血口胸膛直冲喉咙。

    “就这点水平,还敢跑来蓝路找死?”

    林沙满脸狰狞,心中杀气汹涌大步而行,两只铁拳好似出膛炮弹,轰鸣声中直取怀空胸膛和脑袋,一副欲将这厮直接做掉的疯狂架势。

    “不,师兄小心!”

    白苓一边俏脸肿胀通红,五道清晰指印触目惊心,晕头转向刚才地上爬起,眼前金星闪烁隐约看到林沙势吞万里如虎,冲着他家师兄痛下杀手顿时惊慌失措痛呼出声。

    可惜,她的声音不带丝毫杀伤力,林沙一点都没有理会,连续两记重型炮拳轰在怀空身上,只听骨节咔嚓作响,这厮毫无悬念被轰断了几根骨头,猿背蜂腰的矫健身子好似破麻袋般,连连喷血向后方天空倒飞出去。

    连连受创,这小子的气息,比之刚开始起码弱了八成以上。

    重重摔落在地,又在地上连续打了十几个翻滚,一路狼籍草断树折殷红鲜血四下抛洒,一脑袋狠狠撞在一棵腰身粗壮,足有两人合抱的巨大树木树根之上,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昏死过去。

    “小妞,现在轮到你了,可千万不要怪我辣手摧花??!”

    脚下一顿,林沙猛然转身,冲着跌跌撞撞踉跄跑来的白苓,狰狞一笑。

    “啊,师兄救命??!”

    林沙还没怎么着呢,踉跄跑来,一边脸颊肿胀如馒头的白苓,只是见了林沙一眼断双腿发软一头栽倒,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小娘皮,声音这般洪亮,看来刚才那一巴掌还不够重??!”

    一脸邪笑,掏了掏被尖叫弄得嗡鸣不已的耳朵,大步流星朝着白苓走了过去,他要好好教训教训眼前这女的,让她知晓随便拦路抢劫的下场。

    咻!

    一指点出,没有丝毫顾忌直接点在白苓的气海穴上,护体真气瞬间消散,而体内磅礴的真气也如泄闸洪涛一般浩浩荡荡一去不复返。

    “你,你,你竟破我武功?”

    白苓一张俏脸顿时苍白如纸,满脸惊恐冲着林沙无力叫喊。

    “这,就是冲动的惩罚!”

    林沙裂嘴轻笑,居高临下欣赏白苓那一脸绝望的楚楚可怜摸样,眼神冰冷直言道。

    “……”

    体内真气如潮水般消失,白苓只觉手脚发软,浑身酸软无力,哪还有半分心思跟林沙拌嘴?

    “放心就是,很快你那师兄,就会跟你做伴的!”

    林沙冷酷一笑,不以为意转身大步流星走到怀空身边,满脸掩饰不住的邪笑,好似地狱恶魔般让人毛枯悚然好不惊悚。

    “林沙,你不要嚣张,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怀空头脑昏沉,身上无处不痛额头大汗淋漓,见到林沙走来没有丝毫畏惧之色,撕声怒吼好似一头濒临死亡的野兽。

    “有本事,你就自裁变成厉鬼给我看看?”

    林沙淡然轻笑,提起右掌狠狠拍了下去,目标同样是怀空的丹田气海,他说到做到,一定要这厮跟他师妹做个伴。

    “手下留情!”

    意外总是出现在关键时刻,就在这时突然身后传出一声惊呼,没等林沙反应过来眉头轻轻一挑,一道雄厚劲风从身后猛然轰来。

    “真是一帮讨厌的家伙??!”

    拍出去的右掌一顿,扭身回头划了一个大圆圈,间不容发之际与身后偷袭巨掌狠狠相击。

    气浪翻滚轰隆炸响,林沙只觉手上传来一股巨力,手腕骨节一阵咔嚓作响,丝丝疼痛从手掌传来,身子更是不受控制向后平移了出去。

    而悄无声息偷袭的家伙也没好到哪去,强健如牛的高大身躯,如同炮弹般抛飞而起,一身甲胄悍气缭绕,不是神将那厮又是谁来?

    “神将,你想找死不成?”

    双脚稳稳落地,林沙双目森冷如电,眼中杀机熊熊冷哼道:“不要以为,我真不能杀了你!”

    呛!

    话音刚落,一声响亮剑吟响起,他身形如箭疾飞而起,瞬间飞跃数十丈距离,手中煞气汹涌的天罪,化作一条阴冷毒辣的毒蛇,如鞭子一般在虚空弯曲扭动,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凶煞之气狠狠抽在神将的甲胄之上。

    啊……

    神将身上甲胄瞬间出现一道凹痕,一张古铜大脸顿时涨得通红,身子更是如遭雷击连连颤抖,喉咙里发出声声凄厉之极的惨叫。

    好似一颗被抽飞的棒球,神将高大的身躯,还没落地便再次高高抛飞,在天空划过一道直线,轰隆一声砸在百丈开外的林子里。

    “你是神母骆仙?”

    只用了一招将碍眼的神将抽飞,林沙双目森冷如冰,冷冷直视脸上带着诡异面具,身段婀娜的女子,裂嘴轻笑道:“咱们之前不久才见过一面,不要跟我玩那套虚头巴脑的玩意,不然我不介意将你直接轰杀在此!”

    凛然的语气,冲天的杀气,好似杀神降世威武不可一世。

    神母骆仙婀娜身子微不可查的一抖,脸上的面具挡住了她的容颜,只从她的眼神之中,也看不出什么来,是个厉害的女人。

    “说吧,有何事?”

    林沙淡然一笑,把玩着凶兵天罪,一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架势,冷然道:“骆仙你最好说出个一二三来,否则我不介意将你留下变成一个彻底的废人,有胆子的话你尽管可以试试!”

    “不敢!”

    神母骆仙不卑不亢,微微一拱手直接说道:“我师傅邀请林沙阁下,赴天门总部一叙!”

    “你师傅?”

    天罪在林沙手里好似软蛇一般,变化无端让人眼花缭乱,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笑,突然开口:“是徐福,还是帝释天?”

    “……”

    神母骆仙身子微不可查一颤,却是默然不语,心道你既然都知晓,那还问什么???

    “我没兴趣去天门总部!”

    林沙嘿嘿一笑不以为意,语气淡淡开口道:“你和神将两个还不够格,叫帝释天亲自来请,不然老子谁的面子都不卖!”

    说着,他扭头冲着不远处的一处密林轻笑道:“没想到除了神母骆仙和神将这两人,你这坨死冰也跑来了,帝释天好大的手笔??!”

    “阁下的架子更大,竟然要我师傅亲自邀请,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随着一道冷硬的声音传出,冰皇那******不变的死人脸从林子里探了出来,目光森冷死死盯住林沙。

    “怎么,你小子想跟我干一架!”

    手腕一抖,手中天罪顿时绷得笔直,剑身之上凶煞之气喷薄难隐,林沙满脸轻笑凝视冰皇,就好似一头荒古凶兽准备发动凶猛一击般。

    “我可不想误了师傅的大事!”

    冰皇虽然没服软,语气却是软化下来,冷冷道:“阁下好大的架子,真要是我师傅亲自前来,只怕阁下吃不了兜着走!”

    “那是我的事情!”

    林沙不屑一顾,轻笑着摇头道:“你管得着么,没事的话赶紧滚蛋,别在老子跟前碍眼,小心老子心情不爽削了你!”

    说着,凶兵天罪好似长枪直挺前刺,片片鳞甲好似活物般拉成一条直线,带着锐不可挡之势,竟是瞬间跨越数丈距离,枪尖直点冰皇胸膛要害。

    “你……”

    林沙这一手突兀之极,谁都没料到凶兵天罪如此特殊,冰皇措不及防之下只来得及下手格挡,可惜依旧慢了半拍。

    凶兵天罪好似毒蛇般在冰皇胸膛轻轻一咬,冰皇身子一震如遭雷击。

    哇!

    一口鲜血喷出,冰皇脸上煞白一片,身上气息瞬间衰败,高大健硕的雄壮身躯,如泰山崩塌般仰天即倒。

    “都给老子滚,趁我心情还算不错离开从老子眼前消失,否则后果自负!”

    林沙呵呵一笑,缓缓收回天罪冷声怒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