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当林沙和无名以最快速度‘飞’回村子之时,正好见到中华阁掌柜跟一位‘熟人’大打出手。

    铁心岛,怀灭!

    这小子,真是阴魂不散呐!

    不过几招片刻功夫,怀灭便以风卷残云之势,将客栈掌柜击成重伤。

    这厮真是凶残成性,

    “住手!”

    无名怒了,特别是当他看到怀灭手中,抱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少年时,更是怒不可歇突然出手。

    “不要过来,不然我杀了这小兔崽子!”

    感受到了极大威胁,怀灭十分光棍的将手里小少年举了起来拦在身前,硬生生让暴怒不已的无名止步不前。

    “儿??!”

    此时已经跟剑晨‘重归于好’的楚楚,见此情景差点哭得晕死过去。

    “怀灭!”

    林沙突然发出一声断喝,漫步前行直面怀灭这厮。

    “是你,剑中雄林沙!”

    见到林沙,怀灭身子猛的一紧,眼中瞳孔一缩咬牙切齿道。

    尤其当他看到插在林沙背上的凶兵天罪时,眼神更是森冷无比,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林沙此时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铁心岛出来的家伙,都是你这样的货色么?”

    林沙脸上挂笑,说出的话却是难听到了极点,冷笑道:“为了逼出步惊云,什么卑鄙手段都使出来了!”

    “要你管!”

    怀灭脸色难看之极,心中一阵气闷怒吼出声。

    “哦,看来你这不肖弟子,应该叛出了铁心岛吧?”

    林沙眉头一挑,毫不客气讥讽道:“难怪放得下身段,竟然做出如此不知廉耻之事,你师门知道的话,会不会派你亲弟过来清理门户?”

    “你如何知晓?”

    怀灭心头猛的一跳,额头青筋根根爆气,脸孔扭曲满脸狰狞怒吼出声,手上力道一紧被挟持的小少年一张小脸憋得通红:“老子现在改变属意了,把天罪交出来,否则我杀了这小子,啊……”

    心情激动,突然一个晃神,林沙等的就是这个时机,突然一道浩然正气冲天而起,呛的一声剑吟震耳欲聋洗涤心灵,心中有愧的怀灭更是脸色苍白,好象遭受了重创一般嘴角溢出丝丝血迹。

    林沙身如闪电,瞬间跨越十来丈距离,手中英雄剑带着浩然正气,犹如划破天空的惊电,瞬息而至直取怀灭喉咙而去。

    “卑鄙啊,竟敢偷袭!”

    感受到了浓浓的死亡威胁,怀灭怒吼出声,想也没想就将手中提着的小少年挡在身前,可心中的死亡威胁之感并未消散反而越发浓郁。

    “伤儿!”

    楚楚见到如此情景,突然发出一声凄厉尖叫一头栽倒晕死过去,顿时引发周围一阵混乱。

    无名身形好似一缕轻风,如影随形跟在林沙身后,见到怀灭如此行径,眼中杀机闪烁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嘿嘿,这小子跟我无亲无故,想拿他来阻止我,怀灭你这混蛋去死吧!”

    林沙嘿嘿冷笑出声,手中英雄剑剑气轰鸣,一点都没因为步伤小少年挡在前路,便有丝毫的晃动和迟疑。

    刷!

    白虹如电一闪而过,英雄剑带着满满的浩然正气,险之又险的贴着步伤小少年苍白的脸颊一晃而过,带着一往无前的犀利直取怀灭要害。

    “混蛋,老子跟你没完!”

    英雄剑冰冷的剑芒,刺得怀灭肌肤一阵生疼,浓浓的死亡威胁笼罩心头,激得怀灭心中惶恐万状,顾不得此行目的手掌一松被挟为人质的小少年步伤惨叫着掉落在地,而他本人在关键时刻如狂风席卷猛然倒退而去。

    “想走哪那么简单???”

    英雄剑嗡的一声发出震耳嗡鸣,一道浩然正气组成的巨型剑气,突然横贯虚空突然闪现,锋利的剑尖直抵迅猛倒飞而去的怀灭。

    “啊……”

    怀灭措不及防,身上的真气护罩瞬间破碎,胸口一阵剧烈发出声声凄厉惨叫,胸口位置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横贯伤口,鲜血狂风甚至清晰可见胸膛森森白骨以及隐约的内脏。

    更让他吃不消的是,股股浩然正气如潮水般涌入起体内,瞬间便与体内真气战作一团,浑身上下哪儿都痛一道道鲜血从毛细血管溢出好不惊人。

    “林沙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怀灭借着横贯虚空的巨大剑气长剑,身形好似一颗血色流星,瞬间倒飞出去消失在村口的茂密山林之中,远远的还传来他凄厉之极的怒吼之声。

    “嘿,这家伙倒是溜得快??!”

    林沙收回英雄剑,满脸讥讽嘲笑出声。

    “林沙小友,谢了!”

    这时无名走到林沙跟前,满脸诚恳道谢道。刚才他查看了一下小步伤的身体,除了受了点惊吓外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松了口气上前道谢。

    “无事,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呛的一声英雄剑自动归鞘,林沙一点都没在意无名这个英雄剑前主人的心情,哈哈一笑满不在乎说道。

    “……”

    无名嘴角微微抽搐,怀灭可不是什么跳梁小丑,一身实力之强也只比无名弱上一筹而已??稍诹稚呈种?,怀灭便似一幼童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当真让人郁闷得紧。

    “好了,你过去安慰那几位吧,我自己回去喝酒,刚才的饭食才没吃完呢!”

    林沙哈哈一笑,满脸潇洒转身就走,一点都没跟楚楚剑晨等人寒暄的意思,他对这两位都没啥好感。

    “厉害厉害,没想到阁下就是中原武林大名鼎鼎的剑中雄,林沙!”

    刚刚重新返回中华阁,落座准备补充刚才消耗的能量,所谓的倭国第一刀客皇影,屁颠屁颠走了进来,手中拿着断成两截的宝刀惊寂,直视林沙一脸惊叹说道。

    “一边去,我没心情跟你说话!”

    林沙头也没抬,也没有出手驱赶厚着脸皮凑上来的皇影,淅沥哗啦将一桌子酒菜吃了个干干净净,也没说请皇影吃顿便饭的客气话。

    皇影看得好一阵目瞪口呆,心中对林沙如此态度赞不绝口,一点都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一直静候林沙享用完饭食,这才满脸尊敬开口,希望林沙能和他交流一番武学之道。

    “交流武学经验?”

    林沙端着茶杯,似笑非笑看了皇影一眼,冷淡道:“你够资格吗?”

    “是我孟浪了!”

    皇影一张刚毅俊脸顿时涨得通红,眼中怒气升腾却是没有发作,反而很是老实的起身,重重向林沙鞠躬行礼,而后拿起断成两截的惊寂宝刀转身就走:“林沙阁下,咱们后会有期!”

    这话说得咬牙切齿,终于露出了心中的不爽。

    “奉欠你一句,中原武林的水深着呢,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的话,还是老老实实返回倭国待着去吧!”

    林沙哈哈一笑,根本就没将皇影的不满放在心上。

    “我知道如何行事,用不着阁下指手画脚!”

    皇影刚刚踏出客栈门槛的脚一顿,而后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离开,远呀的还传来了他不满的声音。

    “嘿嘿,这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轻笑着摇了摇头,林沙瞬间就将皇影抛之脑后,一个匆匆过客而已,根本就没在他心中掀起丝毫波澜。

    在中华阁待了一晚,跟无名秉烛夜谈了一晚,第二天清晨精神抖擞的离开了凤溪村。

    这个江湖,果然开始动荡了。

    他刚刚赶到离凤溪村最近的县城,便接到了无双城的信使,接到了江湖上的最新情况汇总。

    寻找步惊云的声势一点都没有弱下去的意思,同时断浪这厮,竟然也不怕死的重新出现在了江湖上。

    而昨天被狠狠削了面子的皇影,离开凤溪村后突然消失不见,也不知道他具体跑去了什么地方。

    林沙心中明白,估计天门的人跟这家伙接上了头,把这位武痴给拐走了。

    “天门的手脚,好迅速??!”

    林沙嘴角含笑,眼中却是殊无半分笑意,察觉到了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气氛,这个江湖彻底不平静了。

    就在他前往生死门的路上,江湖上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

    ‘儿子’和‘老婆’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他避世隐居的目的也就成了个笑话,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他便重出江湖。

    一时间,因着步惊云的突然现身,在江湖上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无数被神兵迷昏了脑袋的江湖好手,犹如飞蛾扑火般,一股脑跑去堵截步惊云返家的路,嚣张之极的要步惊云交出绝世好剑。

    结果自然是一片血雨腥风,步惊云大发神威,一把绝世好剑在手几乎所向披靡,一路趟着尸山血海犹如地狱魔神降临,让新生代江湖好手好好感受了一把,‘不哭死神’带来的恐怖死亡阴影。

    可就在这时候,不知哪冒出来两位绝顶高手,手持神兵贪狼和天刃,以及一身强悍得不象话的肉搏武力,堵住步惊云大打出手,步惊云直接遭遇重创。

    要不是聂风突然赶到,以风云合壁摩诃无量逼退强敌,而后又以最快速度消失在江湖,只怕后面的风波将更加惊人。

    “嘿嘿,怎么你们铁心岛的人这般讨厌?”

    林沙看着挡在身前路上,一脸严肃的青年男女,嘴角露出一丝残忍微笑,不爽道:“不要以为老子下不了狠手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