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溪村,风景忆如昔。

    林沙腰悬古拙宝剑,背上还插着一把煞气隐隐的锋利宝刀,打扮怪异悠然自得进了村子。

    村子还是那个村子,一点都没有变化。

    这就是封建时代的特色,偏僻山村的经济发展速度,几乎可以用停滞来形容,上百年没有多少变化都是常态。

    所幸凤溪村距离城镇太远,官府的势力很难照应过来,又有步惊云一家子,还有无名和手下一票小弟定居,这里却是难得的安宁详和。

    “小二,上好酒上好菜!”

    到了无名隐居的中华阁,林沙很有土豪气势的大步进门大声吆喝。

    “客官你慢等,好酒好菜马上就来!”

    尽管多年没见,可中华阁里的掌柜和小二,依旧一眼就认出了林沙,所以说话声音格外的响亮。

    没办法,中华阁就在一个破落小村子里,一年到头都不见几个外客。

    “叫老板无名出来见客,就说老朋友到了!”

    林沙更没客气,将背上的凶兵天罪重重拍在实木桌子上,桌面立刻出现道道蜘蛛网般的裂纹。

    “多年不见,林沙你还是这般潇洒不羁!”

    林沙话音刚落,无名沧桑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没一会无名便踏进客栈正堂,满身轻松走到林沙桌前落座。

    “哟呵,无名这么多年不见,你这一身实力,越发高深莫测了!”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上下打量了无名一翻,嘴角露出一丝满意微笑,点头道:“估计你那剑宗的万剑归宗之术,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吧?”

    从进门开始,他就有意无意释放了一点气息,如果无名的实力更进一层的话,自然可以清晰感应到。

    无名果然没让他失望,他才刚刚落座便及时赶了过来。显然林沙刚刚踏入客栈门口之际,无名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到来。

    “还得多谢林沙你的提醒,没想到观想练神之术如此厉害!”

    无名轻笑出声,脸上满是感叹之色。

    “哈哈,没什么,都是些小手段而已,就算我不说,无名你自己也能琢磨出来!”

    林沙哈哈一笑,脸色平静并无居功之意。

    上次来凤溪村时,林沙出帮步惊云打发走了铁心岛一行,离开之时跟无名论了一次武道。

    期间,无名将剑宗的理论以及境界,毫无保留跟林沙说了一遍。

    林沙欣喜,从中得到不少益处,顺手也提点了无名一回。

    无名早就达到了剑宗至高的天剑之境,可想要再进一步学会剑宗至高绝学万剑归宗,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剑中祖传,想要练成万剑归宗,就得自废武功,以废穴冲脉之法,冒着生命危险修炼,成功率更是低得惊人。

    据无名所言,其师天纵之才,也是早早达到天剑之境,可惜一直没有勇气尝试修炼万剑归宗,卡在天剑之境数十载视为平生恨事。

    林沙对此嗤之以鼻!

    什么狗屁的废穴冲脉,在他看来不过是一种万念俱灰的精神境界,所谓致之死地而后生,达到一种特殊的精神状态,然后修炼万剑归宗一气呵成。

    期间,自然出不得半点差池。

    这是,精神力不达标的显著特征。

    想想也是,剑宗本就是由千年老乌龟帝释天所创,他那时已经能够顺手使出万剑归宗,境界之高难以想象。

    为了门人能够顺利修炼,他才创出了近乎自残的废穴冲脉之法,不过是一种十分极端的手段罢了。

    在林沙看来,只要精神力足够,修炼万剑归宗不过水到渠成的事情而已。

    无名只是跟他阐述了一番剑宗宗旨,以及一些简单的修炼手段,不过转瞬之间林沙已经达到了天剑的高度。

    要不是没有万剑归宗的修炼法门,只怕用不了多长时间,便可轻松修炼成功,这一点都不夸张。要以精神力而论的话,林沙比之帝释天就算有差距,却也差得有限。

    他也发现了风云世界武林门派的一个通病,与道家佛门的修炼之法,基本上没有沟通连结之处,实在让他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据他所知,道门的观想修神之术,已经十分成熟,像无名这样的超级高手,只需仔细钻研一通,自然就能轻松提炼精神达到更高境界。

    眼前的无名,就是最好例证。

    通过观想之法提炼精神,他的精神境界也达到了一定高度,精华内敛却又宝光隐隐,剑宗的至高绝学万剑归宗,自然而然就修炼成功。

    而通过道家的精神修炼之术学习,无名的精气神都得到了一次彻底升华。

    具体情况,林沙单从外表观察所知有限,但他敢拍着胸口表示,此时无名的实力之强超乎想象,就是他想要将他拿下,也得掏出老底付出极大代价。

    比之原著,无名同期的实力,更加强悍没有那劳什子的后遗症存在。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尽在不言中。

    ……

    “无名,倭国皇影来访,还请速速出来一见!”

    就当林沙和无名,在中华阁里推杯换盏,气氛热烈的闲聊各自武功理念之时,突然一道惊雷之声在耳边炸响。

    “武林神话,果然招蜂引蝶!”

    不等无名开口,林沙便忍不住调侃出声,身形一闪已消失不见,同时消失的还有桌上那把凶兵天罪。

    “林沙小友真是……”

    无名摇头苦笑,招呼客栈里的掌柜伙计不必担心,身形如飘飞柳絮凌空飘荡,不过瞬间就来到了村口,正好见到林沙与皇影激烈互喷的场面。

    “小子,想跟无名交手,你还嫩了点?”

    “哼,我一路挑战无数中原高手,能挡住我手中惊寂刀的,还没有一个!”

    “去,你挑战的那些家伙,也配叫中原高手,真要那样的话,那高手也太泛滥了吧?”

    “颈,那你说,什么样的角色,才能叫作高手?”

    “起码也得风云那个水平吧,不然拉出来号称什么中原高手,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你看不起我皇影,有本事跟我战上一场,试试我的惊寂宝刀!”

    “想跟我斗你还不够格,先干翻了无名再说吧!”

    “哇呀呀,你个混蛋欺人太甚,我要跟你决斗!”

    轰??!

    一把闪烁幽冷锋芒的宝刀,一把浑身布满诡异鳞甲的奇形兵器,狠狠撞击在一起,火星四溅气爆轰鸣。

    一阵狂风卷过,飞沙走石烟尘弥漫,等狂风过去烟尘散尽,只见林沙高大魁梧的身躯静静凝立,而刚才还跟他唇枪舌剑的倭国第一???,则被巨大的冲击气浪拍飞了出去。

    “这小子武功不错,比得上当年的绝无神了!”

    就像脑后长了眼睛般,林沙轻轻一笑手中凶兵天罪重新收入背后特制武器盒子之中,回头冲着飘飞之身边的无名咧嘴轻笑。

    “你这脾气也太火暴了,话还没说两句就开打!”

    无名有些哭笑不得,摇了摇头无奈道:“总之来者是客,不管如何先请进村,说道说道再战不迟!”

    “无名你还是这个性子!”

    林沙轻笑出声,回头冲着刚刚站稳身形,满身狼狈的皇影喊道:“小子,你要挑战的无名在此!”

    说着,主动退后一步,一副不打算插手袖手旁观的架势。

    “你就是中原武林神话无名?”

    不得不说,皇影这小子的心态真心不错,刚才被打击了一通,搞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这边一见到无名本尊,又是一副斗志昂扬的摸样。

    无名可是老江湖,随便三两句话,就将皇影这厮的底细,探了个七七八八。

    果真不得了,这家伙竟然还是倭国皇族之人。只是可惜随着上代天皇被林沙坑死,为了天皇尊位几位继承人大打出手,加上无绝神宫的实力削弱得厉害,倭国江湖这些年简直乱成一锅粥。

    皇影还能在这种情况下脱颖而出,闯出了倭国第一刀客的名头,这也是一位天赋极佳的绝顶高手。

    这家伙是个纯粹的武痴,被无名三两句说动,先到中华阁好好吃了一顿,而后便在村外找了个空旷地带,乒乒乓乓打了一阵。

    最后的结果自然不用多说,以无名的剑术修为,连万剑归宗之术都没有使出,只是利用一根头发,皇影不仅败了还败得很惨,就连手中的宝刀惊寂都断成两截。

    “中原武林果然藏龙卧虎,小子甘拜下风!”

    皇影这厮倒也不是输不起,只是打击来得太过沉重,一时有些失魂落魄,很快就恢复了正??嘈ψ湃鲜?。

    “小子你也很不错了,比当年的绝无神,还要强上一筹!”

    与无名的谦虚客套不同,林沙开口直接夸赞道:“可惜时间过了这么久,中原年轻一辈也都成长起来了,你现在也就跟他们差不多的水准……”

    就当三人,窝在凤溪村外的荒僻处,说说笑笑气氛融洽之时,突然村子里传来中华阁掌柜的一声怒啸:“快快放下步伤!”

    不好,步惊云家出事了!

    林沙和无名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恼怒。

    所谓祸不及家人,除非那种血海深仇,不然江湖纷争很少波及家小。

    步惊云为了避祸,这些年可是连家都没有回过一次,步家在无名的?;は乱菜愎冒菜?。

    只是没想到,在这种时刻竟然有人把主意打到步家人身上,真是不当人子。

    下一刻,原地只留下满眼茫然的皇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