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中雄林沙?”

    一道突兀的话语,打断了林沙和聂风的叙旧。

    “如假包换,难不成还会有人假扮区区不成?”

    轻轻回身,看着眼中异彩连连闪烁的徐福,林沙嘴角挂上一丝莫名笑意,淡然开口:“这个江湖果真藏龙卧虎让人惊叹!”

    “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

    徐福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古怪神色,轻笑着邀请道:“既然阁下来了,还请坐下一叙!”

    “恭敬不如从命!”

    林沙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大大咧咧一屁股坐下,趁徐福不察给了聂风一个隐晦眼色。

    “不知徐先生,叫区区过来有何事吩咐?”

    聂风秒懂,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徐福微微一笑,一副和乐长者风范,淡淡扫了默然不语的林沙一眼,轻笑着突然问道:“不知聂风你听过,天门么?”

    “天门?”

    聂风闻言脸色大变,一双清亮目光突然爆发慑人精光,语调一冷沉声道:“徐先生这是何意?”

    他要不是受到天门的逼迫,又岂会带着父母远避海外?

    云师兄要不是被天门弄得烦不胜烦,又怎么可能一躲近十年,几乎连家人都不知其具体去向?

    天门,是他心中的一块心病。

    “老夫不才,恰好知道天门的一些隐秘,这才找上聂风你的!”

    徐福微微一笑,悠然开口一副隐士高人风范。

    “哦,徐老先生何以教我?”

    聂风眼睛威胁的眯起,嘴角挂上一丝若有若无的轻笑,给人的感觉,很像一头即将择人而噬的猛兽。

    林沙冷眼旁观,嘴角含笑任由帝释天在那表演。

    徐福不慌不忙,一点都没有因为聂风的神态变化,而出现什么惊慌神色。

    “我只是想提醒聂风你而已,天门最近寻找你师兄步惊云,寻找得十分厉害!”他轻轻一笑,脸上带着一丝‘担忧’说道。

    “哦,天门找我师兄,这是为何?”

    聂风小吃一惊,神色平静冷声问道:“以天门的势力,我师兄那点实力,还入了不他们的法眼吧?”

    “但你师兄手中的绝世好剑,却入得了天门的眼??!”

    徐福满脸平静,淡淡述说道:“我在天门有些硬关系,据他们所言天门门主最近将有大动作,将收集天下有名的几件凶兵!”

    说到这儿,他眼神很有意味的扫了林沙一眼,淡然笑道:“就像林沙小友,从铁心岛门人那抢来的凶兵天罪一般!”

    “徐老消息聆听!”

    林沙嗤笑出声,不为己甚道:“他们既然有胆子跑来中原撒野,那就得有付出惨痛代价的觉悟!”

    “不知老夫,可以看上一眼凶兵天罪么?”

    徐福自是不置可否,突然开口恳求道:“老夫,对于天下有名的神兵,和凶兵一向都好奇得很!”

    “这个,自是不太方便!”

    林沙根本就没多想,毫不犹豫便拒绝道:“那玩意凶煞之气太重,我怕冲着了徐老先生!”

    说着,似笑非笑扫了徐福一眼,嘴角挂上一丝莫名笑意。

    徐福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森冷,轻笑着说道:“如此啊,那真有些可惜了!”

    装,你这老王八给老子使劲的装。

    林沙脸上平静如常,心中却早就骂开了花,徐福这厮真是不当人子,都活了千年的老乌龟了,身上衣服还是那副方士摸样,真让人鄙视不爽啊。

    “呵呵,多谢老先生提醒!”

    林沙这边心中腹诽,那头聂风虽然不知晓眼前老者身份,不过他还是很客气的道了声谢,摇了摇头一脸苦笑道:“可惜,我和师兄失去联系已经有近十年光景,就是想提醒师兄也不知道在哪???”

    “那真就可惜了!”

    徐福脸上神色不变,端起茶杯轻抿一口,仔细体味了一番口中的甘甜滋味,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是我孟浪了,聂风小友不要责怪才是!”

    “哪里哪里,我感谢老先生的提醒还来不及,哪还会责怪?”

    聂风脸上温和儒雅,面容俊秀很有君子之风,轻笑着和徐福谈笑风声,说了些有的没的便出声告辞。

    “哈哈,徐老先生这里的茶水不错,我亦与聂风许久不见,正好说说话聊聊家常,就此告辞还请不要怪罪!”

    林沙轻笑着放下茶盏,也跟着起身告辞,不等徐??谕炝?,便和聂风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转身离去。

    “嘿嘿,剑中雄林沙……”

    徐福脸上神色不动丝毫,只一双目光诡异难测,静静看着林沙和聂风离去不的背影,突然轻笑出声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神色。

    ……

    林沙和聂风没有丝毫停留,两人肩并肩直接离开了徐福的私密庄园。

    “林大侠,刚才你给我连使眼色,这是何意?”

    漫步于乡间小路上,两人说都没有开口说话,过了好半晌聂风才突然开口问道:“难不成,那位徐福老先生有何异常么?”

    “不愧是当初天下会三大堂堂主之一,感觉就是敏锐!”

    林沙轻笑出声,淡淡扫了聂风一眼,直接提醒道:“这位的身份可不简单,绝对不是什么隐居山林,心怀宽广的贤达之士!”

    见聂风一脸茫然,他没有直接言明徐福的身份,淡淡说道:“你无需知晓他的身份,只要知道他在天门之中,身份十分重要就成!”

    “又是天门!”

    聂逢眼中厉色一闪,握紧了拳头,一张儒雅俊秀的脸膛,竟隐隐有可怖的扭曲狰狞,不爽道:“也不知道这帮家伙,到底是从暗冒出来的?”

    “哈哈,你小子好自为之!”

    林沙没有接话,下一瞬间身影已出现在数十丈开外,声音轻轻缓缓传入了聂风耳中:“以后,估计你还少不得和天门打交道,一切小心……”

    说到后来,声音已逐渐小了下去,到了最后已微不可闻。

    聂风脸上露出迷茫之色,望着林沙离去的方向,很有些怅然若失,嘴里忍不住喃喃自语:“云师兄,你可千万不要出事??!”

    ……

    等林沙回去之后,独孤鸣这小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林大侠,你之前去哪了,让我一通好找!”

    见到林沙,他猛的起身,一脸‘惊喜’迎了上来。

    “出去走走!”

    林沙淡然轻笑,毫不客气说道:“难不成,还要向少城主你报备不成?”

    “那倒不用,我只是好奇而已!”

    独孤鸣讪讪一笑,立刻转移了话题,故作神秘小声道:“大侠你肯定不知道,我刚才看到了谁?”

    “你见到了谁,不会是你父亲吧?”

    林沙似笑非笑扫了这厮一眼,说出的话就不怎么好听了:“独孤城主既然到了,怎么不出来一见,是打算与我划清界限么?”

    “哪里哪里,大侠说笑了!”

    独孤鸣急忙摆手,开口解释道:“是已经消失了足有十年之久的,原天下会风神堂堂主,素有‘风中之神’称呼的聂风!”

    “哦,是他啊,你怎么不请太过来一叙?”

    林沙露出‘恍然’之色,一点都不介意在这厮的伤口上撒盐。

    因为神将的缘故,林沙与独孤一方之间的关系,突然间就陷入了一种难言的尴尬之中,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好不尴尬。

    他懒得滞留无双城,整日里跟独孤父子见面,所以打听了最近的江湖风向后,将灵儿托付给独孤梦照料后,他便出了无双城四下晃荡。

    之前的十几年风景已经看得够多,这次他主要便是凑热闹。

    凡是在江湖上,闹得浩大的热闹,只要有时间他都不忘前去凑个热闹。

    于是乎,在某某帮派和某某门大械斗时,出现了他的身影;某某门内部大乱斗时,也出现了他的身影。

    像是寻找步惊云下落,这样有趣的事儿,又哪能少得了他的身影?

    说起失踪的步惊云,只能感叹一句剧情力量太过强悍。

    这厮本以躲过聂风入魔那一劫,结果天门提前出世,逼得他不得不早早躲了出去,就连老婆孩子都顾不得了。

    如今还闹腾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看来距离步惊云的出山,已经不远了。

    步惊云又不是神,没有吞云吐雾辟谷的能耐,要吃饭要生存就得在露面。不管他隐藏得有多深,大半江湖中人都在寻找他的时候,能藏得了多久难说得很,也许下一刻就会暴露身形。

    这也是他孤身一人的无奈,那些江湖中人,全都没将他‘不哭死神’的名号放在心上,一个个蹦达得欢让人不喜。

    步惊云要没跟雄霸彻底翻脸,估计江湖上闹腾得轰轰烈烈的寻人之旅,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声势和动静。

    之前,在山门之上的那间庙宇外,断浪和独孤鸣对峙的局面,他全都看在眼里,看来雄霸那厮经过十几年的蛰伏,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暗处有好几股强悍之极,起码都不弱于当初绝无神最强之时的气息若隐若现。

    心中苦笑不已,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到来,引发的蝴蝶效应,将某些不该此时出现的家伙给引了出来。

    之后聂风的出现让他吃了一惊,不仅吃惊与这厮的突然到来,更吃惊于他的实力进步之神速,没想到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帝释天这老乌龟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