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风!

    陈旧庙宇门前空地,一道狂暴龙卷接天连地,飞沙走石树倒草折,强劲的狂风几乎吹得所有人睁不开眼。

    天地间一片灰蒙蒙的,这一刻成了风的世界。

    无论是断浪,还是独孤鸣,瞬间身体僵硬额头冷汗淋漓,站立原地一动不动,狂暴龙卷的核心区域传来一道让他们既感熟悉,却又强大得太多的气息。

    心中警铃大作,股股磅礴压力从天而降,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强烈念头,好似他们只要动上一动,便会迎来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击。

    这一刻,他们心慌,浓浓的死亡威胁涌上心头。

    “两位,许久不见!”

    就在这时,接天连地狂呼怒嚎的狂暴龙卷,突然消散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风轻云淡万籁寂静,一道潇洒之极的身体,静静悬停于半空。

    风中之神,聂风!

    断浪和独孤鸣依旧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分毫,心中惶恐兴不起丝毫反抗之念。

    “哎,云师兄不在这里,咱们后会有期了!”

    一张俊秀帅气的脸膛,经过岁月沉淀带着一丝儒雅的迷人风采,淡淡扫了眼断浪和独孤鸣,嘴角挂上一丝浅笑,不等两人开口说话身形便化作一缕轻风,瞬间消失无踪。

    聂风心中有些失望,已经有近十年时间没跟师兄步惊云见过面了,听到他有可能在此地山门隐居的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可惜却跑了个空。

    其实他开始就不怎么相信这个传言,步惊云什么性子他还不了解么,根本就对佛门寺院之类的地方不爽,又怎么会隐居在此呢?

    “聂风!”

    就在聂风刚刚‘飞’出偏僻山门之时,前路突然被一道娇小身影拦住。

    “阁下何人?”

    聂风心下吃惊,身形如随风飘荡的杨柳,上下摇摆不定没个定数。

    “聂风,我师傅想要见你,跟我来!”

    那拦路娇小身影脸上带着一张诡异面具,多看上几眼便感觉头晕目眩,一身气息却又飘渺不定好似天边云彩,让聂风根本摸不着头脑。

    是个厉害高手!

    这是聂风,心中下定的判断。

    “贵师何人,为何要见我?”

    他心中疑惑,却也没有丝毫担忧害怕,好似乘风御空而行,跟在那娇小面具女身后,忍不住心头好奇问道。

    “我师徐福,不过山中一隐士罢了,早就听闻风云大名,想见上一见了!”

    本以为不会有答复,不料那面具女却是异常的爽朗,直接道出了师傅名号。

    “徐福,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聂风心中一动,随即脸上露出古怪笑意,同时脑子如电疾闪,将江湖上名姓为徐的高手盘过一遍,却没发觉有特别厉害的。

    手下一个弟子,便能跟上他的行动,其本人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难道,真的是江湖上的隐士高人不成?

    带满心疑惑,聂风随着前面身形娇小玲珑的面具女,七绕八弯十来里路程不过半盏茶功夫就到。

    可笑的是,面具女竟想试探他的轻功成色,前行之时忽快忽慢,脚下速度也是忽疾忽缓,又不是变换方向闪转腾挪无不精妙之极,一身轻功之高,只稍逊聂风一筹,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啊。

    聂风自然全然无惧,任凭前方面具女如何动作,他都轻松跟随在后,更妙的是距离始终保持只三丈左右,不逾矩也不离得更远,如影随形将一身精妙轻功发挥得淋漓尽致。

    “到了!”

    前方带路的娇小面具女身形突然一顿,停在一处绿色环绕的小庄园之外。

    她明显被聂风的绝世轻功给惊到了,说话声音之中微微带着一丝尊敬。

    “哦,尊师就在庄园之中?”

    面具女的语气变化,哪里逃得过聂风的耳朵,在心中轻轻一笑丝毫不以为意,满脸凝重冲着面具女问道。

    他,竟然,没有感受到任何强悍气息?

    莫非,面具女的师傅,实力已经强悍到了这等程度不成?

    心中凛然惊惧,聂风收起了轻松的表情,脸上带着十足的凝重和丝丝不安。

    “正是!”

    面具女一脸淡定,虽然没听出聂风话中隐含的丝丝凝重,娇小的身子却是陡然轻松下来,带着一种莫名意味轻笑道:“请随我来,师傅已经等候聂先生多时了!”

    庄园面积不大风景却是不错,可惜此时聂风全无欣赏之意。

    不过片刻功夫,他们便绕过正堂来到一处中堂花园式的小亭前,聂风的心情越发忐忑不安,明明亲眼所见有一道让人见之亲近的身影背手凝立,他却是感受不到丝毫外溢气息。

    要么对方就是一个普通人,要么亭子男子的实力,远在他之上。

    聂风又不是傻子,自然第一时间就确定了第二点。

    江湖果然藏龙卧虎,他之前可是从来都没听闻过,有名唤徐福的绝顶高手啊,真是奇怪的家伙,连徒弟的实力都只稍弱他半分,其本人实力到底有多强悍,实在难以估量。

    “聂风,你来啦!”

    脑子转着些有的没的,当他右脚踏上小亭青石地面时,那厮突然转身微微一笑,声音温和笑道。

    一张古朴老脸,透着浓郁的儒雅之气,而在儒雅之气深处,却是丝丝飘渺之意流露,好似天边浮云捉摸不定。

    眼睛亮得惊人,同时也深邃迷人之极,颌下三柳长须飘飘,给人一种儒雅风流的强烈即视感。

    对方给聂风的第一印象,实在是好。

    “见过徐福前辈!”

    聂风轻轻一笑,拱手施礼道,一身风流气度满身飘逸气息让人好感大生。

    “不用客气,坐!”

    徐福满脸轻笑,上下打量了聂风一阵,满意点头伸手邀请聂风落座。

    “不知前辈召唤区区,所为何事?”

    聂风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亭子中央石桌旁的石凳上,接过那位面具女递来的香铭,轻轻抿了一口脸上露出陶醉之色,一点都没有想要绕圈圈的想法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莫急!”

    徐福却是一脸平静,眼神带笑缓缓起身,冲着外头空荡荡的花园轻笑道:“尊驾既然已经到了,何不出来一见?”

    聂风吃了一惊,猛的起身四下观望,哪有一丝半毫外人身影?

    心脏砰砰作响眼中闪过一丝惊骇,没想到江湖上还有此等高手存在,竟能瞒过他的感知隐身一侧。

    中原江湖就这么大,他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熟悉身影,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位,心中竟有丝隐隐期待。

    “徐福?”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聂风大吃一惊急忙回头望去,正好见到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亭子中,背对着他与主人徐福隐隐对峙。

    “正是区区,尊驾有何见教?”

    徐福依旧一脸云淡风轻,见到来人眼中精光连闪,嘴角挂上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淡然开口竟是分不出具体方向。

    “是你就好,接我一拳!”

    突然出现在亭子之中的高大汉子,轻笑出声猛然一拳挥出。

    聂风蓦然睁大眼睛,呼吸都为之一顿,满心骇然震惊不已。

    那一拳速度不快不慢,没有响亮的气爆也没有轰鸣的呼啸,有的只是一只劲道极度内敛的拳头。

    这一刻,在聂风眼中,那一拳代替了整个天地,在心中全被这一拳塞满,竟生出一种铺天盖地避无可避的荒谬错觉。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圈啊。

    “来得好,老夫正想试试阁下的手段!”

    徐福突然大笑出声,周身飘渺之意依旧,宽大衣裳无风自舞猎猎作响,一上晶莹剔透的干净右掌轻轻探出,不偏不倚正好抓住那一只拳头。

    拳掌相击,却是悄无声息。

    这是?

    聂风猛然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劈啪!

    只见徐福晶莹洁白的手掌之上,一阵蓝色闪电劈啪作响如灵蛇疾窜,瞬间密密麻麻的蓝色电流如汹涌浪潮,好似真的灵蛇般一股脑冲入阻在大手之前的拳头之中。

    可不知为何,如同万千灵蛇齐齐舞动,声势浩大景象惊人的蓝色电流,在接近那一只铁拳半寸之时,突然莫名其妙的一顿,而后突然消散无踪,就好象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同时,在聂风心中,几乎占据了整个天地的巨大铁拳,突然化作漫天滚滚洪涛,犹如泄闸洪峰一般汹涌澎湃,瞬间便将整个心神空间淹没。

    轻轻闷哼一声,好不容易才从惊心动魄的洪峰之景中脱身,聂风睁大了眼睛望着拳掌相交,脸色平静如常的两人。

    真是,深不可测的高手啊。

    心中涌起这丝念头,嘴角挂上一丝苦笑,整颗心都跟着有些空落落的,很是不甘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哈哈哈,徐福你果然厉害,我稍逊半筹!”

    那突然而至的高大身影,猛然后撤一步,轻松断开了互拼真气的对撞,风云轻淡好不潇洒。

    回头,露出林沙那张刚毅英俊的大脸,轻轻一笑开口道:“聂风,许久不见!”

    “林大侠许久不见,大侠的风采更甚往昔??!”

    聂风急忙起身行礼,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和欢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