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江湖上突然兴起一股,寻找风云二人的歪风邪气。

    甭管话说得多好听,都掩饰不了窥视风云二人手中神兵利器的不良动机。

    也不知是哪个家伙传出的消息,说步惊云隐藏在某偏僻寺庙出了家,顿时整个中原江湖一片沸腾。

    有心夺取绝世好剑的高手,不管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是真是假,全都派出高手暗中前往一探。

    打的主意十分简单,这消息是真的话就赚到了,要是假的话也没什么,只当多走了一趟远门而已。而

    而是,某地的偏僻山门,竟然一下子热闹起来。

    时不时有江湖高手,光临光顾一番。

    山门主持开始还很高兴,可是当前来‘拜访’的江湖好手越来越多,心中的喜悦迅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惶恐了。

    这个世界的佛门,跟林沙所经历世界的佛门差不多,整个天下几乎到处都有佛寺。

    最大的不同就是,风云世界的佛门势力,只能算得上名门大派中的一员,根本就排不进顶尖势力的行列。

    这样的情况,就导致此世佛门的行事,比林沙之前经历任何一个武侠世界,都要来得低调和安分。

    不低调不安分不成啊,无论是明面上稳坐江湖第一二把交椅的天下会和无双城,还有那些虽然没有强大势力傍身,可个人武力却足以将整个佛门挑翻的高手,都不是佛门可以得罪得起的存在。

    山门主持开始还以为只是普通的江湖同道拜访,可拜访的人数一多,又隶属于不同门派和势力,拜访之时态度也很是敷衍,又不着痕迹问东问西,这一下就把主持给吓住了。

    什么叫作‘闭门家中卧祸从天上来’,眼下的局面就是最好例证。

    “交出步惊云,不然拆了这座山门!”

    正当山门主持惶惶不安,同时又满头雾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之时,某几位实在没啥耐心的江湖好汉,直言不讳提出了要求。

    “步惊云?”

    山门主持又是疑惑又是恍然,他这才明白,为何这么多江湖好手突然齐聚自家山门,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全在不哭死神步惊云身上啊。

    “阿弥陀佛,步惊云怎么可能藏身在小庙之中?”

    山门主持恍然的同时,很有些哭笑不得回答:“施主是不是弄错了?”

    “什么叫我们弄错了?”

    那几位态度十分蛮横,根本就没将山门主持放在眼里,怒道:“这么多江湖好手齐聚山门,你说他们都弄错了么?”

    “这个……”

    山门主持顿时一呆,不知道该如何解说才好,只得连连双手合什表态,步惊云绝对不在他们这座小庙里。

    可不管他如何赌咒发誓,谁都不会轻易相信佛门弟子的保证,他们态度蛮横的表示要搜检整个山门,顿时便引来山门主持,包括以下门人的极大愤慨。

    太过分了!

    过分了又如何?

    风云世界可是绝对的高武世界,丛林法则表现得极为赤落落。不说那几位态度蛮横的江湖好手,就是之前表现温和的江湖好手,再问不出什么的情况下,突然变了脸色。

    山门主持不过江湖一流水准,哪扛得过这等阵仗,在一干江湖好手表现出了不善,和满满的恶意吃了几次闷亏后,一下子变得老实起来。

    虽然嘴上依旧嚷嚷得欢,想要搜检山门简直是在做梦,可私底下却是主动约数山门门人,要他们不许跟上门寻人的江湖好手,有任何形式的冲突。

    于是,小小的山门丛林,一下子涌如近百江湖好手。

    他们肆无忌惮,他们横行无忌,他们犹如蝗虫过境毫不客气……

    不得不说,佛门势力不彰,可在暗中经营实力方面的能耐,确实也极为惊人,让人不得不连连惊叹。

    如此一处偏僻山门,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经营的,竟然将一整座树林茂密的小山都给圈了,佛寺庙堂一间连着一间规模十分浩大。

    这样一来,就给上山的江湖群雄的寻人举动,制造了不少麻烦。

    “马的,小小一处偏僻山门,竟然占地如此广阔!”

    “这要寻找到什么时候,谁知道这么大一山头,有没有什么隐秘之处?”

    “开眼界了,佛门这帮秃驴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

    谁也没有注意到,寻人的江湖好汉之中,什么时候混进了一名满头银发的英武少年。

    ……

    身材高大,使用黑剑!

    这是义母当初从生母临时之时,口中得到他父亲下落的唯一线索。

    放眼整个江湖,符合这个标准的,不哭死神步惊云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

    听得步惊云,可能藏身此处山门的消息,他第一时间便赶了过来,却是被突然暴增的江湖好汉吓了一跳。

    同时心中隐隐担忧不已,替可能隐藏山门之中的‘父亲’担忧。

    和一干涌上山门的江湖好汉一样,他对山门所占面积广阔的山林又爱又恨。

    爱的是这给了他足够的搜寻时候,恨的是偌大一座山林,以他的实力和脚程,想要第一时间找到‘人’何其难也?

    所幸一时间涌入山门之中的江湖好手不少,将他这么个不起眼的少年衬托得更加不显,这给了他一点点可有可无的安慰。

    这日,头顶阴云密布,天边雷声轰鸣,黑色的乌云边缘电光隐隐。

    山林之中大风呼啸,刮得脸颊生疼,看起来要下雨的架势。

    “这鬼天气!”

    银发少年满脸郁闷,在这荒郊野外要是被大雨淋湿,尽管以他的武功并不会出现发烧感冒之类的情况,可湿衣裳贴在身上的滋味可不好受。

    眼角余光瞥好一处庙宇边角,顾不得感叹佛门财力雄厚,身形灵活如一缕轻风疾掠而过,瞬间便飞入了墙面班驳,看起来很有一点厉害的陈旧庙宇之中。

    庙中有人?

    银发少年刚刚进入陈旧庙宇,第一时间便察觉庙宇之中,还有一道粗重呼吸声的存在。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银发少年万万没想到,在这陈旧破庙之中,他竟然偶遇,被囚此处十来载,全身功力被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边缘的亲生父亲。

    他的亲生父亲不是步惊云,而是一位来自万里之外的欧洲???。

    同时,他从亲生父亲手里,得到了奇形神兵无极剑。

    待他埋葬了满足死去的亲生父亲,带着一种心情准备离开此处‘伤心之地’时,却被庙门之外的紧张景象给惊住了。

    破庙门外的宽敞空地上,两波身着劲装气势强悍的江湖好汉,正满脸紧张对峙,空气之中火药味弥漫。

    “断浪又是你这家伙,真是倒哪都能遇上你??!”

    “哼,大家彼此彼此,独孤少城主不也同样神出鬼没么?”

    “我无双城寻找步惊云有要事,步惊云早就脱离了你们天下会了吧,你们又来凑什么热闹?”

    “哼,独孤少城主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你们无双城想找步惊云所为何事,大家心知肚明,想要得到绝世好剑,那就各凭本事了!”

    “……”

    隐身在庙宇之中的银发少年,听得好一阵心惊胆战。

    他万万没有想到,堵在庙门口火暴对峙的两方人马,竟然是江湖上的第一和第二大势力的天下会和无双城。

    一时手心泌出一层冷汗,他可是深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那两方人马真要打起来,说不定他这个隐身庙宇之中的‘池鱼’,就得好好遭一会殃了,说不定连小命都得交代在这。

    一时悲从心来,刚刚送走了亲生父亲,难道他们父子俩这么有缘,很快就要在地下相见了么?

    整个身子缩成一团,紧紧隐藏于庙宇门口,他却是不敢有丝毫动作。

    门外两方高手火暴对峙,气机碰撞互不相让,正处于一种微妙平衡状态。

    他要是不管不顾转身跑路,必定会打破这种微妙的气机平衡状态,直接将两波强悍气息全部招惹至身,会引来两波高手的联手围攻。

    一时心慌意乱不知所措,静静的缩在庙门之后,一动也不敢妄动。

    以断浪和独孤鸣的实力,哪能发觉不了隐藏在庙中的银发少年,只是没有心思理会而已。此时他们两方互看不顺眼,从嘴上讨不到多少便宜,火药味和紧张对峙的气氛却是越发浓郁,稍一不慎便有大打出手的可能。

    随着时间流逝,慢慢的破旧的庙宇门外,远远的聚集了一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江湖好汉。

    断浪和独孤鸣心情很是不爽,却又不愿在这种关头率先后退,这关乎到两到江湖组织的颜面问题。

    哒哒哒……

    可就在这时,豆大的雨珠突然哒哒哒下落,弥漫的水汽瞬间让两方对峙人马的视线模糊了。

    这雨,来得真是时候!

    无论是断浪,还是独孤鸣心中都松了口气。

    突然,一股不同寻常的狂风呼啸而至,还没等两方人马做出反应,破旧庙宇空地上,瞬间出现一道接天连地的龙卷风暴,犹如擎天巨柱般,眨眼功夫便耸立于茫茫大雨之中,惊心动魄壮观至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