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神将身在半空,胸膛连中三拳。

    一股股排山倒海般的劲力涌入胸膛,就是以神将不灭魔身的强悍,也忍不住胸口一阵火辣辣疼痛。

    胸骨一阵牙酸般的咔咔作响,高大强健的身子不断向后平移。

    砰!

    他自是不甘示弱,身子倒退瞬间飞起一脚横扫而出,如凌厉鞭子般狠狠抽在措不及防的林沙腰侧。

    一声皮肉重击的闷响传出,林沙身子一歪如炮弹般横飞了出去,五脏六腑一阵剧烈晃荡,好似要从身体内部晃出一般。

    咝!

    腰间传来一股剧烈疼痛,冷汗瞬间密布额头,脸色跟着变得奇差无比。

    “再来!”

    双脚落地,松软的泥地发出一声轰鸣炸响,泥土飞溅碎石横射,脚下瞬间出现一道半米直径的小坑。

    腿膝一弯一直,身子犹如离弦利箭疾射,瞬间跨越十来丈距离,冲着满脸惊诧的神将狰狞一笑,右拳好似流星坠地,带着一丝金色光焰狠狠砸向这厮那刚毅脸孔。

    “来就来,谁怕谁???”

    神将一声怒吼,高大身躯好似巨熊般挺立,一双铁拳带着磅礴拳劲,周遭空气都被排空了般沸腾激荡。

    砰!

    两人又战至一处,拳来脚往好不惨烈,不过片刻功夫脚下地面已是一片狼籍,好似遭遇了一场惨烈天灾一般。

    神将越战越是心惊,实在没有料到林沙的实力如此强横,更让弹压他惊讶的是,林沙的身体素质之强悍,超乎了他的想象之外。

    转眼数十招过去,招招都是以硬碰硬,就是以神将的身体强悍程度,都忍不住一阵阵气血翻涌难受不已。

    更让他郁闷的是,眼前强敌好似毫无知觉一般,越战越勇出手速度和力量也是越来越大,让他心中生出一种打不倒的郁闷感觉。

    手脚酸麻疼痛,全身上下几乎无处不痛,尽管他的灭世魔身足够强悍,却也禁不住一波超过一波的强猛攻击。

    这战斗打得,实在太过郁闷了。

    一个稍微不注意,分神之际他被林沙趁机贴身靠了过来,肩膀一疼大半边身子都一麻失去了知觉,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做出应对措施,整个身子便如疼痛云架雾一般飞了起来,头下脚上狠狠砸入狼籍一片的泥地之中。

    林沙心中也是郁闷难当,遇到一个打不破的乌龟壳,这战斗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不是。

    心下暗暗惊叹于灭世魔身的强悍,连续遭遇了他的拳脚暴力猛轰,以他此时的实力以及身体素质,要是当初的绝无神早就被轰成一团软泥了,可眼前的神将依旧生龙活虎精神抖擞。

    突然抓住机会,双手成爪闪电般出手,一把扣住神将的肩头,挎腰扭身以一个标准的背摔动作,直接将神将这厮倒插入泥地之中。

    砰的一声炸响,神降灰头土脸从地下飞腾而起,满脸恼怒手脚挥舞如风,如狂风席卷般将周围一丈区域全部笼罩在凌厉的攻击之中。

    可是,林沙在哪?

    所有攻击,全部都落了空,这是怎么回事?

    等他反应过来之时,林沙正站立于十丈开外,笑吟吟看着他,就像,看一个大傻子般。

    “小子,刚才的不算,咱们继续再打上一??!”

    神将心头恼怒,嘴里叫嚷得厉害,可是却没有一点想要冲上去,再战一场的想法。

    此时他的形象狼狈之极,头上脸上全是尘土,身上的战甲不知为何,好象比之开始时更加暗淡无光。

    脸上青紫一片,一边脸颊大一边脸颊小,说话时整张脸都变了形,看起来可笑之极。周身上下无处不痛,就算他的恢复力惊人,可在完全恢复之前,受伤后该有的疼痛一点都不少。

    林沙的情况,就比他强得太多了。

    起码,身上的衣裳依旧完好无损,头上脸上有些凌乱,却也没神将那帮夸张,身上更是没缺胳膊少腿的。

    “先别忙着打架,我想问个事情先!”

    扫了色内荏苒的神将一眼,林沙嘴角含笑不为所动,淡然开口:“我和天们井水不犯河水,神将先生为何突然找上门来?”

    “你知道我?”

    神将虽然身上狼狈,可是思维却依旧冷静,第一时间便发觉不对。

    “不管怎么说,我跟天门都结下了一点梁子,自然要好好了解一下天门的内部强者!”

    撇了撇嘴,林沙一脸淡然,轻笑道:“难道冰皇就没告诉你么,天门的消息,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都是从他口中套出的!”

    “冰皇这个混蛋!”

    神将怒不可歇的怒骂出声,看向林沙的目光森冷无比,口气一如既往的狂妄:“小子,我不管你知道多少东西,你最好老实乖乖交出凶兵天罪,否则……”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不过语气中的威胁之意太过明显。

    “否则,你再被我打成猪脑袋?”

    林沙轻轻一笑,没有理会神将难看到了极点的脸色,不以为意摆了摆手:“你回去吧,再打下去除了身上多出一些伤痕之外,你我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这战斗打下去也没多少意思!”

    神将冷哼出声却是没有反驳,明显默认了林沙的说法。

    “至于凶兵天罪,你没实力从我手中夺取,就不要浪费时间和精力了!”

    淡淡扫了神将一眼,林沙脸色平静语气却是冷肃无比,杀气腾腾道:“你我无怨无仇,可不要真的逼我下死手??!”

    “你小子,有那本事么?”

    神将闻言一凛,嘴上虽然硬气可心头却是连连打鼓。

    想想就知道,林沙刚才的战斗,并没有使出全力。当然他也是一样,可是看结果明显自己的底牌,比林沙要少得多。

    别忘了,林沙的绰号叫作‘剑中雄’!

    这说明什么,林沙的剑法更在拳脚肉身搏斗功夫之上!

    他真要出了英雄剑,或者凶兵天罪的话,神将心中打鼓,一点接下的把握都没有。如果刚来之时他自是不屑一顾,什么狗屁的剑中雄,什么扯谈的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么,他心慌了。

    “小子,你可知晓,彻底得罪了天门的下???”

    尽管心中已经打了退堂鼓,神将却没有第一时间应和,林沙要他走他就就,那多没面子啊。

    “神将你也不用跟我废话,你以为,整个天门除了门主之外,其余人等我还会害怕么?”

    林沙淡笑,挥了挥手像赶苍蝇般,一点都没给神将留面子,冷冷道:“阁下还是从哪来回哪去吧,我这里却是不欢迎你的!”

    “你……”

    神将握紧了拳头一脸气恼,心中怒火熊熊升腾,却是没有贸然冲上去找虐。

    林沙话说得难听,可却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之前冰皇那小子就败了,此时他在林沙手上也没讨到好。

    如此一来,天门高手虽众,当真除了门主帝释天之外,就没有一人可以拿下眼前的可恶小子。

    虽然心中恼恨不已,他却没有失去理智,当然也是不想继续被虐。

    “你什么你,天门实力虽强,也做不到只手遮天!”

    林沙淡然轻笑,毫不客气说道:“你走是不走,真是罗嗦的家伙,你不走的话我走总成了吧?”

    说着,干脆利落转身返回无双城,声音淡淡飘入神将耳中:“这个江湖,可不是表面上那般简单,神将还是收了你心中那点傲气吧,不然哪天死得不明不白,那才叫笑话!”

    看着林沙消失在无双城城门的身影,神将又是气恼又是无奈,在心中狠狠咒骂的这厮一通,感觉心情好了些,突然仰天长啸声浪滚滚,好似惊雷连连炸响,震耳欲聋惊心动魄。

    “啊……,林沙你给我等着,我会再回来找你的!”

    说着,神将高大的身躯化作一道轻风,冲天而起不过眨眼功夫便消失在天边,来得突然去得也是痛快爽利。

    “林大侠,你没事吧?”

    林沙刚刚返回自家府邸,独孤鸣便一脸急切跑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林沙一通焦急问道。

    “无双城不是铁板一块嘛!”

    林沙没有回答,只是淡淡说了句:“看来,独孤城主对无双城的掌控力度,还远远不够??!”

    说着,他端起茶盏轻抿一口,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独孤鸣脸色微微一变,强笑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父亲也没办法控制所有人的心思,全都偏向无双城不动摇??!”

    林沙的语气虽然很是平淡,可他依旧很是尴尬。

    这次天门神将突然杀到,要说不是无双城里有人通风报信,不要说林沙不信,就是他也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林沙才回到无双城不过一天而已,神将就突然找上,指名道姓寻林沙的晦气,傻子都看得出其中有问题。

    心中说不出的恼怒,无双城这次的脸算是丢大了。

    “看来,我这次回来,是错误的??!”

    林沙心情也极度不爽,任谁被‘同盟’出卖心情都不会高兴到哪去,要不是他的武功高强,以神将那厮心狠手辣的性格,小命能不能保住都难说得很。

    “林大侠……”

    独孤鸣闻言心中一急,刚刚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就被林沙毫不客气打断:“好了,什么都不用多说,看看有什么事儿我‘帮’得上忙的,出去走走散散心!”

    他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独孤鸣这儿,还真的有一个比较棘手的事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