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的回归,并没有给无双城带来多少可喜变化,反倒是麻烦很快上门。

    “林沙,给本尊滚出来!”

    这日天清气朗,是个郊游踏青的好日子,可是一声震动整个城市的大喝,却让无双城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什么人,胆敢在无双城放肆?”

    离得最近的城池守卫率先反应过来,顾不得头晕脑涨的不适,一个个满心愤怒,手脚发软持??婀逯燎蕉獗咴?,一脸恼怒冲着护城河边,那一位身材魁梧,满身甲胄的高大男子厉声怒喝。

    “舔躁!”

    那一身甲胄的高大男子双目冷厉如电,淡淡扫了城墙守卫一眼,只这蔑视蝼蚁的眼神,便让城墙守卫胆寒不已。

    不等城墙守卫有进一步动作,只见他猛一挥手,一股无匹真气洪流,如潮水般呼啸而出,迅速蔓过他和城墙之间的数十丈距离,犹如狂涛怒浪般汹涌澎湃,瞬间便将站在墙垛前的上百守卫淹没。

    啊啊啊的凄厉惨嚎不绝,上百城墙守卫好似断线风筝,在怒??裉伟愕恼嫫榱髅媲?,连丝毫反抗之力都无,便喷血倒飞了出去。

    如此威势,顿时让剩余城墙守卫心头发寒,连靠近城墙垛口的勇气都无,哪还敢跟那高大男子呲牙裂嘴?

    受此突变惊扰,排队准备进城的百姓商旅,顿时满脸慌张一轰而散,只留下气急败坏面面相觑的城门守卫,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高大男子的实力刚才只是显露了一点点,就足够叫眼界不凡的城门守卫,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

    这样的角色,也只有城主府派出高手过来,才能解决得了。

    “林沙你个缩头乌龟,有胆子就出来见上本尊一面!”

    那高大男子浑身煞气鼓荡,好似凌人剑气冲天而起,周身气流激荡狂风大作,竟以其为中心形成了一道龙卷狂风,一时声势好不骇人。

    “是么,阁下何人,口气不小就是不知道你的实力,有没有你的口气这般托大?”

    突然,林沙淡然的声音在城池上空飘荡,还没等无双城墙守卫反应过来,只见一道鬼魅身影瞬间飞跃城墙,如利箭疾驰瞬间飞向站立于护城河外的高大男子,人还在空中狂风暴雨般的拳脚攻击,便如龙卷狂风般席卷而出。

    “哈哈哈,你就是林沙,果然有点门道!”

    那高大男子哈哈狂笑,一点都没将林沙狂风暴雨般的凶猛攻击放在眼里,双臂抱胸一脸狂妄,任由林沙带出的狂暴攻击降临身上。

    砰砰砰……

    拳拳到肉脚脚凶狠,连串沉闷气爆之音突兀响起,狂风席卷烟尘弥漫,瞬间将高大男子所处区域淹没。

    “哈哈哈,剑中雄林沙就这点实力么,太让人失望了??!”

    滚滚烟尘,狂暴的劲气旋涡之中,传来一道狂妄之极的哈哈大笑声,显然林沙的狂暴攻击,没有对那位高大男子,造成丝毫伤害。

    “是么,那你就接我这一招试试!”

    林沙声浪滚滚如狂涛怒浪,声势之盛一点都不在那高大男子之下,双掌连环挥舞惊人龙吟之音不绝,道道龙形掌劲犹如出海蛟龙,张牙舞爪带着撕裂一切的嚣张霸道,瞬间将高大男子淹没,沉重如山的掌击瞬间降临高大男子身上。

    轰轰的气爆之音不绝,高大男子瞬间连挨三十六掌,以他刚才显示出来的强悍防御力,都忍不住闷哼出声,双腿深深陷入地面高大身躯更是向后横移十来丈,在松软的地面上犁出两条深深沟渠。

    林沙心头惊讶,高大男子的防御力之强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竟是比当初的绝无神还要强出许多,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厉害的高手了?

    每一掌都轰在实处,那种击中实物的清晰触感涌上心头,可掌上传回的巨大力道,每每震得他手心酸麻双臂气血连连颤动。

    “好强悍的乌龟壳子,不过也就是如此了!”

    这么点反震之力,不过眨眼间便轻松消散于无形,林沙心中一片冷然,突然飞起一脚龙吟之音大作,林沙脚尖之上突然出现一道肉眼可见的金色狰狞龙头,整条粗壮大腿被一团鳞甲分明的金色龙身包裹,气息猛烈狂霸无边。

    轰??!

    高大男子眼中闪过一道凝重,他没想到林沙在如此状态下,还能发出如此凶猛攻势,他动了。

    一双粗壮几可跑马的胳膊交叉前伸,挡在身前硬生生扛下林沙突如其来的一腿。

    顿时气爆轰鸣震耳欲聋,高大男子周身气流像是沸腾一般,翻滚激荡发出声声凄厉呼啸,一道道狂风好似没头苍蝇般四下乱窜。

    高大男子再也没能压住,被一股蓬勃巨力,带着狂暴的真气轰得倒飞了出去,一张古铜色的脸膛可疑的红了一红。

    砰的一声重重砸落在地,顿时地面龟裂生生砸出一个半丈方圆大坑。

    泥土四溅一道烟柱冲天而起,遮挡了外头的视线,根本就看不见那高大男子到底是一副什么惨状。

    林沙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敏锐的气息感应告诉他,别看高大男子被他一脚轰飞了出去,可是身上凌然气势却是没有丝毫衰减,依旧如日中天惊人之极。

    “呵呵,果然好本事,本尊自从清醒过来后,还是头一次如此狼狈!”

    果然,待烟尘漫漫消散,高大男子嚣张狂妄的声音,突然从稀薄下来的烟尘中响起,而后一道魁梧身影不紧不慢从烟尘中踏步而出。

    “你是,天门的神将?”

    嘴角轻轻一抽,林沙目光凛然,盯着打扮奇特的高大男子,突然开口问道。

    “你是如何知晓的?”

    神将眼睛微微一眯,的字一出身形突然消失,下一刻一股狂风席卷直扑林沙面门,一双铁拳带着万均之势轰然砸下。

    “你管我是如何知晓的!”

    林沙脸上露出一丝冷酷轻笑,迎着神将气势汹汹的铁拳挥击,面不改色双拳如出膛炮弹连环轰出。

    轰轰轰……

    拳拳对撞,气流翻涌狂风呼啸,两人周身气势一爆再爆,好似两柄巨剑冲天而起,搅动天边风云地面跟着阵阵颤抖。

    炮拳如火!

    崩拳如箭!

    拳势凶猛如火如荼,一双胳膊比之寻常已经壮大了好几圈,胳膊之上青筋根根蹦起,犹如老树盘根惊心动魄。

    两道高大身影疾突疾闪,快若鬼魅迅若狂风,瞬间战至一处不分上下。

    林沙眼中闪烁道道凌厉精光,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浑身骨节劈啪作响,一道道劲力如浪潮汹涌,一浪高过一浪好似奔流激荡。

    每一拳轰出,凝聚之极的拳劲,都会带起一团拳头大小气团,犹如翻滚呼啸的炮弹轰然飞出。

    神将的灭世魔功确实厉害,一身防御力堪呼龟甲,轰在身上如捶金石,砰砰砰的爆响好似战鼓轰鸣络绎不绝。

    道道巨大反震之力,弄得双手气血翻涌胡乱流窜,拳面在激烈的对撞中不过片刻功夫已经青紫一片。

    股股酸麻疼痛,从拳面传来,引发手臂阵阵不适。

    体内气血疯狂汹涌,如长江大河浪潮奔腾,不过片刻功夫便沿着特定轨迹,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大周天,身上稍微不适瞬间就被消弭无形。

    血液如水银般粘稠,疯狂流动之时带出的力量磅礴惊人,源源不绝的给一双铁拳输送火力炮弹。

    周身温度迅速攀升,皮肤不过片刻时间便有古铜之色,变成触目惊心的暗红之色。全身毛孔紧闭,股股热流被锁在身体内部,跟着狂风运转的气血,几乎将五脏六腑全部点燃。

    三百六十五处窍穴齐齐震动,股股无形劲道有组织,有规律的沿着身体血管蔓延全身,浑身劲道勃发完全就是一个人型凶器。

    战斗激烈而又凶险,只几个呼吸功夫,林沙便与神将交手二十合,拳影漫天腿风凌厉如龙卷风暴冲天而起,两人身处龙卷风暴核心地带,好似两头荒古猛兽战得不亦乐乎。

    劲气四溢引发股股凌厉狂风呼啸席卷,周身气流已乱作一团好似一锅粥,松软的地面处处坑陷,一条条触目惊心的龟裂密布,一脚下去几乎没有完整土地,泥沙碎石飞溅漫天呼啸飞舞。

    天空受到道道呼啸狂风波及,头顶的云彩早不是被轰散,就是远远飘飞躲避。

    无双城外,护城河边只见一道通天彻地的龙卷狂风突兀出现,两道高大魁梧身影在狂风之中若隐若现,拳脚相加战得热血沸腾。

    “哈哈痛快痛快啊,神将果然不愧是神将,实力如此之强真是名不虚传!”

    林沙早已战得心中热血澎湃,体内气血好似沸腾激荡,犹如山呼海啸般纵横狂啸,浑身皮肤暗红散发无穷热量,一拳一脚都带着让人胆战心惊的凶猛力量,好似战神临凡威风不可一世。

    “哈哈哈,好好好,剑中雄果然就是剑中雄,实力之强出乎本尊意料之外,不过既然你被本尊盯上,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神将眼中寒芒连连闪烁,一双铁拳如急袭炮火轰隆不停,满脸狂傲哈哈大笑,身上气势一升再升一头长发在熊熊光焰之中猛然倒竖而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