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突然回来,让独孤一方欣喜不已。

    顾不得手头要务,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拜见。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十年不见,独孤一方发现,他跟林沙之间本就淡淡的关系,更显淡然梳离,说了半天来来回回就这干巴巴几句。

    “独孤城主倒是比十年前,显老了!”

    看到两鬓斑白,脸上皱纹多了不少,足足比十年前苍老许多的独孤一方,微微愣了一下直言道。

    “没办法,天生劳碌命不得闲??!”

    独孤一方半真半假,很有些殷勤问道:“这次回来,短时间内就不离开了吧?”

    林沙也没道破,独孤一方贪恋权势,牢牢抓紧手头权力不肯放松一点的尿性,只淡淡一笑不答反问:“独孤城主,又遇上什么麻烦事了?”

    “嘿嘿,什么都瞒不过少侠的法眼!”

    独孤一方讪讪一笑,无奈道:“前不久天门的人又找上门来,要无双城出动人手,替他们寻找步惊云的踪迹!”

    当然,他还有话没敢说出口,天门来人还要求无双城,除了寻找突然消失了好几年的步惊云之外,还有眼前的林沙。

    他是万万也不敢得罪林沙的,自然不会在这时候大煞风景。

    林沙轻轻一笑,对独孤一方的态度更加冷淡了几分。

    西贝货就是西贝货,心眼太小上不得台面。

    先不说这厮贪恋权势,跟儿子独孤鸣关系闹得有点僵,自身实力在这十几年里,竟是没有丝毫长进,早就被儿子独孤鸣超过甩出老远。

    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各类高手层出不穷,武功停滞不前那就是退步,很快就会被越发汹涌的江湖大潮淹没。

    独孤一方,已经和江湖主流脱节了。

    “哦,步惊云失踪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游历江湖期间,为了不受到旁事的干扰,他没有主动跟任何势力有过联系,对于江湖上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怎么了解。

    而且根据风云剧情显示,这十来年时间,应该是江湖最为平静的一段时日。

    天下会和无双城都好好的保存了下来,有这两大势力,加上一个武林皇朝三足鼎立,表面江湖上风波不兴平静得很。

    “谁知道呢?”

    独孤一方本想含糊过去,林沙一眼扫来顿时心头一凛,尴尬一笑老实解释道:“也就在七年前吧,也不知道哪方江湖高手找到步惊云的家,一番大战步惊云失踪,步家也被毁得差不多了!”

    “七年前?”

    林沙脸上有些古怪,见独孤一方疑惑不解,淡然解释道:“我那时才刚刚和步惊云见过,还从铁心岛某位弟子手里抢了一把神兵!”

    “莫不是……”

    独孤一方吃了一惊,小心翼翼试探道:“铁心岛的人出手报复?”

    “嘿嘿,独孤城主以为有可能么?”

    眼睛微微眯缝,林沙嘿嘿一笑,冷然道:“那两位铁心岛弟子被我轰成重伤,不修养个两三年根本不用指望能够恢复!”

    血菩提这样的治伤圣药,也不是谁都有机缘可得的。

    “……”

    独孤一方在心中暗暗捏了把冷汗,心道眼前青年形势越发肆无忌惮了,真是凶残啊。

    “对了,天门的人找步惊云何事?”

    心中明了,林沙嘴上却是问得顺溜,风云剧情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不可能还是和原剧那般发展,步惊云此世不太可能失忆吧?

    “好象是为了绝世好剑!”

    独孤一方有些不确定,却还是将心中猜测道出。

    林沙了然,心道果然如此,看来帝释天的屠龙计划,已经开始启动了吧。

    “答应天门就是!”

    见独孤一方眼巴巴看了过来,林沙淡然轻笑,一脸不以为意道:“只是替他们找个人而已,对无双城而言算不得什么大事!”

    “确实不算什么大事,可是有一就有二??!”

    独孤一方满脸苦涩,眉头紧皱脸上都能苦出水来。

    他担心的就是,天门用顺了手,以后有什么事都叫无双城跑腿,时间一长无双城不就成了天门的附庸了么?

    这是他,还有儿子独孤鸣万万不愿接受的事情。

    “别望着我,我也没啥办法!”

    双手一摊,林沙很光棍的把皮球踢了回去,脸上平静心中却很是不屑,想要老子替无双城出头,哪那么容易?

    独孤一方兴冲冲而来,满脸失望而归。

    不过他倒也不急在一时,只要林沙继续住在无双主城,有时候自然少不得替无双城出头,当然再想像十几年前那般配合‘默契’,却是不用指望了。

    独孤一方走了,独孤鸣和独孤梦又来了。

    独孤鸣和独孤梦兄妹来都成了婚,如今也都是孩子的父母,看起来比十几年前成熟稳重得多。

    独孤梦自有灵儿热情接待,姐妹俩多年不见,正有说不完的悄悄话,不过一会便有之前的有点生疏,变成唧唧喳喳无话不说的好姐妹了。

    “你们自便,我和独孤鸣说说话!”

    林沙摆了摆手,让灵儿带着独孤梦带后院说话,他则吩咐了管家上酒上菜,和独孤鸣两个人坐在酒桌上推杯换盏。

    “小子,我不管你和你父亲之间,出了什么误会或者有了什么龌龊,我和灵儿却是不会插手其中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气氛热烈起来,林沙一边往嘴里塞菜,一边毫不客气跟独孤鸣说道:“十多年不见,很多事情都有了变化,我没心情也没心思过多插手俗务!”

    “林大侠放心,就是你不说,我也不会把自家的烦心事宣扬得到处都是!”

    独孤鸣确实成长了,一脸沉稳保证道:“我和父亲的事情,一句两句也很难说得清楚,这事暂时也不着急!”

    “你这心态不错!”

    林沙淡然轻笑,哈哈一笑说道:“以你小子的实力,倒哪不能开创一方基业,此处不开心自有开心处!”

    “林大侠说的是!”

    独孤鸣脸色潮红,端起酒杯跟林沙碰了一下,仰脖一干而尽,摇头道:“我这点实力,放在江湖上有些名堂,可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却屁都不是?”

    “怎么,看你的样子,受了打击啦?”

    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林沙轻轻笑道:“语气这般沮丧,可不像你独孤大少的风范啊?!?br />
    “什么狗屁风范,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钱不值!”

    喝了几杯酒水,独孤鸣的状态很不对劲,苦笑道:“林大侠,又是那位冰皇,我在他手里连十招都没走过!”

    “哦,那家伙又来找事了?”

    提起冰皇,林沙嘴角就忍不住露出一丝轻笑,想来这些年,这厮应该被那一百零八道生死符,折磨得死去活来才对。

    “是啊,十年时间不见,这厮的武功越发厉害了!”

    独孤鸣满脸愁闷,又是一口干掉杯中美酒,醉眼迷蒙含糊说道:“林大侠你可要小心一些,听冰皇的意思,他身后的天门,也都一直在寻找大侠的下落!”

    “只要自身实力够强,不管是什么人,想要找我的麻烦都得好好掂量掂量!”

    林沙冷笑,对此却是不怎么在乎,转移了话题淡然道:“无双城出手寻找步惊云,不知道找到了他么?”

    “哪那么容易?”

    独孤鸣再次苦笑,摇了摇头一脸郁闷道:“步惊云的实力,据传早已经穿越了我父亲,估计比我还要强上许多!”

    将酒杯轻轻放在桌上,独孤鸣轻笑道:“如此高手,又是一心想要躲避,寻常人手又怎么可能轻易就能寻到?”

    肚子里,他还有话没有出口。

    就算能够轻易找到,无双城也不会随便就交给天门的。

    泥人上且还有三分火性,堂堂无双城被天门欺压至此,要说他们父子俩心中没有怨恨,怎么可能?

    “那聂风呢,你知道他现在何处么?”

    见独孤鸣状态不对,林沙话风一转好奇问道:“七年前,我遇到了聂风的一位红颜知己,那时聂风就已经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这些年他重出江湖了没?”

    “也是古怪了!”

    经林沙一提醒,独孤鸣也感觉十分奇怪,摇头道:“聂风比步惊云销声匿迹的时间还要久,这么长时间都没听到过他的消息?!?br />
    说着,苦笑出声:“要不是林大侠你提醒,我还差点把这厮给忘了!”

    确实古怪,风云剧情因为林沙的强势参与,已经与原著有了很大差距。

    绝无神还没造成多大伤害便被削了,倭国天皇更是死得悄无声息,步惊云和聂风没有经历那么多波折,聂风更是没有进入化魔血池化身成魔,步惊云自然也没有被轰下山崖成了渔夫。

    可这对天命猪角,却是好象身中诅咒一般,就是没有那般惊心动魄的波折,平日里的挫折也没少到哪去,这不两兄弟已经失踪了近十年了。

    真是古怪的发展啊,没想到绕来绕去,这对苦命的娃,最后又绕到了原路。

    看来,得空的时候,还得去生死门看上一眼,看看聂风在不在,同时化魔血池也搁置了太长时间,是时候将它彻底利用起来了。

    林沙也没多说废话,只是郑重告戒道:“你小子,最近都小心一点,天门可能有大动作,江湖也将出现大的风浪,别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小命搭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