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又回来了!”

    看着熙熙攘攘,繁华依旧的无双雄城,林沙感慨万千,大有一种历经世事轮回的奇妙滋味涌上心头。

    “是啊哥哥,不知道梦姐姐是否安好?”

    身边,一位二八妙龄的活泼少女,满脸浅笑说道。

    “哈哈,咱们回家,到时候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么?”

    林沙哈哈一笑,回头望了一眼浑身精华内敛,就好象一个普通少女的灵儿,大步流星直接进了依旧繁华的无双主城。

    “什么人,闲杂人等速速退去,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无双城核心区域,林沙刚刚站在已经近十年不曾回来的‘家’,迎接他的便是门口守卫的严厉苛斥。

    “哦,这里是谁家的府???”

    林沙脸上神色不变,暗中伸手拦住灵儿即将开口的话头,不咸不淡问道。

    “小子你听好了!”

    或许是林沙的态度让守卫惊疑,又或者林沙的话勾起了守卫的话头,见林沙没有进一步靠近的意思,便眉飞色舞得意洋洋,大拇指一伸指着身后大门紧闭的府邸,昂声道:“这座府邸的主人,说出来不怕吓着你们,正是江湖上威名赫赫的大英雄,大豪杰剑中雄林沙的府???”

    “剑中雄林沙?”

    林沙眼神带笑,脸上却是露出疑惑之色,摇头不解道:“没听说过啊,江湖上有这么号角色么?”

    游历中原期间,尽管林沙和灵儿做了不少好事,但他却是很少直接将名号道出,让人根本不就不知道是他做的好事。

    经历过的江湖纷争不少,却是以假名假号参与其中,时间一长剑中雄的名号,逐渐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江湖风云变幻,最是喜新厌旧,尤其还是林沙这样刻意低调的情况,结果剑中雄的名号,很自然消失在江湖滚滚浪潮之中,中底层江湖人士早就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只有江湖各方势力的头面人物,才不会忘了当初那位在天山英雄大会上光芒万丈,之后又与皇城之战中出尽风头的剑中雄忘却。

    而无双城则是一个例外,因为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的重视,所以无双城内部无论高层还是低层人物,都对剑中雄林沙如雷贯耳熟悉之极。

    “切,一看小子你,就是初出江湖的菜鸟!”

    那守卫一脸不屑,扫看林沙的目光中,满是‘你孤陋寡闻’的意思,心中升起一股优越感,得意洋洋道:“剑中雄可是十年前江湖上的绝顶高手,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即倒,让江湖避免了一场血雨腥风,可是大大的英雄好汉,小子你竟然不知道?”

    “只是隐约听过一耳朵,却是不知那位剑中雄,如今身在何处?”

    扭头轻轻瞪了偷笑不止的灵儿一眼,林沙一脸‘懵懂’摇头道:“怎么最近江湖上,没听说过这个名号???”

    “切,小子你这就不懂了吧?”

    守卫一脸不屑,语气高昂得意洋洋道:“高手知道不,高手就得有个高手的摸样,要是天天都在江湖上晃荡,那还是高手么?”

    “确实,这位剑中雄也太低调了点,低调得几乎在江湖上没了名声!”

    林沙哈哈一笑,连连点头附和道。

    “小子我看你顺眼,这里是无双城核心区域,住的都是无双城的高层以及供奉,你小子要是没事的话就早点离开,免得惹祸上身遭了殃!”

    一通神侃,守卫显然对林沙印象大好,唾沫横飞侃了一通之后,这厮神轻气爽一脸满足,摆了摆手提醒道。

    “哦哦,是这样啊,那我这就离开,这就离开!”

    得到了心中想要的情报,林沙回头冲着灵儿微微一笑,示意她不要露馅,连连点头转身就准备离开。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对他的态度尊敬一如既往,可越是如此,就越代表了这对父子心中底气不足,极需他这位‘外人’帮忙,或是坐镇或是弹压不服。

    林沙在外游历惯了,受不得这种束缚的生活,还是好好思量一番,再决定是否住回到以前的‘家’中吧。

    “林,林少侠,是,是你么?”

    可就在这时,一道熟悉又陌生的惊喜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

    林沙回头一望,呵真是巧啊,竟然被十来年不见的独孤鸣这家伙,一下子给撞上了。

    “独孤少城主可好!”

    林沙微微一笑,脸上神色淡淡的,既没有惊喜也没有排斥,平平淡淡好似相熟邻里见了面互打招呼般简单之极。

    以林沙的灵觉之敏锐,自然早就发现了气息好似骄阳烈日般的独孤鸣,只不过他懒得理会,也没有太过追究来人是谁而已。

    作为明面上江湖第二大势力,经过十多年时间的平稳发展,无双城的实力要是还没有提升,那真就愧对这么好的资源了。

    只是没料到,这位气息强悍,估计实力已经达到了江湖绝顶行列的家伙,竟然就是独孤鸣罢了。

    “林,林少侠,真,真的是你!”

    独孤鸣一脸激动翻身下马,没有理会身后护卫惊诧的目光,大步流星风风火火走了过来,走到距离林沙一丈开外,脚下一顿止步不前,一张成熟英雄的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惊喜:“少侠哦不,林大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和父亲也好早早出城迎接!”

    他在这边自顾自高兴,却不料身后的随从,以及林府门外的守卫,却是听得目瞪口呆心惊胆战,摸不清眼前神色淡淡的年轻汉子是谁,竟能得到少城主如此高看?

    和城主一起出城迎接?

    整个江湖,能得如此殊荣的,估计就只有天山上的那位天下会帮主了吧?

    可眼前这位,是谁?

    要说心情最忐忑的,莫过于林府门前的守卫,想起刚才他和跟眼前平凡青年大吹法螺,侃得唾沫星子横飞心中就一阵打鼓。

    希望眼前神秘青年不要怪罪才好,否则他真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少城主客气了,我也才刚刚进城,哪用得着那般客气?”

    面对十多年后,独孤鸣一如既往的热情,林沙显得很是平淡从容,没有丝毫受宠若惊之态。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面对林沙冷淡疏离的态度,独孤鸣也不以为意,十多年前林沙跟他的关系,也没好到那去,能赏脸回个话就已经很不容易啦。

    而且,他的功力和修为越发精湛,站在林沙跟前,却越是不敢有丝毫放肆之举。从身上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绝世强者的淡淡威压,尽管若有似无却是让独孤鸣心中凛然不敢有丝毫怠慢。

    同时,心中也涌起一丝莫名酸楚。

    他俩之间的实力差距,不仅没有拉近反而越来越大了。

    这时,他才有心思打量站在林沙旁边的清秀姑娘。

    眼睛猛的一亮,看着那姑娘笑吟吟的圆脸,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心中顿时升起一丝明悟。

    “你,你是灵儿妹妹,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竟然没能从眼前清秀姑娘身上,感受到丝毫的真气波动?

    心中的失落越发严重,本以为自己的进步已经够大,没想到却是连当初那个嘻嘻哈哈的小女孩都不如了。

    灵儿嘻嘻一笑,双手背在身后一副老学究摸样,绕着满脸惊喜的独孤鸣转了几个圈子,摇头晃脑道:“少城主多年不见,倒是有不少进步嘛!”

    说着,皱了皱秀气的小鼻子,话锋一转直接打击道:“不过这还远远不够啊,少城主还需多加努力才成!”

    独孤鸣好一阵哭笑不得,没想到却是被一个青年姑娘给教训了。

    心中腹诽却不敢有丝毫怠慢,笑嘻嘻道:“灵儿妹妹说得是,我最近修炼遇到了瓶颈,正需要林大侠这样的高手指点迷津!”

    这厮,倒是越大越油滑了,一个不留神便顺杆往上爬了上来。

    “嘻嘻,少城主的脸皮,可是比十年前厚实了不少!”

    灵儿一点都没客气,撇了撇嘴很是不屑说道。

    要说她有多漂亮倒不至于,只是满脸古灵精怪,一双灵动大眼睛闪动之时,竟有一种迷人风采,就是说重话时都不让人有生气的念头。

    “哈哈,灵儿妹妹说笑了,人总是要长大了的嘛!”

    独孤鸣老脸一红,感觉在一帮随从跟前丢了面子,不过面对林沙和灵儿,他可是没有胆子发火的,只能打个哈哈蒙混过关。

    他在这边打哈哈,身边的随从却是惊骇欲死了。

    什么时候,一向严肃冷酷的少城主,也有这么好说话的时候了。而且被眼前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姑娘讥讽了好几次,不仅没有发火还一脸堆笑,看起来简直有些没有节操的奉承了。

    堂堂无双城少城主,用得着如此‘低三下四’么?

    只是独孤鸣‘甘之如饴’,他们这些做下属的也不好多说什么废话,只能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有听到没有看到。

    “林大侠,到了家门口,怎么不进去???”

    和灵儿纠缠了一会,独孤鸣冲着站在一边的林沙好奇问道,说着目光扫向站在林府门口的几名守卫身上,沉声吩咐:“主人已经到家了,你们还不快快开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