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帮主别来无恙?”

    天下会,天下楼会客大厅,林沙端坐客席首座,笑吟吟跟面沉如水的雄霸打着招呼。

    “还好!”

    雄霸脸上露出一个勉强笑容,一双锐目射出两道咄咄精光,沉声开口:“比不得林少侠日子悠闲!”

    “哈哈,过奖过奖,我闲人一个比不得雄帮主日理万机!”

    林沙哈哈一笑,脸上的得色……,要不要这么明显?

    “不知少侠突然到我天下会总部,有何见教?”

    雄霸脸上神色一滞,很有些不耐烦问道。

    今日,他正在处理帮务,林沙带着小灵儿突然上山拜访,把他吓了一跳,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呢。

    林沙几乎无事不登三宝殿,而且每次上山出的变故都不小,雄霸对此却是保持了足够的警惕。

    再说了,天下会经历了好几波动荡,到了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雄霸自信已经将掌控力度达到了极致,根本就不怕出现什么意外状况。

    少了来自倭国的绝无神威胁,眼下中原江湖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雄霸潜藏已久的野心又开始蠢蠢欲动。

    而这时,林沙突然上门,让他心中很是忐忑,对林沙这样招惹不起的超级高手,自然没什么好态度。

    “无事,路过天下会总部,特意上来看看而已!”

    轻轻一笑,林沙不以为意说道:“莫非雄帮主,不欢迎我上来拜访不成?”

    一双利目森冷如电,直愣愣看向雄霸,一点都没有上门做客的自觉,态度在雄霸看来很有些‘跋扈’霸道。

    “哪里敢啊,谁不知道雄中剑林少侠,可是中原武林出了名的绝顶高手?”

    雄霸心头有气,说起话来阴阳怪气,让人听了感觉很不舒服。

    “哈哈,看来雄帮主确实不怎么欢迎我的到来了!”

    林沙哈哈一笑不以为意,端起茶盏慢悠悠喝了几口,身上刚才的锋芒好似幻影,根本就不存在一般一脸云淡风轻。

    正如他所言那般,此次上得天下会,确实是因为游历到了附近,上来看看而已,没想到雄霸的反应,竟是如此激烈。

    脑子稍微一转,结合雄霸以往的‘斑斑劣?!?,林沙一眼就看出了,雄霸心中的蠢蠢欲动,这家伙的野心真是大得莫名其妙啊。

    以为没了绝无神,便又回到了天下会和无双城两雄争霸的时代么?

    真是,太天真了。

    雄霸微微眯缝着眼睛,对林沙突然改变的态度,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他心中清楚,林沙的实力远超他的想象,凡是多留几个心眼准没错。

    “雄帮主,听过天门没?”

    轻轻放下手中茶盏,林沙没有卖关子直接问道。

    “恕我孤陋寡闻,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雄霸心道来了,脸上神情淡淡,一脸不以为意。

    “那雄帮主,听闻过第一家族,第二家族和第三家族么?”

    林沙呵呵一笑毫不在乎,很有耐心继续问道。

    说起这三到家族,他不仅想起了半年前,在不知名的荒郊野外,偶遇第二梦和龙儿,分别已经足有半年时间,不知道第二梦找到了聂风这位多情种子没,龙儿的武学基础是否已经打牢了?

    在风云原著剧情之中,第二梦和聂风本就是官配。当然了他们的感情之路很有些波折,就是到了最后第二梦更是惨死亲身儿子之手,那下场未免有些太过悲剧了点。

    当然了,步惊云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只不过他早早就死了老婆和孩子,到了花甲之年依旧孤身一人行走天下。

    整部风云,根本就是杯具大集合,足以组成一套让人感觉惨不忍睹的茶具了,几位正面角色的家人,几乎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林沙不是救世主,也不是什么白莲花,没有心情拯救天下苍生,当然也对原剧悲情角色的结局没有多少同情。要怪就只能怪他们的亲人,没有足以自保的实力,却偏偏卷入一场场惊天风暴之中。

    当然了,如果有幸遇到了的话,能拉一把他也是不介意拉上一把的。

    既然遇上了四处寻找聂风的第二梦,林沙自然不会吝啬那么点点提点,惠而不费的事情,他做起来真心毫无压力。

    雄霸眉头轻轻一皱,心中很有些不耐,语气平淡道:“恕老夫孤陋寡闻,也没听闻过这些家族,不知道林少侠话中何意?”

    “没什么意思!”

    林沙轻轻一笑,不以为然说道:“只是想告诉雄帮主,表面平静的江湖,其实并没有想上去那般简单罢了!”

    “哦,这我就弄不懂了,还请林少侠说得明白点!”

    雄霸心头恼怒,还以为林沙这是拿话在讽他,强忍心头汹涌不满,脸上露出勉强之极的假笑,沉声说道。

    什么天门,什么三大家族,听都没听说过,也不知道林沙刻意提出到底是何用意?

    “看来雄帮主,确实不明情况??!”

    仔细打量了一番雄霸的脸色,又感应到他的气息波澜不惊,林沙这才轻笑点头,嘴角带着丝丝莫名微笑,说道:“天门是一个成立千年的隐秘组织,其中高手如云实力极强,随便一个分部的实力都不在无绝神宫之下!”

    见雄霸变了脸色,他轻轻一笑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继续说道:“至于第一,第二和第三家族,具体情况我也不甚明了,只知晓三大家族眼下的家主,全都是绝无神那一级数的绝顶高手!”

    “……”

    沉默,天下楼的会客大厅,突然陷入了难言的沉默。

    林沙和雄霸,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四目相对,目光连连变幻气氛十分诡异。

    “林少侠,你莫非耍着我雄霸好玩么?”

    过了好半晌,雄霸这才收回了炯炯有神的眼神,嗓门沙哑沉声道:“尽拿些莫名其妙的事儿,来诓骗于我?”

    “哦,雄帮主竟是以为,我在拿假话诓骗?”

    一双剑眉轻轻扬起,林沙脸上平静无波,缓声说道:“这话从何说起?”

    “笑话,什么天门,什么三大家族,雄某可是听都没听过!”

    雄霸语气严肃,一脸你就是在诓我的愤怒表情,不爽道:“天下会也算是控制了大半个中原,我怎么从未听闻过什么天门,还有三大家族的名号?”

    嗡!

    林沙轻轻一笑,也不直接回答,右手搭在凶兵天罪上轻轻一甩。

    一股浓郁煞气冲天而起,凶兵天罪嗡嗡轰鸣,密布黑色鳞甲的剑身,如黑色闪电飞射而出,在雄霸惊愕难看的目光中,带着凛然杀气如切豆腐般陷入回宾大厅光可鉴人的地板之中。

    “雄帮主,见过这把神兵没?”

    没有理会雄霸气得铁青的脸色,林沙慢条斯理开口问道。

    “哼,天下神兵千千万,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全部都见过?”

    雄霸脸色难看之极,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压下心头不爽,同时心中又很有些郁闷难言,猜测着林沙是否拿所谓的神兵在他跟前炫耀。

    难道林沙就不知晓,他雄霸到现在,都没有把趁手可用的神兵在手么?

    记得上次见面之时,林沙这小子可是用的一把正气盎然的英雄剑,怎么几年不见又换了新宠,突然变出了一把邪气逼人的邪兵?

    “凶兵天罪,铁心岛岛主铁狂屠费尽千辛万苦锻造而出,凶煞天成!”

    林沙淡淡开口介绍,嘴角一扯似笑非笑问道:“雄帮主,你不会连铁心岛也没听说过吧?”

    “哼,林少侠有何话直言就是,用不着拿话来套我!”

    雄霸郁闷之极,心中也暗暗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孤陋寡闻,怎么林沙说的几个势力,他根本就没有听闻过?

    “我只想告诉雄帮主,还是安心发展天下会的好!”

    林沙没有给雄霸由什么面子,直言不讳道:“最近江湖上可不太平,天门,三大家族还有铁心岛的势力纷纷出现,说不定什么时候祸事就降临到天下会头上,雄帮主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雄霸看着满身潇洒,洒脱而走的林沙背影,一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这江湖变化太快,变得他都有些陌生摸不着头脑了。

    林沙可没心思琢磨雄霸的想法,还是那句老话,他之所以上山提点,不过是正好路过说道一声而已。

    至于雄霸听是不听,那就不关他什么事情了。

    在天下会待了三天,让跟着他周游江湖好几年的小丫头,好好享受了一番**堕落帝王级的服务,与心情莫名的雄霸告辞又开始了心的游历之旅。

    翻过大山,渡过河流,走过沼泽,踏过草原,接下来七年时间,两人的足迹踏遍千山万水,将整个中原大地,包括偏僻神秘的云贵川等地,又或者西域之地全部走过一遍。

    不放过任何风景,在游历中体悟天地自然,在不同的环境感悟人生百态,心境升华目光悠远,无论是林沙本人,还是如今的大姑娘灵儿,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风云世界确实神奇,将整个中原大地游历了一圈,就是再荒僻的边边角角都走了一遍后,不知为何识海中的光影沙盘竟然彻底凝固成形,同时天地之力灌顶精神境界竟有一日千里之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