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梦,怎么是你?”

    林沙吃了一惊,原来那年轻女子,竟是第二刀皇的爱女第二梦。

    目光下意识看向第二梦身边的小孩,眼睛微微一凝:好有灵气的小鬼。

    剑眉星目,一双大眼睛滴溜溜极有神采,周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灵性,是个练武的绝佳之材。

    “梦姐姐梦姐姐,快过来!”

    小灵儿更是高兴,从地上一蹦而起,笑嘻嘻凑了过去,一把拉住第二梦的手,乐呵呵道:“野味才刚刚烤熟梦姐姐就来了,真是有缘??!”

    “林少侠,灵儿妹妹!”

    第二梦的脸色很是尴尬,没想到林中之人,竟然是这两位。

    “过来坐吧,这位是?”

    林沙呵呵一笑不以为意,扫了眼第二梦身边的小屁孩,脸上适时露出一丝‘好奇’。

    “这是我义子,龙儿!”

    第二梦俏脸一红,倒也没有丝毫扭捏,大大方方说道。

    说着,一把揪住那小屁孩,指着林沙和小灵儿道:“还不快叫林大侠和灵儿姐姐!”

    那小屁孩,一双机灵目光此时全放到肉香扑鼻的烤肉之上,小脸上挂着甜甜微笑脆声叫道:“林大侠好,灵儿姐姐好!”

    “你也好,是个练武的好材料!”

    林沙微微一笑,后一句话却是冲着第二梦说道。

    “他母亲临终前,不让我教这孩子学武!”

    第二梦神色一黯,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所以,我没打算教龙儿学武!”

    “荒谬!”

    林沙毫不客气批评道:“自己吃了亏,就不想后代也跟着吃亏,这样的心情可以理解!”

    点了点头,轻轻扫了眼不过片刻,就跟小灵儿混得极熟,说说笑笑开心不已的小屁孩,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可也不想想,这世道只要还想混出点名堂,谁又能真的跟江湖撇开关系?”

    他这才心中明了,难怪在现代所见的风云三部剧情中,龙儿最后败在了蓝武手下,原来是练武最重要的少年期被耽搁了啊。

    第二梦闻言一滞,有些讪讪不好意思起来。

    “你去在找聂风吧?”

    岂料,林沙轻飘飘一句,差点让她惊得跳起来。

    “用不着如此惊讶!”

    林沙淡笑出声,目光似笑非笑一脸玩味:“当初在生死门之时,我就看出了你对聂风那小子有意!”

    第二梦顿时娇羞不已,一张有些‘瑕疵’的脸上红云密布,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好不迷人。

    “用不着如此,男未婚女未嫁的,互相爱慕这是正常之事!”

    呵呵一笑,林沙满脸不以为然,笑道:“这些年在江湖上行走,却是没有听到聂风和步惊云丝毫消息,他们要么隐居要么,呵呵……”

    一声轻笑很有意味,第二梦秒懂,顿时脸上的红云更加娇艳迷人。

    “你父亲第二刀皇知道么?”

    林沙呵呵一笑,突然话锋一转,像是兜头一盆冷水,将第二梦心头的那点火热,浇灭得干干净净一丝不剩,原本红润娇艳的俏脸,顿时变得雪白没有半分血色。

    “应该跟你父亲说清楚!”

    林沙有些不忍,提点道:“他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真下定了决心,聂风那小子的实力又还在他之上,让他松口答应真的不是难事!”

    “这是,真的么?”

    第二梦眼睛猛地一亮,脸上露出兴奋激动之色,不过很快又被黯然取代:“我父亲脾气太过暴烈,估计不会答应的!”

    “这就要看聂风那小子的手段了!”

    林沙轻笑出声,不以为意道:“先不要告诉你父亲,等聂风跟他好好打上一架,让他感受感受风中之神的厉害,再谈这事不会有丝毫阻碍!”

    “真的么?”第二梦满脸期待。

    “自然是真的!”

    林沙淡然开口:“像你父亲这样争强好胜的,只要聂风的实力得到他的认可,你又态度坚决的话,什么事儿都好商量!”

    第二梦眼睛亮闪闪的,显然林沙的话,让她听进了心中。

    “另外,这小子确实是块练武的好材料,千万不要浪费了!”

    林沙哈哈一笑,话题又转到了此时正吃得满嘴流油的龙儿身上:“好好教导一番,只要中途不出岔子的话,三十之前超越你父亲不在话下!”

    “真,真的么?”

    第二梦心头震动,满脸不可意思惊问。

    她父亲什么实力,近些年在江湖上行走,见得多了也听得多了,绝对是江湖上的绝顶高手,起码不会比雄霸和独孤一方要差。

    这么个小小的人儿,仔细培养以后,真的能够超越自家父亲么?

    第二梦满脸惊讶,一双妙目放在满脸机灵,此时正跟小灵儿有说有笑,手上拿着一只烤的油光水亮的金黄山鸡,小嘴啃得油汪汪的小小孩童身上。

    似乎感受到了第二梦的目光,小屁孩龙儿回头冲着第二梦甜甜一笑,喊了声娘,说着又晃了晃手中的山鸡烤肉,询问第二梦要不要吃。

    “好孩子,你自己吃就是!”

    第二梦满脸欣慰,回头冲着林沙好奇询问:“龙儿在资质,真的有这么好么?”

    “只会比你想象中更好!”

    林沙郑重点头,展颜轻笑道:“通灵之体,听过没有?”

    第二梦摇了摇头,她确实没听过这样的说法。

    “就是天生百脉全通,知道了吧?”

    林沙呵呵一笑,也没卖什么关子直言说道:“而龙儿,就是天生百脉俱通之体,只要练武就会一日千里!”

    眨了眨眼,第二梦满心震撼。

    如果换了个人,她肯定以为对方是在忽悠自己??伤嫡饣暗氖橇稚?,她又不得不信。

    这一刻,她确实心动了。扭头看着和小灵儿玩得开心的小屁孩,娇俏的脸上露出一丝母性光辉。

    作为一个江湖中人,自然明白江湖的残酷和凶险。不是说你不想涉入江湖,就可以避免其中的血雨腥风。

    可能第二梦刚刚踏足江湖时,还有这样的天真想法,不过等她看得多经历得多了,自然不会再有如此可笑念头。

    “可是,我答应了龙儿的母亲,不让他涉足江湖中事??!”

    第二梦又有些苦恼,江湖中人很是看重诺言的。

    “只教他武功强身健体,又不是教他踏足江湖争强好胜!”

    林沙很是不以为然,轻笑道:“只要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第二梦顿时心头雪亮,一双妙目精光闪闪露出不加掩饰的喜色,轻声道:“多谢林少侠的劝解!”

    “没什么!”

    林沙淡淡一笑,摇了摇头不以为意道:“你家学渊源,又拜了?;饰?,我就不多置喙如何教这小屁孩练武了,只一条练键就好,年纪轻轻之时还是专精为要!”

    “我明白的!”

    第二梦郑重点头,林沙说出的话虽然算不上金口玉言,却也是极其难得的参考了。以他的强绝实力,凡是武功上的指点,都极其难能可贵。

    从龙儿这小屁孩入手,接下来的闲聊气氛自然更加融洽。

    好好享用了一顿鲜美烤肉,放了两个小的在一旁玩耍,不时传来的咯咯清脆笑声,就是最好的天籁之音。

    林沙直到这时,才开口询问第二刀皇的事情:“你父亲,加入天门了么?”

    第二梦也没多想,点了点头一脸无奈:“就在当初林少侠离开没过两月,父亲突然离家出走,等他回来时已过了一月有余,父亲告诉我他已经加入了天门,并且成了天门外围一个堂口的主事!”

    “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怎么说?”

    林沙轻轻一笑,以第二刀皇争强好胜的心性,只要天门故意露出那么一星半点武库内容,只怕这厮就会哭着喊着要求加入,至于祖上的告诫和祖训,在第二刀皇这样的粗人眼中屁都不是。

    “第一师伯这几年,一直潜心闭关不问世事!”

    第二梦无奈苦笑,摇了摇头接着道:“第三叔父性格懒散,不愿多管闲事,劝了父亲一两回没效果,以后就再也开口!”

    “那你父亲有没有透露一些天门内部的情况?”

    林沙也很是光棍,直接开口询问也没打什么掩护,见第二梦果然露出疑惑之色,摸了摸鼻子轻笑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怠,说不得你那情郎聂风,以后也少不得受到天门的骚扰!”

    “林少侠胡说什么呢?”

    第二梦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心中那点子疑虑瞬间消散无踪,想起父亲无意间说出的一些事情,顿时秀眉轻皱有些忧心道:“据我父亲透露的只言片语,天门好象确实有什么大动作!”

    “知不知道具体情况?”

    林沙直言相问,一点都没有掩饰。

    “不太清楚,只是好象要聚齐七大凶兵,就是不知道是哪七大凶兵?”

    第二梦仔细回忆,最后摇了摇头无奈说道:“我父亲加入天门不久,根本得不到多少核心消息!”

    “这是自然!”

    林沙轻轻一笑,伸手拿过随意抛在一旁的凶兵天罪,缓声道:“告诉你父亲,没事不要瞎参合这样的事情,每一把凶兵都不是开玩笑的!”

    说着,他握住天罪的剑把,体内真气猛然灌注而入,顿时一股滔天煞气从天罪身上喷薄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