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一件古怪的人间凶器??!”

    看着手里这把外表密布鳞甲,不甘的发出嗡嗡轰鸣的凶兵,感受着其上散发的浓浓凶煞之气,林沙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神色。

    “哥哥,这个家伙怎么办?”

    小灵儿没有理会林沙的古怪表情,她正满心好奇的绕着昏迷的怀空打转,一张清秀小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怎么,小灵儿你又看出什么来了?”

    手腕轻轻一甩,凶兵天罪好似没有骨头的软蛇般,指东打西挥南击北好不诡异,没有凌厉的锋芒却又犀利无比,好一把凶恶神兵。

    “此人面宽额广,是个有大福缘之人,只是可惜灾难多了点!”

    小灵煞有介事,摇头晃脑的点评道:“度过了以后一帆风顺前程不可限量,度不过的话身死道消一切休矣!”

    这话充满了神棍气息的话,出自一个娇娇小小的小姑娘之口,再配合周围阴暗诡异的气氛,竟是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别装神棍,小心祸从口出!”

    林沙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警告道:“千万不要让被你点评过的家伙,听到这些评语,不然哪天你脸上突然长了毒包,可不要怪无没提醒你??!”

    想起爷爷那一脸恐怖毒包,小姑娘生生打了个冷战,身子灵活如猿轻轻跃到林沙身边,抡起小拳头不不依不饶猛锤,小嘴高高撅起怒道:“叫你胡说八道,叫你胡说八道!”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么?”

    林沙急忙举头投降,爱美的小姑娘招惹不起啊。

    “对了,哥哥打算怎么处置这家伙?”

    小姑娘锤了一会,消了气又把目光转回到怀空身上。

    “你既然说这小子福缘深厚,那就让过他一回!”

    林沙淡淡一笑,收起此战的‘战利品’凶兵天罪,抬头望了一眼夜色,催促道:“咱们还是赶紧回去眯一会吧,再过不久天就要亮了!”

    “也好!”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小姑娘困意汹涌忍不住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走也!”

    林沙轻笑出声,一手提溜着小姑娘的衣领,高大身形如苍鹰腾空而起,瞬间便飞腾十数丈高空,揪准了方向朝县城风驰电掣而去。

    咻!

    可在他即将飞离树林之时,突然一道破空声响起,一枚寒光闪闪的飞镖****而至。

    “找死!”

    林沙一声断喝,手中天罪犹如毒蛇吐信,布满鳞甲的剑身弯曲如弓,剑尖轻点直击飞来的飞镖。

    咻!

    下一刻,被天罪击中的飞镖,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回去。

    阴森的林子边缘突然传出一声惊呼,当的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点点火花闪现露出一道苗条身影。

    “贼子何人,竟敢半路拦截,想找死不成?”

    身形如流星坠地重重砸落,双脚落地之时却又悄无声息,没有引起半分响动,一双锐目精光闪闪冷厉如电。

    “你,你把我师兄如何了?”

    一道声如黄莺,好听之极的女声突然响起,紧接着阴暗的光线中,一位身姿曼妙气质脱俗的女子走了出来,满脸仇恨看向林沙,手中长剑寒芒闪闪,一副被杀了丈夫的怨妇摸样。

    “哈!”

    林沙哈的轻笑出声,真有些哭笑不得,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胆子跟自己作对了,他二话不说手臂前伸,手腕一抖天罪犹如毒蛇飞射,在半空连续弯曲扭动灵活之极,悄无声息直探那美女前胸。

    当!

    那美女实力不俗,关键时刻及时回剑格挡,却被剑附着的强猛劲道,给直接震飞了出去,胸口一闷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这位姐姐,你问的是那位昏迷在树林里哥哥的情况吧?”

    白苓一时心若死灰,沮丧发现根本就不是眼前高大男子的对手,正欲使出师门的拼命绝学同归于尽,被林沙提溜在手上的小灵儿突然开口,顿时让她心中的死志消散一空。

    “小,小妹妹,你,你是说,我师兄,师兄只是昏迷,没,没被杀死?”

    她一脸激动,顾不得胸口隐隐的憋闷和疼痛,忙不迭开口问道。

    “自然!”

    小灵儿脑袋一扬,一脸的骄傲:“我哥哥的武功厉害得很,那位昏迷的哥哥连反抗之力都无,只一个回合便倒下了,我哥哥才不会乱造杀孽!”

    “那,那,那……”

    白苓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一双美目紧紧盯在林沙手里的凶兵天罪上,狠要贝齿颤声道:“你为何要抢夺我师兄的兵器?”

    “嘿嘿,小姑娘我今晚心情不错,放你一马!”

    林沙嘿嘿一笑,意味深长的凝视了白苓一眼,嘴角露出丝丝冷笑:“既然有胆子主动上门找茬,就要承担事后的后果!”

    “这位姐姐,你还是快去看看那位昏迷的哥哥吧!”

    见白苓还想不依不饶,小灵儿很是好心的提醒道:“也不知道晚上林子里有没有野兽出没,很危险的!”

    “啊,我这就去找师兄!”

    白苓大惊失色,再也顾不得和林沙说道什么,身形一闪便飞入阴森昏暗的茂密树林之中。

    “嘿嘿,小灵儿倒是好心!”

    林沙嘿嘿一笑,晃了晃身在半空的小姑娘,调侃道:“倒是省了我一些麻烦,不然我得辣手催花一次了!”

    “哥哥你可别吓唬我!”

    小姑娘却是一点都不在乎,轻哼哼说道:“那位姐姐身上没有丝毫杀气,看面相也是个有福之人,和那位昏迷的哥哥一样,将要遭遇的劫难多了点,就不知道她能不能撑过去!”

    “你这小丫头,越发朝着神婆的路上走远了!”

    林沙哈哈一笑,身形再次腾空而起,犹如苍鹰遨游天穹,瞬间便消失在浓浓夜色之中。

    ……

    第二日清晨,林沙和小姑娘享用了一顿丰盛早点后,打点行装买了一匹温顺老马驮着行李,又开始了新的旅程。

    而距离县城不远处的繁华市集上,晚上出手拦截过林沙的少女白苓,则满脸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位师兄。

    一位胸骨大半碎裂,几乎只剩半口气的怀灭,还有被林沙正面轰中,又被凶兵天罪吸取了不少鲜血,气息微弱身体几乎崩溃的怀灭,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郁闷得紧。

    “师妹不用担心,我一时之间还死不了!”

    回来之后,怀空自然醒转,吃了点流食后身体已有所恢复,只是脸色依旧崇拜得吓人。

    “都弄成这副摸样了,师兄还有心思说笑!”

    白苓娇嗔,不满道:“师兄昨天就不该独自行动,也不该贸然找上那位‘剑中雄’,不然也不会弄成眼下这副摸样了!”

    躺在旁边床上的怀灭闻言,脸色发黑闷哼出声,嘴角溢出丝丝血迹,顿时吓得白陵满脸紧张手忙脚乱。

    “哎,怎么都没料到,那位‘剑中雄’的实力如此之强!”

    怀空一脸无奈,转移了话题果然将怀灭和白苓的注意都吸引了过来,苦笑道:“特别是,我把师傅交给我的天罪,给弄丢了!”

    哎!

    师兄妹三人,闻言齐齐叹了口气。

    从昨天的交手情况看来,‘剑中雄’林沙的实力确实厉害,起码不是他们三个任何一人能够对付得了,就算他们三师兄妹同时出手,结果也免不了一败。

    真是小觑中原英雄了!

    原本以为传闻中的风云,断浪,剑晨之类的青年才俊不过热尔,可是现在看来反倒是他们坐井观天了。

    无论是怀灭遇到的步惊云和剑晨,还是最后被整成重伤的林沙,实力都相当惊人,估计比他们师傅都要强上一筹。

    至于为了给亲哥哥出气,直接找上林沙的怀空,那更是一个悲剧。所幸林沙没有下狠手,不然他们师兄妹三人此时已经阴阳永别了。

    这次的打击,让三人对中原江湖一时心生惶恐,身子稍稍养利索了点,便迫不及待返回师门铁心岛,起码实力不突破一个大境界他们是不会在轻易踏足中原武林了。

    ……

    林沙自然不知晓,因为自己的插手,使得怀空和怀灭两兄弟深受打击,根本就顾不得继续偷取绝世好剑的想法,灰溜溜返回师门铁心岛。

    他此时,带着小灵儿重新上路,继续之前未完的周游之旅。

    一路上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倒也不甚无聊。遇到了不平之事,心情好的话就管上一管,心情不好的话自然得到人出气,更得管上一管了。

    而小灵儿的神婆之路,走得更加深远泥足深陷。

    这日,两人错过了中午的饭点,只好随便打了点野味,随便在路边的小林子里解决午饭问提。

    清理野味,挖坑捡柴禾,点火烧烤,出门在外这些都是弄熟了点,不过一会浓郁的肉香便远远飘荡开了。

    不过,有天罪这样的凶兵在侧,单单那股凶煞之气,就足够吓得林子里的野兽不敢轻举妄动了。

    然而,还没等林沙和小灵儿开动,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突然响起,两人齐齐望了过去,从林间的小路上,走来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一位年青女子和一三四岁大小的小孩子。

    更让林沙意外的是,那年青女子林沙可是认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