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侠,小女受了重伤,少侠可否出手一救?”

    步惊云急忙开口,冲着林沙软语恳请。

    之前小灵儿提前跟他们打了个招呼,见了小女童步亭的惨状心生不忍,便毫不客气把林沙给卖了。

    “无妨,小事一桩而已!”

    林沙也不是冷心之人,能够顺手减轻一位小女童的病痛,他自是不会推辞。

    无需银针,也没有大动干戈,只是一阳指翻飞点穴,少阳之气滋养不过片刻功夫,满脸痛苦的小女童脸色就迅速转好。

    “这是我秘制的九花玉露丸,每日服上一颗,九日之后便可痊愈!”

    顺手扔了个小瓷瓶交给步惊云,淡然吩咐几句便起身,招呼小灵儿准备离开:“你们还是小心一点吧,最近江湖上可不怎么太平!”

    提醒完了,他也没多说废话,直接带着小丫头,在一干人等感激的目光中潇洒而去。

    当晚,林沙带着小丫头,就在附近的小县城,找了间干净客栈入住。

    “谁!”

    半夜三更之际,距离客栈客舍不足五丈距离,突然一道凌厉剑意升腾而起,顿时将林沙从睡梦中惊醒。

    “小灵儿醒醒,咱们出去走走,看看是哪方来客,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轻轻打了个响指,睡在一旁的床榻上合衣而卧的小灵儿立即醒转,不用林沙提醒手脚麻利翻身而起,如灵巧的小燕子般稳稳落在林沙身前。一双大眼睛亮闪闪的,虽然有几分睡意朦胧,却掩饰不住眼中的兴奋。

    几年行走江湖的经验,已经让小丫头有了足够的警惕,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放松了戒备,这是她的切身体会,同时也是她见多了因为各种不小心,而阴沟里翻船的所谓大侠下场后,得出的结论和警告。

    “准备好了没?”

    林沙伸手,替小灵儿将散乱的头发梳拢,轻笑着问道:“害不害怕?”

    “我才不怕呢!”

    小丫头扬起白白嫩嫩的小拳头,一脸的趾高气昂,小脸上除了兴奋还是兴奋,哪有半分担忧之色?

    “哈哈,那咱们走吧!”

    林沙轻轻一笑,一把提起小丫头的衣领,打开客舍木窗悄无声息跃了出去。

    好似感受到了林沙的出现,那股凌厉气势顿时向外迅疾飞跃。

    嘿,竟然跟他玩这种小把戏,真是不自量力!

    林沙嘿嘿一笑,眼中精光闪烁在黑夜中犹如荒古恶兽,带着满满的恶意身形腾空而起,犹如九天神鹰凌空飞纵,瞬间便跟上了前头故意释放凌厉气势带路的那厮。

    怀空身形在黑夜中疾如鬼魅,背上的天罪煞气隐隐令人心惊。

    周身缭绕着一股若隐若无的凛然气势,嘴角挂着丝丝笑意。

    可是突然,他感觉自己被锁定了,被一头满身凶恶气息的荒兽盯上,浑身上下寒毛倒竖,心头涌起一丝丝不安。

    脸上神色微微变化,脚下速度陡然拔升几度,身形如箭疾射而出。

    没有凄厉的破空声,也没有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竖着耳朵聆听片刻没有丝毫响动,怀空忍不住心底微微一沉。

    他不仅遇上了一个高手,而且还是一个心机深沉,遇事不慌不忙的高手!

    如此角色,才是真正的厉害对手!

    回想上午见到大哥的惨状,怀空忍不住心头发寒,不仅有些怀疑自己做出的决定,是否正确。

    可是眼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了。

    突然,两道凛然目光,好似森森利箭从天而降,盯在他身上让他感觉万分不适,心头更是涌出森森寒意,而且来自头顶上空的压力越来越强烈。

    隐隐的,他似乎听到了丝丝破空声,而且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他由不得心头连连打鼓,只觉满嘴苦涩难受不已。

    早知如此,他就不该托大,因为一时气愤便做出如此‘不智’之举。

    到城外了!

    好在,天上那人并没有及时动手,一直跟着他飞出了城外,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没有听见大点的响动,其轻功之强简直骇人听闻。

    咻咻咻……

    心中慌乱,身如利箭没有控制好周身真气,与空气摩擦发出咻咻声响,更添了他心中几丝烦闷。

    “小子,就在这里吧!”

    就当他刚刚越过县城外的官道,奔入旁边茂密的树林之中时,天上突然传来一道淡然声音。

    “天罪,起!”

    怀空心头发沉,不敢有丝毫怠慢右手返身猛一拍背后武器木盒。

    呛的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在漆黑的夜色中,一块块金属碎片散法无穷煞气,嗡嗡空鸣声中冲天而起。

    咔咔之声不绝,身在高空的林沙目光如炬,正好看到一块块如鳞甲般的黝黑金属碎片,好似战神金刚组合时那般夸张,瞬间便在半空组成了一柄满身鳞甲,煞气冲天的黝黑长剑。

    风云七大凶兵之天罪!

    那柄满布鳞甲的黝黑长剑刚刚形成,一股惊人煞气便从剑上冲天而起,好似活物般直冲身在高空的林沙而来,好似向他挑衅一般。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一道充斥浩然正气,威严不可侵犯的声音,突然在天上炸响,那股股浩然正气,带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无畏和浩荡,瞬间将怀空整个身子笼罩,那股浩浩荡荡的正气更是朝着散发无穷煞气的天罪汹涌而去。

    嗡嗡嗡……

    好似感受到了极大威胁般,握在怀空手里的凶兵天罪,竟是自主发出嗡嗡哀鸣之音,好象遇到克星一般瑟瑟发抖害怕到了极点。

    不等怀空反应过来,从天而降的浩然正气,已经一股脑将他全身扫荡一便,只让他浑身舒畅心中说不出的舒服。

    可他手里的凶兵天罪就没这好待遇了,嗡嗡哀鸣之音更甚,他脑中甚至响起声声尖利哀嚎,眼前好象闪过道道狰狞恐怖满身邪气的身影,在如骄阳般炽烈的浩然正气威临之下,如雪遇骄阳不过瞬间便消散一空。

    以怀空的敏锐感知能力,竟然感应到手中凶兵天罪,沐浴了一回浩然正气后,剑身上的凶煞之气,以及本身剑意都削弱不少。

    真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变化!

    怀空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怔怔凝立于漆黑幽静的树林之中,手中凶兵天罪嗡嗡哀鸣不绝,心中好似如坠冰窟。

    “小子不错,心存善念邪魔退避!”

    就在这时,一道轻飘飘的声音,犹如惊雷在他耳中炸响。

    怀空心中陡然一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高大身影犹如苍鹰搏兔从天而降,带着势不可挡的凛然威势。

    嗷的一声龙吟炸响,他才刚刚挥舞凶兵天罪朝空挥击,整个身子便被一股霸道之极的凛然劲气包裹。

    砰砰砰……

    这一瞬间,凶兵天罪好似灵蛇乱舞,又似毒蛇吐信阴险毒辣,只一眨眼功夫便在头顶布下重重凌厉剑影,道道蕴含凶煞之气的剑气凌空飞舞,好似群魔乱舞般漫天飞洒。

    而那从天而降的霸道腿影也不是开玩笑的,股股霸道绝伦的腿劲与凶煞剑气凌空对撞,发出声声震耳欲聋的气爆轰鸣之音,一时间小小的树林狂风大作劲气四溢,周围的花草树木倒了大霉,不是被连根拔起就是直接腰斩两半。

    轰??!

    不过眨眼之间,连绵强劲腿影便已冲破剑气大网阻隔,一只大脚携带无匹之势狠狠踹在怀空肩头。

    咔嚓一声骨裂响起,怀空如遭重击哇的惨叫出声,护体真气瞬间破碎,修长矫健的身子瞬间倒飞而出,口中狂喷鲜血气息瞬间向下衰落。

    一路撞断阻路树木无数,体内脏腑好似翻江倒海移位一般,各种难受滋味齐涌心头,眼前金星乱冒一时失了反抗之力。

    耳中轰鸣作响,口鼻之中血腥之味满满,手上传来一阵剧痛,让他惊恐的是凶兵天罪这时竟然反噬,不知何时已割破他手上肌肤,汩汩鲜血被天罪犹如长鲸吸水般狂吞而下。

    “小子,你就这么点本事,还有胆子跑出来找死?”

    林沙飞身而下,稳稳站立于状态全无,精神涣散的怀空身前,眉头轻轻一皱发觉了凶兵天罪的邪恶勾当,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之极的轻笑。

    感受到凶兵天罪身上,那股择人而噬的滔天煞气正逐渐壮大,林沙嘴角一抽飞其一脚,直接将天罪从怀空脚下踹飞。

    “没有三两三,就不要上梁山嘛!”

    怀空只觉手上一阵剧痛,好象被硬生生扯下一块皮肉般。

    不过很快,他迷迷糊糊的精神突然一振,脸上的气色也跟着好了不好,努力睁开沉重如山的眼皮,眼前一片金星乱窜,他只隐约看到一个高大身影凌立身边,同时旁边还有一个娇小身躯,强忍一阵接着一阵难受的昏睡之感,他只来得及说出一声‘多谢’,便脑袋一歪彻底昏死过去。

    “嘿嘿,这家伙还真是干脆!”

    林沙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眼昏迷过去的怀空,摇了摇头没有痛下杀手的意思,大手一张一股磅礴吸力发出,之前被他一脚踢飞的凶兵天罪,好似感应到了极大威胁一般,布满鳞甲的剑身嗡嗡轰鸣之音不绝,‘不情不愿’飞射而起落入林沙手掌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