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小友,玩笑可不能乱开,搞不好是要出乱子的!”

    无名坐在林沙对面,手里端着酒杯苦笑开口。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别那么较真!”

    林沙哈哈一笑,不以为然转移了话题:“这几年,日子过得还好吧?”

    无名一怔,瞬间反应过来,嘴角带着一丝轻笑:“日子还算和顺!”

    “和顺就好,和顺就好??!”

    林沙轻笑出声,本还想说些什么,只见一个三四岁大小的小童,脚下飞快风风火火冲了进来,嘴里大声囔囔:“师公师公快去我家,爹爹和师伯快要打起来了?!?br />
    无名脸色一变,当即起身便欲向外而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身子一顿,回头冲着林沙勉强道:“林少侠,要不要一起过去看看?”

    “步惊云的家事,我没兴趣参合!”

    林沙摆了摆手,示意无名请便,他的目光全放在刚刚冲进来的小童身上。

    眉清目秀身量修长,一双小眼黑亮机灵,小小年纪相貌便有几分帅气,长大后又是一位翩翩佳公子,最关键的是这小子的面目和剑晨竟有五六分相似。

    心中暗笑,步惊云可不是什么大度之人,整日里看着自家‘儿子’这张小脸,时刻提醒着他脑门上绿油油的帽子,时间一长再是阔达心头也会憋着一口邪火忍不下去。

    要紧的是,剑晨这厮还一点自觉都没有,老是跑去步惊云家刷存在感,以步惊云的性格不恼才怪。

    “小伤你就留在这里,师公去你家看看!”

    无名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扫了林沙一眼吩咐刚刚跑来的机灵小童,就待在客栈大堂哪都不要去。

    “好的师公!”

    步伤乖巧的点头应是,一双机灵大眼滴溜溜乱转,看到相貌清丽的小灵儿时猛的一亮,有些讨好又有些不好意思凑了过去:“小姐姐,你是第一次来凤溪村么,我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

    这小子,小小年纪就知道往漂亮小姑娘跟前凑。

    看着跟小灵儿聊得开心,时不时手舞足蹈唾沫横飞的小屁孩,林沙嘴角一扯心中涌起一丝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客栈里的掌柜和小二,对这小屁孩的态度明显不同,各种村子里难得一见的小点心端了上来,任由小屁孩享用吞食。

    “鼠辈尔敢!”

    可就在这时,村子里突然传来一声惊人怒吼。

    紧接着,轰隆隆的气爆轰鸣,犹如雷霆滚滚轰隆炸响。

    “是爹爹,是爹爹的声音!”

    正跟小灵儿聊得开心的小屁孩,嘴里还有半块小点心没有吞下,听到声响小小的身子猛然一僵,而后不管不顾身子灵活跳下凳子,迈着一双小短腿便要冲出门外。

    “小子你给我回来!”

    林沙突然出手,右掌大张一股强横吸力传出,叫步伤的小屁孩连反应都来不及,便哇哇大叫着被吸到了林沙手里。

    “接着,把这小子看好了!”

    不等客栈里的高手反应过来,林沙顺手一甩,掌心里的小屁孩便惊叫着落入掌柜手里,等客栈一干好手反应过来,大堂里空荡荡的,哪还有林沙的身影存在?

    遁着之前的声音传来方向,林沙和小丫头速度飞快奔了过去。

    别看小丫头身量不高,可一身轻功却是飘逸潇洒,正是逍遥派的绝世轻功凌波微步。

    “恩,怎么回事?”

    待林沙和小丫头赶到声音来源之处,只见一处面积不小的农家院舍已经倒塌了半边房屋,空荡荡的哪还有半个人影?

    地上的痕迹,明显是高手交手时散逸的劲气余波所留,纵横交错一道道深刻沟渠,让他一眼就看出交手双方都不是庸手。

    突然,他耳朵轻轻一动,听到了村外隐隐传来劲气轰鸣声,顾不得许多一把提起小丫头的衣领,身如苍鹰冲天而起,速度飞快闪瞬间便已飞出近百丈,一下子便飞出了小小的凤溪村。

    “在那里!”

    数里之遥的一处荒山脚下,激烈的劲气轰鸣声不绝,林沙只稍稍辨明了方向,身子滞留半空直接转了个方向,而后犹如流星坠地飞驰而去。

    “快快放了我女儿,否则你们全都得死!”

    步惊云沙哑低沉的声音如雷霆滚滚,带着惊人之极的威势在空荡荡的山林响起,好似受伤的野兽让人心惊。

    “放下步婷,你们可以安然离开!”

    无名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林沙微微一笑,他听出了无名平静语气中的波澜,显然也是动了真怒。

    “哈哈,说得好听!”

    这时,一道猖狂之极的大笑声响起,听声音像是一个年纪不大的青年,只听他朗声说道:“步惊云,别人怕你我怀灭却是不怕,识相的交出绝世好剑,否则我可不保证你女儿的安全!”

    “哇哇哇,爹爹救我爹爹救我……”

    一个稚嫩女童的哇哇大哭声适时响起,林沙同时提着小丫头也飞临现场,一眼望去正好看到被一个满身戾气青年提在手中,正哇哇大哭小脸上满是惊恐之色的小小女童。

    “我的儿我的儿,不要怕不要怕,爹爹会救你的!”

    满身暴虐怒起的步惊云身边,一身妇人打扮的楚楚满脸惊惶和焦急,泪水滚滚凄声安慰,说着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安慰话语。

    “废话无需多说,步惊云交出绝世好剑,否则……”

    那满身戾气的青年眼中凶光闪烁,手臂一扬就将小小女童甩向高空。

    小女童吓得小脸惨白,哭得越大凄厉尖锐。

    “住手,绝世好剑给你,把我女儿放下!”

    步惊云目呲欲裂,毫不犹豫将手中黑黝黝的绝世好剑扔了出去,一双几欲喷火的冷厉眼神,死死盯住怀灭手中的小小女童,语气说不出的焦急无奈。

    “哈哈哈,威名震动江湖的不哭死神,也不过如此嘛!”

    那满身戾气青年怀灭哈哈狂笑,一把接过绝世好剑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狂喜,同时大手一甩便将手中小女童扔了出去:“给你,接好了!”

    做完这些,他一点都不停留,身子如迅捷狂风,向相反方向疾奔而去。

    “贼子给我去死!”

    步惊云怒吼出声,高大身形冲天而起,双手连环拍出,顿时风起云涌片片掌影,如排山倒海般向飞驰而去的青年怀灭席卷而去。

    而被扔出去,吓得哇哇大哭的小女童,则被无名飞身接住。也不知道小女童身上带了什么诡异劲道,无名竟是被带着向后飞出去足有数丈距离。

    “步惊云你还是看好你女儿吧,她可是中了我的铁心掌,哈哈哈……”

    怀灭猖狂大笑,人在半空顺势挥剑横斩,竟是将步惊云轰来汹涌掌影一分为二,身子更是借势如流星飞逝一闪而没,瞬间消失在众人眼中。

    呼呼呼……

    下一刻,怀灭出现在一处茂密山林之中,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停身侧儿倾听一会,没发现有人追来顿时脸露笑容。

    “步惊云也不过如此,倒是那无名确实厉害!”

    随手擦了把额头滚滚冷汗,看了眼手中绝世好剑,哈哈一笑:“可惜,无名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

    一张俊秀英武的脸上,露出满满的狂妄之色。

    “是么?”

    可就在这时,一道轻飘飘的声音突然传入他耳中。

    “什么人,有胆子给我滚出来!”

    怀灭大惊失色,身子就像绷紧了的弹簧,手中绝世好剑发出嗡嗡剑鸣横立雄前,浑身汗毛倒竖满脸狰狞厉声大喝。

    “就你这实力,也敢跑来中原撒野!”

    声音飘飘荡荡没有准确方位,不等紧张戒备的怀灭做出反应,突然身周狂风大作一只硕大铁拳从狂风中疾探而出。

    “不要小瞧我,有本事你就跟我正面打上一??!”

    怀灭浑身劲气缭绕,好似一尊钢铁浇铸的威武战神,喉咙发出一声野兽般撕吼,黑黝黝的绝世好剑嗡鸣作响猛然化作漫天凌厉剑气,将整个身躯笼罩得完完全全。

    嗤嗤嗤……

    他临机变招不慢,可那只突然轰来的铁拳变招更快,只一瞬间便化拳为指,道道凌厉剑气从指尖飞出,刹那便将附近绝世好剑催使出的剑气湮灭,铁拳所化蒲扇大掌的速度一点都没有减慢趋势。

    拳指掌爪随意变换,无论怀灭如何变招换式,可在突如其来的高手眼中根本不算什么,顺手而为就将他的所有努力化作泡影。

    砰!

    一只铁拳狠狠砸在胸口之上,顿时胸骨碎裂脏腑震荡,怀灭都来不及发出惨叫之声,就觉眼前一黑手上一空,好似断线的风筝向后倒飞,一路砸倒损毁山林树木无数。

    “嘿嘿小子,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林沙高大魁梧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一片狼籍的茂密山林中,手中还拿着一把黑黝黝的长剑,正是认步惊云为主的绝世好剑。

    抬头看了眼怀灭倒飞出去的方向,嘿嘿冷笑出声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下一刻已出现高高的天空之上,犹如苍鹰飞掠瞬间飞过上百丈距离,身形如疾飞大鸟不用落地便灵活的转换了几个方位,不过半盏茶功夫便已飞回步惊云等人所在,手中绝世好剑瞬间飞出,如黑色闪电稳稳插在步惊云脚前嗡鸣作响,林沙的声音缓缓传来:“步惊云你好自为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