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林沙返回无双城居所的时候,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俩已经等候多时了。

    “林少侠,你没事吧?”

    远远的见到林沙悠闲度步而来,父子俩心中齐齐松了口气,独孤一方满脸堆笑迎了上去。

    “看我这样子,像是有事的摸样么?”

    林沙轻笑出声,脑海中不由自主想到冰皇的凄惨摸样,浑身都透着一股轻松的气息。

    “那位冰皇找来了么?”

    一同进屋的路上,独孤鸣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好奇开口问道。

    “你说呢?”

    林沙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而后头也不回就直接返回正堂。

    独孤一方和儿子对视一眼,忍不住苦笑出声。

    事情不明摆着么,林沙安然而回,那么倒霉的自然只有那位冰皇了。

    想起冰皇的恐怖实力,两父子联手差点被其冰寒刺骨的真气冻成冰棍,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俩父子早就死翘翘了。

    可是如此人物,如今竟也败在林沙手上,林沙的实力之恐怖,实在让人难以测度啊。

    “过段时日,我打算带着小灵儿周游天下!”

    刚刚坐定,还没等独孤一方和独孤鸣俩父子想法套话,林沙就先给了他俩一个重磅炸弹。

    “什么,林少侠你要周游天下?”

    独孤一方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惊讶道:“好象之前少侠,就已经游历过天下了吧?”

    他的话,自然是指当初泥菩萨还在之时,林沙出外周游的那两年光景。

    “我这次,带着小灵儿一同出去!”

    林沙呵呵一笑,语气不咸不淡说道:“小姑娘的年纪逐渐大了,也该到了见识世面的时候!”

    “这个,是不是再等一两年出去,效果更好些?”

    独孤一方心中一慌,有些急切提议道。

    “没这个必要,趁眼下江湖还算平静,出去见识一下最好,不要忘了她还继承了泥菩萨的衣钵!”

    轻轻摆了摆手,示意独孤一方无需多说,他意已决没什么商量余地。

    “那,少侠……”

    独孤一方默然不语,独孤鸣却是坐将不住,突然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心中空落落的有些难受。

    “好了,废话也无需多说!”

    林沙轻一伸手,随随便便转移了话题,笑道:“另外,从那冰皇口中,我倒是得了不少消息,你们可要听听?”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闻言心头一凛,目光炯炯盯着林沙不说话,其中含意不言自明。同时心中也是震惊不已,林沙这话已是间接承认了他拿下冰皇的事实,并且还能从冰皇嘴里撬话,可见实力之强超乎想象。

    “冰皇所在组织,乃是一个叫做天门的神秘门派……”

    林沙呵呵一笑也不废话,直接开口将天门的一些基本情报道出。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俩个的嘴,从林沙开始讲述起就没合拢过,被惊的。

    等到林沙的讲述深入,父子俩的心情却是越来越灰暗,他们没有想到,在表面平静的背后,江湖上还有天门这样恐怖的门派存在。

    “这,这是真的么?”

    等林沙的讲述告一段落,独孤一方喉咙干涩艰难问道。

    “独孤城主你说呢?”

    淡淡扫了这厮一眼,林沙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继续道:“据传天门门主即将有大动作,开始收拢江湖上的成名高手,冰皇只是一路人手而已!”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俩,听得倒吸一口凉气。

    “当然了,两位也用不着太过担心!”

    林沙轻轻一笑,不咸不淡安慰道:“天门的行动只是刚刚开始,以后如何还不可知,独孤城主和少城主好自为之吧!”

    该说的他都说了,没理会眼前父子俩的挽留,摇了摇头直接端茶送客。他又不是救世主,遇到了事情不想着自己解决,老把事情推在他身上,一次两次尚可,次数多了林沙早就不耐烦了。

    恰巧这次在冰皇的事情上,独孤一方做得太过了,林沙趁机跟无双城把关系扯断,以后如何以后再说。

    当天傍晚,林沙亲自去了趟城主府,将小丫头接了回来。

    当小丫头知晓,林沙准备带她出去周游天下侍,顿时欢呼雀跃满脸欢喜,至于无双城早就被抛在脑后。

    果然,她还只是个孩子!

    林沙哈哈一笑,也没耽搁什么功夫,匆匆收拾了一下行礼,跟独孤鸣打了声招呼,叫他帮忙看顾屋子后,第三天清晨他便带着小丫头悄无声息离开了无双城,开始了新一轮的周游天下之旅。

    他并不知道,等他和小丫头离开了无双城没有多久,饱受生死符折磨的冰皇,带着天门一票高手前来找茬,结果却是扑了个空。

    冰皇自然非常不满,于是独孤一方和独孤鸣就倒霉了,被天门一干高手趁夜偷袭,连反抗都来不及做处便成了阶下之囚。

    等冰皇从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口中,得到了林沙的行踪后,狠狠将俩父子修理了一通,并逼着父子俩服下了秘制毒药,成为了他的直接下线总算逃得性命,无双城在悄无声息间也成了天门的外围势力。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

    凤溪村,一如既往的平和安详。

    这日,凤溪村来了一大一小,一男一女两位陌生来客,正是周游天下的林沙和小丫头。

    自从离了无双城后,他们一路走走停停,沿途的大城市自然不忘光临,同时周遍的城镇乡村他们也没放过,时不时待上个十天半个月。

    一路走走停停,速度自然慢到极致。

    林沙沿途对照识海中的光影沙盘,发现错漏之处就即使休整,没有错漏的话干脆抱着旅游玩耍的心态晃荡。

    倒是小丫头,林沙一路上不仅教她各种生活常识,同时也将一些书本上的知识,通过形象而生动的例子,让小丫头有了切身感悟和体会,记忆得更加牢固同时也理解地十分透彻。

    他带小丫头出来,可不是真的游山玩水,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开阔见识增长阅历不是说着玩的。

    再说了,小丫头这几年窝在无双城,生活无忧生活质量更是远超整个天下绝大部分人群,加上年纪不大很容易沉迷其中,林沙自然要好好纠正她已有些歪斜迹象的三观,让她知晓世情同时也见识一番这个世界的黑暗一面。

    同时,小丫头学自泥菩萨的天机演算之术,也在林沙的指导下,开始逐渐步上正规有了一定成效。

    “不要学你爷爷那样,总是忍不住窥视天机运转,那样很容易受到反噬的!”

    在教授小丫头的时候,泥菩萨这家伙是绝对的反面典型,不时被林沙提出来讥讽一番:“这样的本事也十分惹人注意,不要万不得已你千万不要让人发觉,想要替你测算命数暗地里就可!”

    为了让小丫头有更直观的了解,他每每带着小丫头在城市街头,又或者繁闹市集的街口,仔细观察来来往往的众生百态,挑中其中一两具有代表性身份的家伙暗中测算,然后悄悄跟随验证推算结果。

    如此理论结合实际,小丫头在天机演算方面又有足够的天赋,短短时间内便进步神速,最重要的是除了林沙,外人根本就不知晓小丫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厉害算命师!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间三年时光流逝。

    林沙带着小丫头,一直在江湖上游荡,走走停停从不在一地多待。也是因为如此,让一路追寻而来的天门中人苦恼不已,同时‘剑中雄’林沙也逐渐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因为要照顾小丫头的身体状况,林沙又不愿意找代不工具,希望能带着小丫头以一双大脚走遍整个天下,估计真等他们完成了这一壮举,自身的精神境界将再次有所突破,而小丫头无论是武功见识还是世事人情,又或者天机演算之术都将达到一个不小的高度。

    最近正好路过凤溪村,想起村中住着的那几位熟悉,他便带着已经长大成了小姑娘的小灵儿,来到了凤溪村见见多年不见的老熟人。

    中华阁客栈,依旧不死不活在那开着,生意清淡自得其乐。

    “伙计伙计,还不快快上茶上菜,你们是怎么做生意的?”

    进门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身边的清秀小姑娘手脚麻利,从旁边的桌子上掏出一张抹布,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将桌子擦拭得干干净净,这才满意坐下静看林沙在那折腾。

    “哟,客官想吃点什么?”

    小儿哥满脸热情走了过来,一边倒着热茶一边朗声问道。

    “随便上几个招牌菜!”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似笑非笑冲着小二哥说道:“顺便叫无名出来陪客,就是有老朋友到访,他这个做主人的不能太没礼貌!”

    刷!

    他此言一出,顿时客栈大堂的气氛一变。

    原本懒洋洋趴在柜台上打瞌睡的掌柜,还有坐在旁边轻抿香铭一副悠然自得摸样的帐房先生,以及另外两位没精打采的小二哥,在这一刻全都气势大变眼中精光闪闪,犹如几双利剑狠狠刺了过来。

    “客官休得胡言!”

    近在咫尺的小二哥淡淡说了句,浑身煞气凌人如浪涛席卷……(未完待续。)